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04章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王飞翔职业性得甭着脸,接过死亡证明扫了一眼说:
  “呦,才18岁。你和家属说让他们喊几个人帮忙抬。www@c66c%com
  随后头也不回的进了太平间,那太平间就是一层楼,拆通几间房子的大房间。
  这房间也许是长期见不到阳光,屋子潮湿墙边撒的一层白石灰。
  王飞翔进门熟悉的把灯打开,一股消毒水的气味扑来,那味道有些刺鼻,房间内乳白色的墙壁,暗黄色的地板。
  一具尸体平躺在房间东侧的担架车上。
  那尸体全色被白布裹盖着,看不清楚是男是女,是老是少。
  我望右侧扫了我一眼,我的去。
  西屋整整七八具尸体排列整齐的堆放在,一排排类似象超市货架的那种铁皮阁框内,还有一个尸体的手露了出来,那尸体手发黑,让人忍不住的多看几眼。
  王飞翔用手点了点我,递给我一副口罩,一副橡皮手套手。
  说:“.戴上。
  正在这时老杂工带领着三个人走了进来。一个死者家属走到王飞翔身旁,把红包塞进他的口袋里,王飞翔戴着口罩我看不清楚,他的表情。
  王飞翔连让都让,若无其事的,从把蓝色裹尸袋伸开。
  把另一头递了过来,我那干过那东西,一时间竟不知道该竟不知道怎么下手。
  王飞翔显然有些生气,他那冒火似的眼睛跟钩子似的,一直盯着我不放,最后他实在忍不住了,对老杂工说:
  “老李,你来。
  老杂工诡异地看着我,屁颠屁颠地的接过我手里的蓝色裹尸袋。
  我像一个旁观者似的,站在一旁,当时尴尬可想而知。
  王飞翔显然和老杂工配合默契。
  只见王飞翔走到尸体头部,卡住尸体的头颅顺势抬起,老杂工双手平托着尸体下方,王飞翔开始将裹尸袋撑开一个口,将尸体头部套了进去,两个人站在尸体左右两侧,一人半脱举着尸体,一人快速拉动裹尸袋,动作娴熟干练。
  直到将尸体完全装进裹尸袋,尸体也没有任何部分没有暴露在外,这种手法绝对不是一天两天练出来的。就连旁边家属惊的是目瞪口呆。
  随后王飞翔对另外几个家属说:“上路吧!
  担架车刚出太平间,鞭炮声再一次响起,刚刚停息的哭声在起伏。
  一个妇女跪在担架车旁,拉着担架车不让走,旁边几个妇女拉着她。
  那妇女死死抓着尸体的手臂,号啕大哭。
  我仔细瞅着那妇女,那女人不过四十岁左右,虽然面色苍白一副憔悴模样,但是好不掩盖她的姿色。
  我们就这样僵持在太平间院内,我一时间竟不知道如果收场,我抬的是担架车的前部,走就也不是停下不是。
  王飞翔显然比我经验老道,给我使了个眼色。
  我一咬牙大步往前走,那一刻一种无形的悲伤影响了我的情绪,我惊奇的发现我的右手,开始发热。
  我心猛地一惊。心想不是吧!难道又见鬼魂,这大白天开什么玩笑!那段几十米小路对我来说简直就是一种煎熬,我不是害怕担架上的尸体,而是我怕右手会突然做出什么出格的事,到那时我该怎么面对死者家属。
  我的握着担架车的右手开始剧烈的颤抖,抬担架车所有人愣愣地望着我,那眼神有些让我无地自容。
  王飞翔怒火冲天的眼神,似乎把所有的愤怒和不理解发泄在目光里。
  我猜他们一定是以为我心里素质不行,吓破了胆。
  正在这时候我突然想起丁大爷说的话,把自己的鲜血滴在发狂的右手上,就会止住狂暴的七煞之气。
  我情急之下甩开左手套,把手指塞进嘴里,一咬牙一股血腥味融进嘴里,我把鲜血甩在右手上,右手逐渐恢复平静。
  当把担架车抬到殡车后门时,我一回头,我发现所有人诧异的盯着我。王飞翔把口罩去掉对家属解释说:
  “,这是咱殡仪馆的规矩,上车前见血当煞!一保平安。
  一个年迈的老者走了过来,嘴半张说:“嗷!我们懂,师傅您辛苦了,全部路上照顾些。
  我一句话没有转身上了副驾驶,我当时脑海里全乱套了,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解释。
  随后王飞翔把尸体装进殡车。
  简单和家属说了几句,我也没听清什么话,就上车了。
  老杂工走到车窗前说:“老王记一下啊!
  王飞翔显然还在生我的气,没好气地说:“知道了,回头一起算!便把车启动,汽车刚出医院王飞翔,劈头盖脸地吼:
  “你给老子整得哪一出,你知道不知道,尸体上路不能见红,你小子就算紧张尿裤子都行,但是绝不能以这种自残的方式镇定!
  我低头不语,因为我是王飞翔看着长大的。
  他显然意识到自己的口气重,随后用一种苦口婆心的语气说:“咱干得工作确实,对你们现在的小年轻来说,有些特殊,但是凡事有个过程,慢慢就好了,但是这第一步你必须踏出去。
  人死后剩下得不过是一具皮囊,别放在心上。
  我第一次的时候也害怕,那是老丁教我喝酒,说喝多了就不害怕了,那时候你父亲比较犟不喝,我哪管这么就开始酗酒。确实喝酒壮胆。
  如果你心里难受,我柜子放的有酒,抿两口。
  我无奈地苦笑说:“王叔,我不是害怕我刚才感觉到了鬼魂。
  王飞翔一愣,扭头看着我足足盯着我看了几秒。
  我猛然间吼道王叔红灯。
  王飞翔一脚刹车,我就听见车厢尸体柜猛的一声闷响。
  汽车停在四字路口正中心,一个交警跑了过来,吼:
  “怎么开车的?不要命了,把车靠边停,出示驾驶证,行驶证。
  王飞翔瞪了我一眼,笑眯眯嘻嘻的对交警说:
  “好,好,车刚停在交警岗亭路边。
  一个领导摸样的交警从岗亭里跑了出来,对拦我们车交警吼:“这车你也拦,让他们快走。
  那交警有些憋屈说:“王大队,他闯灯了。
  那领导一副恨铁不成钢的口气说:“你瞎呀!你掰掰眼,看这是啥车!那交警显然不懂人情世故,一副耿直的口气说:
  “我知道啊!殡仪馆的车,车不仅闯红灯,而且还没有牌照,并且司机未按规定系安全带,还有开车吸烟。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交通安全管理办法,,,,
  我能看的出交警领导无语了!那领导龇着牙说了一句我差一点没笑喷出来的话。
  只见那领导捂着脑门,一副气急败坏地口气,打断那交警的长篇大论吼:
  “你TMD不仅傻!而且头秃眼也瞎!你回去问问你爹交警队谁TMD拦过殡葬车。
  那领导对王飞翔摆了摆手。王飞翔皮笑肉不笑地把车开走了。
  王飞翔弹了弹烟灰说:“冰冰,原来他们传言的都是真的,你真的能感觉鬼魂,你不要急着回答我,我只想让你实话实说。
  我点燃一根烟说:
  “还记得我小时候,被风铃上身,我感觉我有一种特殊的能力,我的右手能感觉到那些东西的存在。
  王飞翔一直手指了指后车厢,你能感觉到她吗?
  我说:“我刚才手抖就是能感觉到它的存在,丁大爷教我说用鲜血能暂时控制住我的异常。
  王飞翔说:“我明白了!对了,你小子真是个人物,从小我就感觉你小子和别的孩子不一样。这事还有谁知道。
  a
  a