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八十二章 警察出警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富强一手将玉田地上提了起来说:“你TMD瞪谁呢?
  富强那不知轻重的憨货,竟然用自己的脑门去磕玉田,咚的一声,玉田那瘦弱的小身躯,哪经的过他这猛烈的撞击,玉田摇晃地转了半圈着摔倒在地。www@c66c!com
  我见富强那厮还想动手,我吼:
  “你想把他弄死是不?富贵拉着他。
  富强恨恨地说:“你敢瞪韩叔,我非弄死你个比样地。
  我望着刘馆长吓懵的表情,意调地说:
  “弄死他,对你有什么好处,你还的进七院,进去我还的帮你逃出来,别给我惹事啊!乖啊。
  富强嘿嘿了傻笑,点了点头,说:“我没生病啊,不去医院。我听你的话,不弄死他
  。我父母仔细瞅了瞅富强,富强吸着手指头,嘿嘿地傻笑:“大娘,大爹,你看啥呢?
  我妈说话声音都是颤抖的:“你没,,,事,,吧!
  富强猛拍了一把脑门,:“清醒呢?习惯了,我已经经常用头撞砖头,连铁头功。
  刘馆长脸都绿了,胆战心惊的盯着富强,又看了看我。
  这时候,齐会计骑着一辆电动车过来,一见院见这情景,愣是半天没有明白怎么回事。
  刘馆长瞪她一眼说:
  “把保险柜的钱拿出来,给他们发年终奖。
  齐会计问:“现在就发吗?
  刘馆长恨的牙直痒痒说:“发,发,现在就发。
  头一耷拉不再说话。齐会计哪敢怠慢把围脖取了下来,上楼了。
  随后齐会计拿着一张职工名单说:“刘馆长现在这个点,银行都下班了,这么多人,保险柜里现金不够。
  刘馆长抬起头喊:
  “玉田,你现在去找钱,把钱都发了!
  玉田捂着脸说:“爸银行都下班了,我到那么去找!
  刘馆长给玉田使了个眼色,我脸肿成这样,能出去吗!你不去找钱我们能走掉吗?
  玉田仿佛收到了一个信号,说:“你们这阵势,我能出这院吗?
  刘馆长用一副商量的口气和王飞翔说:“飞翔,你也知道,咱殡仪馆会计室,不放大量现金,现在银行下班,要不我让儿子出去借点。
  王飞翔说:“行,你快点找,今天不发钱,你爹别想回去。
  人群散开一条路,玉田头也不回的出了殡仪馆大门。
  我气愤地望着我妈说:“妈,从小到大,你从来不问事情的起因,都是先打我,你这一巴掌打的我,心里不平衡。
  我妈瞪着我说:“你是我儿子,我不教训你教训谁,你现在给我滚回家,自个找戳衣板跪直。
  我说“妈,你就不能问问我为什么打人?
  我妈吼:“我不问,滚回去!
  王飞翔和老蔡走过来说:“艾冰,今天韩冰做得对,是他救了我。
  我妈望着王飞翔的头说:“飞翔你头咋了,这是怎么回事?
  王飞翔无奈地指着刘馆长说:“他把咱一年的年终奖给黑了,我和他理论,他儿子玉田带了两个人,提着钢管就打我。如果今天不是冰冰,赶明你就得给我仪容了。
  我妈从兜里掏了些卫生纸递给王飞翔说:
  “他凭什么黑咱的年终奖。
  王飞翔接过卫生纸按在头上说:“我说艾冰,殡仪馆出这么大的事,你不知道?
  我妈迷茫地望了望我父亲说:“建国心里难受就是因为这事?
  我爸无奈地说:“哎,咱能有什么办法!钱在人家手里,总不能硬抢得吧!我妈怒气冲冲的质问刘馆长说:
  “刘馆长,天地良心啊!这年终奖你开会不是说,过几天就发吗,不影响我们过年?你让你儿子打人是什么意思!
  我妈此话一出,一个年龄约三十左右的女人捂着脸说:
  “不光打老王,连我也打,呜呜,呜呜。
  我妈望着流泪的女人说:“翠,你也挨了。
  那女人把手放下,脸上五根手指印,清晰可见。
  我妈搂着她说:“老刘,你还有没有人性,女人你也打!
  人群有开始激动起来。
  正在这时候一辆警车开了进来,从车上下来三个警察,随后玉田从车上下来,一下车就指着我说:
  “就是这个人打的我还有我爸!
  你们把他抓起来。
  领带的是一个年龄约五十岁的老干警,他白了一眼玉田,事情没问清楚,我们凭什么抓他。
  老警察身后跟着那两个年轻的警察,我能认识其中一个有些瘦的警察,那人是我住院,一直监护我,曹局长叫他小李的警官。
  那年轻警官一见是我,立马发作:“怎么又是你?
  老警察瞪了那年轻警官一眼,盯着地上的钢管说:“你们都厉害啊!钢管都用上了?
  刘馆长一看来了救星,从地上站了起来,拽着老警察的胳膊说:
  “老洪,你要给我做主啊!他们这群无赖缠着要钱,不给钱他们就打我啊!老洪啊!你一定要为我伸冤做主啊!
  此话一出虚声一片。
  老警察推开刘馆长说:“别老洪,老洪的叫,我叫洪卫军,我认识你吗?刘馆长一愣说:
  “你这是什么意思,上次一个流浪汉死在路上了,还是我批的条子,先把人冷藏的,你怎么翻脸不认人。
  老警察反感地望着他说:“工作归工作,不是一马事,先说说今天怎么回事。
  刘馆长显得很没面子说:
  “好,你袒护这群无赖,我现在就给分局曹局长打电话。
  老警察盯着他说:“我们不是刚到现场吗?事情起因还没有了解,我怎么袒护他们了?我真希望你现在给曹兴民打电话,最好能把曹兴民喊过来,让他亲自来处理。
  刘馆长握着手机愣了半天。
  老警察挖苦地说:“打啊,愣着干什么!你不是认识局长吗?
  刘馆长显然没有底气,不再说话?
  老警察说:“我洪卫民干一辈子警察,你用局长压我,我就不信了,人民警察不为人民做主,还干什么警察。
  老警察此话一出,顿时掌声四起。
  老警察摆了摆手说:“都说说怎么回事?这时工人开始七嘴八舌的数落刘馆长。
  老警察笑着说:“大家一个个的来,你们都说我听谁的呢?
  王飞翔一看老警察说话公正,人耿直,平易近人,没有官架子就对着工友说:
  “大家停一停,我先说:“警察同志,我叫王飞翔,是这殡仪馆的司机,这不过年了吗?
  刘景田私吞我们血汗钱,攥着我们的年终将不发,眼看还有几天就过年,一大家子人等着办年货,今天我们实在是没有办法了,就找馆长理论,希望他能钱发给大家,但我们万万没有想到,刘景田的儿子,刘玉田带了几个人,提着钢管二话不说就打人,你看看我的头,被打的。
  我们工友就来拉架,和他们打了起来,就这事。
  老警察扫了一眼,玉田,又看了看跪在地上的年轻人,说:“
  小李先把那两个人带车上。
  刘玉田见他两个手下被带上车指着我吼:“你们怎么不抓韩冰,他也动手了。
  老警察盯着我说:“你是殡仪馆的工作人员?
  我妈说:“不是,不是,她是我儿子,我是殡仪馆的仪容师。
  老警察说:“既然不是殡仪馆的工作人员,小李把他也带车。
  这时候所有工人开始护着我,说我没有打人。
  刘馆长和他儿子一直咬定是我打的。老警察说:“都别急,有没有打人咱一会派出所说,我们先把人带走,你们马上自己去。
  随后我被李警官带上车,老警察又和那群工人解释了半天,才上车。
  a
  h
  ef=
  起点中文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,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!<
  a><a><
  a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