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二百二十一章 无端的争吵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div
  我二话不没说扑通往地上一跪,丁姥爷凄凉地望着,站在停尸大厅门口的我母亲,转身对着陈妮娜母亲的遗体说:
  “桂芝,,,,,,安心的上路吧!www@c66c!com
  随后他摆了摆手,四子和我母亲,还有另外几个中年男人推着小推车快步走了停尸大厅。
  那几个人一句话没说,分别站在遗体的四个角。
  我母亲站在遗体头部上面沉痛地说:
  “桂芝,,我是艾冰,你咋那么辛苦狠哇!眼看这两个孩子就要成家,你咋就这么忍心就这样撒手西去啊!
  丁姥爷走到我母亲身边对我母亲说:“艾冰,别说了,送桂芝净身上路把!
  我母亲擦了擦眼角的泪水,小心翼翼的托着陈妮娜母亲的头,对四子说:“大家搭把手,她是我亲家,麻烦大家轻着点,把她请到仪容室,我先给亲家净净身,换到干净的衣服好上路。
  四子点了点头对身边的人说:
  “大家悠着点啊,这丁爷的亲戚,都麻利点,,
  他话音一落,大喊一声,起,,,,,,
  随着四子一声令下,那四个人站在遗体四个不同的体位,托着陈妮娜母亲的遗体将遗体平移到小推车上。
  正在这时,丁玲抱着一套红色棉绒唐装走了进来。
  她见我跪在下,也跟着跪在我旁边。
  我母亲捂着脸望着我们,泪水夺眶而出。
  丁姥爷心疼的望着我母亲说:
  “艾冰,别哭了,时间不早了。给你亲家净身吧!
  我母亲抹了一眼睛对丁玲说:
  “闺女,你起来,跟我走,给我打个下手。
  随后我母亲带着丁玲走在前面,四人他们推着小推车。顺着走廊往仪容室走去。
  她们一走我就感觉右手恢复了正常。
  随后我便被丁姥爷拽了起来,丁姥爷意境地问我:
  “看见没?
  我有些迷惑地盯着丁姥爷说:
  “什么看见没?
  丁姥爷白了我一眼又问我一句说:
  “你看见你岳母吗?她刚才一直站在你身边。
  我头皮一阵发麻,口齿含糊地说:“站,,,在我旁边。,,,?
  我没看见啊,。,,
  我望着丁姥爷那张紧绷的脸又说:
  “但是我能感觉到它的存在!
  丁姥爷盯着我说:
  “看样子,你这煞气还不成气候,不对啊!你身上这煞气应该能看见它啊!
  我一听便明白了,我挠了挠头皮说,把郭浩家中的事说一遍,当我提到钢铁厂郭浩房东老太婆的时候。
  我明显感到一丝冷风从我背后袭来。右手又开始抖动。
  我知道我身后一定有东西。
  我还没张口,丁大爷自言自语地说:
  “老头,怎么?这夜里不出来溜达了。改成白天了。
  我回头一瞅,一个干瘦的老头站在我身后。
  那老头满脸为难之色,低下头说:
  “哎,我那可怜的老太婆啊!慈母多败儿啊!如果当初别那么护短,作孽啊,。,。,。作孽,,,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,,,,,
  那老头说话这话后,仰着头抿着下嘴唇,摇着头往外走。
  那蹒跚的背影忍不住让人心酸。
  当时一心的事,也没有多问,等我和丁姥爷回到家属院后,灵棚已搭建完毕。
  那灵堂布设的有些寒酸,处了一些火纸,一张桌子上面都没有。
  四子带的工人见到我丁姥爷过来,迎过来说:
  “丁爷,灵棚搭建齐了,长明灯引路旗遗体一到就点上,这故人没有遗像啊!你看能不能安排人现在做一个。
  丁姥爷在灵棚里环绕一周说:
  “行,没问题,我现在安排人。
  随后丁姥爷指着灵棚内搭的福禄说,换成八仙过海的,这四四同福不壮门脸。
  那人哎了一声便去忙乎。
  我和丁姥爷回来家。我是第一次经历这事象一个傻子似的,有些不知所措。
  陈妮娜坐在客厅的沙发上,目光呆滞发呆地抠着小指头。
  她听见门响站起身问:
  “哥,是你吗!
  我走过去拉着她的手,那小手冰凉凉的,我心酸的把她搂在怀里。
  我父亲也从卧室里走了出来。
  丁姥爷面色沉重的吩咐说:
  “灵堂布置好了,缺些东西。妮子,你妈生前有没有单人照片。
  陈妮娜轻声说:“有,都红花路租得房子的里。
  丁姥爷,,恩了一声说:
  “有就行,时间不早了,冰冰一会你带着陈妮娜去取,我马上给安康路照相馆的老王打个电话,你们带着照片去冲洗一张遗照。
  我点了点头,便带着陈妮娜出了家门。
  在家属院门口,我给王飞翔打了一个电话,我还没开口王飞翔便挖苦地说:
  “咋了,冰冰,这才多长时间你就不放心新车了,你小子怎么那么小气,我现在吃饭呢!一会回去我给你打电话。
  我懒得听他废话急切说:
  “王叔,妮子妈去世了,遗体在殡仪馆里一会就拉回来了,你有时间回来吗!灵棚搭好了,我们要去拿照片冲洗遗照。
  王飞翔愣了几秒说:“啥?,,,,,你们等着我,我现在回去。
  挂上电话后,我拉着陈妮娜的站在路边。
  灵棚旁边围了一群殡仪馆家属院的内部家属,他们指指点点七嘴八舌的议论说:
  “哎,这小妮子真可怜啊,眼睛看不见东西,父母还都不在,哎。,,真命苦啊,,。
  还好有碰见韩家通情达理,要不是韩家收留她,她该咋活啊!,,,。,
  这老韩,秦艾冰真是没话说,一家人善良,。,,,这要是碰见一般人家不行事的,还不躲的老远,随还挨这事,你看人家韩家把这是往自家人身上揽,。,
  这女娃不是搬走好多年了吗?他父亲不是前几年骗人家钱呗开除了吗?,。,,,
  她咋又和冰冰好上了,,。,。,你知道什么。,,,,这两个孩子从小就在一起长大,,,,
  我以前就说过了,他们从小青梅竹马,,,,
  他们几岁的时候,这小丫头就喜欢跟着冰冰,这不是明摆着吗!
  从小感情那么好,明显人一看就知道咋回事,,,,
  咱也别在这说了,赶快过去帮忙,都是一个单位的!走,,
  说话间十几个男男女女!走到灵棚边,有摊火纸的,,有叠元宝,,还有扯绫布的,,,
  没过十几分钟王飞翔便赶了回来,他把车往路边一停见到我就说:
  “上车,去哪?我拉开车门让陈妮娜先进去说:“红花路”
  王飞翔问:“你给老蔡,老张,他们打电话吗?通知他们过来帮忙!
  我说:“明天他们还要值一天一夜的班!我没通知他们。
  王飞翔怔住了,扭头瞪着我,有些火地说:
  “我tmd就知道你没通知,这是啥事你可能分清楚轻重缓急!
  你还考虑那么多,你小子天天想什么呢?
  王飞翔说完掏出电话,分别给蔡大爷,田峰,老张打了电话说明是由。
  气呼呼地说:
  “你小子,天天想东西想的都是啥!这事你不通知他们?那你还等着什么事通知。
  你爸现在有病不能动,丁爷年龄那么大,你就可着劲累你妈一个人吗?这事是你一家能办成的吗?你不通知别人我二话不说,你连你蔡大爷都不通知,这都是几十年的关系了,你让我怎么说你,陈家就妮子她一个女孩。
  她不指望你指望谁,他父亲死的早,母亲如今又去了,她是你媳妇这是如果不大办,对不起妮子你懂吗?你整天傻逼逼打架你比谁都冲动,这事你咋不冲动了。
  陈妮娜一听王飞翔这么说,再一次泪流满脸。
  王飞翔显然没有意识到他无关教训我的话,又一次刺痛了陈妮娜的软肋。
  他见陈妮娜哭成了泪人,有些不好意思的安慰她说:
  “妮子,别伤心了,这是摊谁身上也没办法,你现在只能坚强点好好的挺过去,你过的越幸福,你母亲走了越安心,,,节哀顺变妮子,以后有什么事,和你王叔我说,咱别的不行,出份力还是行的!
  正在这时,我的电话响了起来,我一看是邢睿的电话,把她按了过去,没过几分钟电话又响了起来。
  这时候我哪有心情接她的电话。
  陈妮娜仿佛意识到了什么,睁着眼泪泪旺旺的眼珠望着我。
  此时此景我心里七上八下的,我跟干了什么亏心似的,有些莫名其妙的紧张。
  因为上一次那个钱包的事,我还真有些怵陈妮娜再一次误会我,我为了证明清白,接通电话。
  邢睿火气冲冲地在电话里说:
  “韩冰,你什么意思?昨天我们不是说好的好好的吗,从今以后我们彼此当朋友相处,你为什么不接我电话。
  我刻意压低声音,让自己表现的不那么紧张说:
  “我现在有事,等我忙完后我给你回过去!
  邢睿不识趣的说:“别挂电话,你现在给我说清楚,刚才为什么把我电话按掉。
  我知道邢睿那倔脾气又上来了,我低声说:
  “我现在真的很忙,等我有时间,我一定给回过去!
  邢睿在电话里冷笑说:
  “是和那个瞎子在一起不方面接听我的电话,怕那瞎子吃醋是吧!算了!你也别给我回电话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