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二百四十二章 一杯酒就倒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div
  我一个人漫步在小区里,望着耸立的高楼,我感觉自己象一只蝼蚁,天之广阔,地之博大,我却找不到,一个可去的地方。
  以前还好,有富贵和富强陪着我,现在呢?soudu@org
  自从,我从金二的浴场里夺了三分之一的干股,我怕金二阴我,做假账。
  就把富贵,富强安排在金二的浴场内干起兼职,不值班的时候,就在金二店里看场子,名义上帮忙,其实是在金二的脖子上,悬挂一把刀。
  毕竟在账目和盈利分红上,我是一窍不通,我用了一个最原始,最直接有效的方法是死看硬守,偷偷让富贵记录每天多少客人,推算金二的账目盈利状况。
  郭浩,玉田那面,我们一直放长线掉大鱼,按兵不动。
  而我却实实在在成了孤家寡人,此时我真正的明白了,什么叫孤独。
  我给房辰打了一个电话。
  那厮在人民路盘了一个酒吧!从他接手到现在一个月了,我还没有去过。
  那厮经常喝醉酒给我打电话,发牢骚,说什么酒吧,不挣钱,你也不给我捧场什么的,说我没良心,没义气。
  电话接通后,房辰一上来就说
  “我操,你小子,还知道给我打电话啊!
  是不是问问我死了没有。
  我说:“你j
  哪那么多废话,在店里吗?
  房辰笑着说:
  “我不在店里,我能去哪。这新店刚开业,我是大事小事一把抓,你以为跟你一样。整天抱着你新媳妇,在家睡觉!哈哈!
  我哪有心情和他闲侃,让他在店里等我,便挂上电话,便拦个出租车赶了过去。
  房辰那家酒吧不大,三四百个平方,起了名字叫慕尼黑1960。
  这酒吧位置还不错。坐落在阳北市,最繁华的主干道人民路上。
  我刚进酒吧就看见,房辰正坐在吧台的高椅子上等我。他见我进来,开口调侃说:
  “稀客呀,韩大少,你tmd整天。搂着你家的小媳妇。把老子忘的一干而净了吧!我和耗子天天等你,你终于露头了?
  我扫了一眼酒吧大厅,
  整个酒吧大约有一二十人,我说:
  “老子,没心情和你开玩笑,我今天找你就是想和几杯,把你们这最烈的酒拿出来,给老子尝尝!
  房辰见我脸上不好看。对调酒师打了一个响指,那调酒师。是一个约三十岁的男子,衣服怪异,打扮的有哈韩。
  那男人一个滑步过来,往桌子上一趴说:
  “老板,你朋友想喝什么。
  房辰说:“来呗,蓝色伏特加吧!你的招牌酒。
  那调酒师,一脸得意,转身一个滑步离开。
  不一会,拿着两个酒瓶,跟马戏团里猴子扔瓶子似的,将两瓶洋酒瓶抛向天空,那酒瓶象托马斯全璇似的,在空中快速翻滚。
  他嘴里哼哈不停说些,我听不懂的语言,跟得了小儿麻痹症似的,摇着头扭着屁股,卖力的表演。
  不一会酒吧的客人,开始围了上来,欣赏着调酒师花样调酒,那调酒师,一见围观的人多了,更加卖力。
  先是一手握着酒瓶,翘着腿从裤裆里把酒瓶抛了出来,又从背后接住,啪,,,啪,,,掌声四起,那调酒师有些忘形,,,
  忽然间一个身穿灰色长风衣的女人挤了进来,一股清香的气体扑鼻子而来,那气味我太熟悉不过。
  那是邢睿惯用的香水味,邢睿另外意外地,一只手搭在我的肩膀上。
  我抬头扫了她一眼,抖了抖肩膀。
  房辰看着和我们,揉着下巴一副看戏的表情。
  正在这时,那调酒师显然技术不到家,只见他手一滑,急忙伸手去抓,那酒瓶,那酒瓶在空中划了一个精美的弧线,象故意和他作为似的,从他手里滑落,摔的粉身碎骨。
  刹那间,,,,虚,,,声一片,,,,
  围观的客人扭头回了座位,有些刚进门的客人,一看这情形,转身就离开的酒吧!
  房辰盯着调酒师吼:
  “你丫的,这是第几次玩砸了,就你这水平还一个月5000千?
  那调酒师憋屈个脸说:
  “老板,我,,,,,
  房辰豁然站起身,冰冷说,:
  “你现在去财务室,找凡会计结工资走人,别让我发脾气说废话,,,,,
  我上下打量邢睿一翻,如果不是那张脸,我还真不敢去认她。
  她穿着一见亮皮紧身外套,胸部挺的直直的,中短发遮着半张脸,那发型有些象沙宣洗发水的广告模特,显然她精心打扮过,淡淡的粉底把整张脸掩盖的,看不出一点暇疵,白里透红水灵灵地,仿佛用手一捏,就能挤出水似的。
  也许昏暗的光线下,她那张勾人的脸,有棱有角的看起来让人春心荡漾。那是我第一次见邢睿,打扮的如此妖艳,心里有股说不出来的别扭。
  我点燃一根烟,用一种嘲笑口气说:
  “我说,邢睿你晚上打扮酒托似的,等着相亲吗?
  你这涂料抹的够厚啊!都tmd反光了,看你嘴上的唇油跟吃死小孩似的,真丑,,,,
  邢睿白了我一眼,反唇相讥说:
  “我丑,你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,自己什么样子。
  我说,你是不是先吃萝卜淡操心,你管好你自己吧!
  你不在家好好陪你的,泪点低得林黛玉,管我?你配吗?你是我什么人,去
  ,,,去,,一边凉快去。
  我一时间被邢睿呛的,竟不知该说些什么。
  邢睿得意的望着我,对房辰说:“房老板给我来杯,今夜不回家。
  房辰似笑非笑扫了我们一看,转身离开。
  我见房辰一走,拽着邢睿:
  “你怎么来这地方?
  邢睿盯着我的手:
  “男女授受不亲,你注意点,我可不是你的未婚妻,我怎么不能来了?
  我盯着邢睿的红艳艳的嘴唇说:
  “别开玩笑了,你配合执行鹰隼计划的事,曹局和你说了?
  邢睿抱着双肩笑盈盈地说:
  “当然了,今天是我来的第七天,你不是把的电话拉黑了吗?
  打电话总在正在通话中,我不来这找你,还能去你家吗?
  我听出的邢睿说话的口气,明显带着气,也不好在说什么,我心想,原来曹局在七天之前就和邢睿说了,让她执行鹰隼计划。
  房辰这时端着两杯酒过来。
  我望着他酒盘里,一杯红色的,一杯蓝色的酒说:
  “看着这两杯酒,我就想起第一次见你的情景,我记的当时,你是穿着一件白色的西服吧!
  你给我的感觉就象,一个跋扈的富二代,象一个英伦风格的大少爷。
  现在看你,简直就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地痞。
  房辰扑哧笑了起来说:
  “原来我在你心里,以前是那么高尚啊!我变成地痞,不都是你们带的吗?
  邢睿接过话说:
  “房辰,我可跟你说,韩冰这人你小心点,你跟着他学不了好,只能堕落。邢睿话刚落音,我怎么感觉,邢睿和房辰不象是刚认识。
  据我对邢睿的了解,邢睿这女孩骨子里高傲,她是那种轻易不跟陌生人说话的人,刚才我打趣房辰的时候。
  她竟然主动的接房辰说的话,这显然不符合邢睿的个性,难道邢睿和房辰好上了,这更不可能。
  在说,上次邢睿在被雨龙抓住,房辰又不是不知道,我和邢睿在车上的事,房辰不可能那么没眼色。
  而且邢睿和房辰在以前基本上,没说过话,除了上次,雨龙把我和房辰带走,邢睿跟踪他被发现,她和房辰才只有一面之缘。
  今天姓睿竟然直呼房辰的名字,按理说,邢睿是干刑侦的,她不可能那么粗心,犯这种很低级的错误,这不是无形之中告诉房辰,其实她一直知道房辰的身份。
  想到这我脑子全tmd乱了,我抓起那杯红色酒杯,猛灌了一杯,我操,那酒入口,跟火烧似的,真tmd烈,要不是我酒量不错,我非把酒喷出来不可。
  我硬着头皮吞了下去,房辰看着硬撑的表情,笑着拍着我的肩膀说:
  “我里个去,这酒是战斗民族的,65度红色火炎,是一小口一小口的品,不是一口闷,哈哈!,,,,你真是土老逼,,,,
  我伸长脖子,咽了一口口水,一只手扶着房辰说:
  “我怎么感觉,你tmd在转啊?你能不能别转了,我眼都花了!
  刚说话话,眼前一黑不醒人事了。
  等我醒来的时候,已经是第二天。
  明媚的阳光柔和的打在我的脸上,暖暖的。
  我坐起身,拍了拍脑门,头疼的跟爆炸的似的。
  我走下床,突然意识到自己穿着一条小裤衩,愣了半天却怎么也想不起来,昨天是怎么回来的。
  我环绕卧室四周,整个房间简单而整洁,从卧室的摆设看,不想是女人的房间,我一颗悬着的心,放了下去。
  正在这时,门外传来呼呼啦啦的麻将声。我揉着脑袋问自己,这是在哪?
  刚出了卧室,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。
  房辰,邢睿,郭浩,玉田,正在打麻将。
  富强,正抱着一大桶爆米花,躺在沙发上看电视。
  富贵坐在邢睿旁边,看他们打麻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