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二百三十六章 威胁金二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我问:“玉田,你说话方便吗?
  电话那头正由吵闹变的安静。\www@ttzw@com
  www..Com
  玉田说:“冰冰,方便,我现在出了包间,走往洗手间走,雨龙刚走,除了勇子和麻三,房氏集团的高层都在。
  我笑着弹了弹烟灰说:
  “勇子,和麻三能去才怪了,哦,对了,你刚才说雨龙刚走,他对你有没有起疑心。
  玉田恨恨地说:
  “起他麻痹的疑心,可能警察找他问笔录了,他娘的x刚才一直威胁我,让我回去把佳佳的事压一下。让我以后好好跟着他,说什么不会亏待我。
  我玉田是傻逼吗?自己孩子都没了,我能就这样算了。我tmd是条狗吗?招之者来,挥之者去。
  我见玉田越说越激动,便安慰似的地说:
  “别急,这个仇咱早晚会报的,以后有的是机会,你小子嘴里可要有把门的,人多嘴杂的事说话注意些,隔墙有耳,克制下有事往心里咽。成大事者不拘小节。
  玉田显然喝多了,开始在电话里哭说,一些和未婚妻秦佳佳,从相识到订婚的点点滴滴,在电话里哭的是一塌糊涂。
  我耐着性子,听完一个醉酒男人肺腑之言,心里有些不是滋味。
  就在我打电话的这半个小时内,包厢里来了一批又一批的女技师。
  但是均被富贵委婉拒绝。
  富贵显然听出,我和我玉田的通话的意思。我也没有瞒他,又把玉田的事和他叙述一遍。
  他有些不好意思挠了挠头皮,想了老半天。有些不放心的问:
  “如果玉田跟你玩反间计呢?这狗改不了吃屎,如果他再一次出卖你,怎么办?
  我笑了起来说:
  “疑人不用,用人不疑。
  我从小和玉田打到大,玉田是一个欺软怕硬的主,和他爹一个德行,其实心眼不坏。就是喜欢占小便宜,但是遇见原则性问题,这小子是拿命磕的主。
  富贵撇了撇嘴。就他那賥样,还敢还拿命磕?
  我见富贵不信,笑着说:
  “我和你说一件事,你就明白了。
  我记得小时候。玉田父亲刚当上殡仪馆的馆长没几年。
  他父亲抠门小气。平时不为人,我听我妈说那时候,整个殡仪馆的人,都看不起他父亲。
  整个殡仪馆大院的小孩,因为玉田父亲的原因都没人跟他玩。
  有一回,他父亲可能得罪人了,他家的自行车锁,被人涂了502胶。
  他父亲在大院楼下骂了一个上午。那时候我们经常在沙场玩。
  玉田那干瘦得身材,因为他父亲的原因。大院里的大孩子老是欺负他。
  那时候他整天被人家欺负,连个屁都不敢放。
  有一回在沙厂,一群比他大的孩子,骂他父亲是抠逼龟孙子。
  他当时就急眼了,跟吃错药是的,跟一群比他大的孩子打架。
  当时玉田跟变了一个人的似的,死抓住那个骂他父亲的人,被一群孩子打围在中间打,玉田硬是不松手。
  满脸是血硬是一句软话也没说,你也知道小时候打架,都是你推我一下,我推你一下。
  当时见血后,那群孩子都吓傻了,本想让玉田说句软话,就算了。
  但是玉田硬是一句软话都不说,任被打死也不松开那人骂他父亲的男孩。
  其实每个人都一个软肋,就象有些人吃,有些人喜欢喝,有人喜欢权利,有些人喜欢女人一样。
  一旦抓住这个软肋,你就能把一个人吃透,所以今天玉田和我交底,也是因为雨龙触碰了那这根软肋。
  人都是感情动物,难免情绪化。
  今天我让富强打你,面上是打你,里子是打我自己脸,摆出一个姿态,让玉田无话可说。
  有些事不能光看表面,我之所有和你说这么多,并不是和你去解释什么,我只想让你明白我的心法。
  富贵象看怪物似的看着我,缓缓地说:
  “你真的是我认识的韩大少吗?
  我笑着说:“你娘西皮,别恭维老子,其实今天把话说开了,我索性告诉你。我准备在大骨堆安康路段大干一场。
  我会已大骨堆为中心点,对外无限放射,象滚雪球一样发展自己的实力一步一步的做大做强。
  富贵猛的从床上坐了起来迫切地说:
  “冰冰,我等就是你的这句话。
  我有些迷惑地望着他。
  富贵兴奋地说:“哈哈,我就说没有看错你。你还记得我第一次见你的情景吗?
  我想了想说:
  “我记的,当时你tmd穿着一身卖保险的劣质西服,在阳北车站哭的闷闷叫,跟搞传销的差不多。
  富贵刷了一下脸红了,摸着脑袋笑着说:
  “嘿嘿,别挖苦我,你当时剃着个大光头,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。
  我当时还有些怕你,但是在专线车上,我彻底被你的善良征服了。
  你当时给那妇女和小女孩出头,那时候我就觉的你是一个异类,脑子有些傻逼逼的,后来你找万心伊制服二豹却没有报复他,还替二豹求情,这一点真是难能可贵。
  当你又逼着二豹和那妇女和好,让二豹把自己所有的钱,给那妇女给小孩看病。
  那一刻我感觉你的心象这个世界上,唯一没有被濡染的净土。
  我当时就打定主意,就想粘着你,当时我就找了一个理由,问你借钱,其实如果你当时真的给我钱,我也不会回家,我还是一样会跟着你,嘿嘿。
  我那时候就打定主意跟着你。你虽然看起来不象好人,但是你竟为了一个不认识的妇女出头,还给那妇女钱让她给自己孩子看病。
  在现在这个社会。象你这种人真的太少,还有你虽然没有钱,但是不食嗟来之食,你身上的那股子硬气,真的让我佩服。
  刚开始跟着你回来的时候,我感觉你象,茅房里的石头又丑又硬。做事没脑子爱冲动,总是一副很牛逼的样子不服气任何人。
  我当时还有动了离开你的想法,嘿嘿。直到现在我才彻底的看清楚你。
  其实你善于伪装,把任何事都藏在心里,能屈能伸,。。,
  富贵恭维的话,我实在听不下了,我感觉脸上有些发热,摆了摆手说:
  “好了,别tmd夸我了,我都不好意思了,其实我没你说的那么好。嘿嘿,不过我喜欢听你说大实话。哈哈!
  富贵吐了吐舌头说:
  “你小子啊!对了,你下次有事先给我使个眼色,你看我这脸挨的,现在一摸就疼。说说,这事具体步骤咋运作,我能帮你什么。
  我突然看见房门下面的暗影突然一亮,便估计笑着说:
  “我准备干金二,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,我准备拿他开刀灭了他,在大骨堆称王。
  富贵一副莫名的表情说:“金二家人不是去医院道歉了吗?你不是当着人家妈的面原谅人家了吗?这,,,,,合适吗?
  我指了指房门下,富贵猛的一惊,见我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,站起身颠着脚,小心翼翼的跳下床,走到房门口猛然间拉开门。
  金二正贴竖着耳朵站在门口偷听,他显然没有想到富贵会猛然间拉开门。
  我冷笑地说:
  “呦,这不是金老板吗?,没有想到你咋好这一口呀!难道你平时就喜欢听这炮房,别人打炮吗?偷听别人打炮啥感觉?
  金二僵硬的面部肌肉,不自然的抖动了几下,把身体的重心支在拐杖上说:
  “韩冰,看你说的!我这不是刚路过吗?最近警察查得严,我就在这巡视,看有没有人干违法缺德的事,别被警察抓个正着。
  我说:“既然碰见了,进来聊几句。
  金二一脸不自然的表情说:
  “算了谢谢你的好意,我还有事,改天在聊,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。
  金二说完要走。
  富贵一手搂在他的肩膀上说:
  “我们冰哥,都发话了,别叫我为难好吗?聊几句。
  金二见富贵来硬的,揉了揉光头,一颠一颠的走了进来。
  我毫不避嫌的说:
  “金二刚才的话,你都听见了吧!我准备吃掉你。
  金二显然没有想到,我会说的那么直接,一点弯子都不跟他不绕,话说的简单直白。
  他盯了我好一会说,意境地:
  “韩冰,有这个必要吗?这杀人不过头点地,我老母亲和妻子也去医院道歉了,该说的都说了,你还想怎么样,我这老婆孩子一大家子,你就是在牛逼,也不能断了我的活路吧!
  这人活一张嘴,你要面子我给你,但是你想断我活路,我金二也不是吃素的。
  我笑着用一副强硬的口气说:
  “呵呵,既然咱把话说到这份上了,也没什么好说的。一个星期以后,我韩冰正式动手,金二那你以后要小心了,别怪我没提醒你。
  金二脸色有些发黑,你,,,,,,他话没说出口,转身就走,走到门口又拐了回来说:
  “韩冰,事别做绝了,难道你在医院里说的话,都是放屁吗?有事咱可以谈,没必要闹的你死我活。
  我把烟蒂在烟灰缸里使劲按灭说:
  “既然想谈,那就把你谈的诚意拿不出。
  金二想了想说:“我把沙土车的货车过路费让你。
  我笑着盯着金二闷不出声,我就一直笑眯眯地盯着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