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25章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昨天夜里我和冰冰,去市里找陈妮娜才知道其实她过的挺惨的。
  陈妮娜和她母亲相依为命,为了还她父亲生前欠的债,把市区的房子也卖了,现在红花路棚户区租房住。www@c66c%com
  这屋漏又偏逢连夜雨,陈妮娜母亲又得了尿毒症,一个月光透析费就五千多。
  陈妮娜被逼的走投无路就在丽都ktv陪酒,大娘,大爹,你们也都知道ktv那场合,虽然来钱快,但是女孩容易下水,就陈妮娜那一点社会经验都没有的女孩,在里面早晚一天非出事。
  冰冰一听陈妮娜去那上班就急了。
  陈妮娜那女孩张的漂亮,她那张脸确实惹人嫉妒,但是不会圆滑做人,在那场子可能得罪其他小姐了。
  人家找人做她的活,正好被冰冰一头撞见。
  冰冰那爆脾气你们又不是不知道,就和人家干了起来。
  富贵说到这的时候,语气开始变慢扫了我一眼,见我有些紧张的盯着他。
  他对我挤了挤眼接着说:“对方人太多了,打过冰冰后就跑了。
  当时陈妮娜特吓坏了,在那一直哭一直哭,韩冰见已经是深夜了怕单位的人担心就让我先回来,昨天冰冰好像睡在陈妮娜家里了。
  我父母面面相窥地看了看对方,那表情我说不清楚是什么个意思。
  我偷偷地对富贵竖了一个大拇指。
  我父亲对我母亲说:“你去给老大姐学姿打个电话问她,到底有没有问清楚陈妮娜妈住在哪个医院。
  我母亲拿着手机便出了病房。
  我爸小声说:“你昨天说要娶妮子是随便说说,还是当真的。
  我毫无犹豫地说:“当真。
  我父亲说:“你想好了!婚姻我不干涉你。路是你自己选的到时候别后悔?
  我说“我妈那边怎么样了!同意吗?
  我父亲往门外瞅了瞅说:
  “我正在做你妈思想工作,你妈是老封建。马上你看我眼色行事!
  正在这时我妈拿着电话回到病房说:
  “哎!学姿说她老长时间也没和陈妮娜家联系了,也不知道。打妮子妈的电话她也不接!
  我父亲给我使了个眼色问:
  “你昨天夜里在陈妮娜家里睡的!你两个到底什么程度了。
  我说:“估计过不了一年,你们就该抱孙子了!
  我妈一愣,伸手揪我的耳朵,见我还躺手上还挂着吊水,又把手缩了回去,抱着双肩气得脸通红,不知道又想起什么来,扬手要打我被我爸拉住。
  我爸脸色有些难看的地说:“艾冰,你干什么?
  都这时候你怪他有什么用。你现在就算打死冰冰,能有什么用,人家一个女孩,你看看你儿子干的好事。
  你说你也不问个青红皂白就把人家气走了,你看妮子临走时伤心欲绝的样子。
  我知道你也是为了咱孩子的好。
  但是人家妮子也是有娘的人,妮子爸死的早,你说一个寡妇带着一个女孩,人家容易吗!这以后妮子咋嫁人!这唾液能把人淹死。如果妮子想不开,出了什么事。我看你以后怎么出去见人。
  哎!你说你天天干得都是什么事!
  我母亲寒着眼,一脸紧张有些理亏地说:
  “我又不知道冰冰,能干出这丢人的事!如果我知道我不会那样说对妮子!建国你说妮子不会真的想不开吧!
  我父亲说:“那我哪知道!这事你拿个主意吧?咋办我听你一句话!
  我母亲说:“能拿什么主意!哎!?找个媒人帮他们两个事办喽!
  我一听我妈这样说,心里乐开了花!
  我说:“妈!那婚房咋办!
  我妈白了我一眼:“你还有脸提婚房?都是你干的好事!
  我爸在一旁说:“你现在怪冰冰有什么用。这生米都煮成熟饭了,说重点。
  我妈望着我爸那张甭着的脸说:“回头我和媒人去挑个好日子,和陈妮娜妈见见面。看看她家有什么规矩要求,商量商量把两个孩子的事办喽呗!
  我父亲见我妈说着话的时候有些无奈问:
  “那邢睿呢?
  我妈一脸横:“其实我挺喜欢邢睿这孩子呢?张的漂亮又有个好工作。哎,冰冰没这福气。
  我爸说:
  “我就感觉妮子比邢睿善良。虽然条件比不上邢睿,但是妮子这丫头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,人温柔又善良对人客气贤惠。
  没想到这才几年没见张那么漂亮。艾冰我和你说妮子除了眼跟家庭条件不好,别的什么没什么可挑剔的。
  这两口子过日子就象穿鞋,合不合脚只有自己知道,冰冰的婚事先别那么急,让他们处一段时间在说,现在的80后和我们的想法不同,艾冰你看行吗?
  我妈表情复杂地看着我爸说:“家里大事你看着办吧!
  等我吊水挂完后我就和父母还有富贵,富强一起回到家。
  我母亲在超市里给我买了一大袋糖,让我装着。
  随后我父母带着富贵就去家具城,给富贵,富强买新床,顺便给我看新房。
  他们刚走几个小时,富强那憨货把我的那袋糖吃了一大半,我骂骂咧咧地让富强出去给再买一袋。
  说真的着低血糖头昏的感觉,我还真有些吓怕了。
  富强回来的时候却把丁大爷,和丁玲带来回来,后来我才知道富强买完东西正好碰见丁大爷和丁玲来我家,正好顺路一起回来。
  我给我妈打了一个电话说姥爷来了,让他们从市里带些下酒的菜。
  丁姥爷见我一脸伤不仅一句安慰我的话没说,反而劈头盖脸的就骂我。
  说实在的我还真有些理亏,也没敢反驳,自从丁大爷变成我姥爷,我从心里多多少少对他有些尊敬。
  我对丁姥爷进殡仪馆工作后,被开除后的事比较感兴趣。
  当听到丁大爷说,他在被刘馆长开除后,曾在龙山墓地看过一年多大门的时候,我猛然间想起,五哥胡猛曾经说过那么一段灵异故事。
  我问丁姥爷说:“姥爷,你以前在龙山墓地看大门的时候,有没有经历过一个事,就是有一天夜里,几个年轻人开车一辆黑色桑塔纳,去
  龙山陵园。
  当时一个喝醉酒的年轻人非要看他母亲。
  姥爷皱眉沉思想了很久,一脸迷惑地问:“好像有过,这事你咋知道?
  我就把当初在监狱,胡猛和我说的那事,又在描述一遍给他听。
  姥爷听后拂了拂他那白花花的山羊胡意境地说:
  “我记得当时已经是深夜,有四个人开车进陵园,开车的司机就在陵园大门按喇叭,让我给他看门。
  当我出屋一瞅,你猜我看见了什么,我看见一个穿着白衣服,就是咱殡仪馆裹尸体用的那白布,一个女人就是裹着那玩意坐在车顶上。
  那女的披头散发的盖着脸,这东西我是见多了,我就对提醒那开车的说:
  “小子你怎么拉了一个死人应该去殡仪馆,当时原话是咋说的,都过去那么多年了,我也记不清楚了。
  其实我是在提醒他们,你车上有东西。
  然而那几个不要命的小子,却不知道啥意思!
  其中一个竟然冲过来要打我,还对我一顿臭骂。
  那女鬼一直坐在车顶上盯着我们,凡事有因必有果,不挨我们的事我们就不能插手,我能做的就是提醒他们。
  那几个小子还真不识趣,竟然一意孤行非要进陵园。
  我就把陵园的大门打开放他们进。
  那女鬼比较惧怕我,没敢进陵园。
  其实那女鬼我知道她是谁,她是前些年在龙山山下被奸杀的一个妇女,那妇女入殓后天天在被杀的那个路段路哭,我知道她心有不甘,她一直在寻仇,也许那辆车里就有一个杀害他的凶手或者帮凶。
  后来他们走后,我就叠了一个黑狗,边烧边说。:“万事别做绝,给自己留个超度的机会。具体后来什么情况我就不知道了。
  我说:“那几个人其中有一个人突发性脑出血死的,另外三个人没事。
  但是他们那天下山回去的路上碰见一个东西,突然冲车前面穿过,万金龙说那是灵物挡煞救了他们三个一命,那一个可能就没有那么幸运了。
  丁姥爷笑了笑说:“当初如果那几个人说话别那么难听,能等在我屋子里等到天亮再回去,他们就不会有事。不管怎么说死的那个男人,一定和女鬼生前,有某种直接或者间接的牵连,要不然那女孩不会跟着他们来墓地。
  其实那女鬼也是再犹豫,要不然早要他们命了,那女鬼显然比较惧怕我。
  他们进陵园后,那女鬼一直在站陵园门口不敢往进里,因为它知道一旦进入我的煞气攻击范围之内,我就会立马灭了它。
  冰冰,我说这么多希望你能明白一个道理,无论什么事总有它的因果关系,做人要低调些,别动不动就发脾气,脑子一热就什么事都不考虑了,虽然当时一时痛快,后果有时候不是你能掌控的,说着说着姥爷又开始唠叨以前我进监狱的事。
  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没有一丝反感,破天荒的开始思考姥爷的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