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一百八十五章 启程下乡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刘馆长眉头紧锁地盯着我,他脸色涨红发作说:
  “韩冰,你以为你是谁,这殡仪馆是你说算,还是我算!www!c66c%com
  老子给你们发工作,你们不听老子,老子要你干什么!
  想干就干不想干都给我滚!
  我显然没有想到,刘馆长说话怎么没水平,几句话不说就开始放狠话了
  我心想你tmd,还是一个馆长就这度量。既然你亮底牌了,那老子也不让你,你不是动不动就敢我们滚吗!
  老子干临时工咋了!老子今天非把你治的一步到位。
  我冷冷地盯着他,猛然间把身上的工作服,脱下来说:
  “你以为老子想干,老子早看你不爽了!
  我话一说话,就把衣服砸在他身上。
  刘馆长指着我,气得直跺脚说:“你爹韩建国那么老实的一个人,怎么养你这么一个混球儿子。
  王飞翔一把拦住我说:
  “冰冰,你干什么!
  我对王飞翔说:“王叔,你都可见了,这厮欺人太甚,我韩冰到哪地方都不是受气的主!
  老刘,你tmd给我等着!
  今天晚上我tmd,就到你家吃,玉田妈烧的红烧小鸡去!
  反正你把老子开除了!你让老子一时不舒服,老子让你一世不舒服。
  刘馆长一听我这么说,脸都绿了,他见我开始耍无赖,恨的直甩头说:
  “谁开除你了。是你自己不干的,我开除你了吗!
  飞翔,富贵。你们几个都听着呢!这红白牙的,我可没说开除你。
  我故意跳上台阶,往前区走,边走回头吼:
  “老子现在就出去买喝去!我不把你全家闹的鸡犬不宁,我就不叫韩冰。
  死逼老刘算你有本事!你不是还有个,未来儿媳在登记大厅上班吗!
  老子豁出去了,你惹我算你惹对人了。反正老子要钱没有,要命一条,我非弄的一家人不得安生。你等着吧!
  我刚出停尸大厅。
  刘馆长猛跑了过来,他那皮鞋,啪啪地打在大理石地板上,声音很急促。
  他跑我前面拦住我。急的直掉汗说:
  “你给我站住。谁开除你了!你给我把话说清楚!你自己不干的!管我家人什么事!
  我一副无赖的口气说:
  “关系可大了!我不和你废话,你给我让开。
  刘馆长见旁边没人小声的说:“小冰你小子怎么翻脸不认人,你们几个还是我安排进来的,说真心话,别人想进殡仪馆工作,没有个一两万,能进来吗!
  你说你这个孩子,安排几个人。我见过你一包烟没,你心里能没数吗!
  你从小和玉田打到大。抛开玉田不说。
  我和你姥爷,跟你爸你妈,共事几十年,我是不是你长辈,我说你几句咋了,你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不给我留面子,你让我这张老脸往哪隔。
  在说我又没让你去下乡,你激动什么!
  我见他语气明显的缓和,一副苦口婆心样子。
  我也给自己他一个台阶下,我说:“我知道,反正我这人就是这脾气,没办法,打娘胎里出生就是这样子!
  丁铃是我妹妹,富贵是我从齐家村带出来的!我不管你,这两个人不能去!
  刘馆长盯着我愣了半天,随后又开始发作:
  “你小子什么意思!你不让他们去!他们就不去是吧!那以后你给他们两个发工资行吗?
  刘馆长见又想反驳,提前堵我的话说。
  你这孩子,怎么孬好话不听呢?
  不让他们去也行,那你换他们行不,我就和你说这么多,我是一步能不能退了,你自己看着办!
  我想了想说:“行!
  李馆长把衣服递给我说:
  “走吧,民政局稽查队的人,还在停车场等着呢!哎!你小子去我还真不放心!就你这臭牛脾气,我还真怕出了什么事!
  我接过他手上的白大褂说
  “我又不是傻子,看你说的。这样吧你先去,我和他们说几话就去!
  刘馆长不放心的望着我,长叹一口气,把想说的话,又咽了回去,往前区走。
  我乐呵呵地走到后区,王飞翔一只手指头,指着我摇了摇说:
  “你这小子,把我对付刘馆长的那一套,学的淋漓尽致。我说你小子怎么那么损呢!哈哈!
  你刚才没看见,刘馆长的那张脸都绿了!哈哈!你刚才刺痛他麻筋了。
  刘馆长是出了名的怕老婆,他一听你要到他家,吓的脸都绿了!哈哈!
  我一边穿着工作服,一边说:“我一会下乡,把富贵,丁玲换回来。
  王飞翔一把拽住我说:
  “别穿了,下乡你穿这衣服,人家一眼就能看出来,你是殡仪馆的人。如果真打起来了,你这衣服太扎眼。
  我笑着王飞翔说:“还真的能打起来吗?
  我一会和他们一起去!刚才的事,别和我爸妈说,要不然我回去,我妈那脾气就该打我了!他们还等着我呢!我走了!
  丁玲,和富贵,感激的望着我。
  丁铃说:“哥!要不你别去了!大不了咱俩都不干了!跟你姥爷跑生意去!
  我瞪了丁玲一眼说:“说什么呢!好不容易把你们弄进来,既来之则安之!别说了。
  王飞翔笑眯眯的望着我说:
  “你小子!
  随后我头也不回地,向殡仪馆前区走,当走到停尸大厅的时候,田峰喊住我说:“小心点,情况不对就跑!知道不!
  我望着田峰笑了笑便往走廊走。
  等我走到停车场时。
  刘馆长和那几个人站在,一辆商务车旁边闲聊。
  刘馆长一见我就招手示意我过来。
  我面无表情的走到他身边。
  民政局稽查队一共去了四个人,他们几个仔细打量我一翻,对刘馆长说:
  “怎么就一个人,你们最少也要两个人啊!
  老刘你就不能想想办法!
  刘馆长一脸为难地说:
  “我刚才不是说了吗!整个后区忙的焦头烂额,就这一个人还不知道,怎么找的呢?
  一个看样子是队长摸样的男人,有些不高兴地嘲笑说:
  “哎!整整一个殡仪馆几十号人,连个j
  活人都找不出来!
  你这个殡仪馆馆长,干的还真有范!
  哈哈!传出去可是笑话!算了!去一个就一个吧!
  本来就是你们殡仪馆的事!我们稽查队只是帮忙!
  现在到好!我们竟成主角了!
  他旁边那三个人,附和着挖苦说:“我说刘馆长,你这个馆长原来是个光杆司令啊!说话还不如个放屁啊!哈哈
  老刘明显有些窝火,他一副挖苦的说:
  “马队长,有没有人愿意去,你心里能没数吗!
  上次老张跟着你们下乡,腿都被打断了,你们不是把责任推的一干二净吗?
  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!什么是我们殡仪馆的事!
  那人偷着埋的时候,我们又不知道,埋了埋了吧!你们非要去刨人家坟,把尸体扒出来烧!还拿着什么民政局的强制执行通知书!
  这难道,也是我们殡仪馆能干的事吗?
  马队长,不是我说话难听,你少把这坨屎给殡仪馆脸上抹!
  刘馆长的话猛的,把那几个人呛的下不了台。
  那个姓马的队长,猛的把车门拉开,坐上去把副驾驶的车门摔的铛铛响!
  随后刘馆长把我拉到一边大声手说,那语气仿佛是,故意说给那几个人听的!
  他说:“你小子,给我注意点,你代表的是咱阳北市殡仪馆。
  挖坟动土,倒柴油,烧尸体的事,咱不能干!因为咱的工作岗位是殡仪馆,你给我听见没!
  你就往旁边一站,见证这个事就行了,给我站远点明白吗?我点了点头。
  刘馆长又问了一次:“听清楚吗?
  我望着刘馆长那张紧绷的脸大声说:“刘馆长,我听清楚了!我懂!伤天害理的事,咱不干!
  刘馆长满意的说:“到地方注意安全,别多说话!上车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