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九十章 痛扁麻子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我走到木门前,敲了敲。
  一个小男孩从门缝里往外瞅,问:
  “你找谁啊?
  我说:“这是胡猛家吗?www!c66c%com
  那男孩说:“对啊!你有什么事吗?
  我说:“我是你父亲的朋友,今天来给你们拜年。
  随后一个女的说:“求你们别来了,等我有钱,我一定还给你们。
  我说:“你误会了,我是胡猛号里的狱友,刚出狱,猛哥交代兄弟,出狱后一定到家看看。
  那木门刺啦一声开了,一个少妇,大约有三十多岁,那女人警惕的看着我,见我手上提着礼品说:
  “你真是胡猛狱友。
  我说:“我是胡猛在号里拜把老六,韩冰,五哥交代我,一定要看看你们娘俩,你是张悦嫂子吧!
  那女人急忙招呼我进院。
  胡猛家是一座典型老式平方,院子很小。家里孤儿寡母的,我没好意思进屋,就说:“嫂子,我也是前几天才出狱,今天过来给你拜个年,我就不进屋了。
  我话说话,你把手里的东西放在院子里。
  张悦说:“兄弟,你这刚进院急着要走,你是不是怕别人说闲话?
  我急忙解释:“嫂子,你误会了!我不是怕别人说闲话,我真有事。
  张悦对他儿子说:“乐乐,给你舅舅打个电话,让他带几个菜中午陪韩叔喝几杯。
  我说:“嫂子,别麻烦了。
  张悦从屋里拿出一包烟,递给我一根,又给富贵和富强让烟,给自己的点了一根。
  我紧盯着她吸烟的姿势有些纳闷。
  张悦显然看出我有些不自然,她有些伤感地说:
  “,我张悦曾经也是道上混的,要不是我,猛子也不会进去。
  我说:“嫂子你这话说的,我有些不明白!
  张悦提了一口烟说:“猛子,没和你聊过这。
  我摇了摇头:“张悦说:“我15岁那年开始跟着猛子,那时候猛子天天出去混,我一个人在家寂寞就迷上了打麻将,从开始的小打小闹,到后来的赌大发。
  我一个月不到输了整整三十多万。
  我妈为了这活活气死,当时胡猛碍于面子,没张口问别人借一分钱,带了几个人去抢劫运钞车,被判了十一年,要不是我猛子也不会抢劫。
  我现在肠子都悔青了,钱算是还上了,但是胡猛却因为这被劳改,我对不起他。
  我安慰地说:“嫂子既然这事都过去了,就别想了。你一个女人带着孩子也不容易。对了,你刚才开门的时候,说欠人家是怎么回事?
  张悦无奈地长叹一口气,“猛子进监狱也该五年了,我一个你女人带着一个孩子,生活的困境可想而知。
  去年我公公得病,猛子三个姐姐不问事,没办法我就张口问一个道上混的大哥,借了三万。
  本来说好好一个月还呢,这人倒霉喝水都塞牙,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,我接我儿子放学,一个骑摩托车的把我儿子腿撞断了,那司机也跑了。
  无奈我只能咬着牙,钱给我儿子看腿,不曾想这仅仅一年三万块利滚利,翻到九万。
  这不,那大哥天天找一些混事的,上家来要钱。
  我实在是没有办法了,我小弟三子和对方谈了许多次,希望这钱这利息钱能缓一缓,但是没办法道上就这规矩,既然张口借钱就要履行后果。
  我准备过了年把这房子抵押给银行。
  我问:“这三万元利息一年六万,这是高利贷啊!
  你怎么不报警!张悦苦笑笑的万般无奈,说:“猛子这几十年在道上混,谁不知道他,我如果报警了,别人会怎么看他。
  我说:“你倒现在还顾及猛子的脸,那高利贷顾及五哥的脸吗!
  你们孤儿寡母的,他们明知道猛哥在监狱,这不是把你往绝路上逼吗?
  我突然想起胡猛为什么,强烈要求我去她家,难道他早就知道张悦被人家逼债?
  正在这时敲门声传来,张悦凄凉的望着天空说:“他们又来了,这日真没办法过了。
  我说:“嫂子开门吧!躲过了初一躲不过十五!
  随后张悦去开院门。
  一个男的说:“钱准备好没。
  张悦:“兄弟在容我几天时间,过了年我就把房子抵押,一准还你们,咚的一声,一个男人一拳砸在木门上吼:
  “你TMD给你脸你不要是吧!这多少天,要不是看在猛哥的面子上,我早就把你卖到红花路去了。
  龙哥今天发话了,今天必须见钱。
  张悦儿子吓的往屋子里钻。
  那几个人进院一见有我们三个。
  其中一个领头的说:“呦,你弟弟三子,还找人来壮门面吗!呵呵,三子个比样的呢?他不是保证这几天给钱吗?
  我扭头望着说话的那个男人,那人身穿咖色皮衣的男人,他身材不高,留个短发,长方脸右嘴角有颗黑痣,脖子上粗粗的黄金项链,刻意的露在毛衣外,一副痞象。
  张悦护着儿子说:“麻哥,我保证过了年把钱给你送去。求求你看在猛子的面子上,给我孤儿寡母一条活路。
  麻哥斜着脑袋盯着张悦说:“别TMD的给我提猛子,猛子又没欠我们钱,钱是你借的,欠债还钱天经地义。
  我就是太仁慈给你留的时间太多,你拿我不使劲。
  今天这钱必须还,这不,你就从这房子里滚出去。
  正在这时候一个男人提着酒,和菜进院。
  那男人进院一愣,显然没想到,院子里会有那么多人,,那男人扫了所有人一眼,把目光停留在我身上。
  吼:“操,你小子原来是跟麻哥混的,这是我姐家有事别连累她?
  我说:“你脑子有屎是吧!
  张悦拉着那个男人说:“三子,你说什么呢!他是猛子拜把兄弟,刚出狱来看我们!那个叫三子的愣半天,说:
  “姐,我今天在殡仪馆差一点和他打起来。我没有想到他和姐夫是兄弟,误会了。
  我们显然把麻子凉一边了,他指着三子说:
  “三子,你个比样的,还有钱买酒买菜,你姐欠龙哥的钱不还!你TMD还有脸吃喝!
  三子忙陪着笑脸,从兜里掏出一叠钱说:“麻哥,这是三千块,你先拿着,等过了年钱一准还你,给兄弟一个面子。
  麻子接过钱,笑着点了点,猛然间把钱甩在三子脸上吼:
  “你TMD打发要饭的呢?欠九万,你还三千?
  三子强颜欢笑蹲下身捡散落的钱,把钱整了整又从新叠好,恭敬地说:
  “麻哥,大家都是道上混的,杀人不过头点地,我姐夫人在监狱,我姐带着孩子不容易,希望你给条活路,我给你下跪。
  三子扑通往地上一跪。麻子高傲地昂着头说:
  “你姐不容易,那我TMD容易吗!别给老子整这,我不吃你这一套,今天这个钱你必须还,没钱,你们TMD就从这个院子滚出去。
  那一刻我再也忍不住了,一个箭步冲上前,抬脚朝麻子的脸一技高鞭腿,啪的一声闷响,麻子整个人飞了出去,一头撞在墙上。
  所有人愣了,他身边一个男人刚有反应,我侧身抓起椅子夯在他的头上,那人根本还没来得及反应,就倒地不起。
  另外几个人惊恐地注视着我,我动作娴熟流畅目标明确,下手没有一丝犹豫,快准恨。
  一个男的刚想跑,被富强抓了回来,那人直直盯着我,我从他的表情看的出,他已经吓怕了。
  我说你老大叫什么名字!那人恐惧地望着我说:“雨龙。
  我问:“他是干什么的?那人说:“我大哥。。
  我继续问:“他现在在哪?
  那人望着麻子不敢回话!
  a
  h
  ef=
  起点中文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,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!<
  a><a><
  a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