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一百八十三章 抓壮丁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我被曹局长问的,有些浑身不舒服。
  我说:“什么我们怎么了,我们一点事都没有,一个上下级关系!他不是我上线吗?我和她处了工作上的来往,别的没什么。www@c66c!com
  曹局长盯着我的眼睛,那眼神跟能看穿人似的说:
  “你们之间真没事,那我就纳闷了,今天邢睿哭什么?一个劲的问你现在怎么样了!
  我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说:
  “可能昨天她受刺激了,邢睿虽然是一个女警察,但是毕竟是个女的,在真正遇见危险的时候,她心里一定很害怕。
  我说这话的时候,心里比较坦荡,一副内心无愧表情盯着曹局长。
  曹局长反复盯着我看了半天,也没看出什么异常。
  他说:“那就奇怪了!我感觉你们之前有事瞒着我?
  我有些生气的说:“曹局,你这话说的,一半一半的是什么意思!什么叫有事瞒着你,我们之前能有什么事!
  曹局长显然也不想,在这个问题上争论下去!
  他看了看手表说:“时间不早了,本来想跟你打个电话,说晚上的事!我就猜到你小子,心里憋着火呢?
  我还是亲自跑一趟,有些话当面说清楚,比电话里好沟通。
  我9点钟还有一个会!不管怎么说,昨天那群亡命之徒被击毙了。
  今天晚上可以睡个安稳觉了。
  刚才来的时候,王局长说。云南方面的家属,可能明天上午到,明天他会亲自来。殡仪馆主持善后事宜。
  毕竟人是在咱这边出事的,我和你说这么么多,也是因为你是殡仪馆的员工,你母亲又是殡仪馆的仪容室,别让英雄们走的那么寒酸!
  我望着曹局长那张沉重的脸,我点了点头说:
  “曹局长,你放心吧!
  随后曹局长转身离开,刘俊恶毒的盯着我。我不知道那眼中代表什么意思。
  他那种样子,就象我跟他有深仇大恨似的,我也懒的和他制气。就回了值班室!
  随后把我母亲的工作服递给丁铃。
  便出了休息室,给被丁玲看门,让她换衣服。
  清晨的殡仪馆,到处蔓延着悲伤的气息。
  高高耸立的烟筒。冒着令人作呕的焦腐味黑烟。
  那黑色沉淀物质在空中飘扬。仿佛整个殡仪馆下了一场黑色大雨。
  一群群送葬的家属,围在火化车间门口哭的死去活来。
  火化车间每进去一具尸体,火化车间门口就经历着一阵骚动。
  那些人围着运遗体的担架车,不让遗体进入火化间。
  我父亲表情沉痛的在一旁安慰他们。
  火化车间门一打开,我父亲迅速把担架车推了进去。
  那银白色的铁门仿佛是一扇斩断,感情的绝望之门,把一切不舍留恋隔在门外。
  一群家属抓着铁门往里面挤,仿佛要把那裹着白布的遗体。抢回来似的。
  或许在他们心里不愿意承认,那具遗体。没有真正死亡,而是还会复活。
  我伤感的望着那些家属。
  我是个情绪话的人,见不得别人哭泣,我长舒了一口气,点燃一根烟,默默地望着高耸的烟筒。
  这时候我猛然间想起阳雪,那个凄惨的女孩。
  她留下的那本书上面记录的,黑子!0305,金园201莉莉。狗头,0307,金园201,王雅。0311,金园,201,豆豆。到底什么意思!
  很明显,黑子,狗头,是人名字,那莉莉,王雅,豆豆,想到豆豆这两个字难道是受害者吗?
  阳雪所记录的豆豆,不会是英伦酒吧的那个女酒托吧!
  0311,金园,201,豆豆。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呢!
  我百思不得其解,想的脑子生疼!也没有想出来个所以然。
  正在这时,丁玲从休息室里出来了,我扫了她一眼说:
  “不错,看起来挺合身的!
  丁玲撇了撇嘴说:“我感觉有些大。
  我冷不丁的问:“丁玲,你感觉你富强哥咋样!
  丁玲想了想说:“还好吧!挺疼我的!就是平时看起来傻乎乎的!
  丁玲斜瞅着我说:“哥,你问这干什么啊!
  我笑着说:“没事问问!
  丁铃一脸顽皮地盯着我说:
  “哥,你一定有事!要不然你不会这样问的!你是不是怕早上和金四那事,你怕我伤心,想把富强介绍给我!
  哥,我没有你想的那么脆弱,我从小到大很坚强的!我从大到大没哭过,你信吗?
  其实丁玲的事,丁姥爷什么话都和我妈说了!
  说丁玲从小就知道,自己是他捡回来的,丁姥爷虽然对别人脾气大,但是从来都没有,对丁玲发过脾气,把丁玲捧在手心里。
  也许丁姥爷从事殡葬行业,丁铃这女孩从小就见过多,人间的悲剧,性格过于强硬,象男孩子一样。
  但是她比一般正常家的孩子能吃苦,也许真应了那老话,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。
  自从丁姥爷认我妈后,就希望我家人,能善待丁玲让她回归正常家庭。
  丁姥爷想的远,丁铃慢慢张大毕竟是个女孩,以后总归嫁人!
  丁铃现在是丁姥爷唯一的一块心病。
  我妈的意思很明确,就是把丁玲当自己的女儿看待。
  其实我心里很矛盾,我一方面想让撮合她和富强,但是一方面我又不想让丁玲和富强在一起,毕竟富强这人脑子不好使,我怕丁铃跟着他受苦,我一直纠结这事。
  丁玲见我不说话一个发呆。
  一只手在我眼前晃了晃说:
  “哥,你想什么呢?我感觉你对我很冷漠,和你说话你也不理我,你是不是不喜欢我这个妹妹。
  我急忙解释说:
  “你说什么呢!我当然喜欢你这个妹妹啦!
  我从小到大感觉很孤单,现在多了你这个妹妹,当然开心了。
  其实我在想,你现在才十六岁,你邻居吴大娘为为什么,要给你介绍对象呢!而且介绍的人还那么不靠谱?
  丁铃撇了撇嘴说:
  “我家住的那老房子,每天坐着很多老太太,整天闲着没事干,什么张家长李家短得,说我天天象个男孩什么的!我听着就烦。
  前几天我晚上去给我爷打酒,吴大娘见到我说,要给我介绍一个对象。
  我当时也没有多想,就同意了。回去就和我爷说这事,我爷想了想说,先让你给我张张眼,如果你同意他就同意。
  前几天我和金四通了几次电话,感觉这人瞒幽默的,挺会哄人开心,谁知道金四见面就吹牛,还骂你!
  我嘿嘿笑了起来说:
  “你还知道帮哥说话!
  丁铃说:“你是我哥!我当然要帮你了!
  真正这时田峰有些紧张地说:“韩冰,丁玲,快躲起来。老刘他们抓壮丁了。
  我一愣问:“什么意思?
  田峰一手拽着丁玲,拽着我就往殡仪馆后区走。
  一直出了停尸大厅的小闸门,才松手。
  他随后往中区扫了一眼说:
  “刚才我去办公室送单子刚下楼,就听见民政局的稽查大队几个让老刘安排几个人,跟着他们一起下乡!
  我不屑地说:“下乡就下乡呗!有什么大惊小怪的!
  田峰显然知道我不懂这里面的道道。
  他笑着说:“你懂什么!你知道下乡什么意思吗?
  我说:“能有什么意思!不就是到乡下拉尸体吗?
  田峰笑了笑说:“呵呵!你想的真简单,如果真是到乡下拉尸体,我能让急着把你们往后区拉吗?我保准你们知道下乡是什么意思一定感激我。
  丁玲盯着田峰,一副帮我说话的口气说:“你倒是说啊!你把下乡解释解释我们不就知道了吗?
  田峰一副故弄玄虚的语气说:
  “呵呵!知道刨坟!倒油直接焚烧尸体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