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一百七十一章 跟踪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我们这辆车在阳北市北三环的立交桥,绕了几圈。
  雨龙笑眯眯地盯着倒车镜一脸得意。www@c66c!com
  我扭头往后看的了一眼,整个商务车后车厢遮盖的严严实实,只能看见车后面的远光灯,别的什么都看不清楚。
  随后汽车进了莆田县,说起莆田县他位于阳北市西北部,它是整个阳北市的财政收入支柱。
  因为莆田县是山区盛产铁矿石,铜矿是全国原矿石输出基地。
  整个县已重工业为基础,是阳北市最富裕的地方。
  因为莆田县是,全国有名的原矿石输出基地,为了全国各地经销商,来莆田县购买石料,所以当地的交通特别发达。
  随后我们的商务车,进入石窟路加油站加油,没停留便离开加油站,一路向北行驶,渐渐汽车进了庆山。
  夜间的庆山有些安静,一路上的货车很少,但是公路的沙土遇风飞舞,因长期开采的矿石的灰渣,洒落在公路上,随着汽车车轮带动,石灰扬起一团团象白雾似的土雾弥漫在空中,能见度不足二十米。
  我们乘坐的商务车沿着公路上了庆山。
  其实庆山只有百十米高,它是进入莆田县的毕竟之路。
  汽车大约行驶十几分钟进入莆田县。
  不夸张地说莆田县,夜间就是一个鬼城,整个城区只有主干道的路灯,发出微弱的光亮,给人一种荒野孤寂的空旷感!
  汽车随后上一条宽阔堤坝。泛黄的路灯孤独耸立路的两旁,汽车刚停下,雨龙便从车上跳了下来。我和房辰一前一后下车。
  那一条宽六七米的大坝,大坝两侧全是漆黑平静的湖水。
  雨龙站在大坝上,闭上眼张开双臂,深深地吸了一口说:
  “我喜欢这种感觉,自由翱翔感觉所有的一切都在飞翔。
  随后他打了一个电话说:“呵呵!,你放心吧!我这边已经安排好了,呵呵。路上一切正常!呵呵!我知道了
  !雨龙挂上电话诡异的,看了房辰一眼!
  房辰正想说话,看见不处四五个人拽着一个女人骂骂咧咧地走了过来。
  那女人穿着一件呢绒大衣。在泛黄的路灯下,我有些看不清楚,她身上的衣服,是暗红色还是咖啡色。更看不清她的脸。
  当他们走进的时候。我的心就像被人狠狠的抽了一嘴巴子。雨龙扫了我和房辰一眼。
  我故意装着一副平静的表情。瞭望四周。我能明显的感觉我的心已经提到了嗓子头,我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转移视线,不去想那是邢睿。
  我扫了一眼四周,不由得感叹,这j
  高耸的的河坝是谁找的,这么刁钻四周路口,河坝明显高于四周,方圆几公里的动静都会尽收眼底。
  这个位置太好了。他们想干什么!雨龙刚才打人电话,挂上电话显得很兴奋。他把我和房辰带到这这地方来,目的是什么呢?
  对了。上次曹局说云南方面的缉毒警,已经伪装成送货商,三天之后到阳北市,今天不正好是第三天吗!
  难道雨龙带着我来接货,这也不太可能啊!我昨天刚打入他们的内部,第二天就带我来参加这么重要的核心买卖,他们是不是太相信我!这又些不现实啊!
  我怎么老有不祥的感觉,总感觉自己心里空空的,难道要出什么大事!
  能出什么大事呢?我是不是想的太多了.
  如果雨龙想干掉我和房辰的话,刚才在庆山那么偏僻的地方就应该下手了,何必跑这么远到莆田县。
  再说在英伦酒吧,雨龙当着那么多人,把我带走,如果我和房辰出了事,他不是明显告诉所有人是他干的!
  雨龙在道上混了那么多年又不是傻子。
  我心里突然有一丝兴奋和紧张,那种感觉很奇怪,我兴奋的是!
  这一切来的太快太简单,有些不可思议。
  紧张的是邢睿被他们抓住了。
  他们会不会杀邢睿灭口。
  想到这我感觉我的手心开始出汗,一阵风吹过整个后背凉飕飕的。
  当邢睿被带到雨龙面前。
  雨龙色迷迷地打量邢睿一翻,一只托着邢睿的下巴说:“小姐,一路鬼鬼祟祟跟踪着我们,从阳北市跟到莆田,你想找谁呢?
  邢睿打掉他的手气呼呼地说:
  “我说大哥,你没事吧!我一个人开车出来散散心,谁跟踪你们了!我就想不明白了,你们一前一后的把我车卡在中间,硬把我拽到这什么意思?你们最好识相点,免得我报警给你们找麻烦。
  雨龙低头笑了起来,用脚踢了提河坝上的方格砖块,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。
  猛然间一把抓住邢睿的衣领,把她揪了过来恶狠狠地吼:
  “操,这话你自己相信吗?小娘们口齿怪凌厉的,我倒要看看今天你能翻起什么花来。
  邢睿显然没有想到雨龙,会出乎意料的对她动手。
  也许出于职业的本能,他一手扣在雨龙手上,反转他的手腕想要绝地反击一招制敌。
  显然雨龙早有准备,他左手握着一个银白色的匕首,顶在邢睿的喉咙处。一副奸诈的表情盯着邢睿说:“你还真有两下子,有意思!是你自己乖乖松开我的手腕,还是要我帮你!
  邢睿一眼情况不对,一直盯着雨龙,慢慢松开他的手腕!
  雨龙把刀从邢睿刀子上慢慢移开后,一个马仔挥着棒球棍,凶猛的砸在邢睿的后背上。
  一股巨大的惯力迫使邢睿往前一个匍匐,紧接着邢睿的腿上。又挨了一钢管,她扑通一声摔倒在地上。
  雨龙冲上去一把抓住邢睿头发,将她整个人提了起来阴冷地问:
  “你到底是谁?为什么要跟踪我们。
  邢睿表情痛苦地望着她说:“我不。,知道,,你在说什么!
  雨龙嘿嘿地笑了起来,露出一排牙齿,龇着牙一副凶狠的样子说:
  “看样子,不给你整点露骨的。你tmd不说实话啊!四狗你过来,好好调教调教这小姑娘!
  一个干瘦干瘦的男人屁颠屁颠地跑了过来,那人张的尖嘴猴腮的。看起来和玉田一个德行。
  一头大卷毛,头毛又浓密又黑,不知道多少天没洗了油光华亮的,大鼻子一脸的雀斑。
  他穿着一件黑色休闲外套。左胸上方印着。巨大的红色英语字母,f
  l.
  那个叫四狗的,摇头晃脑地走过来,见到邢睿后眼睛都直了,他猥琐地吞咽了一口唾沫说:“大哥,那我就不客气了!哈哈!
  邢睿寒着脸说:“你想干什么吗?
  四狗,贼眉鼠眼地,搓了搓手走了过来。
  邢睿挣扎着往后退,显然雨龙拽着她的头发。她不仅退不动,而且头发甭的直直的。表情痛苦有些想哭。
  四狗越来越近,邢睿就挣扎的越猛烈。
  雨龙给其他几个人使了个眼色,那几个人上来二话不说,把邢睿的双手反绑在身后。
  四狗走到邢睿身边,搂着她的脖子望往商务车上拖。
  那一刻邢睿显然没有放弃自己的职业素养。
  她睁着圆滚滚的眼珠瞪着我,眼神中全部都是绝望。那眼珠的中闪亮的白球就象漆黑夜空的月亮,那样闪亮扣人心弦。
  邢睿至始至终,没有说一句求饶的话!
  我笑着走到雨龙面前说:
  “老大,这女人赏给我吧!我活了几十年还没有试过车震!我在这监狱里憋了几年。求你了!就满意小弟这个愿望吧!
  房辰不屑地瞟了我一眼说:“昨天酒吧的那个叫豆豆的女销售,
  你不是刚上过吗!你小子怎么那么没出息,一见漂亮女腿软的就走不动路是吧!
  雨龙一听笑的有些前俯后仰,他一把拍在我的肩膀上说:
  “你小子也好这一口!哈哈!今天就给房辰个面子,去吧!
  我一听立马冲过去,雨龙笑着说:“看着货猴急的哈哈。
  我快步追上四狗,一把将他推开,把邢睿楼在怀里。
  四狗有些不服气推了我一把说:
  “你tmd干什么!不懂先来后到这个理!一边排队去!现在还轮不到你!
  我故意和她拖延时间,有些讽刺指着四狗说:
  “你tmd算个鸟,滚一边去!不服气咱练练!老子让你们几个一起上。
  四狗没我个子高,他抬着望着我说:
  “操,你md,你想死是不是!随后四狗拍了拍手,从他开的那辆车里下来三个男人走了过来。
  我回头扫了一房辰和雨龙,见他们两个没有任何意见,甚至有些在彼此心里博弈似的望着我们。
  雨龙大声一喊:“哈哈!狼行千里吃肉,狗走百步吃屎,既然你们都搞这个女人,那就公平竞争,有本事的先上!没本事就一边呆着去。
  雨龙此话一说话,四狗和他三帮手瞬间围了上来。
  我扫了一眼他们几个站位,顿时心里有了数!这尼玛明显是四角卡位。
  前后左右一起进攻的节奏,如果那样的话,我双拳难敌他们四个人的轮番进攻常规打法,必定吃亏。
  那只有一个办法,任选一点击破,逐个歼之!
  显然我身体左侧一个男人,有些盲目自大。
  他认为他们四个人,围攻我一个人,简直是小孩摸鸡子手到擒来。
  竟然晃晃悠悠走过来离我很近得具体,停下来点燃一跟悠闲地吸了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