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二百二十章 陈母的葬礼安排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我吸了一口烟说:
  “房辰这人不错讲义气,金二这档子事,就是我和房辰商量办的。
  要不然,金二能给咱们五组,一人一张贵宾卡,还送你们价值999的消费现金。www@c66c%com
  王叔出来混,讲究的就是义气,房辰一个文化人,都放下大少爷的身份帮我打架,这份情我得还。
  王叔我知道有些事你身不由己,这事违反咱殡仪馆的工作规定,但是我认为人情大约规定,你是看着我长大的,你晓得我是什么人,如果真出什么事,我保证不连累咱五组,不给你们丢人。
  王飞翔扫了一眼我,嘴角一憋笑的有些深沉,他摸了摸方向盘有顾及新车,就把烟灰往外弹了弹说:
  “呵呵!你小子下车吧!我还等着去约会,你刚才说什么我一句也没有听明白,那事我也没听说过,也不知道那人是谁。
  他穿着白大褂看不见脸,我又不知道那人是干什么的!在说咱殡仪馆每天进出那么多人,我哪能想到他混进我们殡仪馆体现生活呢!呵呵!
  我起身笑眯眯地拉开车门说:
  “谢谢了,王叔回头我请你喝酒。
  王飞翔斜眼瞅着我说:“谢什么啊!是我应该谢你的车!哈哈!
  随后王飞翔按了一声汽车喇叭,一加油门汽车冲上了安康路,我望着远去的车背影吗,仿佛搬开了一块压在心头上的石头。
  到家后陈妮娜躺在床上蒙着被子,哭的死去活来,丁玲寸步不离的坐在床边,见我回来后说:
  “哥。你终于回来了,嫂子哭了整整一天,一口饭也不吃,你好好劝劝她吧。
  我伤感地望着陈妮娜说:
  “玲!你先出去吧。
  丁玲懂事的出了房间。
  我走到床边一只按抓在陈妮娜的头上。
  陈妮娜推开被子扑了过来。
  我紧紧抱着她说:
  “妮子,我知道我现在说什么安慰你的话。你都听不进去,但是哥,希望你能坚强的度过这一关,人生有很多无奈,我们没办法改变它,只能是去适应它。
  从今以后我是就你的男人。我韩冰嘴笨说不好甜言蜜语,妮子你只需要记住我一句话,只要有我在,我就不会让你受到一丁点委屈。
  妮子别这样,哥看着你这样心里难受。
  陈妮娜带着哭腔说:
  “哥。妮子没有亲人了,以后在也没有人疼妮子了,哥!妮子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啊!,,,呜呜,,。呜,,。呜,,,妮子就是心里好难受啊!
  我母亲一天福也没有享过,就去了,妮子心里好害怕!
  我凄凉地说:“妮子你还有我呢!我会照顾你一辈子。我韩冰说到做到。
  新房子的钥匙我领回来了,等这事过了我们就结婚好吗?
  陈妮娜没说话。她紧紧地倦着我的怀里,象一个无助的小猫瑟瑟发抖。
  那天的晚饭。我们一家人吃饭吃的很沉重。
  我父亲因为肋骨的事,一直没说话。
  我妈望着陈妮娜说:
  “妮子,我有事和你商量一下,你先听听,如果行咱就这样办,如果不行咱在商量。
  陈妮娜点了点头,又怕自己不礼貌,嗓音沙哑地说:“秦阿姨,你说吧!我听你的!
  我母亲拉着陈妮娜的手语气沉痛地说:“
  妮子,我长大你心里难受,但是有些话我比你看的透彻,你母亲如今也去了,就剩你一个人孤苦伶仃的。
  你和冰冰的事,免得夜长梦多,我看就定下来吧!
  你一个女孩家,你母亲的丧事,你也撑不起来,虽然你和冰冰还没正式办事,没有正式过门。
  但是我和你韩叔,早就把你当成自家的儿媳妇。
  咱阳北市老规矩就是,白事一年守孝不能婚嫁,那都是老封建迷信那一套,我和你韩叔不信这个。
  我是这样想的,打今个起,冰冰就已你丈夫的身份,操盘你母亲的丧事,我和你韩叔给你们撑门堂,你看这行吗?
  陈妮娜睁着泪汪汪的眼睛,又一次泪流满面。
  我妈贴心的搂在陈妮娜哭着说:
  “我可怜的孩子,你咋那么命苦啊!这怎么什么倒霉事都让你赶上了,妮子啊!你放宽心,只要有我和你韩叔一口气,就没人敢欺负你,,,,都没有敢让你受委屈,,,,呜呜,,,。
  随后我妈和陈妮娜抱在一起哭成了泪人。
  我父亲也触景生情,他捂着脸低着头一脸沉重。
  我知道我父亲心里同样难受,父亲的感情不象女人那么细腻,他的感情很粗犷象大海的波浪波涛汹涌。
  我望着全家人那悲伤的表情,更加坚定了我要照顾陈妮娜一辈子的决心。
  随后我母亲,给丁姥爷打了一个电话让他到家里来,商量妮子妈的葬礼。
  丁姥爷来家后,听我妈把事情经过说一遍,商量着把灵棚搭在家属院的门口,已陈妮娜是我妻子的形式,由我们家正式操办。
  丁姥爷毕竟是吃这碗饭的,几个电话打过去召集一批专业丧业队。
  紧接着,我和富贵跟着丁大爷去殡仪馆,将陈妮娜母亲的尸体拉回来。
  傍晚的微风拂面,说不清楚是冷还是凉。
  每个人脸上挂着一副沉重的表情,在家属院门口,一个年龄约四十岁左右的领头男人,从一辆小货车跳了上下来,他们一共来了五六个人,从他们穿的衣服上,不难看出他们应该是干苦力活的。
  那中年男人见到丁姥爷后,先是一阵客套,指着小货车车斗上的水晶馆和灵布说:
  “丁爷,俺一接你的电话,饭都没吃就赶过来,你放宽心,既然是自己家人,这活一定给你办的妥妥地。
  丁姥爷双手背在身后,一副领导的样子,点了点头说:
  “四子,你办事我放心,响手班子老贾怎么还没来。
  那个叫四子的中年男人笑着说:
  “一会就到,刚才我打过电话了,在路上呢?
  丁姥爷给我使了一个眼色说:
  “冰冰,把礼钱给大伙按人头先发个礼钱。
  我因为没有经过这事,急忙从兜里掏钱,迷惑地望着丁姥爷。
  丁姥爷说:“看心情赏,出力的事就指望着大家。
  我急忙从兜里掏出一叠钱,数都没数,递给那个叫四子的男人。
  丁姥爷嘴角微微一撇,笑不出声。
  四子急忙推脱地说:
  “使不得,这钱给的太多。
  丁姥爷说:“我外孙子做人大气,虽然家里条件不好,但是这个钱你必须要收,这不能坏了规矩,四子你认识我也不是一天两天了,你知道我脾气收着吧!
  四子有些为难,回头扫一眼他身后,那三个男人对丁姥爷说:
  “丁爷,我四子跟你干白事也该快二十年了吧!这钱如果我收了,我tmd还是人吗?你啥话别说了,这事包在我身上,人家有钱的怎么风光的走,咱虽然没钱但是一样风光的走,行了,丁爷,规矩不能坏,一个人象征性得收十块钱,我也不废话了。
  他不等丁姥爷说话,转身走到货车前对车上的人喊:“大个和娃蛋开工喽,先把灵棚卸来了搭上。
  一会老贵把车开到殡仪馆后区候着,准备入礼。
  随后从货车上跳来几个男人,将小货车后斗上的支架,灵棚搬了下来一阵忙活。
  不一会一个小房子似的灵棚搭了起来。
  正在这时,我母亲和家属院看大门的曹大爷,还有殡仪馆的一些同事,走了过来帮忙。
  一切就绪我和丁姥爷进了殡仪馆,来到殡仪馆后区。
  殡仪馆值班四组的老秦,正拿着水管子刷洗摩托车。
  他见丁姥爷先是客套几句,一听我们是来拉陈妮娜母亲遗体的,就去值班室把登记薄拿出来让我签字。
  没过几分钟,四子的那辆小货车进殡仪馆后区。
  我和丁姥爷便去停尸大厅请遗体。
  陈妮娜母亲盖着白布,躺在一张冰冷的石床上,她个子不高有些瘦小。
  停尸大厅的大门一拉开,一股风吹了进来。
  她身上的白布在空中摆动瞬间滑落。
  她那张淤青色的脸露了出来,我的右手剧烈的抖动,我知道陈妮娜的母亲灵魂一直在停尸大厅,但是我却看不见她。
  丁姥爷脸色沉重的望着遗体,语气平缓的地说:
  “桂芝,,,,今天我带你女婿韩冰,来带你回家,你放心吧!妮子的事你就甭操心了。
  冰冰是你从小看着长大的,他和妮子从小青梅竹马,既然你也先一步,后面的事就交给我们吧!你的事我也听说了,你咋那么想不开呢?
  你这么一走,你让妮子一个人孤苦伶仃的咋办!
  我知道你怕连累妮子,你是个伟大的母亲。
  我和艾冰商量过,咱没有那么多规矩送你走后,就让妮子和冰冰成婚,你放心,只要我活一天,冰冰胆敢欺负妮子我活剥了他。
  说一千道一万,冰冰父母啥人,我啥人,在大骨堆老门老户。
  我就这么一个根,今天我给你撂句狠话,我们全家人把妮子当自己亲闺女,天地良心,我今天向你保证,谁敢让妮子受委屈,我就他拼命。
  丁姥爷话一说完对我吼:“冰冰,跪下送你妈上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