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二百四十九章 放了狗头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邢睿没有正面回答说:“冰冰,我怎么感觉心里空空的,没有底?我们这样做真的不会有事吗?
  我安慰地按着邢睿的双肩开玩笑的地说:www@c66c%com
  “第一次干坏事,都是这样,过了这个阶段就习惯了,我从不打没有准备的仗。
  邢睿问:
  “冰冰,你以前干过很多这样的事吗?
  我笑着转移话题说:“时间紧迫,这地方不安全,时间长了雨龙追过了就坏了。
  邢睿目光暗淡的望着我说:
  “我已经越界了,我感觉现在,我不象一个保卫人民的警察,而是象一个助纣为虐的坏蛋。
  我撇嘴笑了起来,我能感觉自己笑的很幼稚。
  邢睿盯着我的眼睛看了许久,转身向香山茶社走去,我看见她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卡片的东西,亮给老板看。
  随后那群围观的人进了茶艺大厅。
  汽车缓缓启动,我无限凄凉的望着邢睿的背景,逐渐消失在大街上。
  我一路上都在思考,怎么使用狗头这个敲门砖,狗头既然能成为房氏集团的第一狗头军师,必定有过人本领。
  这一步棋是步险棋稍有不慎,我们将全盘皆输,我必须要深思熟虑每一个环节,并确保没有一丝失误。
  我已经没有底牌可以亮了,郭浩的这张牌出的太快,压根打乱我的全盘计划,当我见到玉田召集的那些人的时候,我心里凉了半截。加上邢睿我才有21个人。
  而我们要面对整个房氏集团,一个在阳北市盘踞多年的黑恶势力。
  难道真象房辰说的那样,我们准备的太仓促吗?
  这一仗怎么打。我该怎么办。
  车窗外的风肆无忌惮的打着我的脸上,凉飕飕的。
  在回去的路上车厢内,每个人的脸上都显得是那么沉重,他们都清楚的知道,从我们挟持狗头的那一刻的起,就注定我们开弓没有回头箭,破釜沉舟。背水一战了,是我们唯一的选择。
  直到,车不知不觉到玉田的汽车修配厂。我还没有缓过神。
  等我下车后,才发现包括房辰在内,所有盯着我。
  我深知,在这个场合。我不能表现出一丝异常。我必须要表现出我强硬的一面。
  我冷冷扫了一眼所有人说:“玉田,你把那三个人,分别隔开,先让兄弟看着不许任何人,接近狗头他们三个,安排好以后,我们在你办公等你。
  玉田见我脸色沉重,哪敢有一丝怠慢。便亲自安排人,将那三个人押向车库。
  随后房辰。郭浩,富贵,富强跟着我上了楼。
  刚进玉田办公室,一根烟功夫,邢睿电话便打了过来,问我在哪。
  我让她到玉田修配厂,三楼的办公室找我们。
  挂上电话,郭浩一脸坏笑的说:
  “你们还真逗,没有看出来狗头是斜眼吗?
  房辰一屁股坐在玉田的老板椅上,转了转椅子说:
  “谁tmd看清楚了狗头是斜眼,那小子刚想跑,就被我踹飞了。冰冰冲上去就是几拳,哪看清楚狗头那货竟然是斜眼。
  郭浩斜眼飘了飘房辰说:“你从加拿大回来几个月,没有见过狗头吗?
  房辰脸色有些难看地说:“我回国后有没有见过狗头,你能不知道吗?我除了你,我接触过谁?你tmd还有脸问我?
  郭浩冷冷地说:“你这话什么意思,又掀旧账是不是!
  这时候,邢睿和玉田走了进来,邢睿捂着鼻子说:
  “你们能不能别吸烟了,呛死人了,照顾我一下不行吗?
  房辰急忙把烟头按灭,走到窗前把窗子推开说:
  “郭浩,我怎么翻旧账了,是你自己想多了吧!你tmd心里有鬼。
  郭浩蹭的一下从沙发上站起说:
  “房辰你今天把话说清楚,我怎么心里有鬼了?
  房辰冰冷地说:“当时要不是你出卖我,那些跟我父亲的那些老人,能一个一个的被雨龙清洗,我能落到这一步?
  房辰的话显然伤到郭浩,郭浩的脸刷的一下子脸红到耳根。
  他盯着房辰,双拳握的直响。
  我一巴掌拍在桌子上,震的桌子上的笔筒瞬间飞了起来,呼拉一下滚了一桌子吼:
  “你们tmd有完没完,都这个时候了,还翻老黄历,是不是闲的。大战在即一个二个还tmd没玩没了是吧!真没有本事,出去单挑去!我看看你们谁能打?
  邢睿默默的走到桌子边,把笔装进笔筒里说:
  “这怎么了,刚才不是还好好的吗?有话好好说,发什么脾气啊!
  一时间整个房间里的气氛有些沉闷。
  玉田更是吓的站在门口,有些不知所措。
  富贵站起身说:
  “我说房少爷,你也是的。浩哥!浪子回头金不换,你还提以前的事干嘛啊!找不是找事吗?哎!浩哥,你也是,房辰也不容易,父亲刚死,你还比他年长几岁,就不直到让着他点吗?都是兄弟,何必呢?
  这狗头都被你们抓回来了,我们应该喝个庆功酒啥的,你们这是干啥啊!
  兄弟们累了一下午连口水,都没喝着,下面那么多兄弟呢?你们这是整的哪一出啊!
  邢睿在一旁打趣:“就是,就是。
  富贵走过去,拉着郭浩坐下。
  邢睿过去拉房辰。
  我盯着玉田办公室墙上的阳北地图,陷入的沉思。
  我拿起桌子的红笔,走到地图边把笔竖在阳北市区。
  他们几个显然搞不清楚,我脑子里想什么。
  邢睿问:
  “冰冰,这都什么时候,还有心情看地图,想想楼下那三个人怎么办,吧?是现在审狗头逼他说出五里营赌场的暗号,还是我们几个合计合计想一想审讯步骤。我先说好,我从来没有审讯过。
  我笑眯眯地盯着地图,一拳砸在墙上自言自语的说:
  “真是天助我也。
  我一句话说的所有人愣了半天。
  房辰绷着脸说:
  “你小子,又想什么歪点子呢!看把你乐成这样!
  我指着阳北地图上的南部和北部说:
  “你们看,这五里营在阳北市区南部,而雨龙的老巢金园201却在阳北市的正北部,假如已阳北市人民广场为中心点,到五里营需要将近一个小时的车程,到雨龙的金园别墅同样需要将近一个小时的路程。
  我们是否能利用这一个时间差,打雨龙一个调虎离山之计呢?
  房辰,郭浩,邢睿,玉田,富贵,立马围了上了,紧盯着我用笔圈起来的红圈。
  郭浩问:“怎么掉呢?我笑着说:“利用人性的弱点。
  房辰见我一脸坚毅说:“我就说你这小子,闷不出声连个屁都不放,原来是憋这呢?雨龙又不是傻逼,他会乖乖任我们摆布。
  我嘴角一撇说:“说简单也简单,说难也难,如果这场双簧唱的好,就象小孩摸小鸡,手到擒来。
  邢睿白了我一眼说:“我说,你这人怎么那么不要脸呢!说话真粗鲁。你别卖关子了,说说你是怎么想的。
  我盯着郭浩说:“把你狗头身世和背景说说。
  郭浩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烟正要点燃,见邢睿绷着脸,正盯着他,又把烟装了进去,不好意思的笑着说:
  “不吸了,不吸了,呵呵,怎么说呢?狗头是阳北市人,十五六岁的时候,在源河沙场装卸沙子,那时候他能说会道,没几年便从一个装卸工升到计货员。
  那时候房爷和万爷刚开始争夺沙场的经营权的时候,狗头就提醒过当时姓马的场主说,你不能光吃房爷的货,万爷那边的货,你也不能一口回绝,这两边都得罪不起,咱要左右逢源,夹着尾巴做人。毕竟万爷做沙土煤矿这一块十几年,只要咱不做的那过分,万爷也不会为难咱。
  那姓马的场主,因为万爷曾经骂过他怀恨在心。
  而房爷正开始涉足沙土这一块,急需一个码头做中转站。
  那姓马的场主就抱上了房爷这颗大树,和万爷公开叫板。
  万龙集团的沙土一律不准进码头。
  后来的事我以前说过,房爷大败以后,那姓马的场主就跑了。
  而万爷进监狱了,这个码头被封闭了几年。
  后来房爷安排雨龙从新获得源河沙场的经营权时,因为没有认懂沙场的运营管理,就把当时沙场的老货工们找了回来。
  那时候狗头,在浴池给人家卖劳力搓背,信息网比较畅通。
  他一听说源河沙场从新开业,就回去干自己的老本行。
  虽然狗头其貌不扬,天生斜眼,但是有怪才,每个月都从沙场捞钱,但是账目却做的滴水不漏,一目了然。
  后来因为和沙场的人分赃不均,被人告发,雨龙不仅没有惩罚他,还比较欣赏他。
  狗头这人没什么大本事,胆小如鼠,但是他会揣摩人的想法,雨龙就是喜欢他这点了。
  狗头把房爷看的透透的,雨龙想办的事,哪怕不说一句话闷闷,只要雨龙一个眼神,雨龙的事他会给他办的漂漂亮亮。
  说句难听的,这事房氏集团的政变,就是狗头策划实施的。
  我认认真真听完郭浩的叙述,低头坐在沙发上,双手合十,沉思许久说:“玉田,把武海喊上来,我准备放了狗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