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二百一十七章 雨龙的故事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郭浩点了一根烟,表情沉重地吸了一小口。
  那烟雾在车厢内弥漫着,飘向窗外他缓缓说:soudu@org
  “如果你了解雨龙的发家史,你就会明白,雨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。
  雨龙姓魏比我大三岁,他真实姓名叫唐德忠,今天33岁,是阳赐县道观镇唐家寨人。
  听说雨龙十几岁时,在阳赐县道观镇唐家寨混不下去了,便带着她的女友唐娟从唐家村逃了出来。
  至于为什么逃出来,这事只有房爷和狗头知道。
  我也是有一次和狗头喝酒,狗头喝多了和我说的。
  当初雨龙和唐娟在一个阳赐县唐家寨,一个穷的不能再穷得村里长大。
  从他们从小青梅竹马,雨龙的父母死的早,他便跟着他爷爷吃百家饭长大。
  那时候雨龙家穷的家徒四壁,唐娟父亲在唐家寨包了几个鱼塘,在唐家寨也算是家境殷实。
  唐娟从小经常接济雨龙,经常从家里偷吃的给雨龙,一来二去两人有了感情。
  唐娟这女人张的漂亮,瓜子脸大眼睛,十里八乡都知道她是唐家寨有名的一支花。
  你们也知道咱阳北市盛产铜矿石,那时候唐娟的父亲包了十几年的鱼塘挣了不少钱,想在阳赐县弄一个小矿作坊,就去找当时时任阳赐县长吴贵山帮忙。
  那吴贵山老『奸』巨猾坏事做绝,老婆是个不下蛋的老母鸡,直到四十岁才钩挂了,一个县政fu接待处的服务员,才给他留了一个根生了一男孩,取名叫吴天赐。
  他儿子吴天赐,仗着老子是阳赐县的土皇帝,飞扬跋扈目中无人,天天吃饱撑的就喜欢骑着那辆,三挎子在阳赐县转悠。那时候唐娟在阳赐一中上初中,吴天赐一眼便看上她。
  当时唐娟父亲明知道,吴天赐是有名的胎里坏花花公子,但是为了能把矿山手续办成,委曲求全硬是我自己的女儿唐娟,往火坑的推。
  那时候的雨龙不象现在,他是吃百家饭长大的。知道人世间的艰辛,他比一般的年轻人懂得生存的艰难。
  他当时在阳赐人民路。弄了板车油桶卖烤红薯。虽然不怎么赚钱但是勉强能养活自己。
  他那是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唐娟往火坑里跳,却无能无力。他因为知道自己如果敢龇个牙,吴天赐立马可以找工商所的人收了他的东西。因为吴天赐老子是县长。
  那吴天赐本来就抱着尝尝鲜的心态和唐娟处,两个月不到就腻歪了,把唐娟肚子搞大后就把她甩了。
  而吴贵山承诺给唐娟父亲的矿山承包权一直不兑现。
  唐娟一家人在阳赐县被当成笑柄,唐娟父亲是偷鸡不成蚀把米,从此一病不起,从那以后唐娟家道中落。
  当时的雨龙正在血气方刚的时候,见唐娟整日以泪洗面阴阳眼之鬼探免费阅读。二话不说就去找吴天赐理论,用脚丫子都能想出来结果怎么样。
  后来雨龙渐渐想明白了,明的斗不过吴天赐就来暗的。
  那时候吴天赐住在县委大院,雨龙一到深夜就翻墙头,提着一捅臭气哄哄的粪便,在吴天赐家墙上和门上泼,不是用发臭得死死耗子就是死狗往他家门口扔。
  那时候吴天赐得罪的人多。查了很久才查出来是雨龙干得,后来雨龙被打抓住了,拘留了半个月。
  出来后,就去镇上的学维修摩托车。
  据狗头分析,雨龙是见过吴天赐骑过一辆三挎子摩托车,整天在县城里牛气哄哄的招摇。为了报复他,才去学习摩托车的构造。
  而且雨龙这人阴险,十几岁的时候,他就想到动脑子去要吴天赐的命。
  他运用学习的东西,偷偷把吴天赐的那三垮子的刹车线偷偷剪断一半,事实证明他付出的努力终于得到回报,他终于如愿以偿。吴天赐骑着那辆做过手脚的三挎子,在阳赐县的中兴大道,一头撞上停在路边抛锚的,一辆运矿石的解放141半挂车,刹那间血肉横飞当场毙命,吴天赐整个脑袋,被半挂车的后护栏削掉了一半。
  后来事故大队和刑警队,联合对摩托车进行技术勘查检验,认定这是一起人为制造的交通事故。
  雨龙被刑警队审讯的十几天,受尽折磨最后还是挺过来。
  因为雨龙清楚,自己一旦承认他必死无疑。
  雨龙硬是在邢警队,经历各种酷刑一个字也没有交代,这也是雨龙的过人之处随后就被释放了。
  当时还有一个原因就是,吴贵山毕竟是一县之长,他儿子吴天赐毕竟私生子,明不正言不顺,而且吴贵山尖酸刻薄,不会为人,竖敌太多,一些对他有意见的人就落井下石,危墙众人推,就把这吴贵山重婚的事捅到了阳北市。
  那时候迫于舆论的压力,阳赐县公安局无奈只能把雨龙释放。
  但是痛失独子的吴贵山那里肯放过他,被『逼』无奈的雨龙只能带着唐娟从阳赐县逃了出来。
  刚开始阳北市农贸市场批发水果蔬菜,但是雨龙毕竟年轻,一个外乡人带着一个女人在农贸市场贩卖青菜水果。
  一些本地的二道贩子就和地痞欺负他们,雨龙无奈不仅没有挣到钱,反而把带出的钱赔了进去。
  迫于生存的压力,雨龙要过饭,贩过菜,给人送过牛『奶』,干过建筑工人,在源河给人捞过沙子,最下层的工作他都干过。所有他最了解人『性』。
  那时候从南方那边,传过新型桑拿洗浴,阳北开的第一家桑拿叫鼓浪屿。
  唐娟当时在里面当服务员,那时候两个人过的还算安逸。
  但是那鼓浪屿的老板肖国庆是一个匪气十足的老『色』鬼,他见唐娟有些姿『色』就想把她搞上床。但是苦于唐娟不从,一直下不了手。
  那时候唐娟下班比较晚,每天都是雨龙去接她,有一天雨龙临时有事,赶到鼓浪屿时时听说唐娟已经回去了。
  雨龙风风火火赶到租房家门口,正好撞见肖国庆带着几个人在他家等他。
  肖国庆比较有钱,他最早是阳北是有名的贵少爷。
  他父亲是阳北市大力『药』业的老板,仗着有钱有势就和雨龙谈,如果让唐娟跟他上床,鼓浪屿的经理就让他干完美化身无弹窗。
  这事如果换成一般人,当时就闹翻了,你们想想这是什么,是男人谁***能干出来这事,让自己的女朋友陪人家睡觉,就算给一座金山也不能依啊!这不是钱不钱的事,这是关于一个人男人的尊严,但是雨龙这人能做出来。
  他竟然答应了肖国庆。
  我听狗头说,那一夜雨龙一直在门口听唐娟挣扎惨叫,硬是灌了自己一斤白酒。
  第二天肖国庆走的时候,扔给雨龙一张名片。
  据当时在场的肖国庆的马仔后来说,当时雨龙趴在地上,象狗一样去给肖国庆擦鞋,低头哈腰的送肖国庆上车。
  从那以后唐娟精神就出现问题了,但是雨龙一直没有抛弃她,雨龙喝醉的时候也说过。
  他对得起天,对的起地,唯一对不起的就是唐娟,这辈子唐娟就是他妻子,养到唐娟老死,别人有的唐娟一样有。
  雨龙就是这么一个人,有仇必报骨子里流着阴险狡诈的脓血。
  在他的心里什么都不重要,别人的生死对他没有任何意义,我曾经是那么忠心跟着他,到头来他不讲任何情义,杀我的女人,我现在一心只想报仇,我说这么多,就是希望你们明白,别小看雨龙,这人不简单,他善于伪装。
  他从一个屁都不懂的人,掌管鼓浪屿后,短短一年时间,从一个土鳖成为阳北市最有的龟公,这不是常人能干出来的。
  雨龙也算幸运的,那时候房爷刚涉足阳北洗浴,巨额投资一家大型洗浴中心,苦于没有职业经理,就把雨龙挖了过去。
  那时候雨龙早就听说,房爷在阳北市的威信,两人一拍即合。
  从那以后雨龙就开始在房爷手下做事,雨龙这人会察言观『色』,房爷手下不缺各种有本事的人,但是房爷最喜欢雨龙,最重要一点就是听话。
  只要房爷想做的事吩咐一句,不管用什么方式,雨龙就会想尽各种方法把事办成。
  后来肖国庆死的比较惨惨,惨的让人震惊,在西大街被五六个小年轻,用小铁锤子对着脑袋活活砸死,听说脑浆子都被砸出来了。
  郭浩说完后,用余光微微瞟了一眼房辰。
  见房辰一脸平静继续说:
  “当初房辰从加拿大回来的前,那时候房爷身体一天不如一天,雨龙就和聂影商量房氏集团的后事。
  说句不好听的,从房辰回到阳北市的前一几个月,雨龙就已经是房氏集团的扛大旗的。
  他已经把房爷架空,其实房爷心里明白,但是房氏集团所有核心产业已经被雨龙牢牢掌控在自己手里。
  他培养一批心腹,安排在房氏集团层层面面里,有人胆敢说雨龙一句不好,那人立马被换掉。
  这就是雨龙做事的风格,宁愿错杀一千也不放过一下,一些不服他的元老,不是被架空就是被赶出房氏集团。
  万爷本不想让房辰回国,他筹集的一批巨额资金汇到瑞士银行。
  其实我被雨龙安『插』在房辰身边,还有一个目的,就是查清楚这批资金的支票来龙去脉,看看那张支票有没有在房辰手里。
  说到这你们明白了吧!房辰根本不是雨龙目标,雨龙的目标就是那笔数额不菲的支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