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一百八十八章 金二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div
  秃头王队长,盯着地上的黑色油桶,又扫了旁边几个人。
  随后歪着光秃秃地脑袋把,目光停留在张平脸上说:soudu@org
  “张平,去把油倒上。
  张平扶了扶眼镜眶说:
  “还是我上吗?
  秃头王队长瞪了他一眼说:
  “tmd不是你,难道是我吗!是老子是队长,还是你是队长。
  张平伸着头,望着秃头王队长,那张紧绷的脸。
  随后扭扭捏捏地走到油桶旁,提起油桶。
  沿着整个棺材走了一圈把柴油倒了进去。
  把空油桶往地上一扔,接过秃头王队长手中的汽油瓶,和一团汽油浸满的布条,把汽油瓶进棺木里,点燃布条扔进棺材内。
  呼拉一下子,整个棺木一团蓝光燃起,猛然间起了一团烈火。
  随后整个棺木里黑烟滚滚!直冲天啸。
  我望着那燃烧的熊熊烈火,我仿佛看见一个被烈火吞噬的人在火焰中挣扎。
  那人在烈火中拼命的挣扎翻滚。
  随后我的右手开始发烫,那种感觉就象,我的右手被烈火燃烧似的。
  大约一个小时左右,火焰开始熄灭。
  那几个起坟匠随后开始掩埋!
  从新已墓碑为中心点,堆了一个新坟。
  一些完工后,我们一行人回到村委会!在老李和齐村长的陪同下,我们一起去了镇上的悦来饭店。
  从那饭店招牌和规模不难看出,这家叫悦来的饭店。应该是这个镇上,最大的一家饭店。
  因为人比较大,我们一共开了三桌。吃完饭。
  齐村长红光满面搂着,秃头王队长,他们好的跟一个娘似的,站在饭店门口又是握手,又是递烟。
  他们就把我送到殡仪馆门口。
  一下车我百思不得其解,我一直在脑海中思索为什么!在挖坟的时候!为什么我的右手会异常的抖动。
  那到底代表什么!难道那个老太婆的灵魂,一直在棺材里封印着。
  我们将棺材挖开她的灵魂出来!
  我或许只能这样解释。
  殡仪馆下午异常冷清。不知不觉走到值班室门口。
  我一推门走了进去,老张抬头一看是我,有些急躁的说:
  “你怎么才回来啊!
  我扫了一眼休息室说:
  “张叔。怎么就你自己,其他人呢?
  老张把电话往桌子上一放说,你那手机可以扔了,怎么总是关机。哎!
  我掏出手机一看。挠了挠头皮笑着说:
  “张叔,我今天跟着局稽查队下乡刚回来,有事?
  老张脸色有些沉重的望着我说:
  “你快去大骨堆派出所去看看吧!
  刚才丁玲出去给我们买饭,不知得罪什么人,
  被人家扇了几耳光,哭着回来!
  你父亲当时就不愿意了!就带着丁玲还有老王,老蔡他们所有人去理论。
  去一个多小时,我有些不放心。就给你父亲打了一个电话。才知道他们出事了。你父亲说说他们在大骨堆派出所呢!
  我一愣二话不说转身跑出休息室!
  随后往大骨堆派出所跑去!我没敢耽搁一秒钟,刚走到派出所门口就看见门口。站着十几个年轻人。
  其中一个人嘴里骂骂咧咧地说:
  “日tmd出来非整死他们!
  当我走过去的时候,他们那十几个望着我,我扫了他们一眼。
  进了派出所。
  刚进门一个中年人拦住我问:
  “我和你们说多少遍了!在门口等着。你听不懂话是吧!你怎么又进来了,出去,出去!
  我刻意压怒火说:
  “警察同志,刚才听人说,我父亲在这,我父亲怎么了。
  那警察斜眼瞅了一眼说:
  “你父亲叫什么!
  我说:“韩建国,殡仪馆的工人。
  那警察随后往们口瞅一眼,语气有些缓和的说:
  “我还以为,你和那些地痞是一起呢!来,我有话和你说!
  随后我跟着那个警官进了一间办公室,那警察先是让我坐,又给我倒了一杯水说:
  “你是不是有个妹妹叫丁玲啊!
  我说:“对,丁铃是我妹妹。
  那警察慢悠悠地,从兜里掏出一包烟说:
  “你吸烟吗?
  我当时那有心情吸烟,心急如焚地说:
  “谢谢警察同志,我爸到底怎么了!
  那警察点燃香烟安慰地说:“别急,事情是这样的,今天中午12点钟左右。
  我们接到110指挥中心派警,在大骨堆商业街有人打架。
  我们当时出警后,到达现场是12点15分,当时有二十几个人,围着六七个人相互厮打。
  当时那一二十个打人的,一见我们就跑了,你父亲韩建国伤的比较重,现在在市第一人民医院呢!
  我们现场抓获其中一个打人的。
  后来我们了解,可能是你妹妹出去买饭的时候,被人打了。
  你父亲就带着殡仪馆的同事出去理论,然后就被人家几十个人围攻,你们殡仪馆的人,一共有两个人伤的比较严重,一个是你父亲,一个是叫富强的!
  另外几个人都在问笔录。
  你稍微等一下!你是叫韩冰是吧!
  我听说过你,多少对你这个人有些了解。
  这事你也不要太着急。既然我们立案了,就会全力以赴抓打人的!
  你们是受害人,我希望你能冷静些,不要擅自出去惹事!
  我咬着牙问:“我父亲和富强伤到哪了!
  那警察吐了一口烟雾说:“可能是肋骨。
  富强刚拍过ct,毕竟刚发生几个小时。具体情况我还不知道。
  我问:“抓到的那个人在哪!那
  警察警惕望着我说:“在西边第二个办公室!你想干什么!
  我说:“警官同志我不想干什么,我能看看那人吗!看看我认识不认识他?
  那警察想了想说:“行,我带你去!先说好你一会不要激动。
  随后那警察走在前头。
  我跟着他。来到他说的第二个办公室。
  我站办公室门口往里面扫了一眼。
  屋子里坐着两个穿警服的警察,还有一个张的五大三粗的男人。
  显然两个警察正在给那个男人问话。
  那男人有些胖,穿着一件黄色的夹克,翘着二郎腿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。
  那警察问一句,他说一句。
  说的无非就是几句话!不知道,没看见,不认识.
  其中一个问话的警察。一巴掌拍在桌子上,震的圆珠笔飞了起来。
  那警察声音洪亮地吼:
  “金三,你给我老实点。你除了会说不知道,没看见,不认识,你还会说什么!
  我问你的话。你要如实告诉我!拿出一个态度出来。争取我们对你宽大处理。
  你是被我们现场抓获的!犯罪事实已经很清楚!
  我看你是想一个人,把所有事抗起来,金三,我明确的告诉你,你没有这个本事。
  金三伸了伸懒腰,歪着头眼角一撇,用手指头抠了抠耳朵。
  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嚣张样子。
  那警察脸涨的通红说:
  “金三如果换成前几年,我非治好你!
  金三嘿嘿地笑了起来。用一副嘲笑的口气说:
  “还前几年治好我,哈哈!你有本事。现在动我一手指试试看,老子非把你告的工作都丢了!哈哈!
  那警察咬着牙说:“你,,,,,
  带我过来的,那个警察显然也看不过去了,他吼:
  “金三!你小子继续横!我就不信这次你能出去!
  金三扭头撇了他一眼说:“出不去,就不出去了就是,没什么大不了的,进去喝几年稀饭就是了!哈哈!
  我实在忍不住了,冲了进去。
  那警察见我冲了进去,他瞪了我一眼,但是没有拉我。
  我一个箭步冲到金三的面前问:
  “我父亲是不是你个比样的打的!
  金三揉了揉太阳穴!歪着头说:
  “呦!你是哪j
  冒出来的!怎么?还想在派出所里打我!哈哈!,,来,,来,你动我一手指头试试看。来对着头打!就这地方,今天你不动我,你tmd就是孙子!哈哈!
  金三说着我头伸了过来。
  金三显然不了解我的性格。
  我一把抓住它的耳朵,用肩肘猛然间砸在他的脸上,啪的一声闷响。
  金三一头从椅子上摔了下去!我见他倒地后,对着脸就是几脚。
  金三的鼻子瞬间象打开的水龙头,鲜血涌灌而出。
  那个带我进来的警察,冲过来从背后抱着我。
  金三捂着脸指着警察说:
  “你们可都看见了,这孙子对着你们警察打我!
  你们还问不问了,还有没有王法了!
  那问笔录的两个警察,很快从震惊种恢复过来。
  他们借用金三刚才的话,一副无辜的样子说:
  “不知道,没看见,不认识!
  金三愣愣地望着他们!随后盯着我恶狠狠地说:
  “你们是穿一条裤子,他打我,你们不知道,没看见,不认识?
  那问话的警察说:
  “是啊!你刚才打人家的时候,不是也是,不知道谁打的,也没看见谁的,也不认识打人的!
  金三的脸捂着脸说:
  “行,你们行!
  随后金三指着我说:
  “你小子等着!我冷漠望着他,被那个警察拉了出去!
  那警察说:
  “过瘾了吧!我没回话!那警察从皮带上掏出一副手铐说:“是我来,还是你自己!
  我自觉的把双手伸了过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