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一百六十七章 汇报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我猛然间推开她,显然豆豆没想到,我会那么强烈的反抗,她一副莫名其妙的表情望着我
  一时间房间内的气氛有些尴尬,我逃一般的出了卧室。soudu@org
  坐在客厅的富贵富强见我出来,便跟着我出了房间。
  漆黑的夜空,满天星宿,我随手拦了一辆车出租车。
  汽车出市区上安康路的时候,我注意身后一辆黑色桥车一直跟着出租车。
  我仔细瞅着后面那辆车,确定是邢睿的车后,我让出租车司机靠边停车把钱付后。
  拦了邢睿的那辆车,一上车邢睿就说:
  “听说你一进酒吧就和人打架了,还把吧台砸了了。
  我望着漆黑窗外说:
  “今天碰到一个女酒托,开了一瓶叫什么拉菲的酒,张口问我要一万五。反正曹局希望我惹的事,我也没有客气就和对方干了起来。
  邢睿有些气愤地说:“你脑子有病是吧!曹局的意思并不是让你真的去打架砸酒吧,他是让放开手去摸酒吧的背景。
  我知道如果我反驳,已我们两个的性格绝对会吵起来,我索性没回话。
  邢睿扫了我一眼,见我脸上不好看,用一种缓和的口气问:“今天有实质性的进展吗?
  我警惕地盯着邢睿说:“听你着口气,你现在是我的联络人是不是!
  邢睿毫无掩盖直截了当说:“对,我现在就是的单线联系人。以后我全全负责联系你。
  我愤愤地说:“真tmd
  瞎j
  安排!
  邢睿一个急刹车,把车停在路中间说:“韩冰,你脑子有病是吧!我到底哪对方惹你了!你处处看不顺眼。
  说着说着邢睿捂着嘴竟哭了起来。我心里一种怜悯爱心瞬间开始泛滥,
  我揉着下巴说:“我这人没什么文化,大老粗一个说话没水平,你别往心里去,我不是针对你发脾气。
  说真心话邢睿其实你应该明白,你被曹局安排作为我的联络人,你感觉尴尬不。说实话我感觉和你说话,心里有些堵得慌,浑身不自在。
  吗的曹局一会说。就我和你还有他,就我们三个知道,我的身份代号是鹰隼,现在呢!整个分局参加这次行动的。报告。刑警队,禁毒大队,都知道我叫鹰隼。
  还说以后我和他单独联系,现在倒好明知道,我跟你不合还硬是把我们安排这一起。这曹局脑子有问题吗!一会一个变化。
  邢睿长出了一口气语气激烈地说:“你知道什么!曹局是确保你的安全,以为你瞎指挥吗!你懂什么!你除了天天打架找事,你还会什么!
  我吼:“够了!你没资格说老子。老子要不是看在你父亲的面子上,早tmd和你翻脸了!
  邢睿轻咬着唇一直手搭在车床上。一丝晚风拂过的脸,被泪水冉湿的发丝贴在她那鹅蛋似的的脸上。在漆黑的光线下楚楚动人。
  那一刻我发泄后突然恢复平静,但是仅仅是一瞬间对邢睿的怜悯,我突然想起李俊那奸诈,甚至带着胜利的嘲笑。
  我那仅存的一丝怜悯也被愤怒掩盖。
  我点燃一根烟吸了一口,昂头对着窗外吐了一个圆圈,望着被风吹散的烟雾缓缓地说:
  “对不起刚才失态了。房天集团现在处在两极分化时期,现在房天内部出现重大问题。
  他的私生子房辰刚从国外回来,现在已经开始涉足房天的产业,现在的英伦酒吧,还有英伦主题宾馆已经被房辰从雨龙手里夺了出来。
  但是房辰做事高调,显然已经和雨龙公开闹矛盾。
  现在房天集团分为两股势力,一股是以房天和他的儿子房辰,为首的世袭派。
  另一方面是以房天妻子聂颍,和雨龙为首的新生派。
  房天的儿子房辰,现在正在招兵买马发展实力。
  我有幸被他看重,房辰让我明天晚上6点钟去英伦酒吧找他。
  对了还有我,已经见到那个叫郭浩的人,很显然他现在已经站在房辰的阵营了!
  今天了解的就这么多,邢警官我累了,麻烦你送我们回去吧!
  邢睿震惊地望着我,启动汽车。
  我们顺着安康路行驶,一路无语。
  心情默然地望着漆黑的车窗外。
  汽车到大骨堆派出所路口的时候,我让邢睿停车,我从车上下来对邢睿说了一声谢谢。
  我见邢睿还想说什么!我抿着嘴说:“你放心吧前面就一段路我们自己回去!殡仪馆熟人多,免得被熟人看见你送我们回来,传到陈妮娜耳朵里,让她伤心。
  随后我转身带着富贵,富强向殡仪馆家属院的方向走去!
  富贵本想问我,这所有的一切到底是什么意思。
  他见我脸色沉重,把想说的话又咽了回去。
  我望着明亮的月光无限感慨地对富贵说:
  “富贵,我知道你有很多话想问我,我现在不能告诉你们!真的不能,
  但是我现在做的是对得起,邢所长,对的起我自己,对的起我坐的两年牢,我不知道这条路会什么挫折等着我,但是我对的起自己的良心。
  富贵拍了拍我的肩膀说:“冰冰你记不记得你曾经说过,如果灵魂的世界没有秩序,那你就是秩序,其实我一直在等你实现这句话。
  我有些激动望着富贵说:
  “你真的是这么想的吗!
  富贵坚定地说:“从四喜那件事开始,我就那么想过,只是现在时机不成熟。
  那天丁大爷说的话深深震撼了我,既然你有个七煞之尊的躯体。如果不用岂不是浪费吗?你能感知灵魂,一定可以和灵魂对话是吧!
  我点了点头。
  富贵象受到鼓舞似的,激动地说:“那我们为什么不能。和灵魂沟通满足生前它们生前的愿望呢?这岂不是积德行善的好事,哥每当想到这我的全身就跟打了一计鸡血似的,血液沸腾,等你把事忙完我们就干吧!
  我望着富贵幸福的脸说:
  “富贵你现在心态还不够稳定,如果你能在一个月之内不惧怕尸体,我们就可以开始。
  富贵惊声说:“你说的是真的。
  我从兜里掏出一张带电话的号码纸对富贵说:
  “那天我夜里碰见阳雪,就是昨天刚火化的那个自杀的女孩。
  她的灵魂告诉我。她是被雨龙那伙人糟蹋后含恨割腕自杀。
  她把雨龙所犯的罪恶记录下来,藏在她卧室抽屉里一本叫挪威的森林的书内。
  富贵震惊的看着我说:
  “冰冰,你到底怎么能感应那些灵魂的。
  我笑着抬起右手握拳说:
  “我的右手能感知鬼魂。我现在刚刚学会控制它,显然现在我还在磨练阶段,煞气这东西是随着主身的性格而决定它的性格,通俗点说就是。主人什么样。这煞气怎么样。
  富贵有些明白的说:
  “我明白,这就是气随人而定是吧!
  我笑着:“可以这么说!
  富贵接着又问:“你现在做的事,我是不是可以认为,你是在帮那个自杀的女孩复仇。
  我说:“也可以这么说,但是我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,我需要借助其他外力。
  对了富贵你要答应我,不管以后什么人问你,你绝不能告诉他们和我曹局他们联系。你明白吗!
  富贵撇了撇嘴说:“我懂!
  我盯着右手,突然想起今天在酒吧里见到郭浩时。右手没有任何反应,难道郭浩不是杀害赵小丫。
  当我们走到家属院门口时,旁边的路灯下的垃圾堆,几只野狗围着一只刚出生不久的小狗低吼。
  一只领头的大黄狗龇着牙扑了上去,那小狗一阵凄惨的哀嚎。
  随后几只野狗开始围攻那至小狗。我快步冲了过去。
  一脚踢在一个野狗的屁股上,那野狗翻滚着飞出十几米,夹着尾巴跑了,另外几只野狗,冷不丁的见我冲了过来,撒腿就跑。
  那小狗哆嗦地趴地上浑身是血。那是一只黑色泛白的土狗。长长的耳朵,小眼惊恐地望着四周。
  我把小狗抱了起来托在手掌里,那小狗耷拉着眼皮,已经奄奄一息了。
  我心酸的望着它,深夜寒气逼近小狗瑟瑟发抖地倦成一团闭着眼。
  我说:“如果你现在睁开眼,老子现在就给你去找医生,想尽一切办法救活你。
  如果你不睁眼,那你就和我老子没有缘份,我同样也会把你抱回家,是生是死,就要你自己的造化了。
  我话一说完,那黑狗仿佛能听懂我话似的,昂起头张开嫩红色小嘴,跟婴孩啼哭是对我叫了几声,又把头低了下去。
  我惊讶的目瞪口呆。我抱着狗向商业街社区卫生院老刘诊所跑去。
  老刘是一个老寡头,妻子死的早,两个女儿一个在北京上大学,一个在北京上学。
  毕业后全部留在大城市了。老刘这人心眼其实挺好的,但是就是喜欢开玩笑,我从小就比较烦他。
  因为我小时候生病,都是他给我打针。
  我母亲说老刘以前是干兽医的后来在卫校上了几年学,考了一医生资格证就开始当医生了。
  我从小到大老刘打针没扎我,因为我和别的孩子不一样,别的孩子还没扎针就开始哭。
  而我呢,被扎针后几乎没是什么反应。所以老刘就说我皮厚,就习惯在我身上多扎几针。
  我妈老是说老刘扎针的技术,都是在我身上练出来。
  时间久了我就开始对老刘有意见,但是她两个闺女比我大,那时候流行好男不跟女斗。
  如果老刘不是两个闺女的话,如果有儿子,我敢保证不打死他儿子,一定打的他儿子一见我就尿裤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