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一百六十章 都不认识我了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正在这时我的手机铃声响了,我接通后。
  是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,那男人半开玩笑地说:soudu*org
  “鹰隼在哪呢?
  我有些紧张地问:“你是谁?
  那男人忍不住笑了起来说:“韩冰我是吴广义啊!看你紧张的!哈哈!
  我长出了一口气说:“哟,是吴队长啊!你有事?
  吴广义在电话地说:“有些小事,你再哪呢?我现在在殡仪馆门口呢?
  我说:“我现在出去找你。
  我挂上电话正好碰见我父母进门,我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说:
  “这才9点你们就下班了。
  我妈说:“昨天咱不是说好了吗?今天去看房子,这不回来找你们!
  我有些为难的说:“我今天恐怕没时间,我先出去趟!
  我妈有些生气的说:“这房子重要还是你的事重要,你不看算,走妮子咱们去!
  陈妮娜在一旁好言相劝地说:“阿姨,要不明天在去吧!昨天冰冰一没睡觉!他有事让他们先忙,咱不在乎这一天两天的!
  我妈笑着拉妮子的手说:“还是我儿媳妇会疼人,以后冰冰身边有你我就放心了。
  我扭头和富贵说:“你和富强中午别在家吃了,我和玉田约好了,中午咱一起。
  富贵又些感动地望着我问:“那你现在去哪啊!
  我说:“我出去一趟,一会就回来!
  我话一说万心急火燎地出了家门。
  在大门口我看见一辆阳北牌照的私家越野车。那黑色遮光玻璃挡住我的视线,我看不清楚里面坐的是谁,有没有曹局长。
  如果曹局长在里面我一定质问他。为什么把我叫鹰隼的事告诉别人。
  我刚走到车旁边,车门便打开了,显然车内的人一直注意着我。
  吴广义坐在后座上对我说:
  “上来吧!还愣着干什么!
  等我上车后,吴队长对司机说:“走吧!
  汽车开始掉头启动。
  我打趣地说:“你们干公安的人,怎么都是一个德行,上次曹局也是直接让我上车,也不问我有没有事就把我带走了。今天你们如出一辙。
  你们是不是平时抓人抓惯了,见人二话不说就带走。
  吴广义眉毛一扬嘴一咧笑了起来,从口袋里掏了一包递给我一根说:
  “还让你小子蒙对了。曹老板找你有事!
  我接过烟仔细打量这根烟,挖苦地说:“你们干刑警的真穷啊!
  曹局吸7块的红塔山,你吸13的利群你比曹局的级别还高啊!
  说句不好听的,我现在吸的最低都是玉溪。大红鹰。
  吴广义笑着说:“刑警辛苦。一个月就那一两千块钱,哎!能吸上利群的已经很不错了!
  我有些不相信地说:“我在监狱的时候听说,你们不是有外快可以赚的吗?每个月ktv,酒吧,洗浴中心按时给你上缴吗?
  吴广义脸一甭说:“你听哪个孙子说的闹比样的哄你,我干了十七年的刑侦,除了平时办案有些群众见我们辛苦,给我扔几包烟。谁tmd收过人家一毛钱谁是瘪犊子。
  我笑着说:“没有就没有嘛!吴队别生气啊!
  吴广义愤愤地说:“你这小子一天一天想啥呢?我就不明白现在人脑子,是怎么想的。以为我们有油水,一个月能收多少多少的!
  哎!真是饱汉子知饿汉子饥。见我们平时办案怪威风,其实又谁知道,我们守一个犯罪嫌疑人,在楼下一守都是几天几夜不合眼不下车。
  说着说着车到了阳东公安分局。
  汽车停车分局后院,吴广义和我从车上下来。
  我扫了一眼四周,阳东分局是一座老式五层建筑,楼有些破旧后院里摆放着各种被砸坏的老虎机。
  随后我跟着吴广义上了楼,大楼的人很多,每个人仿佛很匆忙的样子,显然吴广义在分局大楼里很有人缘,每个人见他都和他打招呼。
  然而他们看我的眼色有些怪,以为我是吴队长传唤的嫌疑人。
  我们上到三楼,走进最东头一见会议室。
  那会议室不大,象是两间办公室割开的,一张椭圆形会议座站了整个会议室的一大半的空间。
  主座位后面是一块大型黑板,上面用彩色粉笔标会着,一些我看不动得曲线图,以及人事关系网。
  房间里没有人,就我和吴广义我们两个。
  吴广义让我随便坐,只要不坐黑板中间的主位就行。
  我嘿嘿地笑了起来说:“我就算在蠢,礼仪规矩我还是懂的!
  吴广义扫了一眼手表说:“时间来早了,早知道吃过饭再去接你了。
  我说:“我也没吃饭呢!要不咱出去我请你吃。
  吴广义笑着说:“算了!还有二十几分钟就开会了,等开完会和中午一起吃。
  我一听便问:“开会,你们开内部会议我在这合适吗?
  吴广义摸了摸鼻子眼角上扬狡诈地说:
  “你是曹局特意安排的,我们开会是保密案件分析会,如果你把会议内容说出去了,违反保密条例出了事!
  曹局长是第一责任人,呵呵!处理他就是了!
  我一听有些愣急忙问:“他一个局长还能处理他吗!
  吴广义意境地说:“我们分局有纪检,开会要作会议记录的,包括参会人数,时间,会议内容要封存的,你以为曹局长是阳北分局的一把手,就无所顾忌了。
  你别忘了还有市局,省厅,公安部呢!我和你说,你小子悠着点,一会开完会别乱说!到时候真出事了,你可以拍拍屁股什么时候都没有,但是曹局可以就惨了。
  我有些为难地说:
  “算了,我一个外人跟你们开内部会议不合适,我在楼下等你,一会你们研究让我干什么!怎么干吧!和我交代一下就行了,我就不参与你们的会议了!
  我说完正要往外走,一头撞见正准备进来的邢睿和李俊。我的心猛的被刺
  了一下,那感觉有些难以启齿。
  我盯他们两个。
  但是我却没有从邢睿和李俊的表情上,看到他们有一丝惊讶。
  那表情很淡定,仿佛预知我会出现在会议室一样。
  他们两个面无表情地给我让路,仿佛从未认识我似的,从我身边擦肩而过。
  我突然有种被人耍了一样的感觉,我对吴广义说:
  “你们到底有什么阴谋瞒着我?我怎么感觉怪怪的?
  吴广义笑着说:“我们能有什么阴谋,曹局长就是安排你,开一个案件分析会,你别多想了。
  我有些半信半疑地盯着吴广义。
  正在这时林威抱着文件夹子走了进来。
  我和林威四目相对盯着对方,我从他眼神里仍然看出一丝诧异,他仿佛不认识我似的,又从我身边走过。
  我望着林威走进会议室的背影,双手按在太阳穴上。
 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!难道我又出现幻觉了!
  接着又有几个人从我身边经过。
  我越想越觉的不对劲,我领教过邢睿冷漠,但是林威应该不会啊!他是我五姑的老公,现在有把柄在我手上,按理说他不应该装着我不认识我啊!
  最起码要和他侄子我客套几句吧!
  我从兜里掏出烟递给吴广义一根说:“吴队长,今天你把话说清楚,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。
  吴队长接过烟点燃吐了一口眯着烟说:“能有什么事瞒着你,你是不是想多了!
  我突然有种难以启齿的感觉,对啊!我该怎么问他们呢!难道说邢睿怎么不理我,什么什么的!这不是自作多情吗!
  正在曹局长走了过来,他同样装着不认识我似的和吴广义说:
  “你少吸点烟,刑警队就数你贫烟吧!进去开会吧!
  我望着曹局本想问他,但是他无视我的冷漠,有些让我接受不了!
  我又把想说的话咽了回去。
  我越想越迷惑,恍惚中被吴广义拉着进会议室。
  这tmd到底怎么了!
  我和吴广义坐在靠后门口的位置,整个会议室就十几个人,他们规矩坐在椅子上,曹局长手里拿着一个笔记本,走到正位上拉开椅子坐了上去,把笔记本仍在桌子上,抬头扫了一眼所有人说,人都到齐了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