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一百八十六章 齐村长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上车有那感觉有些压抑
  看最新最全小说
  毕竟刘馆长一点面子,都没有给这几位稽查队的同志留面子。www*ttzw*com
  上车后将近二十分钟,没人说一句话!那气氛格外压抑。
  我靠车后座上,面无表情的望着窗外。
  随后坐在副驾驶位置的那个队长,一路上不等的接电话。
  他的电话是那种外音很强的手机,我能听出对方,一直焦急的询问他到什么对方了!还有多久才能到。
  那个队长摸样的中年人,不过四十来岁,特张着一两大方脸,高挺的鼻子,嘴唇有些乌紫,光光的脑门上,犹如一块寸土不生的黄土地。
  如果捂着半个脑门,咋一看这人张的怪正气凌然的。
  如果把捂着脑门的手松开,那光秃秃的脑门简直不能入目!
  那秃顶队长挂上电话,对司机说:
  “一会先去前枣村村委会。
  司机目视点了点头,没说话。
  坐在汽车后排上的,一个男的接过话说:
  “王队,阳东区民政局的老李的,他们是什么个意思!
  那男的说这话的时候,小心翼翼地扫了王队长一眼说:
  “难道这次还跟上次一样,还准备让我当冤大头,上次要不是殡仪馆的那个人眼皮皮死,残废的也许就是我。
  当初说好的我负责外围,你们倒油点火。
  到现场后,一个二个的装正经。我丑话可说前头喽,这次打死我,我也不干烧尸体的差事。你们谁爱干谁干去!大不了这个月的奖金我不要了!
  姓王的秃头队长,从兜里掏出一包烟,给他们一根发了一根。
  点燃香烟在嘴里吧嗒一口,白了他一眼说
  “我们民政局稽查队就是吃这碗饭的!你tmd说不干就不干了!你以为咱稽查队平时闲着没事干,民政局发工作就是养闲人的!
  张平今天我给撂句狠话!你不干也行,那你就下坟口,用手把尸体给老子搬出来。
  咱拉到殡仪馆烧。这两条你自己看着办!
  张平脸一耷拉愤愤地说:“这尸体都几个月了。人都化了,你让我把尸体搬出来,你这不是明摆着知。看我笑话吗!
  我说:
  “王队,咱总能光逮一个羊身上揪毛!
  这大勇,和小锋,你不安排安排吗?
  坐在他旁边两个中年男人。立马不乐意了。随后他们三个开始唧唧歪歪的吵起来。
  我算是看出来,这个叫张平的男人,明显是个受气头。
  他大约有三十多岁,戴个土黄色眼眶的近视镜。
  眼镜片有啤酒瓶那么厚,看人总是伸长脖子眼眯着往前瞅瞅。
  眼看着他们三个就差开始骂娘了。
  那个姓王的秃头队长开始发作,把他们三个一顿臭骂。
  随后整个车厢,又恢复死寂般的沉闷中。
  汽车到达前枣村居委会的时候,已经快接近中午了。
  前枣庄位于阳北市西北。于阳赐市区交界处,位置偏僻。
  属于三不管地区。
  我直到现在想不明白,阳北市民政局稽查队抽哪门子疯,
  非要来这地方干缺德的事。
  其实他们完全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
  我们刚下车,一个中年男人迎了上来。
  那人皮肤粗糙,一看就知道是,常年在地里干农活,风吹日晒留下的痕迹的那种辛苦劳作的人。
  那上身穿黑色夹克的,下身穿着一条土绿色裤子。
  那裤子裤腿明显过长,免了几道,一双黑色皮鞋上,沾的全是泥土。
  那人一脸的恭维样,伸手要跟王队长握手。
  王队长扫了他一眼,表情冷漠地把手插兜里。
  那个中年人表情有些尴尬的把手缩了回去。但是表情依然乐呵呵地说:“你是阳北市民政局稽查大队的王队长吧!
  我是前枣庄的书记,齐国安,快!到屋里坐!
  王队长面无表情地把手背在身后,也没说话,挺这肚子大摇大摆地往屋子里进,把表情动作跟tmd领导来视察工作的。
  进屋后连坐都没坐,站在屋里四处瞅了瞅,盯着齐书记手上的烟阴阳怪气地说:
  “你那烟就发了,发了也没人吸你的,你自己留着吧!你也别客气了,你们这村委会,还真够寒酸的,连个空调都没有。
  齐书记发烟的手,僵在半空中。
  那表情涨的红红的。显然齐书记已经意识到自己的烟孬。但是他明显感觉到这
  他对门外的一个男的说:
  “老马,出去买包中华的,钱挂我账上。
  我说:
  “齐书记别买了,你的烟给我一根吸,坐了几个小时的车,有些累!烟瘾上来了?
  齐书记显然没有想到,我会给他一个台阶下。
  他有些感动的把烟递给一根!我点燃烟,也没拿自己当外人,一屁股坐在屋子里椅子上。
  正在这时候几个中年人,走了屋。
  走在最前面的是,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男人,那人显然认识王队长。
  从他们的话音能听出,这个人叫老李应该区民政局的领导。
  他带的那几个人,应该是区民政局的下属。
  秃头王队长和王队长一阵寒颤。
  本来屋子就不大,又来了几个区民政局的同志,显然有些挤。
  那个叫老李领导扫了一眼我们几个。
  他把目光停留在我身上问:
  “这位同志,看着你这么面生,他也是咱稽查大队的?
  秃头王队长,撇了我一眼说:
  “他不是!是我从咱阳北市殡仪馆临时借调的!
  老李笑了笑扫了一眼手表说:
  “时间也不早了,是咱吃了饭在去,还是现在去!
  吴队长这时候,才露出仅有的一丝微笑说:
  “现在才几点,这刚到屁股还没坐热,就去吃饭!这多不合适。
  老李心知肚明的,把老吴拉出屋子。
  他们两个在外们也不知道说的什么!王队长一直笑。
  没过几分钟他们两个就会屋了。
  进屋后秃头王队长,显然象变了一个人似的,笑容满面问齐村长说:
  “齐村长,你说一下具体情况吧!
  齐村长这才缓过神,他笑脸说:“两个月前,住在前枣庄后村有一户姓郭的大户。
  他们兄弟七个在前枣庄也算是一霸!
  当时村里公选的时候,郭家老大一直不服气,。
  郭家老大仗着兄弟多,十几年前村里换届的时候,强行包了一块鱼塘,放养鸭子,,,在庄里作恶多端,村里半数的人都狠他们。
  秃头王队长显然,不想听他这些陈谷子烂芝麻,冷不定说:
  “说重点。
  齐村长先是一愣,望着屋子里十几个人,他有些不了台,愣了十几秒种,往地上一蹲头一歪,脸色有些难看。
  随后他说:
  “这郭家兄弟几个,是咱前枣庄一霸!
  这偷着埋的是郭家的老太婆,有八十几岁了!这老太婆一辈子脾气硬,说一不二,几个兄弟比较怕她。
  她临死的时候,交代儿女死后不能火化,给自己留个全尸。
  郭家这几个兄弟平时在庄里,比较飞扬跋扈。仗着兄弟多,没人敢惹树敌太多。
  庄里人忍气吞声都不敢吱声,这郭家老太婆一死,没过几天,郭家几个兄弟就商量,没敢声张就把老太婆偷偷埋了。
  但是这郭家兄弟毕竟得罪的人太多,庄里人就匿名举报郭家老太婆未火化。刚开始我都压下了。
  你不信可以问问老李,这事区民政局同志,他们也来过几次!我们都给压下来了。
  但是有人一直举报到市里。
  我也没有办法了!秃头王队长笑的有些阴险,他紧盯着齐书记说:
  “这里面好像还有一万块钱得事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