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一百六十五章 房辰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那女人的声音很酥,她几乎是贴在我耳边说的那句话,一股清香顺着我的耳朵,飘进我的鼻子,我有种被迷幻的感觉。
  但是我很快清醒过来,抬头扫了一眼说话的女人。www!c66c%com
  那女人张着一脸锥子脸,穿着一件墨黑的长风衣,里面穿着一件黑色透明很薄的衬衣,胸很大很白,硬是把黑色紧身衬衣顶得紧绷的。
  一头深红色时尚大波浪卷发,身材高高瘦瘦。
  目测身高最少在一米7以上,皮肤光滑白皙。
  如果给女人1至100分的等级评分,我想这女人,不用说最少在90分以上。
  我内心有些慌乱表面平静地说:
  “你想喝什么自己点!
  我点燃一根烟,那女孩先是扫了一眼,我的金属煤油打火机,目光停留在我的手表上。
  她妩媚的望着我说:“你是第一次来这酒吧我以前没见过你!
  我提了一个烟,半靠在吧台上揉了揉耳朵说:
  “对!这酒吧我第一次来!
  望着眼前着个妩媚的女人,我象所有男人一样心里美滋滋的。
  难道这就是二哥四平传说中的酒吧艳遇。
  想到这我真有些后悔,当初为什么没有在监狱里和二哥,好好探讨这个问题,学学酒吧文化,还有进酒吧喝什么酒!才能显示出男人的老道!而不是现在那么拘束,放不开。
  那女孩举手优雅的打了一响指。对酒保说:
  “给我来杯拉菲。
  酒保从柜台里拿了一瓶洋酒,随手开启,给那美女倒了一杯。
  那女人抿了一口。一手搭在我的脖子说:
  “没想到你满绅士啊!你是做什么的?
  我望着她直勾勾的眼神说:“什么都不干!
  那女人掩嘴轻笑说:“那你是富二代搂!
  我摇了摇头反问说:“那你是做什么的呢?
  那女人甩了甩长发说:“你猜我是什么呢!
  我喝了一口酒没心没肺地说:“你看起来有些象小姐哈哈!我本来是开玩笑的。没想到那女人生气了。
  她一愣眼角斜撇地翻了我一眼说:
  “你tmd有病是吧!
  转身上了二楼。
  我在心里偷笑,不就是开个玩笑吗!你tmd主动让男人请你喝酒,还穿的那么,胸一直不停的往我身上蹭,你以为你是什么好东西。
  我嘿嘿地笑出了声,心想你tmd还真说对了,老子就是有病来找事的!
  那酒保见那女人上楼。拿着洋酒对我说:
  “先生麻烦你把这瓶拉菲账结一下。
  我一手摸着内兜问:“多少钱?
  酒保面无表情地说:“一万五千二元。
  我愣半天没回过神,又问了一句:“多少?
  那酒保双手背在后面半鞠躬说:“先生你一共消费15200元整。
  我有些笑不主来了,甚至不敢相信地问:
  “什么酒价格这么15200。
  酒保显然经常碰见这种情况。他语气平淡地说:
  “一杯蓝色星期一,60元,啤酒一瓶25元,四瓶100元。果盘40元。一瓶拉菲15000,共计15200元整。
  我有些窝火地说:“不是一杯拉菲吗怎么变成一瓶了?
  酒保有些嘲笑地说:“先生你以前没有去过酒吧吗?
  酒吧洋酒都是成瓶卖,不卖单杯,除非你买了这瓶酒没喝完,寄存在我们这,下次来免费继续喝!
  那一刻我突然明白了,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真tmd是至理名言,我碰见酒托了。
  刚才那个身材妖娆长相艳丽的女人是酒托。他们显然和这酒吧串通好的。
  那酒吧见我没有掏钱的意思,拍了拍手正在这时。从旁边围上三个彪悍。
  显然这种场面酒吧里的客人见多了,他们一副见怪不怪的表情。
  那女酒托站在二搂扶着楼梯,不屑地翘着唇,双手抱着肩嘲笑地说:
  “你不会真的土老逼吧!看你这帕玛强尼的手表,和zoop打火机,也不象是穷比啊!
  你没有钱装什么大款,还请女人喝酒,真是笑死了!你这土老逼装大款装得挺像的。别tmd装无辜了,赶快给你朋友家人打电话,让他们送钱。
  我低头摸着鼻子扫了围上来的彪悍,用余光扫了眼富贵和富强,见富强提着一个啤酒走了过来。
  我一副无赖地嘴脸对那个酒托说:
  “老子请你喝的一杯,不是tmd的一瓶,你把这瓶酒喝完,老子就付钱。
  那女人优雅的走到吧台,捏着酒杯猛然间把酒泼在我的脸上说
  “你小子是来找事的吧!一瞬间慢满一杯酒撒在我的脸上,酒水顺着我的额头落在衣服上。
  酒保还有旁边那个三彪悍哈哈地大笑起来。
  我低头冷笑用手擦了擦头上脸上的酒,猛然间抓起桌子上,那杯蓝色星期一
  吼:“**你tmdf说对了,老子就是来找事的。说话间,我把满满一杯酒砸那女的脸上。
  那女人咣当一声,捂着头摔在地上。
  一个彪悍没想到我会被围住的情况下,还敢动手。
  他双手按着我的双肩想要我往酒吧门口顶。
  我哪容得他对我动手,我对着他的裤裆就是一脚,那人哦的一声,捂着小弟弟瘫坐在地上开始惨叫。
  一个男人挥拳向我打了过来,被富强从背后一啤酒瓶砸在脑袋上,哗啦一声,整个瞬间倒了下去。
  一个瘦小的男人从我左侧出拳捅了过来,我往右侧躲闪。
  顺势一把卡住他的手腕。一肩周砸他的胸前,近身一计组合拳打在他的脸上,一把扛起他的腰扔进吧台。哗啦一声,酒柜上的酒洒落一地,酒瓶摔的噼噼啪啪!
  人群惊恐地望外跑。
  我走到那女人面前蹲下去,那女人以为我要打她,趴在地上瑟瑟发抖地望着我。
  我说:“一瓶酒15000块,你tmd当老子是凯子是吧!
  那女人胆寒地低着头不敢回话。
  正在这时一个年轻人,端着一个高高的酒杯。站在二楼台阶上。
  那男人最多二十多岁,穿着一套白色礼服。
  那白色马甲上打着一件粉红色的领带,乌黑的头发后扎着一个长长的辫子。浓眉大眼,高挺的鼻梁,留着对角山羊胡。
  他一只手插在裤兜里,白色皮鞋一只鞋子脚尖朝地。抿了一口酒。语气深沉地说:
  “朋友得人之处且饶人。
  我站起身仰着头说:“你是哪位。
  那男人从二楼走了下来,他身后跟着两个看起很壮实的男人。
  他仔细打量我一翻说:
  “朋友身手不错,跟谁混的。
  我故意装着很牛逼的样子说:“我跟谁混的管你屁事,我把我老大说出来,吓死你。
  那年轻人撇着嘴一副嘲笑的样子说:“你老大很厉害是吗!那你说说,看我认识不认识他。
  我点燃一根烟揉了揉耳朵说
  :“我老大叫玉田。
  那男人一听有些迷惑,沉思想了半天也没有想起来。
  他身边一个男人在他耳边一阵嘀咕。
  那男人听过突然大笑起来,随后他用一种冰冷表情盯着说:
  “你信不信。我现在让玉田跪在进酒吧!
  我嘴角一扬说:“就凭你你以为你是谁,你是阳北市的老大吗。你以为你开个酒吧就牛逼哄哄了,告诉你不管你是谁,老子不怵你,你惹我老子一定用拳头揍你。
  那穿白衣服的年轻人,身后两个男人指着我吼:“怎么和房少爷说话呢?
  那年轻男人有些轻浮地微笑,脸上写满了不屑。
  他摆了摆手,示意身后的人闭住说:
  “现在给他老大那个叫玉田的打电话!
  随后他身边的人开始拨通电话。喂:“玉田,我是郭浩!
  我一听穿白衣年轻人旁边的人,叫郭浩不由有些激动。
  那个自称是郭浩的男人,不过三十岁左右,双眼皮棱角分明的长方脸。
  短头发,穿着一件黑色夹克,整个人看起来起来精神抖擞。
  郭浩显然对穿白衣的年轻人非常尊敬。
  随后郭浩把电话递给我。
  我在电话里“喂了一声。
  玉田几乎用哭腔在电话里说:“我的亲爹啊!你别找事了行吗!
  你这大半夜去英伦干什么啊!你就不能老老实实在家睡觉吗!你说!你去
  找事还报的名字干什么!你这不是玩死我的节奏吗!我的亲爹啊!
  我故意说:“大哥,你放心我绝不连累你。你休息吧!我出事我自己摆平,不管他是谁,老子不怵他,反正老子已经死过一次,也不怕在死一次,大哥你休息吧!
  我正要挂电话了。
  玉田在电话里:“别,别,挂
  ,你tmd能不能用点脑子。你别冲动把电话给刚才郭浩,你记住别冲动,我来处理。
  我把电话递给郭浩。
  随后郭浩微笑着,把电话递给那个年轻人。
  那个年轻人一直沉默时不时的,恩一声,也不发表意见
  。
  说了大约十几分钟。
  那年轻人把电话挂了,抿了一口酒说:“怪不得你小子不认识我,原来你刚放出来,呵呵,你小子挺够种的。
  既然都是熟人,那我就直说了,我叫房辰刚从加拿大留学回来,这英伦酒吧是我刚接手的。
  这个酒吧前段时间一直在雨龙手里,被他搞得乌烟瘴气。
  我早就听说这酒吧风气不好,没有想到你却先动手了。
  我喜欢有本事的人,如果你愿意跟着我的话,我保证你跟着我这会比跟着玉田强百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