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二百七十章 自食其力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第二天一大早,我便出了拘留所。
  在大门口,郭浩,房辰,玉田,邢睿,富贵,富强,武海,除了邢睿,他们几个全部穿着黑色西服,那样子跟拍香港黑社会电影似的。www@c66c%com
  随后他们几个跑过来,紧紧的抱着我,那一刻我感觉自己无比幸福,一丝感动涌上心头,我紧紧搂着他们几个,那感觉畅快,心里就象干枯的荒野,迎来一淋细雨。
  邢睿远远望着我们,捂着嘴笑的很开心。
  我一路上,玉田的嘴跟机枪的似的,滔滔不绝。说的都是这段时间,他们几个干了什么事,道上的一些传闻。
  我习惯性的,靠在副驾驶位上望着窗外发呆。
  郭浩见我心事重重的说:
  “我说阳北市的驸马爷,咋了,又开始思考人生了,你知道不知道你不再的这么多天,万心伊气疯了,说你是为了躲她故意被拘留的,你还是给她打个电话吧!好好解释解释吧?
  我点燃一根烟问:
  “陈妮娜情况这么样。
  富贵说:“还是老样子一直过不了心里的那一关,不过你放心,丁铃除了上班,每天都陪着她。
  我无限酸楚的沉默了。
  郭浩瞪了一眼富贵说:“你娘的比,就不能说点好听的,善意的谎言会吗?
  富贵吐了吐舌头说:“这事,能瞒吗?
  我不想听他们争论问:“:“兄弟们呢?
  郭浩说:“雨龙个狗日得,把源河沙场的回龙口码头。和白云水果批发市场交给我们管理,我让兄弟都盯着呢?
  我冷笑说:“雨龙安排的还真好,都tmd在郊区。看来他们还是防我们一手啊!
  富贵笑着说:
  “看透别说透,冰哥,我有件事想和你说一下,说的不对你别生气?
  我弹了弹烟灰说:
  “你这么变的那么墨迹,有话直说,和我还那么客套什么?
  富贵笑着说:
  “那天狗头让我们去蚌口南路,参加一个投标会。其实说白了就是装门面押标,帮雨龙拿下石峰c
  d五层的经营权。
  但是唯一和雨龙争标叫苗六,道上称六哥。是阳北市三股势力浩天集团的二当家的。
  就因为你这事,他的没有竞标成。
  雨龙意外中了标,租下石峰c
  d五层,一年的租金是60万。我那天偷偷瞄了规划蓝图。
  五层他们准备见一个大型ktv。
  如果我们能把六层租下来。干个溜冰场,电玩城什么的也不错。
  就算我们没钱干,转租出去一年也不少挣钱。
  我后来打听这石峰集团的老板叫李弘毅。
  此人曾经在阳赐县万爷矿山上倒腾矿石,这几年房地产遍地开花,政策放松,他现在搞的是万达的那一套,建大型商场和公寓,只租不卖。我想我们试一试,租下六层经营权。
  房辰不屑一顾的说:
  “你说的倒容易。5层都以投标的方式。那6层能平白无故的租给你。
  我细细斟酌富贵的话问:
  “郭浩说的对!6层如果投标怎么办,我们一没资金,二没干过事业,怎么租?
  富贵笑着说:
  “事在人为,我以前推销过保健品,这个和推销避孕套是一个道理。
  富贵此话一出,车上的人包括我,全部乐了起来。
  富贵有些没面子地说:
  “笑什么,严肃点行不我们谈的是正事,我知道咱们没实力和大公司争夺,但是我们有的是人,就看你们敢不敢空手套白狼。
  我以前推销保健品,专找那些没有背景后台的小发廊,警告鸡头说:
  “如果你不进我的东西,我就举报你,搅你的场子。
  那些没背景的小发廊,比较怕事,就进我的东西,呵呵,其实这也是一道理,石峰集团也是小企业,我们只要找到李弘毅,不按套路出牌,恶心他就是了,有钱人都怕死,也怕被我们穷混,拿命拼没背景的人盯上。
  说句不好听的,只要我们够不要脸,他拿我们没办法。
  我盯着富贵说:
  “你是怎么想的?
  富贵一听我认真了,笑着说:
  “极度恶心他,我们乡下有句老话,叫赖猴子不咬人,爬在脚上膈应人。
  我们先摸清李弘毅的背景和活动规律,和他谈谈,不用说,他一定拿我们不使劲,这是预料之中的事。
  后续我们就开始用阴招,往家门上泼屎,电话威胁,划他的车,往他家门口扔死猫死狗,房门上抹红油漆写警告标语,威胁他妻子孩子,只要不违法的事,我们都可以干。
  我们手上现在不缺的就是兄弟,最近我们在回龙口码头,和白云水果批发市场有新收了,十几个兄弟。
  这人些不错,闲着也是闲着,不如把他们用起来折磨李弘毅,我就不信他不上火。
  我听的一愣愣的。
  玉田对富贵竖了一个大拇指说:
  “你可真够损的。
  富贵笑着说:“人不要脸,天下无敌,我们既然走上这条路,那就一路黑的走下去,我们现在手下几十口子兄弟要吃饭,怎么生存。这个钱谁出。
  我算过回龙口码头,和白云水果批发市场的管理费,一个月的收入,还不到二万,这雨龙什么意思,很明确,就是想我把们困死。
  不知道你们看出来吗?雨龙把我们当成一条狗,表面上用我们,其实防着我们。
  万心伊压根看不起我们,知道为什么?就因为我们什么都没有,一穷二白,我们靠他们不如靠自己,就算我们和石峰集团的李弘毅干起来了,
  我们挂靠的是雨龙的房氏集团,雨龙不会违背道义不管我们,因为他只要不管我们,以后谁还敢跟他。
  我笑着说:“富贵,还真看不出来,你看的倒透,你这一步真是算到骨头眼里去了,!
  我扫了一眼所有人说:“你们看呢?
  他们几个有些不相信的问:“这能行吗?冰哥你拍板吧!我们听你的。
  我笑着说:“行,就按富贵说的办!现在我说一下步骤,浩子,你负责调查石峰集团李弘毅的背景和家庭住址,活动规律以及车牌号,妻子的工作单位,以及小孩的学习班级。
  郭浩点了点头。
  我瞅了一眼房辰说:“房辰,等郭浩摸清楚后,你过去和李弘毅谈,房辰你看起来象有身份的人,一定要客气点,咱先礼后兵。
  富贵,你负责用你最恶心的方法去搞他,兄弟的分工怎么实施你具体安排,就这么干了。
  正在这时,我的电话响了起来,我一看是万心伊的号码,接通电话。
  万心伊:“韩冰,你这十几天的拘留感觉这么样?
  我笑着说:“托你洪福,还没有死!
  万心伊:“你现在在哪?
  我望着窗外说:“到市区了。
  万心伊:“你准确去哪?
  我说:“你这话问的,当然先回家洗个澡换身衣服?
  万心伊说:
  “我现在在家门口呢?我等你?
  万心伊说完就把电话挂了。
  一股无名的怒火窜了上来。他们几个见我脸上难看,都没人在说一句话。
  等汽车到达罗马小区门口时,万心伊的汽车停在路边。
  汽车一停,我对所有人说,你们在车上等我,我回家换个衣服就出来,一会我们去办个小事。
  我说完便下了车,走到万心伊的车前。
  万心伊拉开车门,先伸了一只手出来,那意思是让我扶着她。
  我笑着把手伸过去,象太监似的扶她下车。
  万心伊盯着我看了半天说:
  “韩冰,我最喜欢你这个样子,满脸的胡茬子,有种说不出的沧桑。
  我笑着揉了揉下巴说:
  “真的假的,真看不出来,你口味那么重,喜欢邋遢的男人。
  万心伊红唇一撇,笑着说:“滚,你什么时候学的油嘴滑舌,在拘留所学坏了,你这十五天变化的真快,这到家门口,不请我到家坐坐。
  我说:“我家象猪窝,如果大小姐不嫌弃,我没意见。
  万心伊捂着嘴,干笑几声,不痛不痒的说:
  “被拘留,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。
  我说:“这种小事,还麻烦你干什么。
  万心伊脸色一变问:“我听你这话说的,没把我当未婚妻啊?那你在雨龙面前装什么孙子,韩冰,你是不是怕雨龙?
  我笑着点了点头说:
  “是呀,我怕他怕的都睡不早觉。
  万心伊问:
  “韩冰,你没有话,要和我解释吗?
  说着我们到了我家门口,我打开门,坐了一邀请的姿势。
  万心伊慢悠悠地进了客厅。
  我捡的那只狗从沙发上跳了下来,猛窜了出来,对着这万心伊低吼,那样子似乎把万心伊当仇人似的。
  我惊奇的望着那只平时很温顺的狗崽子,它竟然见到万心伊后突然发狂。
  万心伊一脚踹了过去,那只可怜的狗崽子,在地上翻了几个跟头,叽哇一声惨叫,又冲了过去。
  万心伊口气冰冷的说:“没眼色的东西。
  我急忙抓住那只巴掌大的狗,将它关进阳台。
  我牙龈咬的卡卡直响,因为这只狗是陈妮娜一手养大的,不知道为什么,那只狗跟发疯似的,猛撞阳北的推拉门,仿佛要把门撞开似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