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二百二十七章 那倒霉的女孩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蔡大爷见刘馆长一走,骂咧咧的嘟囔说:
  “这个黑心铁公鸡,真他娘的抠门,一个堂堂的殡仪馆的馆长,就tmd随五十块前的份子钱,可是人养了,哎!真不要脸皮。点说www@ttzw@com
  3W.23W
  我听老蔡骂娘有些想笑便说:
  “铁公鸡能出线,已经很不错了,谁叫人家是馆长呢?
  蔡大爷摇了摇头,走过来小声在我耳边说:
  “刚才飞翔都和我说了,你朋友在值班室呢!时间不早了,你快去吧!房天遗体在一号吊念大厅,你一会带朋友把遗体推出来,他们来的人多,你们注意点别闹出什么乱子。
  我嗯一声便推开值班室的门。
  辰见我进来,站起身笑着说:“我穿这一身,你能认出我吗?
  我从上到下打量他一翻说:
  “你包裹的严丝合缝,跟手术室的医生差不多。如果雨龙有狗的鼻子那就能认出来你,对了,把你的皮鞋换一换,这黑铮亮的皮鞋太刺眼。
  我说着将衣柜上,王飞翔那双劣质皮鞋递给他。
  房辰瞅了老半天说:“这鞋放多久了,你看这一层灰脏成这个吊样子,能穿吗?
  我顿时有些火说:“都tmd的什么时候了,你还注意这,房辰我和你说清楚,一会进去克制一下情绪,你别连累我不要紧,可连累五组的其他人。
  我一个临时工被开除无所谓,你敢连累五组的人我tmd跟你没玩。
  房辰一屁股坐在椅子上。接我手中鞋扭扭捏捏擦了半天说:
  “我知道,你小子激动个啥?我不就是发发牢骚吗!看你tmd紧张的。
  正在这时候,王飞翔推开门。扫了我们一眼说:
  “你们还磨蹭什么!一会追悼会就开始了,千万记住别整事。
  王飞翔说完便出了值班室。
  等房辰换好鞋子后瞅着我问:
  “你就穿着这孝服去吗?
  我白了他一眼说:
  “我的衣服都你身上,我是偷偷跑出的,一会还要回灵堂守孝,别墨迹了走吧!
  房辰把口罩往脸上盖了盖,便跟着我出了值班室。
  房辰跟着我,顺着走廊向一号吊念大厅走。
  也许房辰是第一次来殡仪馆后区。显得有些紧张,他一路上一直拽着我的胳膊,连敢看旁边停放的遗体都不敢。
  我甩了甩他的手说:
  “有点出息行吗?你还能怕他们站起来。咬你不成。
  房辰瞪着火红眼珠反驳说:
  “怪不得你小子心态那么好,原来是在殡仪馆上班练出来的,我这不是头一次吗?我心里反膈应,你在损我。你信不信老子现在把口罩摘掉了。
  我望着他紧张的样子。忍不住嘿嘿了笑出了声。
  一号追悼大厅,是阳北市殡仪馆最大的吊念大厅,它不仅大气上档次,而起装修奢华尊贵。
  一号吊念大厅,一般很少有人用,除非是阳北市有头有脸的人物和有钱有权得贵胄之人才用的起,它是一座类似于歌剧院的大广场,半圆形建筑建构。风水的都知道。
  空旷的室内空间无内柱为旺气,一号追悼大厅就是采用这种建筑建构。
  整个大厅内有没有一根内柱支撑。完全采用框架式建筑风格,整个大厅有两个门,分南门和北门。
  南门是为正门,两扇府门似的仿古半圆大门。
  那两扇大门有四五米高,三四米宽,大门厚重夯实,上面镀了一层金黄色的油漆,看起来颇有皇家风范。
  而北门就不同了,它是我们殡仪馆内部员工出入的地方,是由一条狭长的走廊连接,北门无论度高度都不能和正门相比。
  他不仅窄小,而且看起来有些憋屈,只能容下一辆小推车的宽度,就我这一米180的个子,还要猫着腰过,这是典型虎头蛇尾好进难出。同样也象征着殡仪馆是生与死的临界点,进了此门也就意味着生命的终结,灵魂的起点。
  当我从后门进入一号追悼大厅时,搭眼望台下那么一瞅。
  我不由的怔住了,台阶下人头攒动,整个容纳上千人的大厅,快站满了。
  还有一些人,陆陆续续的从南门往里进,那感觉就象在电影院剧场。
  而我象屏幕里的人物似的,被上千人瞩目。
  那些人齐刷刷的把目光投了过来,一种无形的压迫里瞬间涌灌全身,我倒吸一口冷气,挺直腰板让自己看上去,别那么的底气不足,用余光扫了一眼身后的房辰。
  房辰显然也没有料到,会有这么的多人出席他父亲的葬礼。
  他本能的往后倒退几步,我一把抓住的他的手臂鼓励地说:
  “自然点,嗨不住气场,你以后还怎么干大事,,,,。
  我往台下望去,黑压压的一片,清一色黑西服,除了他们的脸每个人的装束都一样。
  我在台上搜寻一圈,却看见勇子那壮汉,吊儿郎当地正盯着我。
  他站在人群最前排,因为个子高身材壮实,特别的扎眼,我一眼便认出了他。
  随后我在他身边看见,雨龙,郭浩,麻三,玉田。
  雨龙穿着一件黑色长款修身西服,扎着一条宝蓝色的领带,梳着一个大奔头,他个子和勇子比起来,简直就是姚明和郭敬明的对比。
  显然雨龙也同样看见了我。
  雨龙嘴唇微微一撇,眼角上扬,脸皮把眼睛挤的成了一条缝,用右手对我做了一个开枪的手指。
  我勉强挤出一丝微笑在心里把他祖宗十八代问候了一遍。
  我站在台阶上,那台阶离大厅有一米多高。
  十几个窈窕女孩,身穿黑色碎花外套,一步裙下,两条直板的长腿裹着黑丝套装,双手敷在小腹上,面露微笑地站成一排拿着鲜花,源源不断的往房天的遗体周围布置鲜花。
  那些女孩,一看便知是殡仪馆接待处,售骨灰盒的礼仪小姐,我想她们一定是临时拉过来壮门脸的。
  房天躺在一台水晶馆里,他身穿一件灰色中山装,胸前盖着一件金色丝绸。
  他表情安详,整张脸被修饰的,看不出一丝青紫,那白里透红的皮肤看起来有些柔嫩。
  压根看不出,他脸上的老人斑,他象睡着似的,躺在水晶棺里。
  房辰步步沉重的走过去,站在旁边愣了几秒种。随后装着摆放花盆蹲在水晶棺旁边。
  我紧盯着房辰,见他情绪还算稳定,又把目光投向雨龙,死死地注意他的一举一动。
  不知为什么,我心里总是七上八下的,我生怕雨龙会看出猫腻,我感觉我手心里不停的出汗,全身的汗毛一根根的竖立起来。
  雨龙见我一直盯着他,径直走向大厅连接台阶的楼梯。
  他刚上到台阶上,一个身穿黑色职业套装的女孩员迎了上去。我感觉那女孩有些面熟,太怎么也想不起来她是谁。
  正当雨龙走过来时,那女孩面无表情的伸手拦住他,用标准的普通话说:
  “您好,先生,这里是后勤工作重点闲人免进,您不能上来,请您在台下吊念寄托哀思。你沉痛的心情我理解,请您你先下去好吗?
  雨龙笑眯眯的听完,无任何征兆扬起手掌,一巴掌打过在那女孩脸上。
  那啪的一声清脆的耳光声,瞬间在大厅里回响。
  整个吵闹的大厅变得鸦雀无声,所有人盯着雨龙,仿佛自己发出一丝声响,就会引起雨龙的不快似的吗,没人敢在说一句话。
  那女孩猛然间瘫坐在地上,捂着脸莺莺的哭了起来。
  雨龙抬起腿,一脚踹在那女孩肩膀上,将那女孩踹翻在地,阴冷地说:
  “我tmd是闲人吗?还工作重点闲人免进,我老子花了好几万,连个台阶都不能上,你tmd眼瞎装裤裆里了是吧!连我都敢拦,找抽,,
  紧着又是几脚,那女孩吓的哇哇的惨叫,捂着肚子倦成一团,整个黑色短裙上,沾的满了脚印。
  玉田惊的脸都变了色,他慌不择路地冲了上去,连滚带爬地跪在地上抱住雨龙的腿,把女孩挡在身后说:
  “大哥,大哥,,,,别打了,他是我女朋友,有身孕在身啊!大哥,你要打我,,,,,我求你了,,,大哥。玉田急得眼里唰唰的往下掉。
  雨龙一把扯着玉田的头,把他直直的拉起来吼:
  “你tmd算什么东西,别给自己找不自在,没你的事,滚一边去!
  玉田刚想说话,便被勇子勒着脖子从台阶上拽了下去。
  雨龙步步沉重的走到那女孩身边,那女孩睁着惊恐的眼珠,瑟瑟发抖地一只手抱着头,另一只手捂着肚子。
  雨龙居高临下地,揉着下巴恶毒地盯着她说:
  “知道我是谁吗?
  那女孩睁着惊恐的眼睛望着他,摇了摇头。
  雨龙脸色一变吼说:“我?你都不认识!看来我雨龙的名字在阳北市还不够响亮啊!
  雨龙话一说完,一脚踹在那女孩的脸上,那个女孩整个身体往后一扬昂,一头磕在摆放的音响上,那闷重的声音,听的我心惊肉跳。
  我没有一丝犹豫跨步冲了上去,挡住雨龙说:
  “龙哥,今天房爷出殡,见血不吉利,台下的兄弟都看着呢?你现在的身份是老大,对于这种没见过世面的小人物,你亲自动手有损你大哥的威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