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17章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我母亲没有接存折,端起酒杯感情至深地说:
  “爸,谢谢你,这钱我不能要,你年纪大,这钱你就养老吧!既然我叫你这声爸,我以后一定给你养老送终,你就别想了,儿孙自有儿孙福,冰冰买房子的事,我和建国给他攒了一辈子钱,你就别操心了。www!ttzw*com
  丁大爷抹了一把眼泪说:
  “艾冰,有你这话话我知足了,存折你拿着别和我客套,五十年了,我等这句话等的太久了,我这辈子没白活。
  丁大爷把存折放在桌子,起身走到门口,提着棉披风走了出去。
  老蔡抹了一把眼泪,长出一口气说:
  “老丁一辈子就这脾气,艾冰存折你拿着吧!丁铃你跟着你爷回家他喝多了。咱三天一个班,大后天别忘了来上班。
  随后丁铃跟着出了休息室。
  我望着皱巴巴的存折思绪万千,把存折塞给我妈,什么话都没说便出休息室。
  没过多久我父母收拾和酒桌就走了。
  我望着他们远去的背景,心里突然有些失落。
  夜渐渐深了,月光印在空旷的广场上,有些惨白发黄的走廊灯光线昏暗,就是在这条走廊,让我在那个阴冷的清晨,被风铃上身,那个让我一直从童年就开始迷恋的美梦,却最终梦碎人散!
  我对着月夜无限感慨地说:
  “风铃,你再哪你还好吗?风铃那张白皙的脸,又一次出现在我的脑海里。
  一阵凉风袭来,我似乎在听见一种声音,“你过来啊?那声音稚嫩,象一个小女孩发生的声音。
  难道真的是你吗风铃,我迫不及待的扭头望去,有些失望地看见,一个身穿旗袍的女孩,站在停尸大厅的里。
  她不是今天刚从医院太平间拉回来的那个女孩吗?
  这旗袍还是老张和田峰给她穿得。
  我突然想起中午睡觉时做的那个梦,我的右手在发热仿佛在警示着我,她是鬼魂。
  我径直走了过去,离它差不多十几米的距离时问:
  “你是阳雪吗?那女孩点了点头。我仔细端详她,那女孩个子不高,有些瘦弱,长发披肩半裹着脸,脸色惨白,艳红色旗袍站的笔直看不见她得脚,,她睁着火红的眼珠,直直地盯着我。
  正在这时田峰喊我:
  “韩冰,你进停尸间干什么?蔡大爷找你有事?
  我,嗯了一声,回头却发现那女孩突然不见了。
  我在停尸间四处瞭望,她象故意躲起来似的,不见踪影。
  我心想算了,先回休息室看蔡大爷找我干什么。
  我不经意的转身,差一点没喊出声,慌不择路的后退几步,心瞬间提到了嗓子头,那女孩不知道什么时候,竟站在我的背后。
  突然右手本能的出击,我刚后退几步又把我拽了过来。
  只见右手一把卡住那女孩的脖子,将她提了起来。
  那女孩显然我没有想到,我会主动攻击她。她表情痛苦地望着我。
  我就那样单手直直的举着她。
  正在这时一个穿绿色上衣的老头,从我身边擦肩而过,那老头诧异地望着我。
  一手捂着脸装着没看见我们似的,向停尸大厅走去。我望着那老头,看我诧异的表情,我心想这老头是谁,我咋没进过他呢?我猛然间起,那老头穿得可是一个带寿字的寿衣啊!难道,,我想到这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。
  正在这时,那女孩在我手上拼命的挣扎,我望着她因极度痛苦而扭曲的脸,我知道坏了,煞气要吞噬它。
  那女孩流着泪满脸迷惑地说,:“我以为你能帮我,原来你用煞气引我出来吸食我?
  右手在不断发力,我知道如果不尽快阻止,这女孩将随时被煞气吞噬。我试着让自己冷静,集中精神在心里对煞气说:“放了她!显然煞气无视我的警告。
  我从兜里掏出钥匙扎在右胳膊上,用一种自残的方式对着大动脉说:“放了她。随着钥匙尖不断刺进皮肤,显然煞气在自残上没有磕过我,就在煞气松开那女孩的一刹那,我顺手咬破手指,将血滴在右手掌内,握住手掌。
  那女孩似乎明白了一切她说:
  “你这样只能暂时封闭煞气一个昼夜,不是长久的办法。
  田峰又出来喊了我一声,我说:“等一下,一会就进去。
  我有些无奈地说:“能封一天是一天吧!
  那女孩说:“你最重要的心态不够稳定,意念太薄弱,你控制不住煞气就是因为这,我能看的出来,你现在的煞气还在成长,我,我们做个交易,如果你帮一个忙,我主动把自己灵魂贡献给你的煞气,被煞气吞噬后,我的灵魂将变成煞气的一部分,我帮你控制煞气行吗?
  当时那女孩的话,我也没有当真,这女鬼求你办事的时候,和人是一个嘴脸,我说:
  “是不是中午那个梦!
  我的肉身,可能还有三天就会被火化,,今天我不甘心就这样算了。哎,今天你喝酒了,神智一定不清醒,明天夜里我等你,我有话和你说。
  我还没来的急问她干什么,她便一阵风似的消失了。我愣了半天没回过神,无奈我回了休息室。
  王飞翔和老蔡已经换了便装,看样子象要出门。蔡大爷一见我进来说:“你在外面干什么呢?那么久不冷吗?
  我说:“酒喝多了,有些上头屋里闷出去透透气,怎么出车吗?蔡大爷你年纪大我去吧。
  王飞翔笑着说:“出毛的车,老蔡是淫虫钻脑子里去了,大,头管不住小头,我和他去找小姐洗洗小头,你们几个在家看着。有事推掉就说车坏了,让医院送过来就行了。
  蔡大爷朝王飞翔脑袋上拍了一把巴掌,:“飞翔,你咋说话呢!老子怕你一个人死在小姐身上,我去给你收尸。
  我说:“嘿嘿,还去?你们不会真去找小姐嫖是?一对老不要脸哩!我说到小姐这个词的时候,心里咯噔了一下,陈妮娜不也是陪酒小姐吗?我心里突然难受起来。
  王飞翔脸一甭说:“我和老蔡是光棍,怎么不行!你们今天把休息室的门给看好了,别到时候等我们回来的时候,门被人家卸了。
  我说:“你放心吧!人在门在,人亡门亡。
  随后王飞翔和老蔡屁颠屁颠地出了休息室,我尾随着他们站在走廊里遥望他们走远,随后听汽车发动机轰鸣声,我回到休息室,对田峰说:
  “田峰我出去一趟。
  田峰一愣问:“你出去干什么?也出去嫖吗?
  我说:“我不好那一口,我有些事,我一个朋友在丽都KTV上班,我去看看她。
  田峰脸色有些难看说:
  “冰冰,我不怕你出去,我只是担心,你别出什么事!
  我笑着说,你把我的电话号码记下来,有事电话联系。
  我刚要出门富贵跟了上来说:
  “我也去。
  我一愣:“你去干什么,这外面黑灯瞎火的,你不害怕。
  富贵一脸坏象:“有你在,我不怕。
  田峰说:“就让富贵跟着你去吧!你一个人出去我还真不放心。
  我白了一眼富贵说:“带你,你这个卖国贼是我妈的眼线,我岂能带个卧底在身边,去,去你看你弟弟富强睡的多香,你也早点洗洗睡吧!
  富贵见我真心不想带他,急眼了说:
  “你不带我,我现在就给大娘打电话。
  我说:“你敢?
  富贵走到电话旁拿电话,正要拨号码,我一把按住他说:
  “你够狠,老子怕你了,但是你先想好,现在快十一点了,估计这个点,不知道能不能碰见回头的车,我们要走老远,到时候你别闲累死活不去了,我可没工夫送你回来,你自己想好。
  田峰接过话说:
  “咱殡仪馆这个路段,这个点不可能有车,要不你骑我的摩托车去吧!
  我高兴地说:“你真是雪中送炭啊!
  田峰笑着跟着我们一起出了休息室,富贵那厮经过走廊时一直拽着我的胳膊,我说:
  “看你那怂样,三个人你也怕。
  田峰乐呵呵偷笑。
  说着说着我们来到广场,田峰按了一下遥控机,那踏板摩托车闪了几次等,借着月光,我说:
  “田峰你摩托车不错啊!挺拉风的。
  田峰有些得意的说:“我保养的好每天都擦,你们路上小心点。
  随后我垮上踏板戴着富贵出了殡仪馆。
  一路上风挺大还有些冷,吹的我眼泪哗哗的往下流,富贵那厮抱着我,他显然比我舒服的多,整个安康路一路上没人,我的车速很快,或许是酒精的麻痹下,我突然有些喜欢这种无拘无束的飞驰感。
  富贵有些害怕,他搂我搂的很紧。
  我说:“你TMD能放开点吗?老子被你嘞的喘不过气了。
  富贵说:“那你速度慢点,我就松手,我无奈降低车速问:
  “富贵,你知道丽都KTV在哪吗?
  富贵说:“红花路走到头,第一个红绿灯二百米。
  我撇了撇嘴说:
  “你小子摸的怪清楚哩?
  富贵有些得意地说:“我不是吹,阳北市的老牌KTV哪一家我都知道,嘿嘿,推销保健品阳北市所有场子不摸清楚,还干个毛。
  我没话,大约过了二十分钟进入市区,在进入红花路的时候我特意减慢车速,我想看看富贵那厮曾经呆过的地方。
  我操,红花路真是名副其实的风华场所,一个家接一个的红灯发廊,至少几十家,那一个一个穿着暴露的女人,敲着二郎腿,时不时拉开玻璃门,扭着诱人的大屁股,摆弄着荷叶般的手,招蜂引蝶似的**着路人。
  “大哥,保健吗!刚来几个学生妹,包你满意,100快全套。我咽了一口吐沫说:
  “当初你就在这地方上班吗?
  富贵笑眯眯地说:“当然了,这是咱阳北最出名的快餐一条街。冰叔,这地方你不知道吗?
  我有些不好意地说:“听说过,但是没来过。
  富贵说:“等有时间我给你介绍几个正点的妹仔,消费不高包你满意。
  我说:“你TMD的就是一拉皮条的,说真的你处男是不是再这破的。
  富贵没回话,我想也许我蒙对了,我继续挖苦富贵说:
  “处男,给了小姐感觉不错吧!哈哈,当初是不是那女的一脱裤子你就秒射,哈哈!
  富贵脸上有些挂不出了嘟囔说:“我秒射,也比你哑炮强,最起码老子做过,你呢?你敢说你见过吗?你有什么资格说我。
  我说:“你咋知道我没和女孩睡过。
  富贵笑的有些奸诈说:
  “你就别喷牛逼了,上次在万心伊的度假村,你当时见那女的脸红的跟后屁股似的,一直盯着人家的屁股看,两个眼跟冒火似的,我还不了解你。
  说着说着我们到了丽都KTV。
  那KTV的门头看起来,象座平板电视,给人一种菱角分明的立体感。
  我把车往旁边一停,一个保安甭着脑袋走了过来说:
  ‘摩托车锁好啊!丢失我们可不负责。
  我没说话,富贵抬头望着色彩斑斓的霓虹灯问:
  “冰叔,你到这干什么?这场子消费可不低啊!
  我白了一眼富贵那穷酸样说:“又不让你花钱,你费什么话,走咱进去!
  a
  h
  ef=
  起点中文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,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!<
  a><a><
  a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