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一百六十九章 郭浩不是凶手吗?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听完阳辉的叙述后,我没有安慰他就下了车。因为我不知道该用哪种方式安慰一个失去爱女的父亲。
  我无言的转身离开,并不是冷笑的责怪他,当初没有照顾我女儿。www!c66c%com
  而是已我自己的方式去思考,我该怎么帮助阳雪复仇。
  阳辉喊住我说:
  “我女儿告诉我,你能帮她复仇是真的吗!
  那一刻我坚定地望着他说:“我给给阳雪一个交代。
  我心情沉重的回到家,我父母非拉着我和陈妮娜去看房子。
  我父母是那种很传统的人,他们想法是既然我和陈妮娜都住在一起了,双方家长彼此都见面同意,结婚得事是迟早的事。
  按阳北市的规矩,男女结婚最基本的是一套新房。
  我父母是个要面子的人,整个殡仪馆的人都是知道,陈妮娜已经住在我家。
  在某种程度是就是默认了,如果迟迟不把房子的事定下来,别人一定在背后说道。
  其实我父母还有一个目的就是,丁大爷给我父母的那一比巨款,可以给他们剩下一套房子钱。
  反正钱都是给我买房子的,索性就摆着姿态出来,房子给先给我买好,也了他们心里一个大事。
  所以买新房子的事,就迫在眉睫了。
  随后我和陈妮娜还有我父母去看房子。
  那小区环境不错,欧式风格。我一眼就相中了。
  在我父亲强烈要求下,我母亲给丁姥爷打了一个电话。
  我们在售楼大厅里,等了一个多小时丁姥爷才来。
  我估计丁大爷是特意。回家换了一套他认为很拉风的衣服。
  他穿着一件老的不能在老的军大衣,一双绿色球鞋,乍一看跟六十年代的人有些不上台面。
  丁姥爷一进售楼大厅,我就从售楼小姐的异样的眼神中,看到一种不屑的神情。
  那售楼小姐穿着一套黑色职业套装,两条黑丝大长腿该粗的粗,该细的细。看的我的鼻血乱喷,时不时偷瞄着人家几眼。
  我觉的这妹子,不仅身材好。张的漂亮,说话声音又甜。
  对她挺有好感的,客气礼貌而且不厌其烦的,和我们一家介绍了一个多小时房子的好处和什么全额付款。有什么优惠送一辆小汽车啊!
  但是当丁姥爷刚踏进售楼大厅的玻璃门时。
  那售楼小姐立马变了一副嘴角。嘴角上扬斜眼歪嘴,充满不屑的表情走了过去说:
  “谁叫你进来的,我们这没有废品收购,快出去!
  丁姥爷一愣说:
  “我不是收废品的,我外孙买房子,我来看看。
  那女售楼小姐一副挖苦地嘴脸说:
  “来帮你外孙子看房子,呵呵!你能买的起吗!我们这是高端商务小区,不是你这种人可以随便进的。
  我妈当时眼就火。两只眼跟跟冒火似的,捋着袖口一副干架的摸样冲过来。我爸怕她惹事一把拽着她,把她拉回来!
  我走过说:
  “姥爷,你咋才来,我们等你一个多小时,我父母一再不敢拍板,非要等你来看行不行。
  刚才我们四处看了看,房子还不错!你先瞅瞅可满意,如果相中你点点头,咱就把钱付了。
  如果不相中,咱现在去别处看看去!反正现在开盘的楼房多,不在乎这一家两家的。
  那女售楼小姐一听我这么说,脸都绿了尴尬的望着丁姥爷。
  丁姥爷显然没和那售楼小姐一般见识说:“哎,你们买房子看着中就行了呗!还让我来看看,呵呵!
  我这老眼昏花哪跟的上,现在的时代。
  随后我们再一次跟着,一个穿着西服的男售房顾问去看房子。
  丁姥爷看到房子后很满意,一直夸房子不错,后来一听现在全额付款,还送一辆价值十多万元的小汽车,丁姥爷更是非要买。
  我们回到大厅,那负责这单生意的售楼小姐,一个劲的道歉。
  丁姥爷竟然有些不好意思了,我以为就丁姥爷那脾气,一定会说几句难听话,但是丁姥爷,至始至终没有说一句过分的话。
  等交过钱后临走时,那售房小姐把我们一家送到门口时,丁姥爷才说了一句:
  “年轻人以后,低调做人高调做事!
  我看那售楼小姐表情,比被人打了一巴掌还难受。
  等我们从小区里出来的时候,已是中午。
  我们一家人简单的在街上吃了一顿饭,我母亲顺便把陈妮娜的介绍给丁姥爷认识。
  我从丁姥爷的脸上能看的出,丁姥爷对陈妮娜眼睛多多少少有些不满意。
  下午回家后,我父母和陈妮娜一起商量,这新房子里面的家具都有,这老房子的家具总不能扔了吧!具体什么时候搬过住,还有那辆送得车怎么办。冰冰和他都不会开车,也没驾照。
  商量来商量去也没有商量出个所以然,最后我母亲是这说拍板的,她联系熟人给我先报个驾校,去学车。
  让我和陈妮娜先搬新房子住,让丁姥爷也跟着我们一起搬新房子住,等我和陈妮娜有孩子后,他们就般过去和我们一起住。
  随后我母亲又和陈妮娜商量婚礼的规矩,又问陈妮娜喜欢什么样的首饰。
  三金首饰随便妮子挑,妮子喜欢什么咱就给妮子买什么,绝不委屈她。
  我冷不丁的问:“妈,我五姑结婚,你给准备送她什么黄金首饰呢?。
  我妈笑着瞅了我爸一眼说:“你爸就这么一个妹妹没出嫁,给妮子买什么首饰就给你五姑买什么,我一视同仁。
  我有些难以启齿的开口说:“如果我五姑。考虑咱家负担重,结婚没有通知咱,妈你会生气吗!
  我妈一愣说:“她敢?你五姑一肚子知识文化。而且还是研究生,你以为都跟你一样,没心没肺的,脑子一根筋。
  我没回话便回了卧室,我望着昨天夜里捡的那支狗崽子,那狗崽子有些奇葩,跟人似的。仰着花肚皮虎头虎脑地睡觉。
  我妈仿佛意识到什么,追了过来问:“你刚才是啥意思啊!
  对了,五姑最近给你打电话吗!这丫头从年前说。去海南旅游。
  到现在都没有见过她了,她也不来个电话。
  我实在不想骗我妈,我沉重地说:
  “妈,我五姑结婚了!她老公叫林威。是公安局的法医。
  我妈目瞪口呆地望着我。半天没有回过神。
  我爸一头闯了进来说:“你听谁说的!他声音大的把狗崽子,吓的一个机灵爬了起来。
  我把狗崽子抱在怀里说:
  “爸,那天我值班,夜里和王叔出了一趟车。
  去阳北大桥拉
  一具女尸,当时车坏路上了,是林威把我们拖回来的。
  当时他和王叔套近乎,问王飞翔认识不是认识韩建国。王叔说我是你儿子。
  林威就是我小时候,那个雨中送花半夜男。
  他和我说。这次他和我五姑就是去海南旅游结婚。
  说我五姑知道我刚出狱,以后花钱的地方多。说你和我妈辛苦一辈子,攒了一辈子的钱,不想让你们为了她的事破费,所有就私下做主不铺张就没和你们说。
  爸,妈,你们别生气,我知道这事我五姑做的不地道,不顾大面,但是事情都出来,就别生她的气了。
  我说完扫一眼我父亲,只见他眉头紧皱,脸色发黑。
  一巴掌拍在桌子上说:“这是胡闹,她还有没有把我,当大哥。
  她也是三十岁的人了,就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。
  我妈当时吓的大气不敢出!掏出手机正拨通号码,被我父亲一把强过手机说:
  “给她打什么电话!三十几岁的人整天没正行。
  一个大姑娘说结婚就结婚了!你说,她有没有把我放在眼里。这是钱不钱的事吗?这是看不起我的事。
  我妈知道我父亲是真的生气了,她一直在旁边劝。
  一下午家里笼罩一种紧张的气氛,晚上吃了饭,我就找了个理由带着富贵,富强跑了。
  临走时,陈妮娜表情有些难看,淡淡说了一句晚上早点回来。
  出家属大门,我给邢睿打了一个电话,几分钟一辆车停在家属院门口。
  随后我和富贵,富强上了车。
  还是和昨天一样,邢睿的车停在离英伦五百米的地方,把我们三个放下来。
  我进酒吧时,豆豆正坐在吧台,和一个年龄约四十多的男人在聊天,能看出来豆豆已经成功把,那个中年人的魂勾走了。
  那男人一副色迷迷的样子盯着妩媚的豆豆。
  我有些反感地瞪了豆豆一眼上了二楼。
  英伦的酒吧二楼和比一楼稍微大些,郭浩站在办公室门口,看样子心事重重的。
  他见我上楼立马走了过来,把我拉到一边小声地说:
  “今天房少爷心情不好,刚才在电话里不知道和谁吵了起来,脸沉沉的!
  其实郭浩说什么我一点都不在意,我在意的是他到底,是不是杀害赵小丫的凶手或者帮凶。
  我刻意把右手搭在他的肩膀说:“谢谢郭哥。
  随后郭浩递给我一根烟,我们站在二楼一阵寒颤。
  我明显的感觉,我的右手对郭浩一点反应都没。
  我心想难道赵小丫的死,和郭浩没有一点关系。
  我本想以殡仪馆的见的赵小丫的尸体,套套郭浩看他的反应,但是想起曹局长说的不要轻举妄动,免的打草惊蛇,又把想说的咽了回去。
  正在这时,一个穿着不凡的男人进了酒吧,直奔二楼。
  那人长相英俊,穿着一见黑色长风衣,身后两个壮实的彪悍跟在身后。
  那男人径直走象房辰的办公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