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二百零七章 真实的过去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房辰一听大轮子立马来了兴趣问:
  “大轮子祷告?是像我在国外那样,每天祷告忏悔吗?www*ttzw*com
  我一听乐了说:
  “当然不是了,祷告只是我们嘴里说的行话,其实就是变相体罚精神折磨强暴犯犯人。\
  www..Com
  我这样和你们说吧!这大轮子和祷告是同步进行的。
  就是先把强暴犯脱的精光,然后让犯人直板的跪在地上,上身和下身呈l刑,双手合十拜菩萨的样子。让强暴犯人诉说,是怎么伤害被害人的。
  而且要让强暴犯说出每个细节,用的什么姿势,什么感觉等等!
  毕竟强暴犯人经历过,当他回那个场景时,他会不自觉的兴奋起来,等他身体有反应时。
  身边的其他犯人,就会一拥而上,用一根细绳子栓在犯人的生殖器上,一圈一圈地画圆圈,那样子就象汽车轱辘一转一圈。
  然后几个人夹着他的胳膊,用泡过辣椒水的湿毛巾,对着他的私处摩擦,一边摩擦你一边问他,当时伤害别人的时候,爽不,如果你说不爽,那你痛苦就会更大,折磨的时间就越长。
  曾经我听说有个号,直接把那人给整废了。
  房辰说:“那如果犯人没反应,硬不起来呢?
  我笑着说:“那更简单了,让他使劲的鲁,一直鲁到有反应为止。
  郭浩惊呼说:“我操,你们还真够狠的。你们不怕把人j
  整死!
  我笑着说:“他们怕个毛,监狱最恨的就是强暴犯这号人,只要是强暴犯进去的。没有说不掉一层皮的。
  男人嘛骨子里都有种,怜香惜玉的心态。哪个号只要进强暴犯,牢头老大干不执行号规,千把号人盯着他。
  你既然是号头,你不整这种人,你这个号头以后就别干了,监狱包括管家至上到小。谁都看的起强暴犯。
  除非有人罩着,这不是钱不钱的问题,只要这种人进去。那就是生不如死。
  房辰盯着我问:“那你准备帮那个叫雷哥的?
  我摇了摇头说:“还没有想好,先拖着吧!
  郭浩说:“你拖着?你不想好了,这个人情你不给雷哥,他能放过你。
  我嘴一咧。笑的有些阴险:“别tmd雷哥。雷哥的叫,我听着烦。
  他弟弟在我手上,我怕他个肾!他一天一次找我两次说明什么?
  他现在是热锅上的蚂蚁,外强中干,表面看着硬气其实是内虚,呵呵。
  当我三岁小孩呢?几句话就能唬的了我,我又不是吓大的。
  郭浩一脸崇拜地,摸着我的脑袋说:
  “我好像记的你小子不是冲动。脑子一根筋吗?今天咋了,被房辰打聪明了。
  房辰笑着说:“郭浩。你是被他那张纯情的脸给骗了,你不了解韩冰这小子,他阴着呢?
  我推开的手说,“谁阴!我这不都是,被你们给逼的。对了房辰,你父亲什么时候出殡?
  房辰一改轻松,表情沉痛地说:“后天吧!
  我说:“正好后天我值班,后天早上你去早点,伪装成我们殡仪馆的工人。
  房辰一愣说:“怎么伪装,我难不成还去棒子国整容?别逗了,他们一眼就能认出来我。
  我气得直甩头说:“你傻x啊!到时候你穿着白大褂,戴着口罩谁tmd
  能认出来你,你只要稳住心态,看我眼色就行。
  房辰点了点头,表情有些不耻,愤愤地说:“我见自己父亲,还要偷偷摸摸。
  我知道他心里过不去自己那一关,毕竟见他父亲最后一面,还要装着不成殡仪馆的工人,这对房辰来说是种莫大的讽刺。
  郭浩一听这方法可行说:
  “那我呢?
  我盯着他说:“你的事有些难办,这样吧,我明天给你搞钥匙你等我电话。
  后天房辰父亲出殡,你不是要陪雨龙一起去吗?到时候人多比较乱,你从见机行事。
  郭浩一拳砸在桌子上说:“我现在一听雨龙,我就想弄死他。
  我按在他的手说:“我们既然要搞他,就要搞的神不知鬼不觉,小不忍者乱大谋。
  你想单独搞雨龙,就算雨龙死了,你能跑掉吗?你想过你的女儿吗?路要一步一个脚印稳扎稳打的走,图快只有一个结果,那就是死路一条。
  雨龙现在的势力可以说,只要一个小手指就能碾死我们,我们必须忍耐,打掉牙往肚子里咽。杀一千自损八百的事是蠢货干的,兄弟拿你去换雨龙他不配。
  提到郭浩的女儿。郭浩脸上充满为难之色。
  我说:“郭浩,你为什么住在那么偏僻那么老的房子,那环境好一点的小区还少吗?
  郭浩叹了一口气说:“当时选房子的时候,就图便宜。
  我和赵小丫心想,孩子一出生花钱的地方多,能省一点就省一点,多贴给孩子点。
  我们两个人无所谓,只要有个窝就行了。
  在说,我和赵小丫没有正式结婚,小丫是大姑娘她怕别人说她,就随便找了一个地方落脚。
  房东是一个老太婆,租给我们一年房租费才4000块,这样便宜的房子到哪找去。
  我是坏事干多了,报应吧!天让我家破人亡,我能有什么办法!
  有时候人真的不能亏良心,真的有报应啊!
  我望着郭浩那张发红的脸说:
  “你住的那房子,有不干净的东西,我能感觉到它的存在,也能看见它。
  我此话一出,郭浩差一点没从椅子上掉下去,他不敢相信的看着我。沉默了很长时间,从嘴里蹦出来三个字:“不会吧!
  我见他不相信:“把你的匕首给我,我给你们看一样东西。
  郭浩迷惑地盯着我。见我不象在开玩笑,就从皮带上,抽出他随身携带的匕首,递给我。
  那一把黑色刀身折叠式匕首,我撑开刀刃对着左手食指,横划了一刀。
  鲜血顺着伤口溢了出来,我把鲜红的血液滴在右手心里。
  那鲜血瞬间被右手心吸食。一点血迹都没有留下。
  郭浩睁着椭圆的眼珠,震惊的望着我,指我问房辰说:
  “你。,,你看,。。见没有,,他的右手竟然会吸血。
  房辰几乎和郭浩的表情一样,他们两个跟怪物似的瞪着我。
  那表情仿佛,跟我随时要变成吸血鬼似的。
  他们两个直直盯着我有几分钟。
  我把匕首还给他说“不管你们信不信,我就是能看见鬼魂,你们也不动脑子想想。
  如果我没有这个能力,万金龙能认我当徒弟吗?
  对了。我师父到底和房辰父亲是因为什么接下的仇?
  郭浩定了定神,给自己倒了一杯酒。端起酒杯扫了一眼我,又瞅一眼房辰说:
  “你这话问的,我真不好说,一边是你敬重师傅,一边是我的尊敬的天爷。
  在说他还是房辰的父亲,我这话咋开口。
  我盯着房辰说:“公平客观的说,有一说一有二说二,我和房辰不是那么小气的人,你把心放肚子里吧!实话实说。
  郭浩盯着房辰给自己灌了一口酒,嘴一抹点根烟说:
  “这件事有好几个版本,毕竟当时我不再场,我也只是道听途说。
  我感觉这个版本最真实。咱前明后不争,不管我说什么,你们也别生气,我就事论事,不代表我任何个人情绪在里面。
  房辰盯着他说:“你磨叽个什么,我自从回到到阳北市后,对我父亲以前的事略知一二,但是你们总是恭维我,竟说些好听的,我现在只想你公平公正的,了解我父亲这个人,你说什么我都不会怪你。
  房辰的话显然给郭浩吃了一颗丁心丸。
  郭浩意境地说:“道上是这样传的,话说,当时万金龙是阳北市有名的风水世家。
  那时候咱阳北人比较迷信这个,上至达官贵人,下至平民百姓,对万家比较尊敬。
  当初万金龙在阳北市古玩市场摆地摊,倒腾玉器。
  他无意收了两块价值连城的古玉,传言当时那两块古玉,是一伙盗墓贼急等着出手,卖给他的。
  那盗墓眼戳,被万金龙忽悠迷糊了,以极低的价格出手。
  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,那盗墓的反悔了,想把玉给赎回来。
  但是万金龙不肯,就带着家人连夜跑了。
  那伙盗墓的找了万金龙几年找不到他。
  也许是树大招风,万金龙一家隐姓埋名躲在,阳赐县的一个农村小镇给人家算卦,看风水。
  毕竟万金龙有本事,十里八乡的人,都知道镇上有一个神算得风水大师。
  金龙安稳日子没过几年,就被那伙盗墓的盯着了。
  哎,那伙盗墓的也没人性,当时万金龙的老婆已经怀胎几个月了,领着两个月女儿在家养胎。
  万金龙当时没在家,那伙人就对他老婆下手,硬是逼着万金龙老婆生吞麝香,给万金龙留了一个字条,把他两个女孩带走了。
  等万金龙回来的时候,他妻子大出血,孩子已经保不住了,后来万金龙把那两块玉还给了那伙盗墓的,他妻子没挺几个月就死了。
  从那以后万金龙象变了一个人似的,不再为平民百姓开风水,一心巴结大贵贵人。
  先是涉足煤矿,倒腾沙子,抢占阳北市古城老区的新化农贸市场,只要赚钱生意他都干。
  后来他把招募一批亡命之徒,开始实行疯狂的报复,那伙盗墓的十几个人无一漏网,不是横尸街头,就是落个终生残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