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一百九十六章 迷彩军装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div
  吴广义倒是很淡定,他脸面无表情的从耳朵上取出一根烟,悠闲的点燃。
  看最新最全
  那火秒在黑暗中绽放,印红吴广义那张刚毅的脸。www*ttzw*com
  他低着头,扫了一眼林俊,冷漠地说:
  “李俊啊,我实在没想到,你竟然能对韩冰说出这么恶毒的话。
  难道你不知道,我是阳北分局有名的顺风耳吗?
  你tmd就根本不配穿这身警服,你是在侮辱我们的警徽。
  你这几年公安工作白干了,什么都没学会,就tdm学会耍心眼了。
  我就想不明白,你在警校几年是咋上的,就你这素质还能毕业?
  你们警校的教导员,是不是在学校里,整天教你们怎么用警棍打人。
  我告诉你,你的手上警棍对保护人民,而不是对曹局长和群众用。
  吴广义说完,把头扭向曹局长说:
  “老曹,我作为阳东分局的刑警大队队长,有权对我城区中队的侦查员李俊,是否胜任刑警队的工作提出异议。
  通过这几天的观察,我感觉他并不适合在城区中队工作。
  我特向你申请,将李俊调回原派出所,等回到分局后,我会以书面报告形式提出申请,希望你能慎重考虑,召开局党委班子会议研究我的提议。
  曹局长松开我:“吴广义!你故意给老子添堵打官腔是吧!还研究个屁,就他这觉悟。还回什么大骨堆派出所,应该去最艰苦的八令派出所。
  八令派出所一共就6个人,一个所长。一个指导员,一个户籍警,三个民警,正好还空缺个行政内勤,正好他去磨练磨练。
  林俊一听简直不敢相信盯着曹局长。
  他知道八令派出所,位于阳东区与阳赐县交界处,是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。
  到了那地方就等于到了阳赐县。八令所是阳北市出了名的艰苦所,没人愿意去,
  不仅地理位置偏僻。而且交通不便。
  李俊随后象变了一个似的,激动地说:
  “曹局长,你,。。,去年我可是全省十佳民警,你们竟然为了一个有前科的老改犯这样对我!
  曹局长盯着李俊意味深长地说:
  “李俊啊!李俊啊!你直到现在还没明白,警察这两个字的真正含义。
  当初邢所长为保护韩冰,献出宝贵的生命。
  你知道为什么,我让你代表阳东分局乃至市局,在全省巡回做报告吗。
  是我想培养你让你发扬,邢所长身上那种。人民警察捍卫人民生命财产奋不顾身的献身精神。
  但是我万万没有想到,你不仅没有体会到我的良心用苦。而且当各种荣誉光环集于一身时,竟然堕落成如此狭隘。
  你让我怎么敢把邢睿交给你。
  李俊听完曹局长的话,猛然间瘫倒在地上。
  曹局长,长叹了一口气用情之深的说:
  “李俊全省十佳民警,又算的了什么!那只不要代表你曾经的荣誉。
  就算在战训队,打靶成绩全优。公安业务知识在娴熟,政治素质再过硬。
  也比不过,一颗把人民群众当成亲人的心。
  回去吧明天去八令派出所报到!好好想想我今天的话。
  李俊缓缓的从地上爬了起来,表情悲痛地闭眼,泪水顺着眼角滑了下来,向曹局长和吴广义敬了一个礼,转身头也不回的走了。
  不知为什么望着李俊的背影,我心里酸酸了。
  曹局长显得有些疲惫,他点燃一根烟。
  当打火机点燃的那一刻,我分明看见曹局长眼眶红红的。
  他口气沉重地对我说:“走吧!被击毙的匪徒都在停尸大厅。
  随后我们一行人,进了停尸大厅。
  蔡大爷见有人从殡仪馆后区进来,走到配电箱旁启动按钮
  ,,啪,,啪,,啪,,八盏巨大的照明灯,瞬间点亮。
  整个停尸大厅犹如白天,蔡大爷扫了一眼曹局长身后的我,先是一愣,什么话都没说,知趣的出了停尸大厅。
  显然整个停尸大厅被刻意整理过。
  匪徒的那些尸体和别的尸体隔开,摆放在大厅最左侧的担架车上,我数着一共躺着七具盖着白布的尸体。
  那些尸体头朝东脚朝西,一字型排开。
  每具尸体之间间隔六七十公分左右,我跟着曹局长走过去。
  曹局长伸手掀开最右侧尸体的白布,那是一具看起来,年龄不是很大男人尸体。
  那尸体整睁着眼,一副死不瞑目狰狞的样子,整脸色呈紫色。
  曹局长一只手托着下巴盯着我问:
  “能认出来吗?
  我摇了摇头,紧接着,曹局长掀开第二具。
  曹局长扭头扫了我一眼说:“这具呢?
  我望着曹局长掀开的那具尸体。
  那尸体头部中弹,整个右侧脑袋被子弹炸开一个洞,乳白的脑浆和发黑的血浆流在担架车上。
  那尸体眼皮上翻,半张着嘴露出一排不规则的牙齿,看起来还有真有些怵得慌。
  我摇了摇头。
  随后曹局长依次掀开,剩下五具尸体脸上的白布。
  我沿着尸体头顶走了一圈。
  我依然摇头。
  曹局长盯着我问:“你一具都不认不出来吗?
  我说:“那天他们戴着鬼脸面具,我压根就看不清楚,他们张什么样子,更别说认出来。
  曹局长显然有些不甘心地说:
  “你再仔细瞅瞅,当时他们是几个人,说话都是哪地方的口音,是本地人口音。还是外地口音。
  我那一刻真的有些,对曹局长无语,我有些不耐烦地说:
  “当时我和邢睿在车里坐着。我压根就没听见他们说话。
  曹局长一听,邢睿当时和我在车里,他头皮一抬,眉头紧锁地盯着我问:
  “邢睿当时也在车上?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  我心里咯噔一下,我真恨不抽自己一个大嘴巴。
  我知道在一个干了二十几年老刑侦面前,我实在瞒不下起去,更没办法自圆其说。索性把事情的前后全盘托出。
  曹局长听后,他那张坑坑洼洼的脸上,越发的深沉。
  我低着头象一个干了坏事的小孩。正等待他发火。
  随后曹局长的那钩子似的眼神,在我脸上扫了扫去。
  他一把提着我领子问:
  “你tmd,有没有趁人之危干坏事。
  我有些想笑,一颗悬着心瞬间放了下去。原来曹局长担心的是。我有没有碰邢睿。
  我掰开曹局长的手意境的说:
  “我当时是和邢睿逢场作戏,那群人拿着德产mp5,和雨龙说话。
  当时我们两个都再雨龙手上,说句不好听的,雨龙只要眨眨眼,分分时就会杀了我和邢睿。
  如果换成你,你还有心思去想的事吗?
  我tmd的又不傻逼,脑子又没被驴踢了。那么危险,我还能心思去想这龌龊事。
  曹局长见我一脸轻松。松开我说:
  “那你昨天怎么不说。
  我撇了撇嘴说:“曹局,是不是你们干公安的,无论什么事都必须要向上级汇报。
  你和王局长跟审讯犯人似的审问我,我这,问我那的。
  我难道说:“当初为了救邢睿,我把她按在车上糟蹋了,邢睿是女的,你让她以后怎么有脸去上班。
  曹局长冰冷冷地说:
  “你到底和邢睿是什么关系,你现在和我说,我心里好有个数。
  我一脸平静地说:
  “没有关系,上下级任务关系。
  曹局长显然不信说:
  “你别以为我什么都看不出来,我发现你和邢睿之间一定有事,你小子最好不要瞒着我,不管你们关系到何种程度,但是我警告你,我虽然不是邢睿父亲,但是你敢伤害邢睿,我一定不会放过你。
  谈到邢睿,我和曹局长的谈话,就此僵住。
  如果换成以前我一定和他发火,但是因为刚才和李俊的事,我还是有所保留不接腔。
  短暂的沉默后,曹局长望着那七具尸体,自言自语地说:
  “看样子,也没什么结果了!总感觉这次围捕有些太顺利。
  干了一辈子刑侦总感觉心里空空的。
  随后曹局长揉了揉太阳穴,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包,递给我一根问:
  “你对枪支很熟悉吗?你怎么知道他们拿的是德产mp5。
  我接过烟,点燃提一口说:
  “邢睿说的啊!我又不知道什么是mp5,mp6那枪跟板状似的,当时那人拿着mp5站在领头大哥身后,满牛逼的样子,很拽很拉风。
  曹局长问:
  “他们还有一个领头的?那人有多高。
  我想了想说:
  “感觉没我高,穿着一件淡绿色迷彩服,那衣服好像是二战时期美国101空降师的冲锋衣。
  右肩膀上有个老鹰头、胸前有一串英语字母,,,y
  还是,,,v
  我没记住。
  我几年在武校上学的时候,就在军迷专卖店相中这套衣服。
  那时候这衣服一套800多,我妈不舍得给我买,我还因为这衣服,和我妈吵了一架。
  我话没说话,曹局长猛然间冲到那些尸体旁,扬手象疯了似的,把所有的尸体身上的白布扯掉,挨个扫了一眼,指着我说:
  “你小子立大功了!
  随后掏出电话向殡仪馆后区走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