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一百五十三章 桥下女尸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陈妮娜眼泪汪汪地端起酒杯说:
  “阿姨,我敬你一杯!
  我妈也端起酒杯碰着陈妮娜的酒杯说:www*ttzw*com
  “
  儿媳妇,你嫁过来韩家不会让你受苦。Www。23us。com
  前几天我和你韩叔,在民路交叉的东二环,罗马假日小区相中了你一套房子,明天我带你去看,如果你相中明天就把定金先付了。
  陈妮娜一愣半天没回过神,一直望着我妈。
  我妈以为她不相信说:“你不信问问你叔,和冰冰”。
  陈妮娜又一次泪流满面,还是老话说的对,这女人就是水做的,动不动就流泪。
  接下来陈妮娜和我妈你敬我一杯,我敬一杯来回喝。
  我爸给我使了一个眼色,我们都知道在这么喝下去,非喝醉。
  随后我爸一见情况不对头就说:
  “时间不早了,冰冰一会还要值晚班,这妮子没喝过白酒,以后咱机会多的是也不在乎今天这一天。
  我妈还想反驳,见我爸脸色不好看,也没说什么就把酒和剩菜收了。
  陈妮娜显然喝醉了,站起身刚走几步,脚就跟踩棉花似的开始打飘,脚一滑整个人摔了过去,幸亏我眼疾手快扶住她!
  我妈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我说:
  “我没想到妮子真没喝过白酒,我不是听说她过酒吗!
  我没好气地说:“那喝的是啤酒!能和白酒一样吗?
  我话刚说完,陈妮娜捂着嘴要吐。
  我赶紧将她扶进卫生间。她整个身体往地上一软,坐在地上抱着马桶开始吐,整个裤子上都沾的都是卫生间的污水。
  我给她接了一杯清水。她喝了两口甩了甩头说:
  “哥,我头晕难受,你别转了行吗?我难受!
  我随手把热水器打开,把她扶了起来说:“继续吐,吐完了就好了
  陈陈娜表情痛苦地说:“哥,我吐不来了。
  我心想这丫头没喝过白酒,如果不把胃里的白酒弄出来。她非烧坏。
  我有些急躁地望着她说:
  “把一个手指塞嘴里,使劲往里面深,觉的恶心的时候就往外吐。
  陈妮娜听话地把手指塞嘴里。随后她猛然间俯下身,她身体开始剧烈的收缩,呼拉一声一口气顶了上来,将白酒全吐了出来。我还有些不放心。又让她吐了一次。
  直到她再在吐不出来了,瘫坐在地上靠着墙壁,把头深深地埋了下去睡着了。
  正在这时候,我妈站在门口说:
  “没事吧!
  我有些生气说:“喝成这样能没事吗!酒算是吐出来,你和我爸早点休息吧!
  我妈说:“咱殡仪馆的人,有几个不会喝酒的,冰冰你马上还去上班吗?
  我冲了我妈一句:“你操的是哪门子心,妮子喝成这样我能放心去上班吗!
  我妈说:“没事我照顾她!
  我说:“你快去睡觉吧!看见你我就生气。
  我妈说:“那晚上有事叫我们!我和你爸先休息吧!好好照顾你媳妇!说完转身回了卧室。砰的一声把卧室门关上。
  我倒了一杯温开水,端给她喝。她一口气喝完,我问:“还要吗?陈妮娜摇了头。
  随后把陈妮娜扶了起来。
  她全身跟没骨架似的,我把她的手臂绕在我脖子上,将她抱了起来。
  我家那老房子卫生间很小,没有浴缸能坐的只有座便器,我将她放在座便器上,一只手脱她得运动装,一手扶着她。
  她显然失去了最后一丝知觉,瘫坐在座便器上靠着水箱。乌黑的长发散落在她的脸上,衬托着她白皙的脸,有种说不出的柔情。
  我知道我再看下去,就会想入非非,便抬头望着热水器的温度转移视线。
  显然热水器的温度已上来,我没有一丝杂念地把她身上的衣服脱掉。
  她玉雕般的身体彻底暴漏在面前的时候,我惊呆了,我无法想象一个女人的身体会有那么完美,她身体真是白让人不由得惊叹,那种白皙就象奶白色乳浆,皮肤细嫩光滑毛细血管清晰可见。
  我看得热血沸腾,我用手摸着她的脸,那一刻我脸上火辣辣地,我承认我有一种冲动想要了她。
  但是我还是忍住了!我张那么大第一次见一个女人的躯体,那种强烈的刺激,让我仿佛打了一计鸡血似的热血沸腾。
  我不想把自己的第一次,甚至象一个成年仪式那种永恒的回忆,就这么轻易留在卫生间,这显然不是我理想的场所,在说还是在陈妮娜没有知觉的情况下。
  想到这内心那种火燎的**熄灭了。
  随后我开始解裹胸,光解一个裹胸顿时让我火冒三丈。
  本想着迅速把她身上的污水冲干净,怕她冻着。
  但是这女性裹胸我哪弄过,哪知道那后盘还有三个暗扣,我越急越是解不开。
  我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,研究了半天才弄开。
  解开后我忍不住偷笑,说真的陈妮娜的胸很小,是那种飞机场似的身材,她可能对自己的胸部比较不自信,特意买了一套黑色花纹内置钢板棉套的裹胸。
  我拿着她的裹胸在眼前仔细看,忍不住的感慨这东西原来真的可以骗人啊!
  我一手握着淋浴头,一手扶着给她洗澡。
  也许是太冷了,她全身发红起鸡皮疙瘩,缩着身子颤抖抱着我。
  我拿着一条干毛巾将她身上的水珠擦干,抱着进了卧室。
  我把她放在床上,盖上被子。
  望着她长长得睫毛,红扑扑的脸。忍不在她脸上亲了一口。
  正在这时电话响了,我心里一万个,操tmd,愤愤的拿起手机。是殡仪馆值班电话。
  接通后是王飞翔的声音:
  “冰冰,咋那么安静,啃你媳妇呢?
  我有些语无伦次地说:“没,,,没,刚。,,吃过完!单位有事?
  王飞翔:“你紧张和锤子啊。哈哈,你小子干坏事的吧!
  我:“谁干坏事了!
  王飞翔:“那你紧张什么!哈哈,真让我猜对了!
  哈哈
  我一骨碌从床上爬了起来:
  “你不信来家看看,我能是那样的人吗?有事你说啊!
  王飞翔继续笑。他笑的有些让我心里发毛。
  随后他说“你还记不记的上午我们火化一具叫阳雪的女尸。那女尸的父亲下午又来找你,等了你一晚上。
  我说“那女尸父亲来找我?啥事?等我一会,我现在就去值班室!
  王飞翔继续笑着说:“他没说,就留了个电话让你联系他,这事不急,明天上午你来拿就行了,哈哈,你继续干坏事吧!
  啪的一声把电话挂了。
  我这人是急性子。我点燃一根烟,回忆着今天在四号追悼厅发生得事。阳雪父亲来找我什么事呢?还等我了一下午。
  对了阳雪说她在自己家卧室,书桌底三个抽屉里放着一本书,叫挪威的森林,那书里记录着雨龙和所有帮凶,还有受害女孩的资料。
  雨龙,房天,还有曹局长说的三天时间,打入房天内部,那个叫浩哥的人是不是房天的人,他们之间是否有些千丝万缕的关联呢!
  想到这我站起身出卧室,把陈妮娜的内衣拿了进来。
  倒了一杯白开车放在床头,和父母打了招呼出了家门。
  进值班室后,蔡大爷正躺在床上看电视,富贵,富强和田峰他们三个正在打牌,富强头上脸上贴的都是纸条,跟白无常似的。
  王飞翔正在躺在床不知道给谁发短信,他见我一愣坐了起来,也不忘挖苦
  我几句说:“你小子,不在家搂着你媳妇睡觉,不是不让你来值班了吗?
  我说:“
  我视察你和蔡大爷又没有去洗荤澡。
  蔡大爷撇着嘴说:“我可是好人夯!王飞翔去洗荤澡,我可是在休息室等他怕他别累的起不来,我是去照顾同事。
  王飞翔咧着嘴说:“得,得,咱俩一个地上一个席上,都是一路人别往自己脸上贴金。
  他随后从兜里掏出一个纸条递给我说:“就这个电话,你明天给他回个电话。
  我接过他递的纸条扫了一眼,便装兜里了。
  王飞翔盯着我脸色有些沉重的说:
  “冰冰,我知道你有那种能力,但是你以后记住,不要随便在家属面前表露死者的意愿。
  有时候家属不理解,会给你自己找一些没必要的麻烦,咱这工作特殊,一定要记住,看透别说透学会隐忍。你刚踏入工作,有些事还不懂!你一定记住王叔的话。
  我知道王飞翔是什么意思!我点了点头。
  正在这时值班室的电话铃响了起来。
  蔡大爷立马从床上爬了起来,握着电话说:
  对我是老蔡,好,好,我知道了,我们现在就过去!
  挂上电话对王飞翔说:“飞翔,阳东区闸口南桥墩下,发现一具女尸。
  刑警队的吴广义打电话,让咱过去先把尸体拉回来。
  我说:“蔡大爷,你看家吧!我和王叔去。
  蔡大爷笑着说:“今天你女朋友来了,你去陪她吧!这么多人又不缺你一个,你回去吧!对了和建国和你妈相中没咋样。
  我笑着说:“我爸妈相中了,比较满意。蔡大爷你年龄大,在说外面那么冷,正好我也好王叔学学经验,你歇着吧!
  蔡大爷见我执意要去就说:“你爸你妈实在人,行,让田峰也和你们一起去,这夜里人多也有个照应。
  王飞翔抓起身边的外套,把鞋穿上起身说:
  “我以前夜里一个人出车又能咋滴,老蔡你歇着吧!
  说完领着我和田峰出了休息室!深夜的殡仪馆还真有冷,有股阴冷阴冷的感觉。
  我们三个走到停车场上了一辆殡仪车。
  我特意扫了一眼旁边的几辆殡仪车,我们这辆车显然从外观上和内饰上看,比其他几辆车新多了。
  我一上车便问:“王叔,为什么咱的车,比别的车看起来新多了。
  王飞翔有些得意地说:“嘿嘿你是吹牛逼,在咱殡仪馆里混,人强亮些不吃亏。
  咱们一个组一个车,这辆车是去年刚换的,当初定这车的时候还是我去的。交钱的时候我就和老刘放狠话了,我们五组人最少,你j
  再不给辆新车,我们五组就罢工。
  老刘知道我是鬼不缠!在开全馆职工大会的时候默认了。当时还有人不服气,我就说谁tmd敢打新车的主意,老子就到谁家吃去!反正我一个寡汉条子,怕个鸟。新车刚到殡仪馆钥匙就被我抢走了,嘿嘿!
  我笑着说:“你不怕老刘整你吗?
  王飞翔意气奋发地:“我怕他哈哈,还不是和你吹,自从上次因为年终奖的事,老刘现在见我都绕着走。
  我反正就是这吊样,只要不犯大错误,他不敢开除我!开除我就破着一条命和他干!反正我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。
  田峰说:“王叔,你别把冰冰带坏了!
  随后我们有一句没一句的神侃,当汽车上了阳东大桥时就看见,整个桥对岸警灯闪烁,印的天空一红一蓝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