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一百九十五章 阴险的李俊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div
  夜风有些凉,整个城市仿佛在夜幕的怀抱中睡去一般。
  我抬起头望着漆黑的夜空,开始回想今天所发生的一切。www@c66c!com
  思绪如潮水般涌出,我不敢想,在房辰最脆弱的时候。
  我却硬生生点破郭浩是,雨龙安插在他身边的卧底,这是不是不且事宜地,在房辰那脆弱的伤口又捅的一刀。
  我承认我自私,每当看见郭浩,我都忍不住想去他的女朋友。
  那个躺在冰凉的解剖床上,被解剖的可怜女人赵小丫。
  我是不是过于残忍,为了自己的私心,不顾房辰的死活。难道真的为了报复他的父亲曾经伤害过我师傅吗?这显然不是我的初衷。
  我这种直接的很方式,我把对雨龙恨,毫无犹豫的转嫁到郭浩身上。
  我恨他出卖房辰,也后怕房辰一旦和郭浩交心,说出我是鹰隼的身份。
  那么等待我的只有一个字,死!为了自保我不的得,在房辰最最脆弱的时候,恨下心扫除我的威胁。
  对郭浩这个人很矛盾,我明知道,雨龙杀了他最爱女人,却不告诉他。
  因为我知道,郭浩是我手里一颗对雨龙最致命一把双刃剑,也是一个颗棋子。
  我自己何尝不是一颗棋子呢!
  也许因为赵小丫的原因,我突然有些可怜郭浩。
  我问自己,我在心里把郭浩当成兄弟吗?
  抛开一切杂念,单从郭浩这个人的人品来说。我对他是感激的。
  毕竟今天替我出头,将一个不认识的人,甚至说连见过都没见过的人。捅了几刀。
  如果他心里没有把我当成兄弟,他大可不必这样帮我。
  也许他只要站在一旁看戏就行,汇报我和房辰的动向就行。
  今天发生的事,不是他任务得范围之内的工作,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呢?
  想到这脑袋剧烈的疼痛,我揉了揉额头,却摸了一手发干得血丝。
  我掏出手机发现手机。
  手机又tmd的不自知不觉关机了。
  开机后却看见曹局长的短信.“速回”
  我忽然想起。今天曹局长的约定。
  我立刻给曹局打回了一个电话。
  电话刚接通,曹局长就在电话那头开骂。
  “你个瘪犊子在哪?你跟我说你死哪去了,我们十几个人。等了你几个小时,我现在殡仪馆后区等你,二十分钟回不来,后果自负。
  曹局发完火。也不听我解释。就把电话挂了。
  我马不停蹄拦了,一辆出租车往殡仪馆赶。
  刚下车就看见吴广义的那辆切诺基,停在殡仪馆大门口。
  吴广义撇着嘴一脸难色走过来说:
  “你你,这关键时候你玩失踪,你把市局的领导凉在殡仪馆等了你几个小时,他们刚走,你小子就回来了快上车。
  我说:“就这几步还上车。
  吴广义嘿嘿笑了起来说:“这不都是。你小子惹出来的事。
  曹局长让我黑灯瞎火去找你,我tmd让哪去找你。在说这车那么费油,嘿嘿。
  我这车没油了,这个月光垫油钱,都垫我一个月的工资,你一会就说是我找到你的。
  正好利用这个机会,把我垫付的油钱报了!哈哈!
  我拉开车门坐了上去说:
  “我操,你还真会算,这不是红口白牙说瞎话吗!
  吴广义发动汽车说:“嘿嘿!你小子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,
  刑警队的苦所有干警察的都知道!
  我们局报账手续繁琐,你是不知道老曹那铁公鸡,一分钱的账都要问和所有然。
  他是整个阳北市公安口出了名抠。
  上次我们五个人加班,守候一个犯罪嫌疑人三天,花了五百多钱,到现在还没给我审批签字。
  哎,我们那会计也是死眼皮,还只认曹局长的签字。
  哎,,不错了,每次说报账的事,我心里就窝火。
  对了,你小子去哪鬼混去了,头烂成这样,又去打架了?
  我嘿嘿笑了起来说:
  “去女澡堂偷看妹子洗澡,被人打的。
  吴广义白了我一眼笑着说:“哈哈,你小子,不过一会就有你好受了!
  我有些不服气地哼了一声说:“我就不信曹局能吃了我!
  这话吴广义显然不爱他,他说:“刚才你和你说的正事,你小子去从哪回来的。
  我揉了一把脸,伸了一个懒腰说:“你一会就说英伦酒吧门口,见我等车找到我。
  吴广义听后笑的奸诈,车到殡仪馆后区后,把油门踩到底。
  汽车在死寂般殡仪馆仿佛在,在提示里面的活人,韩冰这小子找到了。
  随后汽车停在台阶下,那远光灯把犹如黑夜中得极光,把整个殡仪馆后区照射的犹如白昼。
  随后我看见十几个人站在后区的台阶上,曹局长直直瞪着我。
  我下车的时候,吴广义一把拽着我的胳膊说:
  “又你小子好受的,老曹晚上被王局长骂的狗血喷头,你小子悠着点。
  曹局长见我下车吼:“你给死过来。
  我盯着曹局长那张猪肝色的脸,不敢吱声的走了过去。
  近身后曹局长见我一脸的血迹,先是一愣,盯着我的额头,刻意压底声音问:
  “头怎么了!他说完伸手去摸我的头。
  我一摆手挡开他说:“我不小心碰的!
  曹局长那眼神跟勾直似的,盯着我的眼睛说:
  “单边性三角口钝器外伤,一看就是钝器金属器具所伤。你唬一个干了二十多年的刑警,你还嫩了些!说,到底怎么回事?
  我低头沉思。抬起头,有些无奈地说:
  “房天死了!
  曹局长睁着圆滚滚地眼珠说:“什么?
  我口气平静而简短地说:“房天,被雨龙害死了!
  曹局长愣了半天,转身掏出手机,避开所有人去打电话。
  我扫了一眼其他人,除了吴广义和李俊我一个人都不认识。
  李俊穿着警服走了过来。
  我无心看他,不用想也知道他一定用哪种不屑。甚至嘲讽的眼神盯着我。
  因为我知道李俊这人阴险。
  自从上次领教过后,我一直防着他。
  我把身子扭向一边,不想和他有任何眼神接触。
  李俊竟然故意走到我面前。双手插兜里,笑眯眯盯着我:
  “我听说你爹,因为你被人家打断了三跟肋骨。
  李俊见我不说话,摸了摸鼻子说:
  “你说。你不在监狱老老实实呆着出来。干什么啊!
  你除了会害人,你还会干什么,你就是一扫把星,除了祸害人,第三次插足,你还会干什么?
  邢睿是咋受伤的,这笔账我给你记着呢?
  你天生就是tmd残次品,你个人渣。你他娘的x,你别以为帮我们做事。我们就能看的起你,别傻逼了蠢货,你不过是我们的放出去的一条哈巴狗。
  我盯着李俊那张狡诈的脸,拳头握的咯咯直响,我咬着牙。
  那一刻我感觉和这么卑鄙的站在一起,都感觉脏。
  我努力让自己平静,闭上眼长出一口气说:“滚开。
  李俊抿着下嘴唇,望着我愤怒的脸,似乎笑的和开心,那表情有些狰狞。
  他见曹局长打完电话,说
  “哦了,对了,忘记告诉你,无论你怎么悔改,也洗脱不了你是个人渣的事实。
  你父亲就是例子,下一次也许就是你母亲。
  我相信,你母亲会为她当初,一时冲动生你这个杂碎时,付出惨痛的代价.因为你骨子里流淌着一种禽兽的血液,这是不争的事实。
  李俊转身刚走几步,我立马冲上去追上他,一拳打在他的头上。
  李俊显然早有防备,他转身一脚踹了过来。
  我瞬间夹住他的腿,一脚踢在他的支撑整个身体的左脚上。
  李俊扑通一声摔在地上,我哪能让他趴起来,骑在他身上迎面就是几拳,一股血水喷出来溅了我一身。
  曹局长跑了过来,从我背后一把锁住我的脖子,将我从李俊身上拖过下去。
  所有人这才恍惚过来怎么回事,冲了过来有去扶李俊的,有拉我的。
  显然在力量和卡位上,曹局太专业了,我的脖子被他坚硬的肩肘锁得死死的,我硬是被他拖了几米远。
  我感觉整个喉咙关节,被捏碎一样生疼,我双脚拼命的瞪着地挣扎,是似乎在发泄的我的不甘心。
  我感觉我全身的血液,猛然间集中在头上,随后呼吸开始急促困难,大脑开是缺氧。
  那一刻我恨不得撕碎李俊,我可以忍受李俊尖酸刻薄的侮辱,甚至可以忍受他冷嘲热讽的挑衅。
  但是我绝对不允许,他用恶毒的语言去玷污诅咒我的母亲,这是我的底线。
  我死死盯着李俊,他昂着头捂着鼻子,时不时用手甩着鼻腔里流满的鲜血。
  曹局长显然没有想到,我那么能抗,他也许感觉嘞我脖子时间太长,怕我出事,就在我耳边吼:
  “你tmd抽什么疯,你脑子坏掉了是不是,冷静些我就放开你,有什么话,咱好好说行吗?
  我闭上眼,滚烫的泪水夺眶而出。
  李俊见我被曹局长锁着脖子,不能动弹。
  他竟然冲了过来,不知什么时候,手里竟握着一根警棍,迎面对着我的脸上挥了过来,那距离太近了,
  曹局长猛然间往前跨了一步,转身用身体护着我。
  随后只听见扑通一声,等我们回头时,却看见李俊躺在两米开外的地方。
  他捂着肚子恨恨地盯着吴广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