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二百六十四章 全军覆没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不知过了多久,雨龙见我有些不再状态,阴笑着端一杯酒说:
  “韩大少,走一杯。&
  ..soudu@org
  我缓缓端起酒杯说:“龙哥,我敬你。
  雨龙笑着说:
  “呵呵,干了。
  我扬起脖子一口气灌了下去。
  雨龙笑着拍了拍我的肩膀说:“年轻人,要的就是这种豪气就是这种狠劲,想唱什么自己去点,出来玩就要玩的尽兴。
  我那一刻真是无地自容,陪着笑脸说:
  “谢谢龙哥,我不会唱歌。
  雨龙笑着站起身说:
  “那哥就不客气了,强子,点首我最拿手的。
  雨龙话一落音,他身边的那个人,站起身走过去,点了一首张信哲的,不要对他说。
  我目光呆滞的望着荧屏,音乐响起。
  那音乐很悲伤,雨龙模仿张信哲的声音还真象,我显然被悲伤的情绪感染,此时此景对我来说,却是那么不合时宜。
  那种被音乐感染的情绪,似乎通过歌声寄托着,我对陈妮娜的感情。
  这或许对我来说,是种莫大的讽刺。
  一滴泪水顺着我的眼角流了出来,流的那样的毫无征兆。
  雨龙唱完,他身边的男女拍马屁的鼓掌。
  我象一具行尸走肉的似的,沉寂在自己的感情世界里无法自拔。
  这时候雨龙的电话响起,很显然他一直在等这个电话。
  他急忙把包厢的音乐关上,把话筒仍在沙发上。接通电话后,一个劲的笑,随口简单的说一了句:“我知道了。
  便把电话挂了。扫了我一眼问:
  “我唱的怎么样?还凑合吧!
  我苦笑说:“唱的悲伤压抑,扣人心弦。
  雨龙惊奇盯着我说:
  “呵呵,你咋哭了,不会我的这首,不要对他说把你唱哭了吧?
  我咬着牙擦了一把眼角说:
  “不知道为什么,听着这歌心里难受。
  雨龙显得很高兴,指着我对他那身边那几个人说:
  “这才是用心去听我唱歌。哪象你们都是tmd拍我马屁。
  呵呵!韩大少,跟回金园,我们还有正事要谈。
  雨龙说完。径直出了包厢,随后我们上了他的车。
  在车路上雨龙明显对我客气了很多。我能看的出他今天很高兴,一路上不听的说自己的奋斗史。
  从雨龙的话里,能想象出。他开始来阳北市。吃过很多的哭,一步一个脚印的走到人生的顶峰,绝对不是靠玩心眼才能有今天,我从雨龙的话音里能的出,他现在,也在感慨自己的人生,他言语之间感慨人世间的起伏和自负。
  汽车到达金园后,已经将近午夜12点。漆黑的黑空开始稀稀拉拉的下着小雨,雨龙的金园别墅201。坐落在回龙湖边,那是一座独立建筑,整个房子背山临湖。
  一条笔直的柏油路,恰到好处的经过别墅门口。
  站在别墅门口一眼就能看见巍峨的艳阳山。
  汽车停在大院门口,按了几声喇叭,嗡嗡的电机声,一扇不锈钢门缓缓启动。
  随后汽车开了进去,一个年轻人跑了过来,撑着一把雨伞。
  雨龙下车后,那年轻人在他耳边小声嘀咕几句。
  雨龙笑容满脸的点了点头。
  随后我跟着他进了别墅。
  大厅内坐了十几个年轻人,他们一见雨龙进来,立马站了起来,恭敬的喊:“龙哥。
  雨龙点了点头算是回应。
  狗头用一副拍马屁的口气说:
  “龙哥运筹帷幄决胜千里,那些杂碎,无一次漏网,全部被我们带了回来。
  雨龙笑着说:
  “狗弟,说话注意点,这些人以后都是兄弟,话别说的那么难听。
  狗头一愣,瞅了瞅雨龙身后的我,笑的有些尴尬说:
  “对,对,龙哥教训的是。
  雨龙笑着问:
  “万大小姐来了吗?
  狗头笑着说:“早就来了,在书房等着呢?
  我一听万心伊来了,不由的一愣。
  雨龙瞅了我一眼笑着说:
  “冰冰,你跟我上楼吧!你的女朋友该等急了。
  我笑着说:“
  不急,让我先看看我的兄弟。
  雨龙笑的有些深沉说:
  “那好吧!狗头,你带冰冰去和他的兄弟们打个招呼。
  狗头嗯了一声,便领着我出了大厅,下了地下室。
  雨龙的别墅很大,大的有些离谱。
  我跟着狗头进了后院后,在楼梯口旁边,有一扇银白色闸门。
  那闸门如果不仔细看,还真开不出他是地下室的进出口。门上是焊接的一个消防栓做伪装。
  狗头把消防的喷水口,掰下去,一块四四方方的小盒子,掉入眼帘。
  狗头在密码锁按了几个数字,那门卡的一声打开了,狗头熟练的将楼梯上的灯按亮。
  一股潮湿的气味传来,下了差不多二层左右,灯火通明。
  我站在楼梯口往下一瞅,整个地下室犹如一个篮球场那么大。
  我一眼就看见,郭浩,邢睿,房辰,玉田,富贵,和我的那些兄弟跪成一排,他们个个被一条麻绳反绑在身后,象冰糖葫芦似的,穿成一串。
  他们身边几个拿着棒球棍的男人,坐在一边正在打扑克。
  那几个人见我和狗头正从楼上下来。
  那些人立马站起来齐声喊:
  “狗哥。
  狗头摆了摆手说:“他们都老实吧!
  其中一个光头我认识,就是上次五里营场子的头目。
  那人指着邢睿说:
  “别的还行。就这个**,一直不老实。还咬了我一个兄弟的手。
  狗头显然有些顾及我,没有说话。
  我的那些兄弟。除了郭浩满脸是血,别的都还好,有几个脸有些清淤浮肿。
  郭浩,邢睿,房辰,玉田,还有那十几个兄弟。一见到我,立马乱了套,一个个开始挣扎着要站起身。
  我全身的血瞬间冲上脑门。跑了过去。
  那四五个看守的年轻人,立马围了上来,光头挡住我说:
  “你想干什么?
  我盯着说话的那个年轻人吼:
  “滚开。
  狗头一见场面有些失控,走过来笑着说:
  “冰冰。别让我难做。龙哥让你见他们,已经很给你面子,出了什么事我不好交差。
  我盯着狗头那张猪腰子脸说:
  “狗头,你娘的比你傻逼是吧!你倒现在还看不清楚形式是吧?
  龙哥,刚才说的那句,这些人以后都是兄弟,你tmd耳聋是吧?
  如果你想让我跟你结仇,那你试试看。以后大家都在一个马勺里吃饭,孰轻孰重。你自己想不明白吗?
  男人最怕站错队,看不清楚形势。今天你只要敢给我使个绊子,我发誓第一个整死你。
  狗头有些搞不清楚状况的盯着我,愣了几秒钟。
  他脸色一变笑着说:
  “呵呵,好,只要别让我那么难做就行,我先上楼。
  狗头说完便上了楼,我一把推开挡在我面前的那个人。
  那光头心有不甘的嘟囔:“有什么好嚣张的,不过是仗着万心伊罢了,哼,没有万心伊你算tmd鸟。
  我强忍着心中的怒火,走过去搂着郭浩,房辰,玉田,心痛的说:
  “兄弟受苦了,我会救你们出去。
  郭浩盯着我说:
  “韩冰,你刚才对狗头说的,那句什么,以后都是兄弟是什么意思?难道你软蛋了吗?
  房辰咬着牙说:“冰冰,你tmd敢妥协,老子看不起,我操你吗的冰冰。
  邢睿:“冰冰,你还是个爷们吗?你的豪气哪去了,被狗吃了吗?
  我缓缓地下头,那一刻我竟然不敢去,直视兄弟门那炽热的目光。
  我搂着郭浩的头,把他贴在胸口说:
  “我韩冰。为了兄弟们,可以放弃一切,别在给老子刷小性子了,有些话我不说,你们也懂。
  郭浩哽咽了说:
  “值得吗?
  我发自肺腑的吼:“值。
  说完这句话,我在也说不下去了,因为我害怕我控制不住情绪,脑子一热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。
  我怕自己会忍住哭出来。
  我必要已一种强硬的之态,把所有的情绪隐藏在心里,就算打掉牙,我tmmd也要往肚子里咽,因为他们所有人都在看着我,我知道这场仗,我们输的不甘心,我的一时粗心导致全盘皆输,如果当初我见到那些车辆的时候,敏感些安排他们提前躲起来,也许结果就不会是这么被动了。现在想这些还有什么鸟用,还是自己太年轻,没有经验。
  我懊悔的站起来,转身上楼。
  那些沙场上的兄弟撕心裂肺的吼:
  “冰哥,我们给你丢人了,,我们给你丢人了。
  我扭头冷峻地望着他们,一句没说,头也不回的上了楼。
  在楼梯口拐角,狗头正靠在墙壁上,一个人吸烟。
  他见我上来后,把烟头扔在脚下踩灭说:
  “韩冰,我算看出来,你们心真齐,我在阳北混了那么多年,从来没有见过你们这样的团队,如果今天不是你让他们放弃抵抗,我估计我们双方也会拼个,你死我活也不好收场。
  我盯着狗头说:
  “你tmd不要挖苦我,落井下石的话,你现在说出来有意思吗?
  狗头显然不是这个意思,他表情复杂地望着我,无奈地摇了摇头说:
  “我说的都是真心话,你的那些东西,都不是省油的灯,看你们这个义气,我给你透个底吧!
  如果你和龙哥万心伊谈甭的话,估计地下室的那些人,今天难活着出去,冰冰你自己看着办吧!
  我愣愣地望着狗头,半天没反应过来。
  狗头话说完,径直出了拐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