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二百章 不离不弃生死相依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我感觉全身的血液,在那一瞬间逆流,仿佛要冲破血管爆裂而出。
  我把陈妮娜按在床上,慢慢退去她的衣服。soudu!org
  一袭轻蔓的体香,透着神秘与诱惑奔袭而来,我慢慢退去,她最后一道防线,我们能感觉到,我们彼此身体饥渴如同干旱的田野,急需一场甘露的侵润,周围的气氛仿佛凝固。
  我全身的每个毛细血管象吸盘似的,紧紧贴着她那柔嫩的肌肤。
  当我进入她的身体时,陈妮娜猛然间回过神,表情地痛苦望着我。
  她无意识地哆嗦本能的抗拒,双手支撑在我的腹肌上,想要推开我又不忍心。
  一滴血泪顺着她的眼角留了下来,我不知道那意味着什么,也许在荷尔蒙的强烈分泌下,我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。
  陈妮娜惨叫一声,那声音对我来说,就象被袭入春雨一样柔情,如同娇艳的玫瑰,在黑暗中绽放,驰骋的身体与她一起飞翔。
  随后我象泄了气的皮球,趴在她的身上,人生仿佛得到一次洗礼,她让我从一个男孩,变成了一个男人。
  等我醒来时已经是下午。
  我睁开眼睛时,陈妮娜正在绣十字绣,她眼睛紧紧贴着那充满喜庆的童男童女,一针一线得绣很认真,我心疼地说:
  “妮子,别绣了,你眼不好,你喜欢什么样的,哥给你买。
  陈妮娜望着我说:“哥,你醒了。买的哪有自己绣的有意义啊!
  她说着把手里的十字绣撑开给我看。
  那是一对穿着穿着唐装的卡通男女。
  画上的男孩拉着女手,上面写着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
  陈妮娜一脸幸福地说:“等我们结婚了,我把它挂在床头。预示着我们永远不分开。
  我不知道为什么听了陈妮娜话。心里酸酸了的,眼睛竟红了,我一把将她搂在怀里,吻着她额头说:
  “不离不弃生死相依。
  正在这时我听见有人敲门,陈妮娜起身出卧室去开门。
  随后我听见一个女人问陈妮娜是谁。
  我急忙穿衣服下床。
  我五姑娟子有些迷惑地瞅一眼陈妮娜,盯着我问:
  “冰冰,她是?
  我态度冷淡的说:“呦。五姑这是哪股风把你吹了,你还知道回来啊!
  我还以为,你一辈子不回来了呢?
  陈妮娜一听那女的是我五姑。客气地招呼,我五姑进屋。
  我五姑笑眯嘻嘻地问陈妮娜说:
  “你是从小和冰冰玩到大的那个女孩吧!
  她说着进了客厅,她身后的林威提着两箱牛奶,一袋水果跟了进来。
  我五姑也没把自己当外人。在我家里逛了一圈说:
  “你爸。你妈呢?
  我冷冷地说:“五姑,别找了!我爸妈,不再家。
  五姑看了看手表说:“这个点,也该下班了啊!怎么还没回来!是不是在加班啊!你给你爸你妈打电话,晚上我请你们下馆子。
  我说:
  “五姑,你自己不是有电话吗?你怎么不打。
  五姑故意装糊涂地说:
  “冰冰,你怎么了,就那么不待见我吗?
  我撇了一撇嘴说:“五姑。你也看出来我不待见你了。
  那你待见过我爸,我妈没。要不是今天林威在我给你留面子呢,我早就把你赶出去了。
  你自己做的什么事,你心里不清楚,你没把我爸,我妈气死,你是不是心里不舒坦啊,你自己还好意思说我不待见你。
  五姑娟子显然已经做足了心里准备。
  她笑眯眯地走过来,搂着我说:
  “冰冰,你知道五姑小时候,最疼你了,你的作业都是五姑帮你写,改期末考试成绩都我帮你!
  嘿嘿!别生五姑的气了。
  我知道这事,我做错了,你们大人有大量别和小女子一般见识!嘿嘿!我今天负荆请罪,伸手还不打笑脸人。
  你就原谅五姑一次,好不好我的好侄子。
  我最见不的五姑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,从小到大我就吃她这一套,心里的火气顿时消了一半。
  我语重心长地说:
  “你呀!我真办法说你!你和林威的事,只要你过的开心,就行了。
  我是你侄子又没有发言权,你自己好好想想见了我爸妈怎么解释。
  五姑见我说话有些软气说:
  “都是五姑的错,你就原谅五姑一次吧!五姑就你这一个侄子,你知道五姑最疼你!你爸,你妈是不是加班呢?你就帮五姑给你爸妈打了,电话好不好嘛!
  五姑说这话时候象个孩子,摇着我的胳膊跟小女撒娇似的。
  我没忍住笑了出来说:
  “我真是怕你了,打电话的事,一会在说。
  我瞅了一眼林威和陈妮娜,见她和他们一直站在有些拘束,便拉着陈妮娜介绍说:
  “五姑这是我未婚妻陈妮娜,,她就是以前住咱着五楼的,以前经常和我一起玩的小妮子。
  五姑仔细打量陈妮娜说:
  “呀!我就说刚才开门的时候,怎么是个大美女开门,我还以为走错门了,我往屋子里看了看心想,对啊这就是我哥家啊!
  原来是爱哭鼻子的小妮子,哇,现在张那么大了,变这么漂亮了!
  你和冰冰真是青梅竹马啊!
  等,等,五姑盯着陈妮娜想了想,扭头又对林威说:
  “老公,你有没有觉的妮子张的象一个人,林威盯着陈妮娜说:
  “我知道你说的是谁,但是我忘了那明星叫什么名字。好像和我一个姓。
  五姑笑着说:“林志玲。
  林威说:“对,就是她,台湾的女明星。
  我五姑和林威一唱一和的夸着陈妮娜。
  陈妮娜脸红扑扑的低着头。有些羞涩地抠着小手指。
  那样子很迷人,我很喜欢看陈妮娜羞涩的样子,那种美象一朵含苞未放的花朵。
  我能看出来陈妮娜很开心。
  我笑着说:
  “我说五姑,姑父,有你怎么这样的吗!做长辈的有点正行吗?
  五姑一听我直接喊林威姑父了,她笑的更开心了,打趣地说:
  “林威。你听见没,冰冰刚才喊你姑父了,你这初次见面。不表示不表示吗?
  林威心知肚明地从,内兜里掏出一个四四方方的小盒子,说:
  “冰冰,以后都是一家人了。也不知道你喜欢什么!上次一个朋友去香港旅游说那边的手表不错。还便宜。
  我就让他给我带了一块手表,不知道你喜欢不喜欢,,就当见面礼。
  我笑着接过手表说:
  “如果是以前,我一定不要,但是现在不一样了,你是我姑父,长辈送我东西。哪有不要里的理,那姑父谢谢了。
  五姑撇了撇嘴说:“脸皮真厚。就这么收了!也不谦虚谦虚。
  我说:“这还谦虚个屁,都是成一家人了不假吗?
  以前我还说过你的闺房糗事,骗过林威一双溜冰鞋呢!
  我此话一出,林威哈哈的笑了起来。
  显然我们彼此已经放下所有的尴尬,气氛开始融洽。
  我们聊了很多小时候的事,陈妮娜一直安静的在旁边听。
  五姑时不时往着墙上的石英钟。
  我能看的出,她心里一直放不开,也许在没有得到父母的肯定时,她和林威心里一直有种说不出来的煎熬。
  我实在不想骗他们就说出了,我父亲住院的事。
  五姑,和林威一愣,急忙拉着林威要去医院。
  我拦住他们说:“五姑,你现在去不合适,我父亲是肋骨断了,不能生气,也不能说话。
  你们去不是给他添堵吗?
  林威也赞成的说法,但是当我五姑瞪了他一眼后,林威立刻调转枪头,支持五姑。
  我能看出来林威有些怵我五姑。
  等他们走后盯着陈妮娜脸上余怒,我真想抽自己一个大嘴巴。
  陈妮娜气呼呼地说:
  “为什么,家里出了这么大事,不告诉我?我以为阿姨,叔叔,因为工作忙,原来是叔叔住院了。哥,你到底有没有把我当成妻子。
  我陪着笑脸哄着妮子说:
  “不是有富贵和我妈看着吗?家里总的留个人看家吧!
  陈妮娜想了想说:
  “你是不是因为我眼睛,怕我去医院给你丢人。
  我一听有些生气地:“妮子,你说什么呢!我是怕你担心,你是不是太敏感多疑了。
  陈妮娜说:“我敏感多疑,那你告诉我,那个钱包是这么回事。
  我火气蹭的一下子窜了上来说:
  “你怎么又提到那个事,你脑子天天想什么呢!
  妮子我tmd再重复最后一次,那钱包是我捡的,我真的不认识那女的。
  陈妮娜步步紧逼的说:“你身上有别的女人钱包,我心里就是不舒服,
  我知道我什么都比不上邢睿,我没她漂亮,没她有气质,她是公务员,我什么都不是,我知道我是你的累赘!
  我感觉我的头在那一瞬间,猛然间大了。
  我真的一句话也说不出口,便沉默了。
  我有些想不明白,这女人怎么老是喜欢,给自己找一个假想敌,总习惯纠结一个不且事宜东西,反反复复的抓着不放,解释不相信,不解释吧,听不下去。
  陈妮娜见我不说话,以为我心虚,她哭着说:
  “我就知道,你和邢睿一直联系,这些天,你天天不回家是不是和她在一起,如果你喜欢她,我退出。
  我吼:“妮子,你又完没完,我tmd发誓,你是我人生中第一个女人,我和邢睿不可能,这辈子都不可能,除了你老子谁都不要,我说话这话,摔门而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