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二百一十五章 女鬼的身世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老太婆有些失望地看着我,把头低了下去,语气沉重的说:
  “那套房子就是我租给郭浩的房子,那是我那命苦的老头,单位集资盖的楼房。?soudu*org
  你看见的那个穿旗袍的女人就是,我大儿媳王岚。
  当初她就是被逼的穿着血红的旗袍,用一根麻绳把自己吊死在卧室里的挂钩上,她倒死也没有在见过她那可爱的女儿,,,,,,,
  说到这老太婆满脸悔恨地,抹了一把眼泪,望着我继续说:
  “我不知道,我上辈子做了什么孽?一辈子养育五个chu生。
  我家老头子是咱阳北钢铁厂的老工人,一辈子老实正直没有做过亏良心的事,但是,,,,,老太婆说到这轻咬着唇,整了整情绪话锋一转说:
  “当初钢铁厂,有政策可以优先安排内部子女。
  那时候老大齐军退伍一回来,就被安排到阳北钢铁厂。
  等老二和老三高中毕业后,钢铁厂的效益一年不如一年。
  虽然厂里效益不好,但是毕竟是铁饭碗,老二,和老三,一直想进钢铁厂。
  我家老头去求了老厂长许多次,老厂长也很无奈,自己还有两个儿子没安排进去。
  到最后还是没有把老二,老三安排进厂里上班。
  老二,老三就开始闹情绪,他们想既然能把老大安排进去,不安排他们。
  那时候老二老三就认为老头子偏心,从那以后老二。老三就在心里落了个心结。
  老大齐军在钢铁厂上班没有几年,便和厂里的一个名声不好的女车间工人王岚好上了。
  那时候王岚家庭成分不好,父亲被打成右派成天批斗。
  而我家在当时那个年代根正苗红穷苦出生。老三辈都是贫下中农。
  当时我是极力反对,我们家老大齐军和王岚结婚,我也闹了几次。
  但是我这个大儿子,太死心眼,认准的事九头牛也拉不回来。
  无奈他们还是结婚了。
  从那以后我大儿子就不和我往来,直到小孙女出生,我们的关系才慢慢缓和。
  后来钢铁厂倒闭。齐军和王岚双双下岗,眼看一家人揭不开锅了,我心疼大孙女。就让齐军和王岚搬回来住。
  那老头婆手指了指院内那间堆满杂物的小平房说:
  “当时他们就住在那,这天无绝人之路,齐军下岗后,就联系当初在海宁当兵的战友。
  他那战友也比较叫仗义。就给齐军发了一车。劣质的皮草让他卖掉后在给钱。
  当时那个年代,咱阳北人哪见过皮衣。
  齐军王岚刚把皮衣拉到,咱阳北市的老姐建设路便遭到了哄抢。
  从那以后齐军就尝到做生意得甜头,随后齐军就开始贩卖皮草生意。
  那几年齐军赚了不少钱,人就开始飘飘然了,不仅买房买车,还事事数落老二,老三。老四,老五看不起他们。
  当时钢铁厂集资盖房的时候。当时的政策是,年满三十年工龄的老员工,只需要8000元钱就可以分的一套房子。
  那时候8000元钱对一般家庭来说是一比巨款,老二,老三,老四,老五,拿不起这个钱急的干瞪眼。
  齐军二话不说就把钱出了,说这房子给我和老头买的。其他几个兄妹嘴里不说,心里清楚,那房子被老大占了。
  但是好日子没过几年,齐军就染上了赌博。
  他被一伙人歹人盯上了,人家知道他这几年挣了不少钱,有些眼红便给他下了一个套让他往里面钻。
  那几个人一夜赢了他一百多万,从那以后齐军整个人就变了。
  皮草生意也不好好经营了,整天想着怎么把输的钱捞回来。
  王岚苦口婆心劝了无数次依然未果。
  我当时也有过错,我总认为是大儿子媳妇王岚,没有好好的看住儿子,才让儿子误入歧途。
  我惭愧啊!
  我听的这时候的是已经有些反感,我对别人家的家事不感兴趣,但是我望着那老头婆,那张泪流满面的梯田脸,我又不好反驳她,只能耐着性子听下去。
  老太婆一只手捂着眼泪抹了抹说:
  “当是齐军整天不回家,王岚一个人带孩子不仅辛苦不说,回来我还给她小鞋穿,还给她气受。
  后来我才知道齐军在外面找了一个野女人,那女人是齐军在赌场认识的,是那伙人故意安插在齐军身边的一个眼线,他们设计了一个圈套诱骗齐军吸毒。
  一个月下来让齐军输的倾家荡产,而且还把房子和车子抵押了。
  然而那伙人还不善罢甘休,硬是把齐军北四街的皮草直销店给抢走了。
  落魄的齐军整日酗酒,王岚以泪洗面。
  那时候我把所有的,怪罪怨气发泄在大儿媳王岚身上。
  我大儿子是那种死要面子活受罪的人,他不仅不思悔改而且嗜毒成性,卖光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赌,没钱了就问王岚要,不给便打。
  到最后直到把自己亲生女儿,我的大孙女卖给了别人。
  这老话说的好虎毒不食子,齐军那时候毫无人性而言。
  终于王岚忍受不住了,拿了一根麻绳悬梁自缢。
  王岚死后她的娘人就找上门来,打断了齐军一条腿。
  王岚的死对齐军打击很大,从那以后齐军便洗心革面,社区和政府比较同情他就在建设街,给他弄了一个水果摊位卖水果。
  但是齐军和老二,老三,老四,老五的关系一直很僵。
 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,当初老大齐军在发达的时候,就没有问过老二,老三和另外两个妹妹。
  自从他落难后,几个兄弟妹妹也不怎么看的起他,因为齐军在落难的时候,我和老头子照顾他比较多。
  老二,老三,老四,老五就认为我们老两口太偏心,这人心都是肉长的,都是自己的孩子,手心手背都是肉。
  哎,,,前几年我那命苦的老头得病重的时候,就传言钢铁厂厂区被人收购要开发。
  齐军花8000元集资的房子,就成了他们兄妹相争的导火索,老二,老三,老四,老五,认为虽然齐军花了8000元,但是毕竟是老头子三十年的工龄为前提才能买的。
  这老头三十年的工龄,是几个兄妹都应该平分的,大不了老二,老三,老四,老五一家出2000元,把8000元还给老大,大家平分这套房子。
  老大齐军当然就不同意了,先是吵的不可开交,最后还动起来手。
  最后老头被活活气死。
  他死后几个兄弟不仅不问事,而且还在打房子的注意,我活了一辈子见过牲口,还没有见过象我这几个孩子一样的牲口,简直没有人性啊!
  把老头子一个人扔在殡仪馆里不闻不问,殡仪馆打了好多次电话催让家人里去处理遗体,社区的干部也到家里协调。
  我想开了,就让老头子先在那等我吧,等我死了我和老头子一起上路。
  那套房子我租出去,够我一个人生活就行,我活了一辈子也看开了活够了。
  人这一辈子可不能碰,赌,和毒啊!
  我知道你不是常人,你既然能看见王岚,麻烦给我带句话:
  “说我对不起她,我不奢求她的原谅,想报仇让她来找我,别害别人。
  我一个人活得太累,我想我家老头子。
  我,房辰,郭浩听到这的时候,心里酸酸的,那种感觉很奇妙。
  随后我们三个开始安慰老太婆说了违心的话。
  那老太头显然好久没有这样痛苦的发牢骚了,不停的说家里的事。说的一把鼻涕一把泪。
  我捏着性子听完,说到高兴处还把自己老头子的照片拿出来给我看。
  她说完起身进屋要给我拿老照片看。
  当我进她卧室的时候,本想和她道别,却冷不丁地看见墙上挂上一个老年男人的遗像,而且这老头我好像在哪地方见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