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一百七十章 雨龙到底想干什么?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我怎么瞅着那人那么眼熟,我猛然间想了起来,他是雨龙
  郭浩见他,一手扶着护栏,一手夹着烟,面色沉重地望着办公室。www*ttzw*com
  我心想!这尼玛雨龙够张狂的,竟然没有安排老弟在办公室门口等候。
  直接把两个小弟带进办公室,这阳北市黑道的规矩,一般都是同一级别的大哥在房间内,为了保密谈话内容,一般都让小弟站在门口等候,彰显对大哥的尊敬。
  这不是反其道而行之,无形之中把房辰当成一般的小弟,连个基本的规格都不讲究,这不是打他的脸吗?
  不管怎么说,俗话说:瘦死的骆驼比马大。
  人家父亲是阳北是有名的黑道大哥,而你只是一个家臣。
  我心想这雨龙也够猖狂的,一个j
  太监竟然这么无礼对太子,可见雨龙现在的势力已经羽翼丰满,他想另起炉灶了吗。
  现在是个机会,既然你雨龙敢带自己的小弟进房辰办公室,那我作为房辰的小弟不更是,理所当然进房间见,自己的大哥吗!
  这一个理由是我接近雨龙,听他和房辰谈话最恰当的机会。
  打定主意后,我把手中的烟蒂按在护栏杆上,使劲碾碎,刚走几步郭浩一把拽住的胳膊说
  “你小子干什么去!那人是雨龙别那么没大没小的!
  我斜眼瞅了郭浩一眼不屑一顾说:
  “我管他是雾龙,还是雪龙。老大不让我来的时候去找他吗!我先和他抱个报!我妈说第一天上班迟到,容易让老板反感!
  郭浩皱着头打量我半天说:“你tmd是真傻,还是装傻!韩冰。我丑话可说前面了,一会你惹事可别怪当哥我提醒你。
  我对郭浩笑了笑,头也不回向房辰的办公室走去,连门都没敲一头闯了进去。
  房辰的办公室装修气派,红色羊毛地毯,墙上挂着几幅梵高的赝品。
  一座大气的办公桌上,摆放着一套整整齐齐的暗红色的茶具。
  房辰坐在办公桌的老板椅上身体前倾。正握着一个木质长勺,缓慢而认真的往茶壶里拨茶叶。
  雨龙昂面躺在他对面的沙发上,两只脚斜翘在他旁边的小茶几上。撇着嘴表情有些狂妄地对房辰说:
  “你在国外那么多年,就j
  学会泡茶了。
  如果你喜欢,我和你老子说在阳北市开一家最大的茶艺馆。
  这英伦酒吧你就还给我吧!这高级酒吧就是卖高价酒的!你在国外学习的那一套理论,在阳北水土不服根本不行?你还是了解阳北一下。在搞你那一套吧!
  他的两个小弟抱着双肩。面无表情站在他旁边。
  房辰见我一头闯了进来,抬头看了我一眼笑着说:“小冰,你来的正好!
  我这茶具排水的皮卡子堵塞了,你过来帮我看看。
  刚我走的雨龙身边的时候,雨龙盯着我笑着说:
  “哟!这不是韩大少,怎么在房大少眼里就成了小冰了。
  房辰一边一用热水冲涮茶海不露声色地说:“
  雨龙你不用在到我这,浪费口舌,我明确告诉你。酒吧我不会给你,这是我父亲的产业。既然我父亲让我暂时打理,那我就用心经营下去。雨龙你认识小冰?
  雨龙阴冷地掏出一个金属盒子,从里面抽出一根雪茄。
  他旁边的一个小弟,恭敬地把烟点燃,雨龙提了一大口,慢慢吐出一丝丝烟雾说:
  “房大少,我跟老爷子十几年,我敬他不代表敬你,现在有这小子帮你了,你腰杆就挺直溜了”。
  雨龙说完又盯着我,一副挖苦的嘲笑的口气说::
  “我怎么能不认识他,阳北市万金龙的关门徒弟,道上人称韩大少。
  去年这小子为了帮他监狱的号友出头,提着刀单枪匹马,硬是从你父亲手上赖了几万块。
  你说我认识不认识他!怎么现在这小子跟着你了!你有能力驾驭这只恶狼吗?
  雨龙说完站起身,走了过来。
 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特别不喜欢闻,雪茄的那种浓重的烟味,还有他那阴阳怪气的说话方式。
  我用袖口轻掩鼻子,扫了一眼房辰,见房辰倒茶的手僵在半空中,愣了几秒,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说:
  “雨龙,你这话什么意思?
  雨龙半眯着眼,表情笑的有些阴险说:
  “房少爷,我带你去一个地方,让你提前明白一些道理。
  雨龙也不等房辰回话,转身出了办公室。
  他旁边那两个小弟,其中一个男人口气强硬地说:“请吧!房少爷。
  那男人嘴里蹦出五个字,看似简单,但是我从他口气里,听出一种被威胁的味道。
  房辰放下手中得茶具,从衣架上拿着一件外套,我便跟着他出了酒吧!
  一出酒吧我和房辰就被雨龙招呼上车。
  雨龙坐在汽车副驾驶位,对另外几辆车上的人说:
  “我带房大少去呼吸呼吸新鲜空气,如果房大少的人敢出来闹事,你们要替房大少,管教管教他们!教教他怎么做人。
  哦了!差点忘了你们下手轻些,让他们知道无规矩不成方圆就行,这阳北市是谁说的算!
  房辰的脸一直阴沉,他目光冰冷地望着酒吧进出口。
  突然一个我熟悉的身影从酒吧里冲了出来,一个男人刚想拉富强。
  富强那容的了他近身,一把将那人推出好几米,冲到车前,见我刚上车,也要上车。
  这时候旁边车上,下来十几个男人。将雨龙的车门关上后。
  冲上前瞬间把富强按在地上,富强对我大喊:“哥!你去哪!。
  我望着地上挣扎的富贵,我的心象被刀子捅了一刀似的。
  我知道我现在不能动手。更不能冲下车帮富强。
  很显然雨龙要带我和房辰去一个地方,那是什么地方我不知道。
  他是让房辰提前明白什么道理呢!这话里面藏着什么呢?我不知道。
  如果我现在为了一时痛快,冲下车救富强。
  我敢说雨龙一定会把我抛下,带房辰自己走,我本身的就是利用一些机会接近雨龙,打进他们的内部,实行鹰隼计划。摸一摸那个叫浩哥的人是不是房天的人。
  如果现在忍不住出手,我敢说这一切的努力即将前功尽弃。
  我眼睁睁地望着,富强被人按在地上。
  他脸贴着地。在地上拼命挣扎。
  一个穿黄色羽绒袄男人站在他的后背上,用脚踩着他的头,硬是把富强的脸压在地上,让他不能动弹。富强咬着牙死死的盯着我。那眼神里全是迷惑。
  那汽车封闭很严实。黑色遮光玻璃,仿佛把我和富强隔了几个世纪。
  汽车缓缓启动上了公路,我眼睁睁地望着,一群人把一人按在地上打,随后从酒吧里冲出两个人,和那十几个人扭打在一起。
  我一手抓在光滑的玻璃上,手指甲嘶嘶地从玻璃上下,低头摸鼻子。眼泪哗哗的往下落。
  雨龙回头望着我说,笑眯眯地说:
  “道上有句话。叫什么来着,对了叫,出来混早晚都要还的!
  你刚出狱,帮你拜把兄弟猛子出头的时候,多霸气,多牛逼,有没有想过会有今天,现在体会到我当时的感受了吧!
  要不是老爷子执意放你们走,我敢保证你们那天一定会死的很惨。
  知道什么叫无能为力了吧!体会那种痛不欲生的挫败敢了吧!哈哈!
  当初你不是牛逼哄哄的,两个人提两把刀在我公司里,横竖没人敢当吗!
  你当时打老爷子那一巴掌的时候,我突然清醒过来了,在这个世界上做人就要当大哥,做事就要干大事。
  我不会在估计任何人的牵绊,让我放不开手脚,因为没有什么人能够阻挡我统治阳北了,哈哈
  车窗外的越来越灰暗,显然汽车已经出了市局。
  我紧紧盯着车窗外,我仔细思索雨龙的最后一句话,难道雨龙就是浩哥。
  我越想越艰辛雨龙就是浩哥!没有什么能够阻挡我我统治阳北了,难道雨龙说的这个统治,是不是毒品收货统治呢?
  想到这我不由的兴奋起来。我仿佛看见了曹局长夸奖的微笑,和陈妮娜崇拜我神情。
  随后雨龙充满自负的感慨,述说自己的奋斗史。
  十六岁那年从阳北一个小县城,带着青梅竹马的女朋友,来到阳北市闯荡。
  卖过菜,贩过鱼,后来在浴场里给人搓背,为了讨好浴场的经理,把自己的女朋友安排对经理玩,说到这雨龙竟然激动,甚至厚颜无耻地,反问我们知道不知道,作为男人把最爱的女人,送到别人床上是什么滋味吗?
  房辰一直盯着雨龙的眼睛,听的很认真。我从房辰深邃的眼眸里看不出来一丝杂质。
  他的表情很自然安静,房辰身上的那种安静是一种很独特的冷静。
  我显然不想再听雨龙这丫的再说一句,我恨不得现在冲上去干他。
  随后司机一脸焦急的对雨龙说:“大哥,后面有一辆黑色丰田卡罗拉,一直跟着我们。
  雨龙透过车窗外扫了一眼,扭头对房辰说:
  “房少爷,你太也信不过雨龙了吧!我只不过带你出来,让你看一出好戏,你还安排人跟着,你能怪怕我吗?
  房辰坐直身上,象绅士似的把衣服捋直说:
  “雨龙,你我都是明白人,我你现在还不敢对我动手,我也没有必要害怕!
  既然你带我出来呼吸新鲜空气,我用的着那么下作,安排人跟着你!我身边有几个人,你心里能不清楚吗?
  如果你不相信我,就干掉那辆车就是了!
  雨龙冷不丁地被呛的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,气急败坏地掏出电话,按了几个号码,接通电话后:
  “四狗!你现在石窟路加油站等我,有一辆车跟在我的商务后面,你给我把那个跟屁虫抓住,如果抓不住他你就给老子跳源河吧!
  雨龙挂上电话,奸诈地盯着房辰说:“一会就知道那车是谁安排的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