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01章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刚走到广场,我就问富贵:
  “我妈什么时候买的烟,这事我咋不知道。
  富贵说:“这事是大娘安排的,他知道贾夫友喜欢敲两个,好软中华这一口,你这人脾气直,怕他难为你,想给你安排进王飞翔,老蔡那一组。www!ttzw*com
  富贵都这样说了,我还能说什么!
  殡仪馆广场前区一块巨大的停车场,差不有一个足球场那么大,广场东侧有一座三层办公楼,主要职能就是行政,内勤,人事安排,开会的地方。
  广场的右侧是一座独立的大厅,叫接待中心。
  这里装修豪华考究,甚至不夸张的说是奢华,也是受理遗体入殓登记的门户,它是阳北市殡仪馆的脸面。
  这里面的工作人员,全部清一色的美女,大厅内四季空调开放,白领黑丝一步裙职业装,里面经营下至百十元,上至几十万的骨灰盒。
  据说这个接待大厅,也是殡仪馆最有油水的地方,全国各地的骨灰盒生产厂家,一年的回扣比她们的工资还高,然而这里的招聘条件非常苛刻,身高必须在一米七以上,普通话一级甲等,大专学历以上。
  我充当宣传员似的,给富贵,富强,丁玲介绍,在里面却意外的碰见了王飞翔。
  那厮正吊儿郎当地趴在玻璃柜台上,伸个脑袋和几个妹子神侃。
  他一见我迎了过来问:“我正找你小子呢?你们几个以后就跟老子混了。
  我白了他一眼说:“你找我,王叔这话说的你自己信吗?你猫在美女屋里**了吧!
  那几个女工作人员捂着嘴,显然她们已经习惯这些大老粗的调侃。
  随后我们和王飞翔出了接待大厅,大厅右侧是一直笔直的宽有四五米的通道往里延伸。
  路两侧种有松柏树,这条路也是最直接,最快速通往殡仪馆后区的通道。
  这条路象一个巨大的游泳圈把整个殡仪馆包围起来。
  我们殡仪馆的工作人员平时很少走,因为我们知道,只有尸体才会走这条路,这条路是殡车专用通道,即使大半天也显得冷清。
  然而它也是广场通往殡仪馆后区最便捷的道路。
  说起殡仪馆后区,它也是殡仪馆的核心区域,后区有一栋特别的独立后院,这个后院常年被大锁锁着。它是阳北市民政局划给阳北市公安局专用的禁地,就算是殡仪馆的领导也不能进随便进入后区独立后院,它的名字叫阳北公安局刑事勘查室。
  而它的西侧是一座巨型高上百米的烟筒,旁边是一排排存放尸体杂物的房间,门上赫然写着编号数字,从1到9..
  而它的最东侧有一个巨大的天井盖,有些象导弹发射器的凹起建筑,洞盖是一扇巨大的黑钢板锁着,相传这地方,最早刚建设殡仪馆的地下防空洞,它贯穿整个殡仪馆。
  这里我以前没有进去过,只是道听途说,是存放无名尸体的灰渣,还有一些锅炉出现故障烧失败的残骨。
  那时候殡仪馆的管理不象现在,那么正规,那时候火化工懒省事,就把一些烧坏的尸体不经过处理直接扔进去。
  而这条通道的右侧有一条狭长的走廊,是通往吊念大厅,仪容室,和火化室的通道。
  这条走廊太熟悉,当年风铃上我的身,就在这个走廊内,当再一经过这条走廊时,我竟然有种故地从游的凄凉感。
  王飞翔问:“冰冰,富贵,富强,我认识。
  这个女娃是谁啊!
  我给递给飞翔一根烟说:“丁大爷的孙女!丁铃。
  王飞翔一愣拿着我手里的烟,仔细望着丁铃说:
  “老丁JB一辈子没结婚吊来的孙女!
  丁铃倒是不在乎说:“俺是俺爷捡的,你这人说话真不要脸。
  王飞翔猛碰了一个钉子,不好意思地说:
  “呢子,别生气,我大老粗,对了,咱进后区了,先有个心理准备。
  丁铃嘿嘿地笑了起来说:“我和我爷见了还少吗?我没事。
  我扫了一眼富贵,富强。
  我见富强还是那二货傻乎乎样一脸无惧。
  然而富贵脸色就有些不自然了。
  他问我要了一根烟。
  我说:“你JB不是不吸烟吗?
  万飞翔说:“冰冰,这是人的正常反应,我刚进殡仪馆的时候也是这样,从心里畏惧,那时候我天天怀里揣瓶酒,害怕就抿两口,习惯就好了!要不再这等一会,吸烟烟在进去。
  我搂着富贵说:“等个JB你小子在我妈面前,没少卖我的赖。咱走吧,报告小王子!
  富贵又些躲闪,我强行搂着他往走廊深处走。
  富贵拽着我的胳膊说:“韩叔,等一下哈!真的吸完这跟烟在进去,我的亲叔,我错了!真的,容我等一下深呼吸。
  我搂他的脖子,他那身板哪是我的对手,我明显感觉富贵全身开始哆嗦,说话也有些语无伦次。
  我指着仪容室的玻璃门说:“这是你大娘的上班的地方,走进去打个招呼。
  富贵颤抖地说:“韩叔,别别,一会在说!
  我嘿嘿地笑着说:
  “什么一会,就现在。
  王飞翔见富贵拿鸟样,忍不住笑了起来,丁铃也嘿嘿地笑。富强见丁铃笑,他也跟着咧着嘴傻笑。
  我拽着富贵刚拉开仪容室的玻璃门,富贵突然间瘫倒在地,抱着我的腿,开始哭爹喊娘。
  正在这时我妈从仪容室里走了出来,见我二话不说,劈头盖脸把我骂了一顿。
  富贵显然是碰到救星了,用一种感人肺腑的哭腔说:
  “大娘,你管管韩叔吧!他,,呜呜,,
  我妈一手揪住我的耳朵吼:
  “冰冰,你想找事不是,这地方是开玩笑的地方吗?我从小咋教育你的。
  我见我妈不象是故意做为富贵看。
  她根本不容我解释,扬手要打我,王飞翔眼疾手快跑过来拉她。
  好不容易把我妈拉开。我那时肯本不懂,有时候人畏惧一种东西,是从骨子畏惧。
  我也许从小见多了,没有那么深的体会,我那是压根就不明白富贵内心中,那种排斥的畏惧。
  随后我被王飞翔拉走了,免于被我妈打。
  那条走廊走到头,就是火化车间,所谓的火化车间就是尸体入殓的地方,这里是一间类似厂房的大屋子。
  房间差不多有半个篮球厂那么大,房间内有四个长方形锅炉柜,一股刺鼻的烧焦气味弥漫,那种味道有些令人反胃,乳白色的地板有些发黄,整个墙壁被熏的漆黑。
  房间内布置简单,除了四个凹口锅炉,整个房子里没有任何摆设,几具被白布包裹的尸体躺在担架车上,等待入殓。
  正当我们出了火化车间,经过旁边一个小屋子,老蔡拉开窗户说:
  “呦,飞翔?找到他们了,带他们视察呢?进来坐坐啊。
  王飞翔拉开旁边一个铁门说:
  “进来吧,这是咱们的休息室,随后我们几个走了进去,房间很大,四张双人床,旁边一个电视,一张桌子,一部电话。
  那房间有些象我在武校的寝室,但是房间出奇的干净。
  老蔡说:“冰冰,你今天算正式上班了!
  我嘿嘿笑着说:
  “是啊!蔡大爷以后我们几个要跟你混了!你呆好好照顾我们啊!
  老蔡大爷脸皮一耷拉说:“既然以后跟着我们混了,那好,先给大爷弄包好烟抽。
  我恭敬地把兜里烟,递了过去。蔡大爷瞟了一眼说:
  “十三快钱的利群,你就拿这烟糊弄大爷呢?,寒颤吗?去,,去,,去,,最低档次也要大红鹰。
  王飞翔接过我手里的烟,在一旁帮腔说:“是啊!你这头一天上班不好好孝敬孝敬几个叔,你就拿这烟糊弄老子们,你小子不想混了。
  a
  a