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二百零二章 借刀杀人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div
  我不知为什么,我盯着万心伊的脸,突然觉的她那张白皙的脸颊后背隐藏着一种说不出道不明阴险狡诈。{{
  3
  万心伊一脸柔情地问:“想喝点什么吗?www@ttzw@com
  我笑着说:“不用了,我这人是土老鳖,喝不得这玩意,太苦跟中药似的,万心伊,谢谢你给我这个面子,见他一面,
  我还有事先走了。
  话一说话,我立马转身离去。
  当我走到门口时。
  万心伊说:“韩冰,难道你没有什么话要给我说吗?
  我站一手拉着门手说:“我们不是一类人,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  万心伊尖锐具有穿透性的声音,不知不觉提高一个分贝说:“韩冰,有时候我真搞不懂,你是怎么想的,你明明白知道
  我们万家和房家是世仇,你还充当说客,让我帮助我的仇人,你有没有想到我的感受,到底我在你心里是什么角色,你宁愿跟着我父亲的仇人,一个丧家之犬,也不愿意帮我搭理家族生意。?我想听你的解释?
  我缓缓的低下头为难地说:
  “万心伊,我可以不解释吗?我的话显然是万心伊意料之中,她眉毛轻微一撇说:“你可以不解释,但是你朋友房辰真是一点希望都没有了。
  我直呼其名说:“万心伊,这话说的不厚道,你在威胁我?
  万心伊站起身,拂来拂坐皱的衣服说:
  “你不是要走吗?去你找那个丧家之犬吧!你们两个。对了,再带着那个两个蠢蛋,富贵和富强。你们四个人提着菜刀去夺回房家的所有产业。
  曾经你不是单枪匹马去找房天雨龙吗?你现在也可以,我知道你能干的出来。
  如果换成以前我一定会摔门而去,但是现在我不会,人是在经过痛苦的磨难后一步一步成长,经历的事多,也就看透了。
  我知道万心伊是故意激怒我,我淡淡一笑说:
  “路是自己选择的。人要靠自己,跟你万龙集团,无非是因为我师父的光环一步登天。但是我韩冰显然不是那种人,黑子就是一个例子,黑子从来就没有正眼瞅过我,你知道因为什么吗?因为他知道我是万爷的徒弟。而你是万爷的女儿。你迫于你父亲给我面子,这一点我知道。
  但是你手下的人不那么想,这一点我比你看的透,所以人要靠自己,要让别人看的起我,我跟着房辰就是从一个瘪三开始起步,我必须靠自己的双手打出一片天地,而不是跟着你。坐享其成。
  万心伊说:“你为什么非要让自己活的那么辛苦。有我在没人敢看不起你。
  我淡淡一笑说:“不是别人能不能看的起我,是我自己看不起自己。因为你不懂男人!
  随后我转身头也不回出了房间。
  上房辰车后。
  我盯着房辰那张绝望的脸说:“别想那么多。一切都会好的,等等看吧!
  房辰表情凄凉地说:“我现在不想了,我想离开阳北。
  我望着窗外川流不息的人流说:“阳北是你的家,茫茫人海你准备去哪?
  房辰一脸惆怅说:“家,我还有家吗?
  我脸父亲最后一眼都没法见。我这二十五年算是白活了,小冰,谢谢你,在我最难受的时候一直陪伴我,我现在已经身无分文,唯一的就是这辆车,送给你了。
  房辰拉开车门
  ,象一个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,走向公路,他迷茫的望着来来往往的车流,随后低着头向开车道走去。
  一阵急促的刹车声,那驾驶员满脸怒气吼:“你tmd想死啊!眼瞎。
  我立刻冲了过去,一把拽房辰的领子,把他揪到路边:
  “你他吗的疯了是不是。
  房辰猛然间甩开我说:“我连父亲最后一面都见不到,我活着有什么意思,你让我去死。
  我心酸地盯着房辰那张泪流满面的脸说:
  “兄弟,我知道你心里难受,我韩冰张这么大,也不会劝人,但是我希望你能明白,你如果选择死,你就这个世界上最蠢的人,男人活着要有血性,是自己就要努力夺回来,你看看你现在看看你自己这样子,你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,在国外呆了那么多年,大道理你比我懂的多,但是我只想告诉你,自杀是一个男人最懦弱的表现。
  你虽然解脱了,但是你把你父亲辛苦一辈子打下来的江山拱手相让,你对的起你父亲吗?
  房辰盯着我吼:“你说的到容易,我不想你听废话,你tmd给我滚开!
  他话说完又往路中间冲,我一把将他拽了回来,但是我没有想到房辰对着我的右眼就是一拳。
  那一拳非常实在打我的眼冒金花,我捂着眼愣了几秒种。
  晃过神我一把搂在着他的后腰将他摔倒在地上。
  房辰瞪着火红的眼珠,趴起来一脚踹在我的肚子上,我一屁股坐在地上,那一刻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,我冲过去,对着他的脸上就是一拳,随后我们两个扭打在一起,我们从公路上滚进人行道,路上的行人围观的很多,却没有一个人敢拉我们。
  房辰象疯了似的,手脚并用对我身上招呼。
  我知道他不是我的对手,我一直对他手下留情,但是显然房辰不是这么想的吗,他的精神状态一种不要命的自虐,似乎**上的疼痛,开始暂时宣泄心里上的痛苦似的。我攻击他的同时,我也要承受他用意志支撑的爆发力,人最怕就是跟一个不要命的人打架,房辰显然就是这个不要命的人,在体力的消耗下,我们渐渐虚脱了。
  随后我们累的趴不起来,瘫坐在路边的台阶上。
  我揉着脸吐了一口血水。
  房辰低着头捂着鼻子。
  我盯着他说:“过瘾吗?你md。
  房辰扭头望着我说:“爽,不过你小子下手真黑,我感觉鼻子歪了。
  我一听乐了,抹了一把嘴角,递给他一根烟说:
  “我还留着手呢!就你这傻逼,老子不是吹,十秒钟ko不了你,我tmd随你姓。
  房辰接过烟嘴一撇:“你不吹牛
  能死咋滴,来,来,在干一架。
  我一边举着胳膊绕了一圈笑着说:“去tmd
  傻逼!
  随后房辰也笑了起来。
  我揉了揉脸说:“真看不出来,你小子细皮嫩肉的还挺猛的,你是傻逼吗!不知道挨打的时候用手挡一下,我操,我砸你一拳,我脸上也要挨一拳,你tmd
  是不是天生没有痛感,不会本能抵挡。
  房辰提了一口烟说:“你才傻逼呢!咋不会只是我不想抵挡,我现在心里确实好受多了。
  我白了他一眼着说:“你tmd好受了,我全身疼的要死!
  既然你没事了,那我们谈正事吧?
  房辰一愣说:“谈正事?刚才你和万大小姐谈好了,她愿意帮我们?
  我摇了摇头。
  房辰有些失望地,低下头。
  我见他又开始萎靡。站起身拍了拍衣服上的鞋印说:
  “走上车说。
  房辰一听紧盯我说:“你到底葫芦卖什么药,都这时候了,你还跟我卖关子吗!
  我没有回话,径直上了车。
  等房辰上车后。
  我问:“房辰你想过没有,就算我们找万心伊帮忙,她能帮我们什么?
  今天她的一句话到提醒了,雨龙夺的是你的家族产业,我们找万心伊能帮上我们什么忙,这又不是不打仗,人打完了,问万心伊借人借枪。
  问题是,你想过没有,我们是夺取你父亲旗下的产业,我们有明确的计划吗?
  这不是抢地盘,我们人多能打他么怕我,就不敢和我们争。这不是一码事,我们连个明确的目标都没有怎么夺。
  房辰低着头沉默许久说:“对啊!你说的有道理,这个我还真没想过?
  我嘿嘿地笑了起来,挖苦地说:“对啊!你脑子一热就知道找她帮忙,你连让她怎么帮都不知道,她能帮我们。你想想我们两个是个是个锤子!
  我见房辰在思考我说的话,见缝插针地说:
  “这看是无目标的东西,其实很简单,那就是搞掉雨龙,只要搞掉雨龙,房辰集团必定群龙无首,你是房氏集团的合法继承人,我想?跟你父亲打江山的那些元老,一定会把你重新捧出来。以为你是一块活招牌!
  房辰两眼放光的盯着我,那表情显然在等我继续说下。
  我弹了弹烟灰继续说:“雨龙把郭浩安插在你身边,这虽然看似,在咱心窝上捅了一刀,但是你有没有想过,郭浩是把双刃剑。
  我准备把郭浩反过来,安插在雨龙身边。
  房辰笑着摸着我的脑门说:“你脑子是不是被打坏了,郭浩是木头人吗?你还整反间?你还敢用郭浩,当初我就是太相信他了,我才会落到这一步。
  我拨开他的手一脸严肃说的:“打蛇打七寸,看人要看到骨子里去,郭浩虽然为雨龙所用,但是我能看出来郭浩对你是有感情的。
  你换位思考一下,郭浩现在还不知道他女朋友已经死了。
  我们如果把这仇恨嫁接在雨龙身上,你认为会怎么样?就郭浩那脾气,他一定用找雨龙报仇。
  到时候我们只需要让郭浩,收集雨龙的罪证,有人会替你报仇,如果我这个仇恨如果拉的好,我们还是有希望的!借力打力的道理不用我在废话了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