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24章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我装着视而不见,陈妮娜刚坐下。
  我妈便说:“妮子啊,这些年过的好吗?我听说妈生病住院了?什么病啊?哎,你这搬走那么多年了,也不回来看看阿姨。妮子你现在在哪上班呢?www!c66c%com
  陈妮娜有些不自然地说:“谢谢阿姨关心,我妈还好,就是最近心情一直不好老是偷偷的哭。阿姨我现在没有上班。
  我妈有些伤感地接着说:“哎妮子你咋这么哭命啊!来快夹菜!不说那不开心的事了,快尝尝阿姨做得红烧肉咋样?
  我妈一直盯着陈妮娜,似乎在用一种不露声色的方式,试探陈妮娜的眼睛已经到什么程度了。
  陈妮娜握着筷子有些无从下手。
  她表情有些沉重,仿佛在心里做了一重要决定似的,犹豫一会。
  俯下身眼眯成一条缝,几乎把脸贴在桌上瞅我妈说的那道菜。
  我实在看不下去了,伸手夹了一块肉,放在陈妮娜碗里说:
  “妮子,我妈做的红烧肉可好吃了,我不知道你喜欢肥得还瘦的,都说肥得对女孩皮肤我,我给你夹了一块美肤的,你尝尝。
  我妈翻了我一眼我没有说话。
  她瞅陈妮娜说:“哎!家里好久没有这么热闹了,冰冰在监狱里呆了几年,家里别提多么冷清了,看现在多好,妮子没事的时候经常来家里玩啊!
  陈妮娜点了点头,:
  “恩,阿姨叔叔。我以后会经常来看你们。
  陈妮娜说的话,显然不是我妈想听的。还好陈妮娜知道我坐过牢,如果换成外人一定会问我犯了什么事。
  我妈接着说:
  “妮子。你现在真是越长越漂亮,张成一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。你来阿姨家你母亲知道吗?
  哦对了,冰冰前段时间谈了一个女朋友,那女孩不仅人张的漂亮,而且还是咱大骨堆派出所的警察。
  这以后冰冰和邢睿结婚了,你一定要给给冰冰当伴娘好吗?
  陈妮娜夹菜的筷子,啪的掉在地上,她有些慌乱地去捡筷子。
  随后拿着筷子慌不择路地进了卫生间。
  我盯着我妈压低声音质问:
  “你胡说什么呢?谁要和邢睿结婚了,我要娶陈妮娜。她是我的新娘绝不会伴娘。
  我妈故意大声说:“对了今天你这么没有让邢睿来吃饭啊!
  听说你们这几天吵架了,你小子脾气也该捏捏了,别动不动脑子一热那个臭牛脾气上来了,人家邢睿是警察是公务员平时压力大,发发牢骚理解下,多哄哄人家。
  我压着嗓音吼:
  “妈你有完没完?我和邢睿不是你想的那样,我们已经分手了。
  我妈意调地说:“好了我知道,邢睿那女孩不错,刚工作几年了就买车了。你们房子就别操心包在我身上。
  我刚想对我妈发火,就看见陈妮娜从卫生间里出来,眼睛红红象刚哭过。
  陈妮娜把筷子放在桌子上,对着我父母半鞠躬说:
  “叔叔。阿姨,不好意思我有事先走了。
  我妈客气地说:“妮子,吃了饭在走啊!
  陈妮娜说完捂着嘴转身开门走了出去。
  随之我的心扑通一声摔的粉碎。
  我瞪了我妈一眼急忙追了出去。在门口拽着陈妮娜说:
  “妮子你听我解释?
  我妈大声喊:“冰冰好好送送妮子,她眼睛不好以后让她经常到家来玩啊!
  我爸猛然间一把拍在桌子上吼:
  “艾冰。你太过分了。起身走进卧室,砰的一声把卧室的门关上。
  我妈莫名其妙地问富贵说:“他们爷俩今天咋了吃火药了?我这是惹谁了!
  陈妮娜哭着摇头说:“我不听。我不听。
  她甩开我的手向楼道跑。
  我快步追上她说:“妮娜,你听我解释行吗?事情不是你想到那样,我和邢睿根本不象我妈说的那样。
  陈妮娜低着头象一个无助的小女孩,紧缩着双肩泪流满面地说:
  “我知道自己配不是你,
  我是一个瞎子没有她有钱,不能帮助你只会拖累你,,我,,,
  我打断陈妮娜的说:
  “妮子你别说了?这所有的一切我都不在乎,我只在乎你是不是能死心塌地跟着我。现在什么都来说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你要相信我!
  给我一点时间好吗,我会处理好这一切。
  陈妮娜咬着,躲避我炽热的目光泪流满面地说:
  “昨天我真的把自己交给你了,又开始做童年的那个梦,梦想着穿上洁白婚纱做你的新娘。
  当你和韩叔说你要娶我时候,你知道吗?那一刻我感觉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,但是现实不允许,我真的不能拖累你,我爱你但是我不能那么自私毁了你。
  哥,忘了我吧!
  邢睿比我更适合你,我知道她也爱你!我祝福你们。
  哥,请你尊重我的选择好吗!你在我心里是一个有血性的男人,别让我看不起你,,,,
  陈妮娜转身捂着脸向公路跑去,她娇小身躯象一艘无助的小船,在暴风雨中飘来飘去,仿佛下一秒种就会沉没。
  那一刻我感觉自己象一个被掏空心脏的干尸,心房里一股热气冲了出来,瞬间失去的精神支柱,直直倒在地上。
  扑通一声,泪水从我的眼眶里嘣了出去,我感觉自己仿佛躺着一个巨大的罗盘内,天旋地转。
  随后就听见我富贵撕心裂肺的嚎叫声,,,,当我醒来的时候,已经躺在病床上,我扫了一眼周围的人闭上眼。
  我母亲说:“儿子,你看看妈妈啊!妈妈在这。我咬紧牙关一滴眼泪顺着脸庞滑落,我把头扭向一边。
  我父亲吼:
  “艾冰,都是你干得好事!要不是你冰冰能这样!
  我母亲没敢吱声,她知道我父亲的脾气。
  房间内的气氛沉闷,不知过了多久。
  一位医生走进病房,给我量了量血压,对我父母说:
  没什么大事,低血糖正常反应,平时没事得时候,在兜里放颗糖头晕就吃。
  你这孩子怎么伤那么重,全身都清淤浮肿了。
  还让他受那么大得刺激,哎!把这瓶葡萄糖挂完就回去吧!
  建国啊!你别闲我说话难听,不是我说你,你平时不能光忙着殡仪馆的工作,这孩子你也要好好关心关心。
  他有这个病,你当父亲的能不知道吗?
  这病是典型的长期营养不良,饮食无规律。
  我父亲有些难为情的说:“张医生谢谢你。
  那医生走到我父亲面前,拍了拍他的肩膀,算是安慰便出了病房。
  我父亲给我把被子盖在身上问:
  “你昨天夜里到底怎么了!伤那么重,全身都青了,你到底和谁打架了!我没有回话。
  我父亲一副无奈表情问富贵:
  “富贵你和叔说昨天到底咋回事。
  我瞪着富贵,富贵表情有些为难一咬牙说:
  “大爹,这事我真的不知道该咋和你们说,我是一个外人,有些话我说不合适。
  我父亲一愣盯着富贵说:
  “富贵平心而论你这话,我听着心里不舒服,什么叫你是一个外人,你来家来那么多天,我和你大娘对你咋样,把你当过外人吗?你就实话实说,富贵我可是把你当儿子看,你这话啥意思?
  富贵心里清楚,我父母对他咋样,他急忙解释说:
  “大爹,大娘,你对我比我亲生父亲还好,既然你把我当儿子,那我就实话实说。
  我能看的出,冰叔和陈妮娜这次是玩真的!
  我爸说:“你以后别叫他冰叔,他有什么资格当叔,一二十岁的人了,如果能你一半稳当懂事,我也不至于那么生气,以后就叫他冰冰,富贵到底怎么回事?冰冰这小子骨头硬,你说放宽心的说吧!有事我们全家人一起商量?
  富贵扫了我一眼说:
  “我能看的出冰冰,对陈妮娜和对邢睿不一样!我听冰冰说,他从小就喜欢和陈妮娜一起玩保护她,冰冰每次说起陈妮娜时,满脸都是甜蜜。
  ps:
  跪求,月票,推荐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