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二百零三章 雷子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房辰猛拍一下我的胳膊。
  我因为和他刚打过架,肌肉拉的生疼,我嘴一咧揉着手臂说:“
  你轻点行吗?
  房辰眼角一扬说:“还轻点,你以为我和你搞基,你是让我轻点进去吗?哈哈!www!ttzw*com
  我有些火:“你tmd,都什么时候还能笑的出来,你这人是不是大脑不正常,时好时坏。
  房辰精神抖擞的,伸了伸手臂说:“这你都能想出来?
  我当初真是瞎了眼,我原以为,你是四肢发呆的北极熊。
  没有想到你是深藏不露啊,你真是个名副其实的鹰隼,我看这样行。
  我扫了他一眼说:“行的话,我现在给郭浩打电话了。
  房辰点了点。
  我嘴角微微一撇掏出电话,拨通一号码:
  “喂,是郭浩吗!
  我是韩冰,呵呵!
  在哪找乐子呢?
  呵呵,行,这样吧!我们在英伦酒吧等你!好不见不散。
  等我挂上电话后,房辰一边启动汽车,一边问:
  “想好怎么说了吗。
  我笑着望着窗外的夜景说:“一个唱红脸,一个唱白脸双管齐下,你到时候只需要绷着脸看戏,见好就收就行了。
  房辰对我竖了一个大拇指,他的眼中闪过一丝光亮,棱角分明的脸上,挂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沉重。
  闪烁的霓虹灯露出它那迷人微笑,繁忙的城市,仿佛在霓虹灯的打扮下,裸露着它那伪装出来的正经。似乎在凄美的夜色中宣泄着夜幕所带来的诱惑。
  这个充满诱惑的城市,渐渐脱去他那花枝招展的外衣,尽情的升华着所有的*。
  酒吧里没人,整个一楼大厅,就一个中年男人独坐在墙角里。昏暗的光线掩盖着那人的脸。
  但是不难看出,他是一个孤独的男人。
  酒吧里的酒保,一个个无精打采的样子。见我和房辰进来,一个个站的笔直,尽量保持着职业性得微笑。
  随后房辰上楼换衣服,我坐在吧台上要了一杯啤酒。
  那酒保是一个二十几岁的年轻人。他盯着我脸上的伤说:
  “你们怎么还敢回来,刚才来了一批人已经清过一次场了,他们说警告顾客说什么,这酒吧卖的就是假酒还喝死了人,哎!客人哗啦一下子。全走了。
  我在这个酒吧里干了三年哎!还是第一次见酒吧这样惨淡。哎!
  我盯着他一时无语。
  这时候郭浩心急火燎的进了酒吧!走到我身边对酒保说:
  “把我存的那瓶酒拿出来。
  我望着郭浩见他眼神有些漂移,一时间竟有些尴尬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  郭浩接过酒给我倒了一杯酒说:“这酒不错。
  我故作轻松地笑了笑说:“这酒我喝不起,,一瓶一万多,我这种人只配喝这种二十块一瓶的。
  郭浩面露难色的盯着我说:“别调侃我兄弟,我知道你们气我,但是我也是有苦衷的。
  我笑着抿了一口酒:“别叫我兄弟,你不配。
  郭浩的手僵在半空中。抓起酒杯猛灌了整整一高酒杯,起身要走。
  我一把拽住他的胳膊。
  郭浩盯着我说:“你既然看不起来我,还拦我干什么。如果你想打我,你现在动手,我郭浩今天龇个牙,就不是人养的。
  我说:“你激动个锤子!你tmd做的龌龊事,你到反客为主发起脾气了。
  我一句话,把郭浩噎的半天没回过神。他自知理亏的趴在吧台上喝闷酒。
  正在这时房辰从楼上下来,冷冷的盯着郭浩。对我说:“我在车上等你,随后径直出了酒吧!
  郭浩表情复杂地目送房辰。
  我能看的出。其实他对房辰还是有话要说的,但是他见房辰那么冷漠的样子,把所有的话咽了回去。
  我说:“郭浩,拿着你的酒,跟我们去一地方。
  正当我们出酒吧时,坐在酒吧角落里的一个男人站起来说:
  “等一下。
  我回头望去,那人拿着一个酒瓶走了过来。
  郭浩显然认识他,尊敬地喊:“雷哥!你什么时候回来的,回来怎么不给兄弟们打个招呼?我们好替你接风洗尘。
  那男人盯着郭浩,没说话。
  扫了我一眼说:“你就是韩冰。
  我问:“你认识我?
  那个叫雷哥的人,嘴角微微一撇说:
  “阳北一监,死囚0279号排名老六,万金龙的大徒弟,我怎么会不认识你,呵呵。
  我的心咯噔一下,0279号这是我在监狱的牢号。
  我仔细那量那人一翻,此人四十多岁,短寸头长方脸,浓黑得眉毛下一双三角眼。
  他一只手插在兜里,一只手握着酒瓶,不知道为什么,我感觉他眼神中股说不出来的阴冷。
  我警惕地问:“你到底是谁想干什么?
  那人眼角一扬笑了起来说:“呵呵,阳北市看的起我的喊我一声雷哥,看不起我的叫我雷子,我是谁不重要,重要的是我想请兄弟帮个忙!
  我嘿嘿地笑了起来说:“帮忙?你我非亲非故,不好意思,我没有助人为乐的习惯,我现在有急事,有时间在说吧。
  那个叫雷哥的人,一把按着我的肩膀。
  我感觉肩膀一沉,我盯着他的手说:“放开我?
  那个叫雷哥的人,一脸平静:
  “呵呵,兄弟火气别那么大,我没别的意思?
  郭浩见气氛有些僵在一旁劝说:“韩冰,你们先谈,一般人想见雷哥,雷哥都不给面子,今天雷哥主动找到你。给我一个面子听雷哥把说话完,我在外面等你。
  我望着郭浩那恭维的表情说:“既然我兄弟郭浩替你说话,这个面子我给你,有什么话直接说。
  那个叫雷哥的笑着望着郭浩,谈谈的说一句。谢了鼠弟。
  郭浩表情复杂地出了酒吧。
  随后我和那个叫雷哥的,坐在酒吧最里面的一张桌子上。
  淡蓝色的光线打在那人的脸上,他眉头紧缩,双目直视地盯着我许久。
  把一张银行卡放在桌子上,推了过来。
  开门见山地说:“这里面是五万,我要你在监狱里帮我照顾一个人。
  我盯着银行卡说:“我已经出狱了。帮不了你。
  雷哥笑了起来说:“是闲钱少是吗!你开个价吧!
  我扫了他一眼撇了撇手指说:
  “这不是钱的问题,如果我在监狱里还好说。
  问题是我现在出狱了,你也是道上混的,你应该明白人走茶凉的道理。这压根就不是钱多钱少的事!对不起,我没这个能力。
  雷哥哈哈地大笑起来:“我既然能找到你。也对你的事略知一二。
  只要你张口和万金龙说一声,这不是什么难事。
  我盯着他据我观察,,从郭浩对此人的尊敬程度上,不难看出此人一定不简单。
  在说郭浩是雨龙手下的四大金刚之一,能在此人面前乖的象一只猫,这人到底是什么背景。
  很明显他的势力绝不亚于雨龙,这人到底是什么来头。现在我和房辰正是山穷水尽之时,我能不能利用这个人来帮组我们。既然他找我办这事,那么监狱的这个人。一定对他来说很重要。
  有一来必有一往。看样子我要抬高监狱的筹码了。
  雷哥见我不说话说:
  “兄弟出来混,给人方面就是给自己方面,朋友多了路好走。如果你能卖给我一个薄面帮我,你这个兄弟我认了。你以后遇见什么难事,只要你吱一声,我雷哥一定给你办。
  但是如果你不帮我。我敢保证你一定会后悔。
  我盯着他问:“你是在威胁我?
  雷哥揉了揉太阳穴.冷笑地说:“你怎么理解那是你的事,我只想让你明白你现在的处境。
  我笑了起来说:“我这人什么都好。就是最不喜欢别人威胁我,
  那我倒要看看。我是怎么后悔的。
  雷哥显然没有料到我会这么说,他那表情象是从来没有遇见过有人这么和他说话,他脸上有些挂不住的站起指着我吼:
  “你tmd是敬酒不吃,吃罚酒是吧!你信不信老子,今天让你抬着出酒吧!
  我不露声色的说:“你敢吗?老话说的好,咬人的狗不叫,叫唤的狗不咬人。
  雷哥怒气冲冲地盯着我,他那三角眼里的黑坠子似乎,正在往外冒着黑烟。:
  “你小子真够猖狂的,没吃过亏是吧!你在监狱里是龙,但是出监狱是龙你给老子盘着,是虎你给老子卧着,现在给你一个机会跪直板了!我原谅你,不信你现在出酒吧试试看。
  我笑着说:“当初在我记的房天和雨也说过这话,你唬不了我,
  你叫雷哥是吧,监狱里的那个人,一定对你很重要吧!
  你既然能找到我,那我想打听监狱的那个人叫什么也不难吧!
  你动老子一手指头试试看,我保证他在监狱里活的生不如死。
  雷哥一听脸色大变,他死死盯着我说:
  “你小子敢反过来威胁我!
  我从兜里掏出一根烟,悠闲地塞进嘴里说:
  “我不是吓大的,在事先没有摸清出你的身份之前,我不会帮你,我这人天生胆小,怕自己死的不明不白!
  雷哥笑了起来说:“行,我给你时间,你也不用打听了,直接问郭浩就行了,我给你留个电话,想明白了给我打电话,这是我的号码,拿好了,别弄丢了。
  我接过他手上的一串号码,塞进兜里,起身往门外走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