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二百零一章 丧家之犬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惨淡的月色犹如我的心情一样,压抑低沉。==www=23WX=com
  出了大院,我越想越气。
  这陈妮娜的心是玻璃做的吗?soudu!org
  本来想去医院看我父亲。一想到五姑和林威刚去,便放弃了。
  在路口站了半个小时,回去吧!感觉没面子,自己气呼呼地回去了,自己又灰溜溜的回来。不回去吧!我又不知道去哪?真憋屈。
  正在这时,我的手机响了起来,我猜想肯定是陈妮娜,任由手机响了十几声才接电话,一看来电的是房辰,心里却有些莫名的失落。
  有时候男人发脾气在气头上,也就那十几分钟的事,过了就忘。
  我本以为陈妮娜给我打个电话,说几句软话,我会给她一个台阶下,就立马回家。
  但是显然我失望了,陈妮娜压根就没有想过先软下来。
  “喂,房辰,有事?
  电话那头房辰有些焦急地说:“你现在,在哪?
  我说:“在家”
  房辰说:“那你在殡仪馆门口等着我,我一会就到,他说完便挂上电话。
  大约二十几分钟后,我见到房辰时不由的一愣,他脸色蜡黄,黑眼圈裹着一双对角眼精神萎靡,胡子拉碴。
  这哪里是我第一个见他时,那个穿着白西服风度翩翩的豪门大公子,这简直就象跟刚进监狱的一个星期的犯人。
  他见我第一句话说的极其简单:“上车。
  我见他足足愣了几十秒。
  他说第二句上车的时候,我才回过神。
  我上车后一直盯着他。我不知道着一天之内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  但是我从他的脸上能看的出,他现在就象一只丧家之犬。
  我突然有些可怜他。
  我递给他一根烟,他接过烟拿在手里看了看。我把火给他点燃。
  他猛提一口,闭上眼靠在座椅上,吐出一个那烟,那烟雾他胸前汇集成一团,淡青色的炊烟袅袅飘向窗外。
  短暂的沉默后,我打开僵局说:
  “房辰,大了远的跑过来找我。什么事你说吧!
  房辰盯着我质问:“你这一天去哪了!我整整打了你一天的电话,都是关机。
  是不是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,你跟我没前途。准备抛弃我,跟着雨龙干?
  我把烟蒂弹出窗外说:
  “如果我想跟着雨龙,昨天在酒吧就跟着他了,何必要等着现在。
  房辰心虚地望着我:
  “对不起。你现在唯一的兄弟。这个打击实在太沉痛,让我从天堂跌落进地狱。
  他们竟然不让我,见我父亲最后一面,,,房辰话没说完哽咽了,他痛苦地闭上眼,一直手捂着脸。一手握拳,猛然间砸在方向盘上说:
  “我真的咽不这口气。我不能就这样算了!我要亲手宰了他
  “冰冰,能不能帮我引荐一下万心伊。
  我心里咯噔一下,说真心话,我还真怕房辰主动提出来见万心伊。
  毕竟我和我万心伊没什么交情,全靠他父亲的面子。
  在说以前和万心伊聊天,我就感觉,她对她父亲一肚子意见。所以我才会有意和万心伊拉开距离。
  而且我和万金龙在监狱里这2年,都没听我师傅说过他女儿。
  这万龙集团,在阳北市也算是最有势力的大集团。
  那万爷背后的财力那么大,还会在监狱里经营小卖部,赚着昧良心的黑心钱,这显然不符合常理。
  说句难听的,上次万心伊说,万龙集团一年的招待费,就高达上千万,那我师父何必要背上,被人骂着祖宗十八代的恶名,利用小卖部挣钱养活他身边兄弟的家属。
  很显然我师父,已经被她女儿万心伊取代了。
  万金龙在万龙集团,已经说话不顶用了。
  我本打算过几天去监狱,探视我师傅,探探我师傅的口风,但是房辰在这个节骨眼,突然提起这事,让我一时间陷入两难的境地。
  我望着房辰那张满脸期待的脸,硬着头皮说:
  “我可以帮你引荐,但是我不知道她会不会帮你。
  房辰一只手夹着烟,眼眸闪过一丝光亮说:
  “谢谢你,我就知道你会帮我,你是万金龙的关门徒弟,不看生面看佛面,只要你帮我说话,万心伊一定会给你这个面子帮我,如果你能帮我夺回房氏集团,我的一半产业给你!我发誓。
  我淡淡地笑了起来说:
  “房辰,难道我帮你就是为了,你的钱吗?
  房辰沉默了。
  我给万心伊打了一个电话,我们约定在解放南路的一家艾诺咖啡厅见面。
  随后我和房辰赶到约定的那家咖啡店。
  刚进店门,我就看见万心伊的贴身保镖黑子站在门口,他穿着一件灰色休闲外套悠闲地吸这烟。
  毛寸短发一根根的竖在头皮上,他见我们下车,很冷漠的扫了我一眼。
  我能看出黑子还在为上次,在万心伊的休闲山庄,被富强砸了一板凳耿耿于怀。
  黑子见到房辰的时候,有些意外警惕地盯着我说:
  “韩冰,你怎么把房天的大少爷带了过来,你不知道万家和房家有仇吗?
  我一脸绷说:“黑子,你是不是管的太多了,我带谁来还的经过你的允许吗?万心伊在哪个包间呢?
  黑子冷不丁地被我噎了一句,一时半会竟不知该怎么反驳。
  他口气冰冷地说:“你跟我来。
  随后我和房辰跟着黑子进了咖啡厅。
  艾诺咖啡厅的内饰,属于十八世纪意大利文艺复兴时间的装修风格。一条红色羊毛地顺着大厅往里延伸,围绕着螺旋式楼梯向上盘旋。
  刚上二楼的走廊上,房辰盯着一副油画。不仅感慨说:
  “真难想象,在阳北市还有这么有品味的咖啡店,这副拉斐尔的油画,带金莺的圣母,真是美的让人惊叹。
  我望着房辰的那一脸文艺男青年的样子说:
  “我操,你还有心情欣赏这,你知道你是来干什么的吗?
  房辰瞬间被我拉回现实。低着头一声不坑的跟着我和黑子进了一间包厢。
  进房后,万心伊穿着一件黑色妮子大衣,双腿交叉重叠。握着银白色的勺子,正缓慢的搅拌着咖啡杯。
  她见我进来后,站起身伸手相迎,不忘调侃地说:“这是哪股邪风把韩冰。吹来了快进来坐。
  自从上次在电视见过你一次。直到现在就没有再见过你。
  给你打电话你也关机,嘻嘻,今天怎么想起来我了。
  我笑着说:“呵呵!别调侃我,上次是瞎猫碰见死耗子,这不是想你了吗?
  万心伊掩唇笑着说:“哟,时隔三日刮目相看啊!你还会开玩笑了!
  我说:“万心伊,我给你介绍一下,这个是我朋友。房辰。
  万心伊显然不认识房辰,她很有礼貌的对房辰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。
  我和房辰坐了下来。黑子走到万心伊耳边,小声说了几句话便出了房间。
  随后万心伊一手端着咖啡,盯着房辰仔细打量一翻,看门见山的说:
  “想必这位是房氏集团的少东家吧!
  房辰有些凄凉地说:“大小姐别在看我笑话了。
  万心伊扫了一眼我,不露声色的又说:
  “我看你笑话,呵呵,那就奇怪了,阳北市人都知道,我万家和你房家有仇,今天你和韩冰来找是什么意思?
  是不是,你父亲刚死,你没有本事驾驭雨龙想请我帮忙,我现在可以明确告诉你,你们房氏集团的内部事,我万家不会插手,如果你想和我聊天,没问题,如果你想说其他的,那不好意思请你离开。
  我显然没有想到,万心伊说的那么直接,不动不痒的下了逐客令。
  我开口便说:
  “万心伊,其实,,,,,,,我一句话没说话,却被万心伊打断。
  她说:“韩冰,这事你插不上嘴。
  我被万心伊一句话噎的半天没过来。
  房间里的气氛骤然紧张。
  房辰有些凄凉地望着万心伊,长出一口气,闭上眼对她说:
  “不好意思,万小姐打扰你了,起身便出来房间。
  我刚站起身被万心伊喊住了。
  我有些生气地说:“万心伊,你为什么不能给房辰一个机会,我知道万家和房家有仇,但是现在房天死了,房辰在过外那么多年,他是无辜了的。
  现在眼看着整个房氏集团的产业,被雨龙霸占。
  难道你就不能帮帮她吗?
  万心伊掩嘴笑了起来说:“韩冰,你说完了吗?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。
  你有没有想过没有我怎么帮他?你以为现在的社会,还停留在打打杀杀的时代。
  你拳头硬,有种够狠别人就听你的。
  如果那样的话,你和街边的小混混有什么区别。
  现在的社会是一个靠智商吃饭的时代,有句时髦的话说,人站的高度不同,看的问题就不同。
  我知道你希望我帮他,但是你们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,那就是我怎么帮他。
  难道帮你们找一批人提着枪炮去抢吗!就算把雨龙赶走了,公安局也会找你因为你违法犯罪了。
  韩冰,我是个商人,敢打敢拼的时代已经过去了,你和房辰需要明确目标,想想怎么才能夺回雨龙霸占的产业,我才能帮你们。但是我帮你们也不是白帮,具体怎么帮你们商量好,让你朋友和我谈。
  今天既然你今天出面,这个面子我一定给。
  你那个朋友心态太不稳定了,既然是房氏集团的少东家,连心如止水的心态都没有,可见他和雨龙的对决必然输的一塌糊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