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二百二十六章 又见麻三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我嘿嘿地笑了起来说:
  “我能整什么幺蛾子,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,在你们一亩三分地上,我能敢整幺蛾子吗?
  吴广义有些不放心的松开我说:soudu*org
  “你小子,最近情绪变化太快,一会暴躁,一会冷静的让人害怕,再这节骨眼上你可别给我们生事!
  我没回话便下了车,刚回到灵棚没几分钟,就看见富强提着一个水桶走过来。:
  他把水桶往灵棚们门口一放说:
  “冰哥,这是浆水,大娘让你看着。
  我走了过去往水桶一瞅,白糊糊面水一样的混合物。
  我对富强问:“我妈还说什么了吗?
  富强摇了摇头,我知道我就是问这厮,也问不出来一个所以然,索性回到灵棚里继续给我岳母烧纸。
  大约十几分钟,丁姥爷带着我母亲,丁玲走过来。
  丁姥爷瞅了一眼我和陈妮娜,用一副交代的口气和我们说:
  “一会人到齐了,富强和富贵抬着浆水,走前头
  丁姥爷扫了一眼所有人问:
  “富贵呢?
  我急忙说:“富贵,去殡仪馆上厕所去了。
  丁姥爷也没在意又说:“冰冰,和妮子,一会跟着浆水一直走到商业街十字路口,在十字路口中间,烧火纸跪拜,铃子你一会架着你嫂子。
  丁玲点了点头。
  说话间王飞翔和老蔡,田峰。老张,富贵走了过来。
  我把富贵拉到一边小声向他交代,送浆水的事。
  等我们回来后。
  丁姥爷便说:“飞翔。老蔡,老张,田峰,你们几个辛苦点,今天值班,冰冰就不去了,有什么时候你喊我。
  老蔡说:“没事。我们四个就够了,老丁你就别操心了,这离的近有事我们喊你就是了。
  随后丁姥爷开始招呼富贵富强回家抬桌子椅子。不一会陆陆续续来了很多我不怎么的人。
  那些人都是奔着丁姥爷来的,很明显他们一见丁姥爷就是握手打招呼。
  丁姥爷给我使了眼色,让我行跪拜大礼,我和陈妮娜逢人便往地上一跪叩头还礼。
  一个小时不到跪的腰酸背疼。
  随后四子带了十几个人下车走了过来。
  一个中年妇女手里提着一个箱子走过来。把箱子往灵棚边一房随手打开。里面放在一个跟喇叭似的,半弧形长管子,还有两个铜锣。
  那妇女吃的有些肥胖,圆脸脖子短粗,跟没有脖子似的,穿着一见橘黄色长风衣,一看就知道是那种嗓门大的女人。
  那女人拿起喇叭吹了一声,。,旯。,,,,,,我操,那声音真tmd响,是那种尖锐的穿透声,震的我猛地一个冷战。
  那女人得意的望着我说:
  “吹响要的就是这效果,不错吧!我能出来那女的和我丁姥爷私交不错。
  我违心的说:“不错,挺好的!
  丁姥爷见人来的差不躲了,吼了一嗓子:
  “大家都到齐了吧,给桂芝送浆水喽,,,,,,,,所有人齐刷刷的围了上来。
  那女人一见人都到齐了,对她身边的人说:
  “吹个拿手的雁落沙滩,干活了,走。
  随后那女人开始吹响,她旁边两个男的,一人拿一个铜锣,很有规律的配合吹响,那曲调还别说,真有种如泣如诉,忧怨凄哀的感觉,不知为什么我听着心里还真有些想哭的冲动。
  富贵,富强抬着那桶用白面搅拌的水,走在人群最前头,我和陈妮娜跟在他们俩身后。
  那群人依次跟着我们身后,大约走了几百米,到达商业街十字口。
  富贵显然以前干过这事,他轻车熟路地把浆水捅往地上一放,把扁担,握着手里。
  从王飞翔手里接过提火纸得篮子,把火纸在路中间摊开,用扁担沾着水桶里的浆水,围着摊开的火纸画了一圈,点燃火纸。
  丁铃小声对陈妮娜的说:
  “嫂子,你该跪下大哭了。
  显然陈妮娜没有经验,她一听丁玲这么一说,往地上一跪开始哇哇的大哭,所有人见陈妮娜下跪也就跟着下跪。
  富贵又手指捅了捅我,我一声也哭不出来。
  送浆水的几十人就陈妮娜一个人哭,那场景有些尴尬。
  随后我们便回到去了,当我们回到家属院门口时,四子不知道从哪弄了一个大保温桶,开始招呼大家吃早饭。
  吃过饭后,我母亲给富贵准备了一个黑色垮包,把他和老秦安排在灵棚东侧的一个桌子上收钱丧礼。
  随后陆陆续续的来人,我和陈妮娜是一个劲的跪在地上行礼。
  我眼睛一直瞄着殡仪馆大门,因为我看见了清一色,几十辆黑色小轿车依次规律从安康路排着整齐的队伍,往殡仪馆里开。
  我知道这规模一定是房氏集团的送葬队伍。
  我看汽车进完后,就捂着肚子装着一脸痛苦样,走到丁姥爷身边小声在他耳边说:
  “姥爷,我昨天夜里受凉闹肚,我去上个厕所。
  丁姥爷瞪了我一眼有些不高兴地说:
  “这都什么时候,正是上人的高峰期,你坚持一会你。
  我一副做作表情说:“姥爷,我真的憋不住了,一会就拉裤子上了。
  你就行行好吧!丁姥爷一面和别人打招呼一面说:“你不又不是婴儿,还等着我给你擦屁股吗?快去快回。
  丁姥爷把富强喊了过来说:“冰冰闹肚子,你小一辈的先替他行礼。
  富强傻乎乎地瞅了一眼,灵棚内陈妮娜旁边的丁铃。扑通跪在灵棚门口,那样子跟丁玲拜堂似的,和她面对面跪了一个迎面。
  丁姥爷捂着脑门。叹了一口气:“你看看这傻逼成什么样子了。
  走过去一脚踹在富强的屁股上:“跪里面去,铃子你看着他,这脑子
  ,,,
  我白了一眼丁姥爷说:
  “你这老头子,富强不是实在吗?你不是让他替我行礼。你有没说给谁行礼,你这人真是越老越倔。
  丁姥爷扫了一眼周围的人,见人多不好意思发作。气的一个劲的吸闷烟。
  我望着他那憋屈样,心里竟有一丝快慰。我一股烟的跑进殡仪馆,偷偷的溜进走廊,光回头注意后面有没有人跟踪我。
  却在进走廊的拐角时。和雨龙的手下。四大金刚之一麻三撞了一个满怀。
  麻三个子没我高,他的脸正好磕在我的肩膀上,他捂着脸开口便骂:
  “你tmd眼瞎啊!大清早的等着投胎,我操你,,,,。,。
  他一见是我,先是一愣,寒着脸,硬生生的把话咽了下去,变了一副嘴脸似的说:
  “呦,这不是韩大少啊!你咋来那么早,你这一身打扮,,,我都快认不出来你了。
  我把孝帽扶正,揉了揉肩膀说:
  “我tmd就在这上班,你说我咋来这么早,你瞎了狗眼是吧!
  我话说完,麻三身边几个彪悍围了上来,那样子想动手揍我。
  麻三瞪了他们一眼,一副挖苦的口气说:
  “你们想干什么,你们没看见,韩大少穿的是孝子贤孙的孝服吗?
  韩大少最近可是龙哥身边的大红人,刚投诚过来,你们眼张裤裆里了,韩大少你们也敢动手,去,闪一边。
  我不动声色的盯着麻三那张阴险的脸说:“你tmd知道就好,你不是雨龙的四大金刚吗?在阳西分局,那事老子还没有跟你算账呢?
  你tmd不要嚣张。
  麻三嘴角上扬,颠着腿一副小儿麻痹症的站姿,有些不服气地盯着我说:
  “呵呵,老子一直等着你,我就不信了,我跟龙哥那么多年,龙哥会为了一个两姓家奴,折自己手足。
  你tmd算什么!老子压根就看不起你,你以为你是谁?
  你不是就在武校练过几年散打吗?你牛逼个啥!要不是龙哥欣赏你,老子早就废了你。
  你以后一个人走夜路小心点,别tmd背后被人打黑棍,还不知道是谁打的。
  对了,我听说你父亲肋骨,被人家打断了,他是因为你的事吧!
  哎呦喂,你不是牛逼的哄哄的吗?有能耐你爹,别被人家把肋骨打断啊!
  我咬着牙,用手指戳了戳麻三的的右胳膊说:
  “你放心,我这人身体好,比较能扛挨。
  你的右胳膊的刀伤好了吧!现在忘了疼是吧!
  你放心,下次就不是胳膊上了,而是头上。
  我保证你tmd会跪直板求我的那一天,我发誓。我说些话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从牙缝里蹦出来的。
  麻三脸憋的通红,我推开他径直向走廊深处走去。
  那一刻我明显感觉胸口憋着冒火的怒气,我忍住了,因为我实在不想和这种小角色浪费时间。
  我刚走到走廊拐角,就看见刘馆长双手背在后面,一副领导的摸样,对老蔡说:
  “别忘了我刚才说的话,一会全部停炉,等一号追悼大厅开完,优先让房天入殓。
  蔡大爷一个劲的点头。
  刘馆长看我走过来问:“你小子咋来了?你不是守灵吗?咋来这干什么?
  我说:“我去值班室拿个东西就走。
  刘馆长笑着从兜里掏出一张五十元的人民币,递给我说:
  “你来的正好,我这馆长身份就不过去了,这钱,你拿着帮我随个份子,呵呵!我还有事先走了。
  刘馆长话一说完,就把钱往我兜里塞,急冲冲的向殡仪馆前区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