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一百一十七章 殡仪馆报到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李俊灌了一口酒,把酒瓶摔在地上。
  拉开车门,我以为他会就这样算了。soudu!org
  但是我没有想到,他竟然从车里拿了一把扳手,他拉开架势指着我说:“老子早看你不爽了。
  我从他的眼神中,他虽然酒劲战胜了理智,但是仍然有些犹豫。
  我吼:当初在医院你拷着老子,我TMD不和你一般见识,你动老子试试?
  刘俊咬着牙盯着我,气得全身哆嗦。
  我把头伸了过去,指着自己的脑袋吼:“你TMD砸个试试,老子今天吱一声就不是爷们。
  李俊满天没有反应,把扳手摔在地上,那一刻他泪如雨下,他双手捂着脸。
  我说:“今天给你机会,你不敢,那老子警告你,我喜欢邢睿,邢睿也喜欢我!我知道你对我有偏见,但是老子懂得做人的道理,你离邢睿远点。
  说完这话,李俊咬着牙吼:
  “你们才认识几天,我TMD爱邢睿那么多年,如果不是你的出现,,,,,你有什么资格让她喜欢你,你告诉我啊!!一个劳改犯和一个警察结合,是多么讽刺啊!你TMD就是一个人渣,一个感情骗子,你一定会有报应的!你全家都是下九流的仵作。
  我一把提着李俊的领子。把他顶在车门上吼:
  “你TMD在说一句试试?
  李俊低着头,嘴半长笑的无限惆怅!
  正在这时一辆车停在路边,邢睿从车上跑了下来,见我提着李俊的领子,她冲来拉着我说:
  “韩冰你干什么,你想动手打李俊,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?
  我当时已经乱了分寸,我委屈地对邢睿吼:
  “你知道什么?
  李俊挑拨的地望着我说:“你TMD就是个愣种,你这种人就应该在监狱里关一辈子,放出就是祸害社会。
  我猛然间摔开邢睿,把李俊别倒,骑在他身上对他脸上打了几拳。有邢睿在,我出拳是有所顾忌的,如果他反抗也许,我的拳头会打在他的胳膊上,李俊连本能的抗拒都没有,他笑的有些奸诈。
  邢睿愣愣地看着我,随后用一股凉风拂过我的脸颊,那漆黑的身段在空中滑了一个精美的弧线,落在我的额头上,我从李俊身上摔了下去。
  大脑一片空白,就在我趴起得那一刻,我震惊的看见两个身影依偎黑暗中,邢睿抱着鼻子出血的李俊,我一句也没有说出来。
  我象一个**似的,傻傻站在那里。邢睿满脸仇恨地盯着我,从嘴里冷冰冰地蹦出几个字:
  “韩冰,你就是个疯子,疯子,,当初我瞎了眼,,,,,,
  邢睿后面的字我一句也没有听进去。
  我望着邢睿扶李俊上车,心象被掏空一样。
  我忘记是怎么回到家,那一夜我失眠了,给邢睿打了无数个电话,关机。
  我并不在在乎邢睿生不生气,而是怕李俊酒后侵犯她。
  我或许把李俊想象的肮脏,或许是自己的小心眼在作祟。
  那一夜无尽的黑夜煎熬着我那颗刚萌发爱恋的心,漆黑的夜空给我无限的遐想。
  第二天,富贵,富强起得特别早,他们似乎在为第一天上班,努力让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,看记起来精神抖擞。
  富贵又穿上那身劣质西服,对着镜子把头发整理的油光华亮。
  似乎在富贵的眼里他那身西服,就象参加奥斯卡走红地毯,给了他无限的自信。
  随后我们吃过饭去报到殡仪馆报到,在殡仪馆大门我看见丁大爷和她养孙女,我母亲很尊敬丁大爷,但是我父亲对丁大爷似乎冷淡的多。客套后我父母去上班。
  丁大爷养女,是一个大约十八九岁的左右的女汉子。
  我之所以用女汉子这三个子去形容她,因为她给我感觉象个男孩,那女汉子留着一个平头,五官张的大大咧咧,穿着一套灰色运动装,说起话来鼻音很重,她给我感觉就象是连举重的女汉子。
  我和丁大爷寒颤几句,丁大爷就把女汉子交给我了。
  那女汉子和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:“冰哥!你看着,不象蹲过监狱的啊!
  我当时心情很差,也许一直纠结邢睿昨天的处境。
  扭头对女汉子说:“你会说话,有你这样说话的吗?什么叫不象蹲过监狱的。
  那女汉子碰了一个钉子,没敢接话,富强虎头虎脑地说:“韩叔,你说话咋嫩难听,人家不是就是问问嘛!姐姐你叫啥名字啊!
  我一愣,我心想这富强今个咋了,脑子被TMD闷挤了,还是出门望了吃脑残片。
  我看着两眼放光的富强,我明白了,这TMD是**见二愣对上眼了啊!
  那女汉子说:“俺叫,丁铃,你叫啥?
  富强似乎很热心说:“俺叫齐富强,齐家村来。那个是俺哥,齐富贵。这个是俺韩叔,别理他,前几天出了车祸,脑子摔坏了,别和他一般见识啊。
  我气得肺都炸了,我刚想骂他就被富贵拽了过去。
  殡仪馆的行政楼我比较熟悉,进广场后我们四个直接上了广场东侧的,行政办公楼。
  在二楼正好碰见殡仪馆的齐会计拿着水壶接水,齐会计见我问:
  “韩冰,你有事吗?
  我说:“齐阿姨贾叔在哪个办公室,?
  齐会计把水壶放在水箱旁,指着走廊最后一间办公室说:“一直走,最后一间办公室行政中心。
  我简单谢过齐会计就领着他们去那办公室。
  我在门口敲了敲门,走了进去。
  进门口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,正在看报纸。这人我认识叫贾夫友是殡仪馆元老,我姥爷在位时,他就是副馆长,干了几十年的副馆长,一直和刘馆长不和。
  他见我比较客气说:“冰冰,你小子咋来了有事?
  我笑着说:“贾叔,我来报到上班啊!
  贾夫友迷惑说:“姓刘的那孙子安排几个人,就是你们!
  他说着慌忙从垃圾篓里找东西。
  随后他把一张揉成团得信纸撑开,长叹一声:
  “哎!我还以为又是哪几个倒霉蛋,给姓刘的孙子上水了,原来是你们。
  随后他让我几个添了一份表格,等我添完后,他又拿了一份合同给我们让我们签字。
  我拿着合同说:“签了字,按手印,这卖身契就算定下了。贾夫友嘿嘿笑了起来说:
  “我可和你说清楚啊!你们几个试用期三个月,别调皮捣蛋,殡仪馆工作,和别的工作不一样,这里除了韩冰,你们三个都是外人,我可丑话说前头喽!殡仪馆的工作特殊,心里素质那一关有三个月的过渡期,这三个月你自己琢磨适合就干,不适合别勉强自己,去年就有两个临时工心里素质过不去,被开除了。
  还有咱殡仪馆的规章制度,奖罚制度,,,,
  正在这时富贵从上衣里掏出,二条软中华香烟放在桌子上。
  我一愣,贾夫友表情和我一样。
  富贵笑眯眯地说:“贾馆长,艾冰大娘说贾叔就喜欢吸软中华别的烟不吸。不知是富贵这句贾馆长叫的,还是那两条中华烟的作用。
  贾夫友扶了扶眼镜说:“这艾冰真是的!还跟我还来这一套,冰冰,你给我拿回去。咱这关系别整虚的,我和说你,你这样我生气了。
  我伸手把烟拿了回来,但是我明显感觉,贾夫友一直盯着我手里的烟,那表情有些尴尬。
  我走过去,把烟对他办公桌下一塞说:
  “贾叔,你是不是闲少啊!
  贾夫友嘴笑的何不拢说:“哎!你看你还给我整个,你小子?!你们想好干哪个职位吗?算了,我给你们安排吧!你们四个先跟着王飞翔,老蔡,你父亲,那一组值班,三天一轮班!
  你去找王飞翔吧!我马上给他打个电话。
  我说:“贾叔那谢谢你了!简单客套几句我们四个就出了贾夫友的办公室。
  a
  a