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二百七十二章 挑事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正在这时候,我的电话响了起来,我一看是雨龙的号码?说:“这孙子,又tmd想干什么?
  我接通电话故意按免提,放给大听,我故意装着一副低三下四的口气说:www@ttzw@com
  “龙哥,打电话有事,有事您吩咐老弟一声。《
  电话那头雨龙哈哈,笑了起来说:
  “韩大少这么客气干什么,都是兄弟,什么老弟不老弟的,你小子也太不够意思了吧!刚出来了,也不给老哥我打个电话,我好替你接风洗尘啊!,,,哈哈,,,
  我笑着说:“龙哥谢谢,这不刚出拘留所,一身恶臭,这全身脏兮兮的,刚从家换身衣服出来,有劳龙哥费心了。
  雨龙:“哈哈,这事我查出来了,对方是浩天集团的苗六,其实这场误会,你在里面呆十五天受苦了,晚上我做东,约了浩天集团的秦浩天,还有苗六咱们一块吃顿饭,这事我看就这么算了吧,你和万心伊都过来,正好让浩天集团的人认识认识你。
  我脸色一变冷笑着说:
  “龙哥怎么安排我听你的,我晚上一定到。
  雨龙笑着说:“呵呵,小不忍着乱大谋,韩冰我没有看错你,晚上七点,皇冠大酒店,帝王厅。
  我挂上电话对所有人说:“听见没,这孙子可阴,老子在里面受了十五天的罪,他个比样的一句话就这么算了,这就是寄人屋檐下不得不低头,血淋淋的教训啊。今天晚上老子就让你雨龙和苗六把这个仇结下来。
  郭浩一听有些急切说:
  “冰冰。这浩天集团一向不参合道上的事,咱没有必要得罪他。
  我哼了一声:
  “我知道,浩子。你要明白,咱现在可是雨龙的马仔,只要万心伊不出面,就挨不着万龙集团,呵呵。
  我说完给万心伊打了个电话:
  “心伊,晚上雨龙安排的在皇冠大酒店你别去了。
  万心伊沉默了问“为什么?
  我说:“我蹲在看守所蹲了十五天,雨龙一句话就让我算了。这口气我咽不下去。
  万心伊劝说:冰冰听我说,苗六这人没什么大本事,你没有必要和他一般见识。我安排黑子找几个人,把他办了。这事你别插手了。
  我冷笑说:“万心伊你能不能顾及下我的自尊。我是个爷们啊!是不是干什么都要靠你?
  万心伊说:“你给我打这个电话就是为了和我吵架?
  我说:“心伊,对不起我有些激动,这事不不想让你插手。因为你代表的是万龙集团。而我是雨龙的马仔,今天晚上我的身份是雨龙的老弟,就算和苗六闹掰,也是雨龙的事,我倒要看看雨龙怎么解开这个死疙瘩。
  心伊,你只要记住一个道理,我韩冰不会伤害你,更不会把万龙集团牵连进来。
  万心伊在电话笑着说:
  “韩冰你真聪明。好吧,我听你的。我希望我能走进你的心里面,让你在心里把我放在第一位,我太累了,我真的好像靠在你的肩膀上好好的睡一觉,让你忘记我是万龙集团的老板。
  挂上电话邢睿,撇着嘴不屑的盯着我说:
  “看看,现在的韩冰,身份转变的可够快啊!
  我听邢睿这话里话外,带着一股浓浓的醋意,光一个万心伊就搞的我焦头烂额了,我哪有心思去考虑邢睿。
  那顿饭我们吃了一个多小时,随后去洗浴中心洗了个澡。
  等我们赶到一线天ktv,已经五点。
  一线天的下午场人几乎爆满,我们等了差不多一个小时,才等到了一个中包。
  我和富贵,富强,武海显得有些土老逼,进包间后,听着劲爆的舞曲,有些放不开,我不喜欢这种吵闹的场合。
  不知道为什么,我每次来这种场合,心里都会有股说不出的烦躁,也许因为陈妮娜,曾经在这种场合里当过陪酒小姐,我心里一直很排斥。
  包厢少爷比较有眼色,他见邢睿我和我一起进包间,也没有安排小姐来陪酒。
  也许中午都喝很多酒的缘故,郭浩,和房辰,玉田,他们三个放的很开,抱在一起唱了首笨小孩,他们三个简直就不是在唱歌,而是在狼吼,要多难听有多难听。
  听的我耳朵直发麻,我捏着性子听完,揉了揉耳朵,我算看出来了,这几头货都不是唱歌的料。
  我见邢睿一个坐在墙角发呆,那表情仿佛在想着自己的心事,我端起酒杯对邢睿说:
  “邢睿我敬你。
  邢睿抬头望着我举杯。
  一杯酒下肚后,邢睿站起身对玉田说:
  “帮我点一首梁咏琪的短发。
  玉田一听邢睿要唱歌,笑眯眯的把郭浩正在唱的歌给切掉了,郭浩正唱的劲性,歌曲突然切了,有些生气刚想发火,一见邢睿拿着话筒,站了起来,挖苦的说:
  “你行吗?
  邢睿羞涩的瞅了他一眼说:“我没在ktv唱过,这歌我喜欢听,但是,是第一次唱,唱的不好大家不要笑我。
  郭浩,房辰,玉田,武海,富贵刚要起哄,我摆了摆手。
  音乐响起,邢睿修长的手指握着话筒,低头轻捋头发,诱人的红唇缓缓张开:“
  ,,,,,哭到喉咙沙哑,还得拼命装傻,,,,,
  ,,,,,我已剪短我的发,剪断了牵挂,
  我愣了半天,在确定是邢睿的声音后,我惊的是目瞪口呆。
  我真的没想到,她的这短发竟然能唱的这么好,我从没有听过这首歌,但是当听邢睿唱后,我却爱上了这首歌。
  那种扣人心弦的旋律。被邢睿唱的是那样柔情,是那样的深情。
  我敢说,她唱的一定比原唱还好听。
  那一刻我愣愣地盯着她。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。
  邢睿唱着唱着,一丝泪花顺着她的眼角流了下来,那泪花晶莹透彻,仿佛在诉说她的悲伤和无奈。
  我认真地听着歌词的每一个字,我知道邢睿是故意唱给我听的,邢睿唱歌的时候一直盯着我,她似乎想通过这首歌。告诉我,她的无奈。
  她唱的是那样感情至深,所有人显然和我一样吃惊。啪,,啪,热烈的掌声四起。我敢说房间内的所有人。绝不是恭维她,而是被她的歌声深深的打动了。
  曲终后,他们几个象不认识邢睿似的,盯着邢睿看了老半天。他们一阵起哄,又让邢睿在唱一首,邢睿显然很喜欢这种开玩笑的恭维,耐不住大家盛情邀请,又唱了一首流年。
  随后。所有人开始鼓掌,吹流氓哨。
  房辰给邢睿端了一杯酒。我从房辰的眼神中看到了一种,直言不讳的炽热。
  邢睿显然没有察觉,因为男人对男人的眼神特别敏感。
  邢睿接过酒杯,笑着说:“看我紧张的,手心里都出汗了。
  房辰从兜里掏出一块手帕递给她说:“唱的真好?
  邢睿羞涩的抿嘴笑了笑,接过手帕擦了擦手。
  我平静的望着他们俩,正在这时,包厢少爷推开门走了进来,蹲在桌子边问:
  “还需要酒吗?
  我说:“在搬一箱子吧,对了,把白姐喊过来。
  包厢少爷心知肚明的笑了笑,退出房间。
  没过几分种,一个大约三十多岁的女人,推门而进,她身后跟着三四个打扮花枝招展的陪酒小姐。
  我仔细打量那个叫白姐的,她身高有一米6左右,浓妆艳抹,长发披肩,穿着一件咖啡色大衣,抱着双肩,笑眯眯扫了我们一眼,转身对身后的女孩们说:
  “妹妹们,今个,好好陪这几个帅哥玩,陪不好,我可要罚你们哦!
  那个叫白姐显然没有把我们当一会事,她那张看似微笑的脸上,隐藏着一种不屑。
  白姐的话印证了万心伊今天说的,在这个世界上男人的服饰是第一眼观。
  或许白姐我眼里,我们这几个人太普通了,压根不值得她浪费时间推销身边的小姐。
  白姐说完那几个女孩象看见一大堆钞票似的,往里进。
  我见白姐转身要走说:
  “等一下。
  白姐回头职业性笑了笑,一只手搭在门把手上问:
  “帅哥,你还有什么事?
  我点燃一根烟,吸了一口,吐出一团浓雾,仰靠在沙发上,把腿伸在酒桌上说:
  “这些女孩太年轻。你过来陪老子喝几杯。
  白姐扭头仔细打量我,见我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笑着说:“
  帅哥,我这徐娘你也能看的上,你就别拿我寻开心了,我还有事,下次吧!
  白姐说完眉头一邹,就要出门。
  啪,的一声,武海拿起杯子摔在地上吼:“你娘的比,你给你不要脸是吧?你一个鸡头牛逼个啥?
  白姐绷着脸冷冰冰地说:
  “我算是看出来了,你们今天是来找事的是吧!你们知道不知道这是谁的场子,你们这几个小喽啰,也不打听打听,我白娟是什么人。
  我嘿嘿地笑了起来说:
  “你算个锤子,老子让你陪酒是看的起你,你一个鸡头有什么了不起的,我今天倒要看看,是谁给你撑腰。
  白娟憋的脸通红,恼羞成怒地说:“你们几个瘪三,等老娘等着。
  她说完转身出了房间。
  那几个陪酒的女孩,有些不知所措的坐在沙发上。
  我扫了他们几个一眼说:
  “没你们的事。
  一个身材瘦小的女孩,有些怕事的说:“大哥,你们还是走吧!这白姐你们惹不起。,,,你们真是,,,,,,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