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一百零一章 肺腑之言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随后我听见邢睿喊:
  “富贵,富强。
  富贵,富强问:“干啥啊!邢警官?soudu*org
  邢睿摆了摆手示意他们过去。
  这两个二笔,竟然没有问我,屁颠屁颠地走了过去,我吼:“富贵,富强,给我回来。
  富贵,富强望了望我,又看了看邢睿,停在在路中间。
  邢睿象故意和我较真似的,喊:“富贵,富强,过来帮个忙啊!我车陷进去了!
  我见富贵,富强竟然不经过我的允许走过去,我用威胁的口气大声吼:
  “富贵,富强,你过去试试看!
  富贵,富强显然还是比较惧怕我的淫威。又掉头回来走了回来。
  我撇着嘴有些得意的,从兜里掏出一根塞进嘴里,吸了一口。三八的地说:“走,问她干什么?她从心底又看不起咱。
  富贵说:“韩叔,我感觉你有些小心眼。
  我说:“我小心眼,那娘们平时是咋对咱的!你是好了伤疤望了疼是吧!对这种人,以后记住离她远点。
  富贵回头望着邢睿,说:“人家不是遇到事吗?韩叔,不是我说你,你对二豹,玉田你都能原谅他们,为什么你对邢睿就不能象爷们似的,宽容些。
  我说:“富贵,这不是一马事,我原谅二豹,玉田是因为邢睿和他们不同,邢睿是从骨子里看不起咱。她总自我感觉良好,她凭什么,你不是没看见,她说话的口气,跟审讯犯人似的。我就看不惯她那种自以为是,高人一等的德行。
  富贵冷不丁说:“那万心伊呢?
  我想了想说:“万心伊比她强多了,人家虽然有钱有势,但是人家起码懂得尊重别人,哪像邢睿,这就是人与之人间的差距。
  富贵说:“我不这么认为,我感觉万心伊有心计,不象邢睿那么单纯。
  我没和气地问:“邢睿单纯?
  富贵说:“万心伊不象你说的那么好,除了你,她对身边的人哪一个有好脸看,你有没有注意,那天我们回来,二豹上她的车,她看二豹的表情是那种从心低鄙视,你当然体会不到。还有那天吃饭对邢睿使的阴招。我是旁观者,我看比你清楚。
  我沉思望远处的刑睿,她在寒风中无助地望着我,她的短发在风中飞舞,那感觉有些凄凉。
  我突然有些不于心不忍。
  富贵说:“别愣着了,过去帮忙吧!你这人就是刀子嘴豆腐心。话说那么硬干什么。你以为我没看出,你心里有她,你这人就是死要面子。
  我说:“要去你们,我不去。富贵无奈地摇着头说:
  “哎,继续死扛吧,和娘们要什么假脸。
  随后望着富贵的背影一时无语。
  一阵轰鸣的发动机声,汽车猛然间冲了上来。
  我一个人慢慢地往前走,凛冽的寒风肆无忌惮的撕裂着大地,我把衣领竖的高高的,仿佛这样就能挡住寒风似的。
  汽车缓慢的开了过来。
  富贵坐在车里说:“韩叔,上车啊,正好邢警官顺路回家,能把载到市里。
  我瞪了一眼富贵说:“你TMD还不下来,要去你们去,老子就是走,也不坐她的车。
  富贵说:“你不坐算,我们先走,到市里我给你打电话。
  我恨的直骂娘说:“你们TMD太不够义气了,这就把我扔了!我说这话扫了一眼邢睿,似的在给自己找一个台阶。
  然而邢睿的面无表情望着挡风玻璃,没有说话的意思。
  我心想这不是邢睿的个性啊!这个时候她应该说句挖苦我的话,刺激刺激我,然后我一上车和她抬几句杠,相互讽刺挖苦,然而邢睿却依然甭着脸,看都不看我。
  我站在车旁,那情景有些尴尬,我在心里思索着,难道她真的伤心了。
  富贵说:“你还是上车吧!这么冷的天,别逗了,在说去晚了饭店定不到,曹大爷不是让咱们给他酒和大红枣,你磨蹭什么!
  我盯着邢睿的时候,我真的希望,哪怕她能看我一眼下,一个善意的眼神。我发现人就这是这么贱脾气,你越是想找个机会缓和矛盾,她也是故意给你甩脸子。
  我僵持有几分钟,见邢睿还是挂着那张冷霜似的脸,我吼:
  “富贵,富强,滚下车。
  富贵说:“我不下,这么冷的天,我不要假脸,你装个啥啊!你就不能活得真实点嘛!你有脾气对邢警官发去,我又没惹你。
  我又看了看富强,他们三个跟商量好似的,一点面子给没给我留。
  一阵风吹来,耳朵仿佛冻掉似的火辣辣的疼。
  我气急败坏地说:“你们行,老子TMD回家去,富贵,富强,今天你们去吧!今天我能给你们开门,我韩冰随你姓。
  邢睿一手握着手刹面无表情地盯着说:“你除了会欺负他们俩兄弟俩,你还会干什么!上车吧!我有话和你说。
  我心里一乐,心想你终于请老子上车了,嘿嘿,你还是磕不过我啊!
  我迫不及待地拉开车门坐了上去,我装着一本正经甭着脸不说话。
  汽车慢的简直蜗牛还慢,几乎在公路上滑行。
  我望着车窗外雪景,竖着耳朵等待邢睿说话。
  短暂的沉默邢睿说:“韩冰,对不起,我不应该打你,我知道我没那个资格,对不起。
  我一副不领情的口气说:“哼,打都打过了,说这些有什么用,电视里不是有句台词,叫什么来着“如果道歉有用的话,还要警官干什么?
  邢睿沉默了。
  我小心翼翼地看着她的反应,她依然是面无表情。我见她不说话说:
  “邢睿,你不必道歉,因为是这我欠你的,我最近想了好久,我是你的管辖的牢改犯,你的职责是监管我不再犯罪。
  我们关系只维持在监管和被监管上,我希望你不要牵扯着个人感情,我知道你心里一直放不你父亲。
  如果不是你父亲,我们不可能认识,更不可能坐在车里说话,
  这一点我深知。
  邢睿扫了我一眼说:“别说了。
  我望着她那样想哭的脸说:“有些话,我们还是说清楚吧!我知道只要一提你父亲,你就特心里难受,难道我不是吗?我的心不是石头做的吗?
  我希望你能走过这段艰苦的岁月。人是在不断成长,而不是一味的把自己,锁在充满悲伤的黑屋子里,人生如戏何必把自己的剧本写的那么苦不堪言呢?
  我知道你恨我,那种恨是不可原谅的,你能怎么办!你只能对我用,恶毒甚至说的冠冕堂皇的话去刺激我,满足你的报复,那样你心里就好受吗?你开心呢吗?你问过自己这是想要的结果吗?你是个好女孩,你没有必要装着一副清高的样子去挖苦我,你知道吗?你每次骂我,我在心里会感觉好受些,因为我觉的这样我能安心,能洗刷我对你的亏欠。
  邢睿望着我,那一刻她没有哭,而是用一种复杂甚至陌生的表情盯着我,她冰冷地说:“韩冰,我说过,这辈子你别想逃出我的手掌心。
  四目相对,我从她淡蓝色瞳孔里,看到一种潺潺波涛。
  那双眸倒影的人影是那样柔情,似乎带着一种邪恶的波澜,正慢慢吞噬着原本清澈的酌韵,她的这种眼神是我第一次见到她的表情,说的话也同样是在监狱里第一次见面说的话!
  我突然有种不寒而秫的感觉,我不知道这话是什么意思,更想不明白,邢睿这话表面略带攻击性的言语,到底隐藏着什么。
  a
  a