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二百四十七章 准备就绪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金二的浴场不大,是那种门面房改造的三层小楼。
  我们一二十个人进大厅后。金二当时正躺在吧台看电视,见我带了这么多人进来,笑眯眯淡然的脸,刷的一下变了色,有些紧张地问:soudu@org
  “冰冰,你,,,这什么个意思?
  我一见他的表情就知道,这货又tmd误会了。
  其实金二对我印象,可以说是不正常,因为自从上次,我在安康路上打过他。王飞翔为了求他原来我,和他说我是精神病。
  这货在心里一直没把我当正常人。
  我听王飞翔说过,金二私下里打听过我的底细,也知道我是因为杀人进的监狱,但他不知道我是因为什么事,被放出来的。
  所以在金二心里,总认为我tmd是精神病,杀人不犯法。
  他每次见我眼神都是怪怪的,非常紧张,那眼神表情生怕我,脑子突然搭错线,就弄死他似的,对我既防备有恭维。
  这一切我看的清清楚楚。我什么话都没说,就领着这些人换鞋进了浴池。
  等我们进了二楼大厅,那些整天在大厅里等活得女技师,两眼放光的围了上来。
  我对玉田使了个眼色,玉田也不含糊。对所以兄弟说:
  “我们大哥最不喜欢,手下的兄弟找小姐,都tmd勒紧裤腰带,管好自己的小弟弟,如果tmd大头管不住小头,到时候别怪老子不留情面。
  玉田此话一出。所有人自觉的站在门口,没人往大厅里踏一步。
  那五六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技师,在也在社会浪迹多年。一看这阵势,显然明白了这么回事,心有不甘地回到的各自的位置。
  随后我们进大厅,那大厅不大,也只能容下就二十几张床位,一时间整个大厅躺满了人。
  我盯着武海胳膊上缝合的伤口问:
  “这就是,那天在一线天为了保护我兄弟伤得吧!
  武海有些不好意思的把身子扭过去说:
  “这点小伤。算不了什么!我都习惯了,大哥如果你当时在场,我也会这么做。我笑着问:“为什么呢?武海显然不善言辞。眼神闪烁地望着大厅的红灯,他说:
  “不知道为什么,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,就感觉你不是平常人和一般的大哥不一样。
  你眼神中有一种东西。看着让人害怕。其实那天在大坝上。你眼角上,那一棍是我打的,当时我没有想到,你们三个人被我们围住,还敢还手,如果换成一般人早就吓尿了。
  我揉了揉眉骨说:“呵呵,你小子也够狠的,如果那棍在往下低一下。我的眼睛就费了。
  武海不好意思的说:“你放心,这一棍我会让你还回来。
  我笑着说:“你也别往心里去。在说咱当时又不认识,把心放宽了,我不是小气的人,呵呵!
  正在这时我电话响了,接通电话,房辰说:
  “香山茶社,茉莉花房间,我和郭浩邢睿已经到位。
  浩子准备的东西,在我的车后备箱里,你那边情况怎么样。
  我站起身,避开人群,出了大厅说:
  “我这边一切还好,我们一会过去。
  房辰问:“东西差不多够五十个人用,够吗?
  我笑着说:“五十人太多了,我这边加上我,一共不到二十人。
  房辰语气有些紧张的追问:
  “tmd玉田不是说,有几十个人吗?这锤子就喜欢吹牛逼。
  我说:“这事不怪玉田,是我安排的,我们的是过硬的兄弟,要的是敢打敢拼的兄弟。宁缺毋滥装门面的,我没让玉田联系。
  房辰说:“冰冰,我们是不是准备太仓促了,如果我们在人数上,没有二比一的优势,想冲雨龙的场子可能吗?简直就tmd扯淡。
  我语气有些冰冷地说:
  “房辰,我们三个人都敢弄金二,事在人为,就算去的人在多,没有点尿性,五倍于敌又有什么鸟用!在说,我们又这个实力吗?咱们几斤几两自个不清楚。
  房辰在电话的长叹了一口气说:“真tmd搞不懂你,脑子天天想的都是什么?
  我笑着挂上电话。我招呼所有人下了楼。
  在一楼大厅,金二把我拉到一边,塞给我一个黑袋子说:
  “我本想这几天,给你送过去,这不是最近生意淡,这钱你先拿着。
  我冷笑着,接过金二的黑袋子,把他扔给富贵,一句话没说出了大厅。
  我们一行人到了,玉田汽车修配厂。
  三辆破的不能在破的昌河面包车,停在大院内,我扫了一眼玉田说:
  “这就是你安排的车吗?能看开吗?
  玉田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皮笑着说:
  “咱条件有限,将就着用,碰见警察直接把车给他,嘿嘿。
  我无奈了摇了摇头,上了玉田的那辆黑色轿车。
  玉田把那些人喊到一边,低声交代一翻,手一摆对着所有喊:
  “都上车,一会都给老子麻利些,听冰哥指挥。
  等玉田一上车我便问:
  “你没告诉他们,我们去干什么吧?
  玉田笑着拉开车门:
  “呵呵,我办事你放心吧!这人多嘴杂的事,我懂!
  随后我们四辆车,浩浩荡荡去了香山茶社。
  我们没有敢把车停在香山茶社门口,毕竟在市区人流量大。
  自从那次阳赐县枪击大案后,整个阳北市如惊弓之鸟,特警不分白天黑夜在市区武装巡逻。
  我们为掩人耳目,把分别把四辆车。停在香山茶社的东西两侧,对香山茶社形成合围之势。
  我在车上,给房辰打了一个电话。几分钟后,房辰那辆沃尔沃,向玉田的车靠近。
  房辰戴着一个黑色鸭舌帽子,穿着一件运动装,走到车后备厢拉开后门,我和玉田下车走了过去。
  我往车后背箱扫了一眼说:
  “这tdm浩子是他娘的傻逼吗?这东西能拿的出手,我们是去冲场子不是打棒球比赛。
  房辰笑着说:“这事你还真冤枉浩子了。还不是你的小老婆邢警官非让这么干,她说,棒球棍不算管制刀具。这大白天毕竟在市区,阳东分局就在对面,如果真和狗头干起来了,几十个人拿着砍刀。不是早死吗?呵呵。你还别说邢睿就是心细,你们两个真是一粗一细,有意思。
  我见房辰又拿我调侃。
  扭头对玉田说:
  “车就停在这,你一会安排兄弟,拿东西的时候,悠着点,我们先上去,你一会等我电话。见机行事。
  我说完,便带着富贵富强。跟着房辰进了香山茶社。
  香山茶社是阳北市老牌子茶楼,约1000平方米左右。
  分两层,一楼大厅是茶艺表演,四位穿着古装旗袍的少女坐成一排,抱着咖啡色古筝,优雅的弹着高山流水。
  那优美的旋律意境飘逸,时而高山云雾跌宕,时而流水行云,意境悠悠。
  一位穿着红色古典的旗袍的妙龄少女,坐在大厅内圆桌子里面,那圆桌显然把中间掏空,正好容下一个人的位置。
  那女孩最多十七八岁的样子,纤细的手指优雅的把茶叶,拨进紫砂壶,动作优美娴熟,拨茶,避茶,斟茶一气呵成,圆桌外围满了人,那种宁静祥和的感觉,仿佛陶冶人的情怀似的,让人浮躁的心瞬间变的心如止水。
  我显然被这种意境吸引,房辰拽了我一把说:
  “没想到你这小子,还有这闲情雅致,如果你喜欢,我那有一套上好茶具,等过了这事我送你。
  我无奈的摇了头,自嘲地笑着便跟着房辰上了二楼。
  进房间后,郭浩正站在窗口掰开百叶窗,正俯览楼下。
  他一见我们进来便说:“房辰你选的这个位置真好,大门口有什么动静一目了然。
  房辰笑眯眯地说:
  “没办法,都是让人逼的。
  我见邢睿正趴在桌子上,在一张白纸上认真得画着。
  我走过去惊的是目瞪口呆问:
  “邢睿,这么快你就把整个五里营的平面图画出来了,我里个去,你这画的太形象了,就我这没上过学的,一见就能看懂。
  房辰郭浩,一听我这么说,围了上来。
  邢睿有些不好意思的说:
  “这算什么啊!我是闲着无聊了。
  房辰象看怪物似的盯着邢睿说:
  “你不是在警校学的刑侦吗?这主干道,岔路口,治安岗亭,派出所,你都标出来了,你真是巾帼不让须眉啊!
  邢睿脸唰的一下红了说:
  “你们别夸我喽,我哪有你们说的那么有才呀!一会我会把巡警的几个大队的巡逻路边,标出来。
  我能看出来邢睿很开心,她笑的样子很美,淡淡的小酒窝,牙齿很白。原来女人是要夸的。
  我不知道为什么,我从房辰的眼神中却看出了,另外一种意境。
  我是男人能感觉出来,房辰对邢睿眼中绝对不是,恭维的赞扬那么简单。
  不知为什么,我心里却有一丝酸楚的感觉。
  那也许是男人的通病,吃着碗里看着窝里想法吧!
  或许说在我潜意识里,总认为这个女人曾经是我的,当别的男人对她有想法时,在我内心深处,却涌出了一股浓重醋意。
  我装着若无其事,冷冷地看着这一切,那种感觉很复杂。
  我显然不想让这种思绪影响我的情绪,我用一种严肃的口气说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