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二百四十章 五一结婚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王飞翔忍不出大笑起来说:
  “我操,你小子还真生猛,这什么安全措施都不做,这妮子不怀孕才怪。这事,你还是和你妈说说,如果真怀孕了,就得先把婚事办了,要不然等孩子出生,入户口,孩子半医疗保险,什么都费劲。
  我说你小子也是成年人了,这事能不懂吗?你也别藏着掖着,和妮子把婚事办喽。这妮子一个女孩,未婚先孕,你家也是咱殡仪馆的老门老户,这事如果传出去,吐沫星子非把你们淹死。soudu@org
  王飞翔说的我心里七上八下的。
  我哪里还有心情在学开车,找了个理由就往家里跑。
  王飞翔望着我远去的背景喊:
  “我等着喝你的喜酒啊!
  随后我头也不会地拦了一辆中巴车回了家。
  在小区门口药店,我买了两个验孕棒,看了一路子说说明书,一进门便让陈妮娜去卫生间检验。
  当看见两次都是两道杠的时候,我的脸都绿了,那一刻我似乎还没有做好当父亲的准备。
  陈妮娜一脸紧张地问:
  “哥,验出来了吗?
  我愣了好一会说:
  “妮子,我要当爸爸了。
  陈妮娜表情惊讶地望着我,捂着肚子说:“哥,你是说我怀着了我们的孩子?
  我搂着她说:
  “是啊!难道你不想吗?
  陈妮娜把头紧紧贴在我的胸前说:
  “我当然想了,只不过我们还没有结婚。这孩子不能没名分!
  我笑着说:
  “结婚还不简单,本来说好了,新房装修好。我们就把婚事办了,这不正赶上,你母亲的事吗?这样吧!我先给我妈打个电话,让她准备一下。
  陈妮娜有些凄凉地说:
  “要不然这个孩子,我们先不要了吧!毕竟我母亲百天还没过。
  我有些生气地说:
  “妮子,你说什么呢?现在是什么年代了,咱没有那么多道道子。什么百天守孝,这孩子毕竟是我们的亲骨肉,你敢流掉试试看。
  陈妮娜吓的竟不敢看我。她缓缓的低下头,一副受气的样子,那表情楚楚可怜。
  其实,我知道陈妮娜自从母亲去世后。心态一直不稳当。
  她变的敏感而脆弱。她每天习惯抱着我入睡。
  这样她才会觉的安心,我知道她母亲的死,对她打击太打。
  她害怕失去我,她唯一的爱人。
  但是很明显她的这种想法明显是多余的,我不可能抛弃她,更不可能伤害她。
  陈妮娜在母亲刚过世的那些天,经常夜里做噩梦,我除了值班。几乎不敢出门。
  房辰,郭浩。玉田知道陈妮娜的事,也不好意思说什么,我们家成了,我们商议大事的联络点。
  我原以为陈妮娜,只是暂时的依赖我,过了悲痛期,就会象以前一样,但是我错了。
  在这短暂的一个月内,陈妮娜变的敏感而多疑,她甚至在我洗澡的时候,偷偷翻我电话,查看我的短信,偷听我们在几个的谈话。
  这些都是丁玲私下告诉我的,或许因为邢睿的事,她一直无法给自己一个安定心态。
  她的对我爱,仿佛象一个枷锁,锁的我不能呼吸。
  而我为了不伤害她,熟视无睹的看着这一切,我把所有的过错归根在我自己身上。
  我把邢睿,和万心伊的电话删除,每天回家之前象特工似的,把手机的来电记录全部查看一边,把陌生电话统统删除。
  我真的怕陈妮娜,看到陌生号码会乱想。
  那整整一个月,我过的生不如死,不是身体上的累,而是心灵上的累。
  我每说一句话,都变的小心翼翼,生怕自己一句无心的话,就会引起连锁反应,引来无必要的争吵。
  然后陈妮娜意识到,自己是无理取闹,哭着说对不起,向我道歉,跪在地上求我原谅她。
  其实我tmd,压根就不会抛弃她,更不想去伤害她,我同样也会跪在地上去安慰她。
  因为望着跪在地上的陈妮娜,我的心会象被刀子凌迟一样疼,我们两个象拜天地似的,相互下跪,彼此抱着对方,随后疯狂的滚床单。
  每一次争吵,滚床单后,我们的感情仿佛又得到一次升华,那种感觉很奇妙,我们似乎好的不能在好了,然而就是这种病态,让我身心疲惫。
  但是好日子过不了几天,仿佛又回到了起点,无休止的争吵,解释,滚床单,和好,陈妮娜向我道歉,我原谅她就这样无限循环。
  陈妮娜
  似乎意识到自己问题,但是她无法给自己安全感。
  她象一个在大海上落水者,抱着一块木板,恐惧的望着漆黑的海面,仿佛下一秒钟,一个巨浪打来,她就会淹死似的,当一艘船向她伸出援手的时候。
  她却惧怕船上的人会加害她似的,拒绝别人对她施救。
  她把自己,封闭在一个黑屋子里,只按自己的想法走,却从不考虑,别人,,,,,,,我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!
  难道就为了一个婚礼仪式吗?
  当我给父母打电话告诉,他们陈妮娜怀孕的消息后,我母亲乐得嘴都何不拢。
  我们定在五一结婚,陈妮娜知道这个消息后,很开心,从那以后她象变了一人似的,仿佛又变成了我刚认识她的时候,那样贤惠懂事。
  我清楚的意识到,一个婚礼的仪式对陈妮娜太重要了。
  她需要的是这个仪式,向所有人证明,她是我的合法妻子,当我想明白后,那一刻我象卸了一个思想包袱似的,原来一个合法的身份对一个女人竟然是那么的重要。
  这是我这个刚满20的男人,不明白的,那一刻我似的明白了许多事。
  转眼间进入了,四月份,天气渐渐的热起来.
  曹局长找了我几次,说了一些不痛不痒的话,先是绕圈子,问我一些最近的过的怎么样,一些不着边际的话,我也一直和他绕,自从那次我们在殡仪馆吵架后,我和曹局长的之间的距离显然疏远了。
  其实我心里知道他,现在压力大,那些枪手到现在一点头绪也没有,显然侦查陷入了僵局.
  我这个唯一能放出去的鹰隼,却因为自己的事,把他整个全部计划抛在脑后.
  这些都是我从吴广义嘴里知道,吴广义在刑警队干了那么多年,他知道保密条例,我又不是傻子.
  我当然能猜到,是曹局长让吴广义告诉我的,既然你曹局长跟我打马虎眼,反正我又不急,咱们就凉着呗.
  在说你又不发给我一毛钱的工资,我高兴帮你,不高兴你说的话对来说,就是放屁。
  曹局长翘着二郎腿,把烟头使劲按灭在烟灰缸里,斜眼瞟着我说:“,
  你也在这坐了一个多小时,就是看我浴缸里的金鱼吗?
  如果你喜欢,你找人把金鱼都捞走。
  我笑眯眯地瞅了他一眼说:
  “我这人,自己都养不活了,哪有功夫养它们,这几条鱼,到我家里不出一天,我饿极了全部将它们炖汤了喝,嘿嘿。
  曹局长笑了笑说:
  “言归正传,韩冰同志,最近咋了,开始当宅男了,整天两点一线,不是殡仪馆,就是家,看样子家里有娇妻,连门都不出了。
  我点燃一根烟塞进嘴里说:
  “呵呵,曹局这你动知道,你堂堂一个局长,挺关系我的私生活啊!连我这种殡仪馆的临时工,你都给我挂上外线了,你们这是不是闲的。
  这外面的小偷那多,你们不去抓,还有功夫盯我哨,哎!你们真是拿纳税人的钱,不干正事。你们对的起人民,对不起政府吗?
  曹局长蹭的站了起来,一巴掌拍在桌上上吼:“你这瘪犊子少给老子上纲上线,你说啥呢?你娘的,这些天没见你,你长能耐了是不是,油嘴滑舌。
  老子告诉你,你少跟我在这扯淡。
  我一听曹局长发火了,嘿嘿的笑了起来。
  我这人就是贱脾气,见曹局长和我客气的说话,我听着不习惯,见他发脾气骂娘,我才觉的我们是谈正事。
  我笑着说:
  “这不就对了,你也知道我在扯淡,那你继续跟我打官腔啊!怎么这么快就露出本性了,你可劲的装,刚才不是叫我韩冰同志吗?这会咋就叫我瘪犊子了,哈哈!
  曹局长笑着摇了摇头说:
  “你这小子,阴着呢?呵呵,我这也是前几天去省厅做汇报,你又不是不知道,我这人说话一激动,嘴里不干不净的,就因为我这个毛病,被王局长骂了个狗血喷头,还让我写个5000字的吧保证书,哎,,,,
  我现在是火烧眉毛了,你小子还跟无事的大姑娘似的,你脑子到底是怎么想的,你给老子一句准话,行,就,行,不行我不勉强你,我把你撤下来,换别人上。
  曹局长说完这话,不露声色的盯着我的反应。
  我伸了伸懒腰说:“行,最近家里的事太多,我也是力不从心,就按你说的办吧!将我撤下来吧!
  曹局,你放心,我保证每个月按时去大骨堆派出所报到,做一个良好市民,以后绝对不给你们找麻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