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二百二十五章 幺蛾子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我盯着房辰泛着蓝光的双眸说:
  “你小子,今天有些反常啊!什么事把你兴奋成这样。+www@ttzw@com
  房辰笑了笑说:
  “你小子眼光不错看出了。
  他话一说完,便从黑色皮夹克内掏出一个支票说:
  “看看这个。
  房辰手上的那张支票,我从来没有见过,那是一张红蓝相间的小纸条,上面打印着一串类似于密码的条纹码,一个中文字也没有,全tmd的英文。
  我唯一能看懂的,就是一个数字4后面有很多很多得零,,,,
  我看了半天也没有看出了什么猫腻。
  富贵显然比我懂得多,他一个劲的数着上面的零,:
  “个,十,百,千,万,十万,百万。
  数完后富贵惊呼:“400万啊!我的天,这是银行的支票吗?
  房辰一脸得意地笑着说:
  “对400万瑞士银行的不记名支票。
  我有些迷惑的望着他说:“我操,400万,你从哪弄的这么多钱。
  房辰意境的说:
  “400万欧元,瑞士银行不记名现金支票,拿着这张支票任何人都可以去体现。折合人民币4千多万。
  呵呵,雨龙tmd和聂颖,做梦也不会想到,我父亲会给他的这笔钱藏在我母亲的遗像夹层里。
  要不是昨天我擦我母亲的遗像,我压根就想不到。我父亲会给我留了一笔这么可观巨额现金支票,这真是山重水复疑无路,柳暗花明又一村。天意啊!
  有了这笔钱,我会利用我在加拿大的关系,买一军火发展自己的势力,灭了雨龙和聂颖为我父亲报仇,夺回本该属于我的东西,让那些看不起落井下石的走狗们,付出惨重的代价。
  房辰说这话的时候。满脸的凶光那表情不由的让人毛骨悚然。
  房辰此话一出,我和富贵愣了半天。
  是啊!有了这笔钱,我们还装tmd什么孙子。有钱就有人。有人就有势力,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,雨龙都tmd升级到火器时代了。
  我们要人没人,总不能停留在菜刀时代吧!我感觉在房辰的带动下。我也慢慢开始幻想了。似乎那笔巨额现金支票,给了我们无尽的遐想。
  我敢说那种畅快的感觉,只是一瞬间,愣不丁的一个奇怪的场景出现在我的脑海里。
  我又一次看见我被五花大绑,戴着脚镣被拉进一间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屋子里。
  我戴着一副黑色头套。那房间内,似乎弥漫一股发臭的血腥味,阴风飕飕的在耳边回响,咔。,啪。,,,,,,一声拉枪栓的声音。
  我瞬间被拉回到现实,不由自主的拽住房辰,哆嗦地说:
  “房辰,,,,,,,你想干什么,,,,,,?
  房辰见我眼色有些不对劲,说:
  “你怎么了,脸色那么难看,我不想干什么,我只想夺回属于我的东西,让所有伤害过我的人付出代价,从小到大我每天都再忍,我忍够了,这口气我不会在咽不下去。
  我摇了摇头说:“我知道你心里憋着气,房辰,我希望你能明白。
  这个时代不是占山为王的时代,犯法的事咱不能干。
  房辰冷冷地望着我说:“冰冰,这话从你嘴里说出来,我感觉真的很意外,你说犯法的事咱不能干,这话你自己信吗?
  我长吸了一口气感情至深地说:
  “房辰你不会明白我的感受,你压根就没有体会过,被人限制自由,十几个人睡在一个,整天见不到阳光,臭气烘烘的牢房里等死。
  那时候你没有自由,见到犯人以外的人说话,统统要喊报告。
  每天吃着一些狗都不吃的东西,别人打你左脸的时候,你还要自觉的把右脸伸过去让他继续打,为自己犯过的罪忏悔,无尽的黑夜撕咬着你那颗伤痕累累的心,当你看的希望时候,瞬间让你跌到深不见底的谷底。
  然后被五花大绑铐着十几斤的脚镣,那脚镣硬生生撕开你那脆弱的肉皮,你走过的地方,血浆滴滴拉拉地顺着你的脚洒落在洁白的地板上,一直到你停住脚步,被带到一见充满腥臭味得大房间内执行死刑。
  那时候你就象案板上的羔羊被麻绳绑着手脚,任人宰割,,,,
  你体会不到那种恐惧,你不知道那一秒种你即将面临什么,子弹穿过头颅脑浆喷的到处都是,然后装进一个黑色的裹尸袋,推进上千度高温的焚烧炉,变成一堆白森森的灰渣,你的花季人生就这样无情被摧毁,永远的消失在这个世界上。
  因为你没有经历我的人生,你不会明白那种痛彻心扉的愧悔和惧怕。
  你现在的心情我理解,就象我在两年前一样,目中无人。
  在这个世界上总认为自己最牛逼,冲动无知不计后果之图一时畅快,不服气任何人。
  做事随着自己的感觉走,什么法律什么道德都tmd扯淡。
  总认为自己是至高无上无可替代的,我就是天我就是法律,什么事已自己为中心,不考虑别人的感受。
  等你真正明白了,自己什么都不是,连狗都不如的时候。
  你才恍然大悟,原来自由比什么都重要。就会明白忍一时风平浪静,退一步海阔天空。
  房辰你是我的兄弟,我希望你不要步入我的后尘,现在我们还没有到那一步,你知道我鹰隼的背景,我希望你能明白我的意思?
  初升的朝阳印在房辰那张棱角分明的脸上,他凄楚的望着我。
  一滴泪水缓缓的从我眼角里流了出来。
  他目光炽热的盯着我,一只手按在我的肩膀上,抬头望着天空,缓缓地说:
  “冰冰,我懂。谢谢你说出你内心深处,最不愿意提起的往事,我明白你的意思,你经历的东西,我没有经历我,但是想到你经历了什么。我知道现在我的情绪波动很多,听了你的话,我感觉自己找到了方向,或许我们应该用正义的手段就惩罚雨龙,而不是头脑一热不计后果的冲动。
  房辰说完给我一个灰色手帕,一把搂着我的肩膀,在我耳边小声说:“和你成为兄弟真好,就按你的意思办,有人过来了,我先和富贵去值班室,等你的信。
  我握着房递给我手帕,望着他和富贵上了车。
  汽车启动后向商业街洗浴中心开去。
  我扭头往灵棚走,突然看见一辆银白色的小轿车,停在家属院门口。
  我仔细瞅着那辆车,吴广义从驾驶室里探出半张脸,向我摆了摆手。
  我走过去往车里一瞅,里面除了吴广义,后座上还坐了两个我不认识的人。
  吴广义示意我上车后,递给我一根烟问:
  “你和房辰是不是同性恋啊,这光天化日下还抱上了?
  我干咳了几声推开吴广义递烟的手:
  “你咋说话呢?什么光天华日还抱上了,你才是同性恋。我tmd守了一夜灵,嘴都吸麻木了,我不要了在吸非tmd死人。你怎么又换车了,你那辆吉普呢?
  吴广义提了一口烟,把烟雾吐出窗外,笑嘻嘻地从兜里掏出100元钱,递给我说:
  “这钱算我随礼的,别闲少,我一个月的工资就一千多,老婆孩子一大家子要养活,呵呵!那辆吉普车暴露了,这不由换了一辆。
  我一愣说:
  “吴队长,你们也辛苦,别和我客套了,这份心意我领了,这钱我不能要,说说今天找我又有什么指示。
  吴广义硬是把钱往我口袋里塞,见我不收,脸一横说:
  “钱你给老子拿着,你看不起咋滴,有本事你就别收。
  我脸唰的一下红了,也不好再推脱,就硬着头皮把钱塞进兜里。
  吴广义乐呵呵地说:
  “这就对了。那天跟踪我们的人,查出来了。
  他们是孙雷的人,背景是一些小的不能在小的喽啰。
  吴广义见我有些不放心,又说:“呵呵,我们已省领导来阳北市开会,临时布置安保戒严盘查为由,将涉嫌车里携带管制刀具的那几个人行政拘留了。这是做的天衣无缝,他们不会怀疑你。
  不过,我要给你提个醒,我们收到可靠的消息,孙雷可跟你呛上了。
  估计今天孙雷一定来出席房天的葬礼,你小子可要注意了,他手段黑这呢?
  今天我们来这,还真不是找你。呵呵!
  我望车窗外吐了一口唾液,有些迷惑地问:
  “不是来找我?
  吴广义紧盯着殡仪馆的大门口说:
  “今天房天出殡,市局怕闹出什么大乱子,就连夜开了维稳分析会议。
  刑警队和便衣已经渗进来了,又掉了几个中队过来打外围。
  全市戒严全局待命。吴广义说话间,两辆警用南京依维柯驶了过来,停在殡仪馆门口。
  那警车上坐满了身穿特警服装的警察。
  我笑了笑说:
  “你们老板运筹帷幄掌控全局啊!点点滴滴都考虑进去了,真是煞费苦心啊!既然有你们在,还能出什么大乱子,我还有事,就不和你们聊天了。
  我正准备下车,吴广义一把拽着我的胳膊,他眼神象x射线似的直直盯着我说:
  “我怎么感觉你小子笑的那么阴险呢?
  你今天不会又整出什么幺蛾子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