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一百四十七章 女尸入殓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蔡大爷扫了我一眼说:
  “和家属解释的还顺利吗?
  我撇了他一眼:“托你吉言还好!soudu*org
  蔡大爷虽然戴着口罩看不见他的表情,但是我能感觉他一定在偷笑。
  因为他的两只眼睛已经成一条缝。
  一股呛鼻的烧腐味迎面扑来,呛的我胃里一阵干哕。
  还好戴着口罩,要不然早上吃的东西,非tmd吐出来。
  蔡大爷见我没有要走意思说:
  “你小子还不出去,我们要起锅炉了。
  我张那么大还没见过人是怎么入殓的,就赖着不走。
  蔡大爷也没有多问对富强说:
  “富强,按前进按钮。
  富强走过去按了一下遥控上的红色按钮,嗡,,嗡,,嗡,一阵机械
  滑轮声,咔,,咔,咔,,一块铁板从锅炉凹口嘴里伸了出来,
  那是一块平直的不锈钢面的钢板,表面光滑亮晶晶的。
  随后一阵震耳欲聋的鼓风机声音,那声音绝不亚于,切割机切割钢板的声音。
  在火化车间没呆几分钟开始浑身冒汗。
  蔡大爷双手拽着女尸的上肢,对我说:
  “你抬着脚,起,,我们将阳雪得遗体在钢板上。
  蔡大爷对富强说:“进炉。
  富强又按了一次按钮。
  那钢板缓缓的把阳雪的遗体,推进锅炉洞。
  也许离锅炉口太近我感觉脸上,被炙烤的灼烧感。整个锅炉膛四周墙壁被烧的发黑。
  阳雪安详的躺在里面,她那青白色的脸显然和锅炉内壁及不对称。
  正在这时,咔的一声机械转动声。阳雪的整个身躯掉了下去。
  砰,,,,气浪震起的尸灰在锅炉洞内弥漫,紧接着喷油嘴里喷出一股漆象水一样的液体,洒在在阳雪的尸体身上。
  猛然间一条火焰长蛇瞬间。从锅炉上的点火口里射了出来。
  唰的一下一团火球瞬间燃烧起来,阳雪的长发呼哧一下点燃了,发出一股烧焦气味。
  那是我第一次见尸体入殓。看的我心惊肉跳。
  我虽然见过尸体很多,但是入殓还是第一次。
  从小到大,火化车间一直是我的禁地,这地方说真的还是第一次进来。
  我紧张的屏住呼吸。心扑通扑通的狂跳。猛然间尸体睁开眼直直盯着我。
  那面部肌肉开始极度萎缩,硬是把尸体脸部上眼皮拉开。
  随后面部肌肉开始撕扯颅骨,我里个去啊!那一两排紧闭白森森牙齿露了慢慢露了出来,那表情狰狞骇人。
  看的我全身毛骨悚然,那一瞬间我感觉的头皮上头发在脱落,大脑里一片空白。
  刚刚还是一副平静安详的脸,几秒种不到变成了,一个面目全非冒着火的鬼脸。
  我弓着身子一动不动地。望着正在燃烧的尸体。
  那一刻所有声音仿佛在我耳边消失。
  我惊愕地盯着尸体的眼睛,啪的一声。尸体的眼眶中的眼珠融化了。
  那只剩下两个空洞的眼眶死死的瞪着我,头皮上的粘稠液流了出来,那张脸已经变的面目全非。
  她似乎带着一种冷笑,燃烧的噼里啪啦的。
  一股发黑的烟雾冲进排气通道,那艳红色的旗袍在火焰中,敷灼在皮肤上和肌肉融为一体。
  这时候尸体的肚子开始膨胀,变的越来越大,仿佛要爆炸似的。
  咔一声齿轮转动的声音,一个钢钩从锅炉上方伸了下来。
  我操,那钢构光滑锋利银灿灿的象一个银枪,猛然刺进尸体的肚子。
  扑哧一声,那钢构往外一撇跟切腹似的,将尸体肚子划了一个大口子。
  我下意识的往后退了几步,尸体肚子的大口子处,一根肠子被拉出来,血淋淋的内脏,有红有白,血股流拉的、、哗,,哗地往外流,流了一大摊。
  随后象被火焰一口一口生吞似的消失了,扑哧,几个喷油嘴对着尸体又一次添加燃油,噼噼啪啪的烧焦声,象一个人拿着皮鞭抽打我的心似的,我感觉全身都麻了。
  我猛然间看见,尸体双腿开始收缩,咔嚓一声那尸体竟间坐了起来,我本能往后一闪脚一滑,整个重心向后倒去。
  我脱口而出:“尸变”
  田峰一把扶住我说:
  “什么尸变,正常反应。
  尸体经过上千度得高温焚烧,肌肉萎缩神经牵扯两根大腿骨,很自然的条件反射,不用那么紧张。
  我第一次见尸体入殓的时候,现场就吐了,你比我定力好太多。
  当时就在这把胃里东西全部吐了出来,半个月吃什么吐什么!
  田峰说什么我一句也没听见,在那一瞬间我终于体会到,什么叫魂飞魄散,下地狱的感觉。
  随后蔡大爷走了过来,对锅炉内瞅了瞅说:
  “富强在加一次油,八成熟了继续烧。
  大约过了十几分钟,钢板伸了出来整个尸体只剩下一堆白森森的白骨,尸体已经完全钙化,整个头骨,躯干四肢还能分辨出来。
  我望着那一堆碳化白骨。我心里突然有些难受,那种感觉很复杂。我见过阳雪的全裸洁白如玉的身体,这才短短几十分钟,一个美丽的女孩就变成了一堆白骨,我在心里有些无法接受。
  这时蔡大爷从侧门里接了一个骨灰盒拿在手里。
  过了一会等骨灰冷却后,用扫埽扫成一堆,用簸箕装起来,放进骨灰盒里。
  随后用红布裹着骨灰盒,双手捧着出了火化车间。
  我显然还没有从刚才的遐想中恢复过来。
  田峰便拉着我出了火化车间,我们一门扎进休息室。
  我一把将口罩拽掉对田峰说:“有酒吗?
  田峰笑着从怀里,掏出他那个金属酒壶,我拧开猛灌了一口,心里舒服点。
  富贵那厮躺在床上翘着二郎腿说:“哟,这天不怕地不怕得韩大少,今天咋了?
  我没好气得白了他一眼说:“你tmd去火化车间试试看,你能呆十分钟不吐,老子以后跟着你混。
  富贵从床上坐了起来,笑眯嘻嘻地按着我的双肩说:
  “我哪能跟你比,对了,刚才玉田打电话到值班室问你在不在,说打你的电话你也不接,他找你有事!
  我急忙掏出手机一看,三个未接电话。
  我立马给玉田回电话。
  玉田接通电话一上来就说:“我的韩大少,你咋不接我电话!
  我笑着说:“刚才在火化车间噪音大没听见,找我有事?
  玉田那货笑着说:“出来喝酒?有事和你说!
  我说:“今天值班,明天下班行不!
  玉田说:“你j
  咋那么多事,干个叼临时工,又不是正式的。
  那么认真干什么?
  我说:“我是刚上班,在说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爸那人。找我到底啥事?
  玉田:“这话不是一句两句能说的清楚,这样吧!明天中午河南烩面店,中午我安排。
  我笑着说:“这天天让你请我吃饭,多不好意思!明天我请你。
  玉田:“和我还客气个吊!就这么定了,明天中午不见不散。
  随后我挂上电话对富贵说:“明天中午玉田请咱吃饭,到时候你别j
  乱说陈妮娜的事!听见没。
  富贵白了一眼说:“就算说了又能咋滴!他又不是不知道你和陈妮娜的关系。
  田峰接过话问:“你说的陈妮娜是不是个瞎女孩。
  我望着田峰问:“你认识她?
  田峰笑着说:“何止认识她!她是我三舅舅的闺女,不过我三舅死的早,她家和我家不怎么联系了。难道你和陈妮娜好上了?
  我半张着嘴说:
  “照你那么说,你和陈妮娜是表亲喽。
  田峰表情笑的有些复杂说:“话虽是那么说,但是自从她父亲死后,我们就不咋联系了,整个亲戚都被她家接钱借怕了。
  ps:
  如果感觉魄败写的这本书,还不错!就给个支持,给个推荐不花钱,就点一下子的事!谢谢!
  如果有月票的投一票,因为魄败现在还不知道什么是月票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