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二百五十九章 被迫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万心伊无奈地苦笑,眉毛轻挑地望着我,把烟蒂用力按灭在烟灰缸说:
  “韩冰,我现在很生气,但是我不想发泄出来,我张这么大,还没有任何一个人敢这样说我,要不是你看着你的面子,我www!c66c%com
  早就撕烂她的嘴了,你以为你还是警察吗?你就是一个恬不知耻的贱人,醒醒吧!不要脸的小三。
  邢睿蹭的从桌位上站了起来,怒目切齿的问:
  “你说骂谁是小三。
  万心伊斜眼盯着邢睿意境的说:
  “我骂谁,她自个心里清楚。我听说那个不要脸的东西,明知道人家有女朋友,还硬脱光衣服跟人家搞车震,不知廉耻。
  邢睿脸已经红的了耳根,她显然没有把持住,冲过去想厮万心伊,很显然万心伊心知肚明,她身后的一个壮实的保镖,一把按住邢睿,将她按在桌子上。
  邢睿满脸怒火的盯着万心伊。
  我从邢睿的眼神中能看的出,她被那个壮实的男人按的疼痛,一直强忍着。邢睿的脾气我太了解,她是那种外表坚强,内心柔弱的女人,我听万心伊说这话的时候,心里真tmd是五味杂粮。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,因为这时候,我不能开口,一旦我开口了去解释,万心伊就能从我的话里听出猫腻。万心伊话里透出一个信号,那就是那天我和房辰被雨龙带去看那场惊心动魄的场面,所发生得事。万心伊都知道,要不然万心伊,不会提到。那天我和邢睿在车上的事,虽然我们没有发生什么,但是明眼人一看就知道,这件事我和邢睿都不能说,一旦说出去了,就不符合常理。同样也就泄露了邢睿还是警察的事。所有在这件事上,我只能哑巴吃黄连。
  房辰。郭浩,富贵,富强。玉田,武海,所有人站了起来,我扫了一眼我带的人吼:
  “坐下?
  房辰心有不甘的瞪着我。
  我缓缓站起身用一种。深沉的口气对那个男人说:
  “放开他。
  那男人笑眯眯的望着我。一脸的不屑。
  我继续说了第二遍说:“放开她。
  万心伊面无表情象看戏似的,又点燃了一根烟。
  我不动声色的抓起,桌子上的烟灰缸走了过去,说了第三遍
  :“放开她。
  那男人望着我手上的带菱角的玻璃烟灰缸,扫了一眼万心伊,见万心伊一句话不说还是面无表情。
  我猛然间对着那个男人的头上,轮了一烟灰缸,咚的一声闷重人。鲜血喷溅的出来,那鲜红的血液象喷泉似的。呼呼的从那男人头上往外冒,咚,,咚,,咚,,,又是三锤。
  那男人直直的倒地。
  邢睿猛的推开我哭着说:“你干什么?我就是小三,我就是贱,,,呜呜,,,韩冰我喜欢你有错吗?我明显的听出,此时的邢睿已经严重情绪话了。在这个场景里面,邢睿显然没有控制住自己的心态,这或许在某种意义上,是邢睿弱点吧
  那一刻我毫不犹豫的把邢睿搂在怀里说:
  “哭什么!你本来就是老子的人,还记得,你接我和富贵,富强从五道镇回来,我说什么吗?
  我说过,为了你,我可以死,但是我绝不让你,在我面前受委屈。
  万心伊拍了拍手笑着说:
  “好感人了啊!你们两个是在我们面前演爱情片吗?
  下一句对白是什么?那女的是不是要哭着说:
  “我不求什么名分,只要你对我好,我这辈子就无悔了。嘻嘻,好肉麻,高丽棒子的戏,阳北真人版,韩冰还有那个以前干警察的,你们可以去拿奥斯卡最佳主角大奖了。
  万心伊见我们不说话,话锋一转望着我说:“
  韩冰,你现在比我想象的要镇定的多,这短短的几个月里,你成熟的太多,不象以前那么冲动了,我真不敢想象,韩冰你太令我意外了。我欣赏的就是你这种人。
  这如果换成你以前一定二话不说,就动手,现在你竟然给我手下,三次机会。不错,有进步。
  万心伊说完对二豹说:
  “把人抬出去。
  二豹表情复杂的站起身,和身边的一个兄弟,走过来,把那人抬了出去。
  就在二豹开们的那一瞬间,我看见门口通道内,烟雾缭绕,灰青色的烟雾象浓烟似的,在整个通道走廊内弥漫,显然在拐角的另一侧一定藏着不少人,要不然也不会那么冒那么多得烟雾,万心伊想干什么?
  我和她一无冤二无仇,难道她象对我下手,不象,如果想对我下手的话,她不用和我谈雨龙的事,她到底想干什么?
  我回过头盯着万心伊说:
  “万心伊这样有意思吗?
  我记得第一次见你吃饭的时候,你叫摆了一桌鸿门宴,我就用是这种方式,动了我拜把子二哥四平父亲的人,你现在又用同样的方式试探我,万心伊这过家家的把戏,你怎么还玩不够?
  万心伊依然冷笑地盯着我:
  “好了,韩冰,我今天大老远的跑过来,不是和你生气的。
  见你一面不容易,我们还是言归正转吧!雨龙这事,你该给个说法。
  我冷笑:“给个说法,是给你一个说话,还是给雨龙呵呵,万心伊看样子你今天准备动我了。
  我的意思刚才已经和你说了,既然和雨龙把结仇了,那就把仇接下去,不是我死,就是他亡,没有调合的余地,除非让雨龙过了郭浩,房辰,邢睿这一关。别的一切免谈。
  万心伊你今天来的意思,已经一目了然了。你我彼此心里跟明镜似的,今天你不只是,来充当说客,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,酒桌上谈崩了,今天我们这二十一个人可能不好出。这个房间了吧!
  我此话一出,我手下的兄弟,瞬间把桌子下的挎包提了出来。
  万心伊一愣,很快镇定下来。
  她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,弹了弹烟灰说:
  “韩冰,你是不是疑心太重了。
  我笑着说:“人在做天在看,你很聪明,但是你忽略了一个问题,我很危险,你竟然敢亲自进房间和我谈,你认为我不敢动你吗?
  万心伊脸色有些难看,依然笑着说:
  “你敢吗?你是我父亲唯一的徒弟,按规矩说你也该喊我一声师妹。
  我脸色一变站起身,走到万心伊身边,俯下身用鼻子贴着她的头发。
  万心伊显然没有想到我主动靠近她。
  她本能的站起身,往后退。
  我紧跟着上去,贴住她,闭上眼说:
  “我喜欢你身上的香味,我在你身上闻到一股血腥味。
  二豹猛然间站起来吼:
  “韩冰,你tmd想干什么?你动大小姐试试看。
  我笑着说:“二哥没你的事,这是一个男人和一个漂亮的女人之间的狗血剧情,你说那男人想对这个女人干什么?
  万心伊推开我,我一把抓住她个胳膊说:
  “万心伊。时间不早了,陪我们出去吧!既然面也见了,该说的话也说了,这好人做到底,送佛送到西,我们回去吧!
  万心伊冷冷地盯着我,走吧!
  万心伊有些不甘心的跟我出来包间,当我们走到,走廊右侧的挂角,那几十米的走廊,站满了年轻人。
  他们手上提着砍刀,钢管,见万心伊我和并肩走了出来,开始往走廊两侧闪开。
  我笑眯眯的搂着万心伊。
  万心伊刚想挣脱,我小声在她耳边说:
  “人都tmd看着呢,我这人天生脸皮厚,喜欢光天化日之下摸美女,你也是有身份的人,我tmd就一劳改犯,面子对我来说不值钱,呵呵!你想上阳北市的头条,我奉陪。
  万心伊憋着气不吭声,我笑着说:
  “这就对了。
  我们在所有人的目光注视下,出了饭店。在大门口,我却看见雨龙站在门口,四目相对,彼此有种说不出来的仇恨凝聚在目光里。
  整个饭店门口站满了人。我见兄弟们都上了车,笑着说:
  “谢谢了,万心伊。
  万心伊咬着牙龈说:“韩冰,你会后悔的。
  我望着她那张生气泛红的脸,猛然间捧着她的脸,强行吻了上去,我明显看见万心伊睁着巨大的瞳孔不知所措的望着我。
  随后她一把推开我,用一种尖锐的声音吼:
  “韩冰,你不是东西,你干什么?
  我抿了抿一脸坏笑大声说:
  “心伊,我干什么,你自己不清楚吗?哈哈。
  我说完拉开车门,坐了上去。汽车缓缓启动,我回头望着呆若木鸡的万心伊,眼泪顺着眼角肆无忌惮的流了出来。
  我用了一种最下作的方式,把我带的所有兄弟安全的脱身。
  我不爱万心伊,压根连一点好感都没有,但是我却出卖了我自己的感情,那感觉很恶心,是一种说不出来痛苦。
  从那一刻起我恨透了万心伊。
  因为我在饭店门口看见了雨龙。我不知道万心伊会什么会和雨龙勾结在一起,我从万心伊眼神中看不出一丝,她要对我下手的痕迹,但是我清楚的知道,如果今天我不这样做的话,我不能保证我所带的这些兄弟,会活着出这个饭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