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二百四十一章 计划有变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曹局长脸色发黑地盯着我,他象一个耍猴的老师傅,欣赏着我可劲的表演。?
  随后他用钥匙环上,悬挂的耳挖子,一边掏着耳朵,一边享受的说,说:www!c66c%com
  “行,既然你小子不愿意干了,我也不勉强你,这样吧!你先回去,我一会给邢睿打个电话,安排她换你上,明天你们见一面,把你知道的,都告诉她,交接一下。
  我没有想到曹局会让邢睿上,愣了半天,没反应过来,我一时没把持住,冷不丁地问:
  “这,,,j
  上邢睿上,不是找死吗?上次就是雨龙用刀子捅的邢睿,他知道邢睿是警察,你这不是,此地无银子三百两,明显的让邢睿去送死吗?
  曹局长斜眼瞅了我一眼,有些反感地说:
  “是我是局长,还是你是局长,你都tmd都当甩手掌柜了,你问这么多干什么,你回去吧!该干什么该什么去!我这还有事,恕不远送。
  我冷冷地盯着,曹局长那张面无表情的脸,此时我恨不的,抽他一大嘴巴子,这不是明显拿邢睿刺激我吗?
  他明知在我内心深处,是对邢睿父亲,邢所长是亏欠的,还故意轻描淡写的让邢睿扮演卧底的角色。
  这步棋曹局走的太精明,他把我算计的骨子里去了,我现在就象他手里的玩偶任他摆布。
  想到这,我目光仇恶地盯着他,却说不出一句反驳他的话。我愣的有一分多钟,如履薄冰地走到门口说:
  “那好吧!既然你把邢睿派上去,就让邢睿上吧!
  反正邢睿是你的干闺女。我无所谓,我说完这话,心已经提到嗓子都,我用余光扫了曹局长一眼,见他还是没反应。
  那一刻我清楚的知道,在心态上,我压根就不是曹句的对手。我还是过不了自己感情那一关,这场博弈,我输的是体无完肤。
  我龇着牙。对着曹局张竖了一个大拇指说:
  “你简直就是一个暴君,你连点感情都没有。
  我想清楚了,这次任务,我比邢睿了解的东西多。有些事我轻车熟路。安排邢睿的话,她要从新,摸清楚各股势力的关系,还是由我来吧!
  曹局长眼皮一耷拉,眼眯成了一条缝,笑着说:
  “这不就行了,你还跟我整这么多的道道子,老子在战场上杀人的时候。你小子还没出生呢,你小子一翘屁股。老子就知道你拉什么屎,跟我摆谱,你还嫩了点。
  韩冰我现在明确告诉你,邢睿这次任务她必须上。
  我脱口而出的问:
  “什么,邢睿必须上,你什么意思?你不是不知道,这雨龙明知道邢睿的身份,上次他已经明确警告邢睿,这到底什么意思?
  曹局长不动声色的说:
  “不如虎穴焉得虎子,我知道雨龙,他们知道邢睿是警察,但是我们
  就要反其道而行,这是市局,王局长钦定的,具体步骤实施的计划都在这。
  曹局说完,递给我一张用a4纸打印的文件。
  我看过上面的内容惊的是目瞪口呆。
  我愤然把文件摔在曹局的桌子吼:
  “这tmd,是哪个龟孙子想出来,这j
  是缺德!是个正常人,谁tmd能干出来这事?我操tmd的。
  曹局冷冷地说:
  “缺德,那你告诉什么是不缺德?
  那群悍匪杀了我们这么多人,他们就不缺德是吗?
  他们现在逍遥法外,时时刻刻危害民众的安全,就不缺德吗?
  凡事已大局为重,我只是一个小小的执行者。有些东西,我们无能无力,上面的决策岂是,尔等能明白的。
  曹局长说着,把那张文件点燃,他望着燃烧的火焰,惆怅地说:
  “从邢睿穿着警服那一天,她就应该清楚自己的使命。
  她对着国徽宣誓的时候,她就应该明白,自己会有那么一天,随时牺牲自己的情感报效国家,为了阳北市,1000多万居民的安危,她会想明白。
  我没有资格去要求你去做些什么,但是我希望你能明白,作为一个公民有责任和义务,有必要牺牲自己的一些利益,我相信人民会记住你。
  我愤然吼:“别给我整这点子没有用的,我不吃你那一道,我韩冰是个粗人,没有你们那么阴险,去tmd狗屁,责任和义务,曹局,你抹着自己第二个抠门,这事如果换成你自己的儿子,和闺女,你会怎么想?
  曹局长,目光炯炯地盯着墙上的国徽沉默了。
  我望着曹局长,那张伤感的脸,我知道这个铁打的男人,也是无奈之举。
  我失魂落魄的站起身,出了办公室。
  吴广义一直站门口,见我出来,拍了拍我的肩膀说:
  “有很多东西,是我们无法掌控的,别想那么多,你也别怪曹局,他也实属无奈,毕竟一号大老板拍板的的事,他只能执行,等完成这次任务,我会向你父母解释这一切的,回复你的名誉。
  我低头抿着嘴,抬头望着乳白色的墙壁说:
  “吴队别说了,我自己无所谓,但是我这样会伤害两个女人,一个是邢睿,一个是我未婚妻,你知道吗?
  我刚刚有了孩子,我也是一个即将做父亲的人,我怎么去面对,我那没有父母的妻子,你能明白吗?
  吴广义愣了半天问:
  “陈妮娜怀孕了?
  我没有回话,径直下了楼。
  那一天,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去的,我一个人从阳北分局,走了到家。整整花了2个多小时,吸了一包烟。
  我拖着沉重的身体,进了卫生间。穿着衣服站在淋浴口,哭的一塌糊涂。
  我知道欠别人总归要还。还好陈妮娜和丁玲没在家,去选结婚穿的衣服。
  因为我和陈妮娜结婚庆典,还有不到25天的时间,我无法向陈妮娜张口说我们推迟婚礼。
  因为我实在,找不到推迟婚礼的理由。
  陈妮娜是一个敏感而脆弱的女人,我如果向她说推迟婚礼。她一定认为我在找理由不想要她,我该怎么办,我不知道。
  那天陈妮娜和丁玲回来的很晚。带了我最爱吃的老西安肉夹馍,我能看出来陈妮娜很开心,一晚上说个不停,无非是哪一家的衣服好看。但是太贵什么的。
  我一句也没有听进去。我满脑子都在思考,该怎么和陈妮娜谈推迟婚礼的事。
  陈妮娜见我不说话说:
  “哥,你今天怎么了?一句话也不说,出了什么事吗?
  我的心咯噔一下,笑着说:
  “没,,,没有啊!妮子。你怎么这么问。
  陈妮娜盯着我的方向瞅了半天,说:
  “哥。感觉你今天怪怪的,我新做了一个发型,你都没看出来吗?
  陈妮娜说着说着,竟有些委屈。
  我这才注意,陈妮娜的发型,由长顺变烫成了大波浪。
  我故意打了一个哈欠说:
  “昨天值班,熬了一夜,太累了,你发型不错,看着挺成熟的象变了一个人似的,哈哈,这人张的漂亮怎么变都好看。
  陈妮娜摸着沙发扶手过去,按着我的肩膀说:
  “哥,我知道你最近辛苦了,你为了妮子拼命工作,而妮子呢?永远象个张不大的小丫头,整天缠着你,哥,,舒服吗?以后你每次下班妮子,都给按摩,,,好吗?
  听完陈妮娜的话,我的泪珠在眼眶地打转,我一只手按着她的手,说:
  “谢谢老婆,,,,对了,妮子,我记的你家红花路的租的房子,没有退的吧!明天我们一起去把,你那租的房子退了吧!
  陈妮娜笑着说:
  “退不退都行,那房子是一年付一次房租,我妈活着的时候,刚过年就把房租交了,那老板娘可抠了,就算明天去退,她也不会把剩余的房租退还给我们。
  我冷不丁的说:
  “妮子,我和你商量个事!
  昨天我在值班的时候,我听人家说,这家中的长辈去世不到百天,儿女如果婚嫁的话,不吉利。
  我想和你商量一下,我们能不能先把结婚证打了,等过了咱妈百天后,我们在举行仪式行吗,我感觉,这咱妈还没有过百天,咱俩就结婚,是不是有点不合适呀?
  陈妮娜按我肩膀的手,猛然间僵住了,她沉默许久说:
  “哥,你真是这么想的吗?
  陈妮娜这话问的,我有些不明白她是什么意思,因为是我坐在沙发上,她站在我身后,我看不清楚她的表情,更无法判断她是意思。
  我不由的紧张起来。
  我笑着说:“这事我也是一时说说,没事,要不咱就五一结婚?
  陈妮娜说:“哥,我明白你的意思,不就是推迟婚礼吗?没事,你不用不好意思。
  陈妮娜说完,扶着墙壁回来卧室,,,,砰,,,,的一声把卧室门关上。
  我急忙站起来追了过去,拧了老半天拧不开,很显然卧室的门被反锁了。
  我在门口喊了半天,陈妮娜就是一句话不说,也不开门。
  我长出一口气,我知道,陈妮娜又闹情绪了。
  我一直不停的拍门,丁玲站在房门口瞅着我说:
  “哥,你们这是怎么了,这刚才不是还好好的吗?
  我懒得和丁玲解释什么便说:
  “你看好你嫂子,我出去走走。
  我说话便出了家门,丁玲在我身后说什么,我也没有听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