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一百五十七章 尸检报告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我坐在解剖室门口的台阶上,点燃一根烟。
  望着将要黎明的天空心里是感慨万千。www@ttzw@com
  “为人要那么残忍呢?就算有深仇大恨,非要已夺取他人生命为代价?更何况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,我想不明白。
  一种借鉴于生于死的无限凄凉,让我不停的去思索,这具女尸到底是被杀的,为被杀,她又叫名字呢?
  她的得罪人,这命案背后又有怎样的故事,这一切的一切象钩子似的勾起了我好奇心。
  凌晨的殡仪馆后区潮湿阴冷,我抱着双肩陷入的沉思,不知过了多久的我就听见,秦法院说:
  “林威你综合叙述对这次尸检报告的结论,年轻人你可以记录了。
  房间内短暂的沉默林威说:
  “无名y159号女尸,尸长160cn。体型中等偏瘦,上身穿红色水花印纹棉衣下身穿黑色条纹长裤。
  上身紫色裹胸,下身紫色**,结合第一现场现场勘查报告,尸体初于阳东大桥桥南头,右侧桥墩东五至七米处,尸身呈左侧卧,头南脚北,染红色长卷发,咖啡色高跟鞋,脖子左右两侧有抓痕。
  女尸尿失禁,尸体腹部左侧右侧及胸左侧下方,共有十三处单刃利器开放性创伤。
  经胸腹直线术式切口检查,胸腹损伤。造成肾脏创伤性破裂失血性休克死亡。
  伤口长度约3cm,深度约4cm左右,所有伤口共计十三处。
  创伤口边缘整齐断定为单刀锐利器具。
  尸体眼角膜浑浊。尸身按压弹性良好,尸僵已逐渐形成。
  女性内膜有陈旧性破损,生前有性经历,阴到有大量分泌物已提取,肛内干净有少量自然分泌物,胃里残留大量含酒精性液体,已提取存在3号提取物箱内存放,初步推算死亡应该在24小时之内。
  女尸指甲内有残留纤维。已提取物将进行进一步检测。
  综合以上所述,女尸年龄在25岁30岁左右,根据现场第一报告。阳东大桥桥南头右侧桥墩东五至七米处,为凶杀第一现场。
  根据提取血迹的流向,喷溅度,以及提取的鞋印相互印证。检验女尸生前被性侵已提取女尸体内残留物。将进一步分析。
  该女尸尚十三刀,致命伤在肾脏,开放性检验肾脏伤口约3cm,深度约3cm,创伤口内已形成黑色淤血。
  显然李威的尸检报告,秦法医很满意。他点评似的夸奖几句,彼此便不再。
  朝阳渐渐从东方升起,那红红的大饼挂载天边。照亮着整个殡仪馆,那红色光线射进白纱似的的雾气里。看起有种迷幻的感觉,新发芽的嫩丫在露水的滋润下生机昂然。
  我站直身躯伸开手臂,昂着头闭上眼,让朝阳抚摸这脸。
  这几天经历了太多的生与死,看着一具美丽的尸体在锅炉膛内,变成一堆白骨灰。
  又看着一具年轻的尸体被开肠破肚,内心里有种说不出去的难受。
  生于死的临界点就在这个阳间于阴间最近殡仪馆吗,尸体会疼吗?尸体的灵魂看着的尸体会难受吗?我不!
  为这个世界会有那么多悲剧,会有那么多的杀戮,难道就没有正义的使者出来惩罚这些暴徒吗?
  那每天都再上演的悲剧,似乎永不停止,这几天经历了太多事,也目睹了太多的悲剧,也许**没有合眼我太累了,我走了进去解剖室。
  林威抬头看了我一眼,没有继续低下头缝合尸体。
  那尸体已经变得面目全非,尸身缝合疤子从胸前延伸到耻骨。那女尸简直成了一个缝合的布娃娃。
  我长长吸了一口气想让平静些,一股血腥味满满得被我吸进肺里。
  我又一次跑了出去。也许昨天夜里把胃里早就吐空了,干呕了几声也吐不出来。
  我正准备把吐的打扫出大院,就看见不远处一队送葬的人,披着白绫浩浩荡荡地往后区走来。
  队伍前面二个吹响的艺人,一人拿着小喇叭卯足了劲吹,一人拿着铜锣边走边敲,没走几米撒了一把纸铜钱,放一挂鞭炮。
  他们抬着一个红木棺材,正缓缓往殡仪馆后区来。
  一道铁门挡住那些人去路。
  正在这时候我看见,蔡大爷从后区走了。
  他手里拿着一串钥匙,人群中一个年龄大的中年人,摆了摆手示意响手班别吹了!那人迎上去和蔡大爷打招呼。
  蔡大爷显然和那中年人认识,他把铁门打开,把那群人放了进来。
  那中年人把蔡大爷拉到一边,好像把,塞进蔡大爷的白大褂里。蔡大爷向周围望了望,又望了望我。
  又和那中年男人交谈起来,手指了指后区深处,仿佛在交代。
  随后那群人跟着蔡大爷,走到后区停尸大厅后门口,把棺材放在台阶下,便原路返回出了铁门。
  蔡大爷简单和哪个中年人交谈几句,便将门锁好走了见到我说:
  “你和田峰你们忙**吗?
  我伸了一个懒腰说是啊!我现在终于明白叫老奸巨猾!你昨天夜里和王叔的时候,我就纳闷你们两个咋笑的那么猥琐啊,原来你们早就,我们会熬**是吧!
  蔡大爷乐呵呵踹了我一脚说:
  “谁叫你们两个傻小子,眼皮不活!你们不是好奇吗!让你们看个够,哈哈!昨天夜里过瘾吧!
  我撇着嘴说我昨天熬了**,累不的行一会我先睡觉了!
  蔡大爷歪着脑袋扫了一眼解剖室,把我拉到一边说:
  “我你和田峰你们两个辛苦了!但是你们还不能走,
  刚才我们接了个大活,现在6点多了,我们只有一个小时的。
  我先叫他们几个。
  我问大活啊!搞那么神秘。
  正在这是老秦走了出来,一眼看见蔡大爷说老蔡尸体弄好了,现在移交给你们吧!
  蔡大爷笑着接过秦法医的移交登记簿,看都没看就在上面签了蔡春山三个字!
  随后我跟着蔡大爷回了后区。
  我去推担架车,他去喊王飞翔他们起来。
  当我把担架车推进解剖室时,女尸早已被装进裹尸袋,解剖台的血水也被清洗干净。
  田峰把眼镜摘掉揉了揉眼,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说:
  “站了**累死我,冰冰你我现在最想干吗?我一手抓着裹尸袋的一角说:
  “泡个热水澡好好的睡一觉呗!
  田峰使劲和我将尸体放在小推车上,我们一前一后出了解剖室。
  刚出大院林威便把我拉到一边小声说:
  “你和你爸你妈说,这两天去我和娟子去看你们!
  我一副挖苦的口气说还看啊!心里又没有他们,装腔作势干呢!不累吗?
  林威有些生气地摇了摇头说叫装腔作势,那天娟子回你家准备和你父母把事情说清楚。
  但是当时你急着出门她就没开口。
  我这件事,是我和娟子做得不地道,但是我们的出发点是好的,娟说你刚出狱还没有正式的工作,这以后结婚的都要花钱。
  她不想再让你父亲为难。
  我猛然吼你告诉娟子,以后别拿我说事,我身上穿得衣服不是工作服是!
  我爸啥脾气她能不吗?我妈是样,她心里能没数。
  别给找借口,今天就当我都不。
  你去阳北市问问,谁家姑娘出嫁不通知娘家人的,她心里还有我们吗!算了我不和你说了,咱两个犯不上制气。
  我刚想走,李威一把拽住我说其实你不了解你小姑。
  我甩开他说我是不了解她!但是我最起码做事心里敞亮。
  林威望着我远去!他直直的站在那里,随后一拳打在院子的铁门上。
  第一百五十七章
  尸检报告
  第一百五十七章
  尸检报告。.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