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08章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正在这时候,火化车间的门打开,一股烧焦的味道散了出来。
  蔡大爷火气冲冲开口便骂娘:soudu*org
  “这TMD是猪脑子吗?
  我立马迎了上去,从兜里掏出香烟递了过去,蔡大爷见我余怒未消的说:
  “富强,不行,我是带不了这他。
  我急忙说:“别界,蔡大爷这咋了,先吸根烟消消气。
  蔡大爷拍了拍身上的尸灰说:
  “锅炉四个按钮,一个起碇,一个前进挡,一个后退挡,一个喷油,这四个按钮我说了十几遍还是记不住,我见过笨的,没见过这么笨的。
  我见蔡大爷是真的生气了,那一刻我真的不知道该在怎么劝蔡大爷,富强的我智力我是知道,比傻子好一点,比正常人差很多。
  富贵面露难色地望着蔡大爷说:
  “蔡大爷,您别生气,富强这小子从小脑袋伤过,你老多担待些。
  蔡大爷一愣问:
  “脑袋伤过?
  富贵低着头缓缓说:
  “那是我们十几岁的时候,当时齐家村和临村大马村,共同出钱修连接两村的石桥,当时两个村商议,是有钱的出钱,没钱的出力。
  当时我们齐家村比大马村有钱,所以齐家村出钱的多,去的人少。
  而大马村正好相反,他们是去的人多,钱出的少。
  因为那时候修桥是统一吃大锅饭,大马村去的人多,但是真正出力的人却没几个,吃饭的时候,拖家带口的多,我们齐家村的老村长观察了几天。
  当时就和大马村的村长吵起来。
  当时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打了起来,齐家村虽然人少,但是都是一个族的,都姓齐。
  打起架来不含糊,大马村当时吃亏了,还伤了好几个人。
  从那以后这个仇算是结了下来。
  毕竟当时大马村的人吃亏了,那时候我们就怕大马村的来偷袭,就安排几个村里的小孩,天天在大马村通过齐家村的路口放哨。
  那一天轮到我和富强还有几个村里的孩子放哨,其实放哨就是,只要见大马村的人过来就跑会村,通知一下就完事。
  但是那天富强闹肚子,就一个人到桥下蹲坑,当时我们几个孩子一见大马村的人拿着铁锨冲了过来,我们哪见过那阵势,没命的往村里跑。
  等我们跑到村长家,我一想,我咋把我弟弟富强扔了。
  后来村长领着全村爷们去找富强,刚走到大谷场就和大马村的人干了起来,那次伤了不少人。
  后来镇政府和公安局来人才收掉场,当时富强满头是血地,躺在石桥下,富强这孩子命大,算是躲过一劫,但是从那以后脑袋就有后遗症了。
  当时因为家里条件不好,富强在镇卫生院挂了几天吊水就回来。
  从那以后富强脑子就开始有毛病了,人有些呆呆的。
  富贵话一说完。蔡大爷拍了拍富贵的肩膀,把动作有些沉重。
  显然蔡大爷是个心软的人,他只说一句,怪不得,就转身回了火化车间。我盯着富贵见他脸色有些难看,我问:“你说的是不是真的?
  富贵没好气地说:“我能拿这骗人吗?
  我一时无语进了休息室。
  也许第一天上班我就有些不适应,心想难道我的一生就在这个地方度过吗?我在心里问自己。休息室的空调开的很大,我往床上一躺竟有些乏,不知不觉睡早了。
  斗转星移时光转换,那是一个漆黑的夜晚,阳北市某学校文科高三一班,一个女孩趴在桌子上正在,聚精会神的写模拟试卷。
  那女孩留着长长的披肩,她时不时用手指拂动的耳边的长发,,她是那样的认真。
  我惊奇地发现,她那张脸我怎么感觉那么熟悉,难道是?
  正在这时她同桌一个短发女孩,把一个纸条扔在她的面前,偷偷地捂着嘴笑。
  那女孩有些迷惑地盯着短发女孩。短发女孩用手指指了指坐在最后一排的,一个黄头发男孩。
  那男孩一手托着下巴,正不怀好意盯着她。
  女孩也没有多想就把纸条打开,随后气呼呼的把纸条撕的粉碎。
  黄头发男生有些不死心,没过几分钟又传了一个纸条过去。
  当女孩打开纸条刷刷写道:“请自重,谢谢,扔了过去。
  黄头发男生奸诈的笑了笑,在纸条上写了几个字,又把纸条传了过去。
  也许女孩并不知道坐在教台上的老师,已经盯着他们很久了,那老师蹭的一下站了起来吼:
  “聂倩倩站起来,你手里拿着什么。
  全班人眼神刷的集中在女孩身上,女孩一愣诺诺地站了起来,抠着小指头。
  随后那老师劈头盖脸对女孩一顿臭骂,女孩流着泪站在那里象雕像一样,她紧缩着双肩泪水,滴在试卷上印湿了一大片。
  显然老师并不想那么轻易放过,这个付出三年心血的学生。她不仅当着全班同学数落她一番,而且还留下她晚上一个人打扫卫生。
  当阳北市钟楼的钟声在,漆黑的夜空里回响了十一次的时候,这座城市似乎安静了许多,一个女孩小心翼翼的,将教室的灯熄灭,她望着漆黑无人的教室,她蹑手蹑脚地关上教室门,那感觉生怕自己弄响一丁点响动,都会引来怪物似的。
  整个四楼通道漆黑一片,就在她即将锁教室门的那一瞬间,一个身影猛扑了过来,将她抱进教室。女孩惊声尖叫,那声音在安静的校园内格外凄惨。
  随后一个壮实的手瞬间捂着她的嘴上,另一直手卡在她的喉咙处,女孩拼命反抗,这时候又冲进来另外几个人,那几个人进来后不由分说,按住女孩。
  女孩挣着火红的眼珠,口水沾着长发贴在脸上,哭的上气不接下气。
  她知道她的衣服即将被这几个**脱掉,她根本不是那些人对手。
  所有的挣扎显然是徒劳的,她象一只羔羊,被一群饿狼围攻。,,,住手,,,,一个洪亮的声音传来,黄头发的男孩站在门口,惨淡的月光印在他那张尖嘴猴腮的脸上,有些象一只披着人皮的狼。
  随后那个瘦弱有些象长期营养不良的男孩,却爆发出惊人的战斗力,只见他冲过来抓住女孩的手,一脚踹在一个男的肚子上,那男的夸张的抱着肚子鬼哭狼嚎。
  紧着黄头发的男孩,拉着女孩左推右冲的从教室里跑了出来,他们一路狂奔在学校门口,上了一辆黑色轿车。
  在车上女孩惊魂未定地望着窗外,生怕那群人会从天而降似的。
  黄头发男孩递给女孩一瓶矿泉水关心的说:“别害怕,,我送你回家吧!那女孩接过水说:“谢谢你,能送我去警察局吗?
  黄毛男孩有脸眼神有些慌乱,但是很快被车厢内漆黑的夜色掩盖。
  他诡异地看了看女孩手上的矿泉水说:“行,你先把水喝了,别紧张想想到警察局怎么说,对了,那几个人的样子你看见没?
  女孩低着头沉思了好一会,随手把水拧开抿了一口说:“当时太黑了,我没有看见。
  黄头发男孩定了定神,望着飞速而过的窗外,一脸轻松。
  开的司机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,他从车内反光镜内盯着女孩的一句一动,她望着女孩渐渐陷入昏迷。
  随后黑色轿车使出市区上了环山公路、在一栋别墅停下。,车停在车别墅门口闪了几次灯,从别墅里面走出一个人。
  漆黑的深夜山区有些雾气环绕,看不清那人的面部表情。
  那男人走到车前朝车后座里望了望说,:“这丫头不错上档次,比前几个好太多。
  他说完拉开车门,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白色粉末扔给对黄头发男孩说:
  “郭鸣干得不错,你小子有这方面得天赋,眼光贼马骝,好了。
  接下来的交给我们吧!你先去房间里洗个澡爽几口吧!哈哈,
  随后那男的一把拽着女孩的胳膊,将他扛在身上进了别墅。
  我知道这是个女尸利用自己强大的意志,所展现给我的一段她所经历的一切。
  这段回影已经发生过,留在女尸的意念里,而女尸却把这个意念到底想,向我表达什么?
  我象一个尘埃或者准确地说是一个透明人似的,游离在女尸的意志里。那男人扛着女孩走进地下室,那地下室简直就象一个摄影棚,,,,,
  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躺在沙发上,一手夹着雪茄,一手端红酒。那一瞬间我惊呆了,他不就是,,,,,
  a
  a