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二百五十章 我的真实想法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div
  我此话一出,整个房间鸦雀无声,我紧盯着所有人,见他们几个,大脸撑着小嘴满脸的诧异的神情,心想都td别藏这遮着了,这时候谁最沉不住气,谁就先开口。****
  果然不出我所料,房辰和郭浩有些饥不择食了。www@c66c%com
  但是郭浩见房辰先开口,也不好说什么,也不顾邢睿,就从兜里掏出烟,点燃吸了起来。
  房辰吼:“冰冰,你说什么?就这样放了那杂碎,他可是我们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抓到的,我不同意。
  我笑着说:
  “好了,房辰现在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,我有我的打算。
  房辰涨红双颊,目光炽热的望着我说:
  “冰冰,你是不是怕了?
  我依然笑着说:“我怕什么?
  房辰站起身:“你怕雨龙会因为狗头的事报复你。
  我冷笑着说:“房辰,只要一提到你父亲的事,你整个人就变得暴躁,成大事者,不拘小节。
  小不忍者乱大谋,你td什么时候,才会真正明白的我良苦用心。
  我扫了一眼玉田说:“还愣着干什么?把武海喊上来。
  房辰气呼呼盯着我说:“冰冰,你到底脑子里想什么呢?我们几个人命可都全攥在你手上,你不怕死,但是你想过邢睿,和富贵,富强,玉田他们吗?我们真的赌不起,我们都知道,这事是脑袋系裤腰带上,一点差错都不能有。
  我知道这是房辰的心里话。我在心里也同样这样想的,但是我比房辰想的更多,如果这次成功了。我们就有发展的实力和空间,如果让去赌输赢,哪怕只有百份之一的胜算,我一定毫不犹豫的去赌。富贵险中求,没有过人的胆量,我凭什么让别人看的我。
  房间内短暂的沉默,我不想去房辰解释我的初衷。因为他压根就不明白我现在想着什么。
  我和房辰直直地相互对视,等玉田和武海一进门,我收会目光说:
  “武海老弟。按理说,你不够资格听我们说话,但是上次你为了保护玉田和郭浩而受伤,今天我给你一个面。但是这里子要靠你自个争取。
  如果你有这个本事。以后你就跟着我有我一口吃的,我绝不会让你饿着。
  如果你没本事,我韩冰不是孤傲,我不养闲人。
  武海站的笔直,一个劲的向我表忠心。
  我对他摆了摆手,扫了一眼所有人,用一种严肃的口气说:
  “刚才我话还没有说完,房辰就开始质问我。现在关键的人物到了,那我直接说了。刚才我听郭浩对狗头叙述,郭浩废话连篇。
  其实我想听的无非就是狗头的为人处事,还有以前是做什么的,当郭浩说到。
  狗头在十几岁就开始在源河沙场混,那么狗头一定是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。
  他有敏锐的社会经验,而且卖过劳力,试问一个十几岁,并且没有上过学的人,能会做假账,而且专业的人都查不出来,这说明什么。
  这说明此人心思缜密,做事滴水不漏。
  雨龙开始是经营浴场,把整个阳北是的桑拿做的风生水起,后来掌管小额贷款公司,不难理解。
  雨龙需要的就是这种人,雨龙的野心很大,或许在雨龙在很多年前,就开始盘算他要蚕食房氏集团,他需要的就是狗头这种人。
  而狗头这人,还有一个过人之处就是,会洞察揣摩人的想法,投其所好。
  雨龙喜欢什么,他就给雨龙办什么,他给雨龙屁眼舔舒服了,雨龙能不重用他吗?
  而且狗头还有一个人性的弱点,就是贪财。
  姑且我们把所有的事抛开,用逆向思维站在雨龙的角度想一下。
  我雨龙既不贪财,又不好女色,把房爷安排的事办得妥妥当当当,我为了什么?
  这老话说的好,不为小利,必有大谋。
  所以在某种意义上,雨龙夺取房氏集团是必然的结果,这才是雨龙最可怕的地方。
  而狗头贪财,就像很多人,喜欢美色,豪车,古玩玉器一样,所以如果我是雨龙的话,狗头这种人我用的是最放心。
  我们正要利用的就是,狗头的过人之处,洞察揣摩别人想法加以利用,让雨龙对狗头的话深信不疑,把雨龙部署在所有场子的势力,全部龟缩回金园201别墅雨龙的老巢防守。
  起到调虎离山,打他们一个时间差,到时候等他们明白过来后,五里营的场子,我们已经冲过了,这就是我们要干的。
  我们要利用五里营和金园别墅区距离弥补时间差,趁机冲了五里营的赌场,而且下手,要快,要狠。
  如果不利用计谋,胜算几乎为零。
  就我们这二十一个人不利用计谋的话,简直就是以卵击石,就算我们在凶悍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事,我们绝不能干。
  你们既然跟着我,我必许要对你们负责。
  房辰不要意思的望着我说:“冰冰,我对我刚才说的话,向你道歉,我错了。
  我笑着说:“滚,一边去吧,别打乱我即兴表演。
  我此话一出,所有笑了起来。
  我点燃一根烟继续说:
  “刚才我的话,你们听清楚了吧!
  武海点了点头说:“大哥,我明白了。
  我扫了一眼富贵说:
  “富贵,今天你和武海唱主角,演一出东北二人转,这戏唱的怎么样,就决定着整个行动的成功还是失败。
  我走过去,搂着富贵,武海,把两个搂在身边,一阵嘀咕。
  富贵听完后,指着我说:
  “你良心真是大大坏了,阴到骨髓里去了。
  他说完和武海急着往外走。
  郭浩和房辰显然不知道,我在他们耳边嘀咕的什么,正想拦着他们问个所以然。我给富贵,武海使了眼色,他们两个笑眯眯的快速下了楼。
  我一手拽着房辰,一手拽着郭浩说:
  “兄弟是一辈子的,我希望你们,不要再为以前的事纠结,兄弟心不齐外人欺负,答应我不要再说,伤害兄弟们之间情义的话。
  我说这话的时候,夹杂着个人情绪,说的是那样深情说出了我心里最香想说的话。
  房辰低着头脸憋的通红,但是脸一直绷着。
  郭浩见房辰绷着脸,把头扭向一边,我踢了踢郭浩,使了个眼色说:
  “浩哥,你比我们年长几岁,当哥的还起个带头吗?郭浩听我叫他浩哥,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皮,笑了笑。
  我借机把郭浩的手按在房辰的手上,房辰显然又在使他那少爷脾气,手跟触电似的,猛的往回收。
  我硬按着郭浩的手,压在房辰手上。
  郭浩说:“既然冰冰说了,我大你们几岁,我这当哥的,不跟你一般见识。
  房辰扫我一眼,盯着郭浩说:
  “你也知道,你年长我们几岁,我还以为你不知道呢?
  郭浩听房辰说这话,把手收了回去,甩了甩手挖苦的说:
  “一手的汗,黏糊糊的真j
  脏。
  房辰白了郭浩一眼,用手心往胳膊上抹了抹说:“说:
  “我脏,就你j
  干净,我还怕你有传染病。
  郭浩显然不让他,走到玉田办公桌前,拿起茶杯,往手上倒,洗过后,甩了甩手说:
  “听说国外艾滋病多,不知道可传染吗?等明天,我还要去检查检查。
  房辰一听不乐意了说
  :“没文化真可怕,还艾滋病传染?真j
  傻比,小学毕业吗?
  郭浩:“我幼儿园大班都没上完,小学是什么?他两个跟个娘们似的,喋喋不休的,相互挖苦,我损你一句,你回敬我一句。
  整个屋子一听他们斗嘴,相互攻击以前的糗事,乐翻了天。
  邢睿乐得眼泪都出来。
  我和邢睿玉田,象看说相声似的,一直听他们相互挖苦。
  大约过了十几分钟,我见房辰和郭浩不说话了。
  我问:“怎么不说了,继续啊!
  房辰白了郭浩一眼:
  “和没文化的人说不一块去!
  郭浩立马反击说:
  “我文化我乐意,我高兴,你还不理我,你以为我td愿意理你。我见他们两个又开始斗嘴。
  便对邢睿说:
  “邢睿,你画的那张五里营的地图,拿出来,让他们两个继续斗,咱商量下一步的具体计划。
  邢睿将随后背德挎包打开,拿出那张a四纸,将平面图铺开。
  我趴平面图面前,指着邢睿画的五里营大桥,对玉田说:
  “这一排四四方方的小格子是,五里营大桥两侧的,商店饭店什么的。
  需要注意的是,这里面有雨龙安插的眼线。
  虽然他们是盯公安的,但是我们的小面包车进去的话,目标太大,咱们一定会注意。
  我们能不能换个方式过桥呢!
  房辰,郭浩一见我们开始说正事,立马收声。
  我笑眯眯地打趣地说:
  “怎么不说了。继续啊!刚才不是吵的很厉害吗?
  一个不让一个,继续说啊!
  我话说完用余光瞅着他们两个,等了几分钟,见他们两个不再说话便继续说:
  “还有那棒球棍,今天必须换掉不够震慑力,我们要用加长的砍刀,就是电视里关公大刀那样的,我们的目的不是去伤人,还是去砸雨龙的场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