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九十七章 准备进殡仪馆上班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酒过三巡,几个人彼此都放得开了许多,不在那么拘束,玉田今天的目标是我,他非把我喝尽兴,或许在酒精的作用下,玉田的话渐渐放开了。
  然而他一直纠结在我会不会搞他,我一见火候到了就说:“玉田,我们也算的是发小,虽然以前有些不愉快,现在大家都是成年人,以前的事就让它过去。soudu!org
  我见他脸色有种红润,我话锋一转,也不忘恭维他几句说:“玉田,你现在干不错,咱殡仪馆的孩子就数你最有出息。
  玉田象得了一个大红花似的说:“我玉田这人,小时候虽然不是东西,但是现在咱不是吹牛,只要你有事吱一声在大骨堆这一亩三分地,还是有话语权的。
  我趁热打铁地端起酒杯说:“玉田,我敬你一个,喝完这杯酒我有事相求。
  玉田举着酒杯说:“有事你说,还求不求得,韩冰你咋嫩见外。
  我喝了一口酒说:“这事,我还真没办法开口。
  玉田放下酒杯说:“你和我还客气什么,只要我能办到我一定办。
  玉田喝完酒给我点燃一根烟说:“韩冰,你咋那么磨叽,说吧!我猛提一口烟吐了一个烟圈,那烟圈像我脑海的圆球似的袅袅升起说:
  “你能不能你和爸说一声,安排几个人进殡仪馆工作!玉田嘿嘿笑了起来:“就这事,你还搞的这么严肃。
  我说:“四个人,三男一女!我和富贵,富强,还有丁大爷一个孙女。
  玉田夹了一口说:“行,没问题,你咋也想去殡仪馆上班,跟着我干拆迁吧。
  我故意开玩笑地说:“先说好,我可没有钱贿赂你爹,我这人脾气坏,干拆迁是我领导还是你领导我啊!哈哈
  玉田撇着嘴说:“韩冰,别钱不钱的,提钱伤感情,如果你给钱我还不给办呢!嘿嘿,我知道你小子心气高,我不强求你,如果以后想通了,我随时欢迎!
  我说:“这事,你和你爸商量商量!
  玉田拍了拍胸脯说:“商量个屁,这事包在我身上,办不成我还在大骨堆混了毛。
  玉田像是故意给自己张脸似的,话一说完掏出手机,给他爹打了一个电话,指着手机说:“韩冰,这事我现在就你给办。我抿嘴笑了笑。
  玉田接通电话后说:“爸!在干什么呢?,,,我知道了你别啰嗦等我说完!,我和你说个事,给我安排几个人进殡仪馆,韩冰他们,,,别问了我们喝酒呢?,,,,,,这事你给不给我办你表个态,什么啥关系,肯定关系好,要不我能给说这事。编制,,,你等等我问问。玉田捂着话筒对我说:“临时工干不干。我点了点头。
  玉田对着电话说:“临时工就临时工,我知道了,我知道了,喝酒呢!你咋那么多废话,我挂电话了。
  那一刻我突然觉的,人现在真TMD的现实,没关系的人托我妈,花了一万块进殡仪馆,求爹爹告奶奶净说好听话,还的低三下四看人眼色。这TMD的,还不如玉田嘴里几句话。
  没本事的人活着真TMD瞎啊!我内心有些凄凉。说了许多违心感激玉田的话,玉田很开心,那顿饭结束后。
  玉田喝多了,搂着我的肩膀,搞的我们是亲兄弟似的,说了很多我们童年的趣事。
  我当时也喝晕了,迷迷糊糊地问玉田,还记不记的,以前那个眼睛残疾叫陈妮娜的女孩。
  玉田想了想说:“怎么不记的,当初就是因为她,咱俩打的头破血流,我记的有一回我还动刀子呢?后来那女孩不是般走了吗?你怎么想起问她了!
  我说:“这不,两个侄子住我家吗!咱殡仪馆的家属楼两居室不够住的,听说那女孩的房子一直空着,想租她家的房子。也许是在酒精的作用下,玉田有些良心发现说:
  “哎,,我当初真TMD的不是东西,竟欺负她,那女孩其实过的挺惨的,他父亲前几年得癌症死了,民政局照顾她家,就把她母亲安排在孤儿院上班,工资低不说,净是遭罪的活。那女孩好像一直安排不掉,你也知道,咱民政局有关系是爷,没关系是孙子,她爹虽然是咱殡仪馆的元老,但是这人走茶凉,孤儿寡母的生活能有啥办法!
  我上个月和女朋友去人民电影院看演出见过她一次,她站在检票口收票。我问:“她眼睛好了吗?玉田凄凉地说:“好什么啊!半个瞎子一样,纯属是个摆设,碰见有素质的,就把票递给她,反正旁边还有一个保安呢!那天几个地痞**她,我当时见对方人多也没敢帮她,你也知道我这人胆小怕事,竟拿软柿子捏。你要她的电话吗!等我回去帮你找。
  我有些挖苦玉田的地说:“你是个男人吗!殡仪馆大院出来的孩子被人家欺负,你TMD能看下去。
  玉田耷拉个脑袋说:“不是我不帮,当时我和女朋友一起呢,陈妮娜真是大姑娘十八变,张的亭亭玉立,我不是怕我女朋友吃醋吗?当时还是我报得警呢?
  我说:“你滚吧你,日你大爷,我能不知道你,你TMD有贼心没贼胆,别给自己找理由,玉田我今天和你说句臭话,你现在有钱了,以后在大院的孩子,被人欺负你不帮忙,你信不信我跟你翻脸。
  玉田憋屈地说:“韩冰,你这么多年一直没变,你还是那个臭牛脾气现在世道变了,有本事的混钱,没本事的混社会,不是我说你,你思想落伍了。
  我哼了一声不再说话。玉田见我有些生气接着说:“就在去年,大骨堆路口东500米撂地里,一个女的被人害了,当时很多人亲眼看见,那男的握着匕首,追了几十米,朝那女的脖子一刀,一群人围观没有一个敢上前制止,就连派出所去调查取证,他们都说没看见。这案子到现在还没破,现在人,哎!世态炎凉,都是TMD各扫自家门前雪。
  我冷笑,笑的万般无奈,有一丝惆怅又有一丝怜悯。
  那天我们几个聊到很晚,三子和玉田有事先走了。
  随后我和富贵,富强回家,到家时已经深夜。我妈一听是我回来问:“饭,在锅里呢!你们去哪了?这么晚才回来。
  我说:“找玉田去了!我妈有些紧张的问我:“你找他干什么!你没有打他吧,我过年还准备给刘馆长送礼,说你们几个进殡仪馆的事!
  我笑着说:“我打他干什么?,赶明你不用求刘馆长了,玉田和他爹说好了,我们进殡仪馆的事!
  我妈睁着椭圆的眼说:“刘馆长同意了!我点了点头。
  我越是说的简单,我妈越是怀疑,随后她走进卧室,把正在看电视的父亲拉了过来,他们两个想审问犯人似的,对我一通狂轰乱炸。
  我说的解释的似乎还挺让他们满意。
  到最后我妈还是有些不放心地说:“要不,过年你给玉田塞几张购物卡吧!
  有时候我觉的中国人的劣根就在这,总认为,只有送礼才能办成事!比如我在报纸上看到一个有趣的新闻,话说某医院妇产科,一妇女在产房生孩子,其家人硬是拉着妇产医生塞红包,那医生解释医生的职责就是救死扶伤,自己干的是分内的事,解释老半天到最后还是拒收,然而无巧不成书。
  那孕妇竟然羊水闭塞双双死在产房,最后那家人竟然围攻医院,怪医生拒收红包才导致孕妇和胎儿死亡,那事闹了一个多月,医院陪了三十几万才收场。
  我不想打击母亲的积极性,索性那天晚上收了母亲三千块买购物卡的钱,回屋休息。
  接下了的几天,是我从小到大,唯一过的一比较热闹的新年,我妈给我列了一个年货清单,让我借曹大爷的三轮车去办年货,那三轮车我不怎么会骑,一路直路我骑的还算顺当,没想到拐弯的时候,三轮车竟然把左轱辘翘了起来,那情形就想一个日本相扑选手,单腿翘起。
  我和富强,连人带车的冲进路边的干沟去了,幸亏我眼疾手快,从车上跳了下来,而富强就别没那么幸运了,整个三轮车厢把他盖在身上,要不是干沟里积雪厚,那天非出大事。最后要不是玉田,找了几个修车厂的工人帮我们,我俩还真没办法把三轮车弄上来,从那以后富强才也不敢坐我的三轮车,他JB是吓破胆了,见三轮车手直颤抖。
  a
  h
  ef=
  起点中文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,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!<
  a><a><
  a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