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七十八章 在房间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我此话一出,惊的万心伊和铁刚目瞪口呆。
  我从她们的表情能看出,我有些不识抬举。www!c66c%com
  人的心往往是奇妙的,每个人都是生活中的导演。
  这个剧本该怎么写,我不知道。
  或许在酒精的作用下,我的脑子是不清醒的,我不想欠别人的,因为我还不起。
  万心伊说:“有些事别那么早拒绝,你在好好想想?我等你回话。
  我见话都说这份了,说:“心伊,我敬你一杯,我刚出来给你添了那么多麻烦,这份情我还不起,以后能用的上我,咱不废话全在酒里。
  喝完那杯酒,万心伊说:
  “那好吧!今天我到此结束。
  刚子,你马上安排几间房间,让韩冰和他朋友休息。
  晚上带韩冰好好出去玩玩。
  我酒喝多了就不陪你们了。
  万心伊站起身,刚站起身,脚一滑差一点没摔倒,我顺势站起身将她搂在怀里。
  那一刻万心伊目光有些躲闪,我更是尴尬。
  正在这时邢睿被富贵架起,正准备往外走,冷不丁撞见我正抱着万心伊,她推开富贵怒气冲冲的盯着我,那眼神恨不得生吞了我。
  万心伊见邢睿生气,故意一只手搭在我的脖子上说:
  “先送我回房间吧!我硬着头皮扶着万心伊,从邢睿身边过,我甚至连看她的勇气都没有,我知道,这次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。
  对啊!我和她是什么关系,我们没关系啊,我干嘛那么在乎她的感受,想到这我有些释然,腰杆挺直了许多。
  邢睿那表情一定是吃醋了,邢睿这娘们喜怒哀乐全在脸上,难道她对我有意思。想到这我心里乐滋滋的。
  进了电梯后,万心伊把手从我脖子放了下来,我有些尴尬的松开她。
  万心伊说:“你喜欢那女孩?
  我说:“没有。万心伊盯着我说:
  “你骗不了我!
  我说:“我和她见面不超过五次,谈不上喜欢。
  万心伊说:“我张这么大,官家公子,富二代,见过各式各样的男人,男人对女人无非只有一种想法,就是把女人哄上床,我从来没有见过你这种,你是个异类。
  那女孩不错,好好把握。
  我说:“我从来没有想到,和邢睿发生些什么,更谈不上喜欢她,如果不是因为她父亲救我付出生命,我想我和邢睿不会认识,我和她是两个世界的人。
  我话锋一转继续说:“万心伊我感觉你说话好假!你今天把她整得够惨!现在和我说这话。虚伪不虚伪。
  万心伊说:“她父亲为了救你死了,对不起我误会了,其实我一直在试探她,我没有想过,你们还有这层关系,马上代我向那女孩道歉
  。我有些感动说:“你能说这话,我有些意外。
  电梯们打开,我和万心伊出了电梯,走到她房间门口,她意境地看着我说:“在阳北市没有一个人,敢这样对我说话,你是第一个。
  你知道我喜欢你哪点吗?就是你这种性格,不恭维,不讨好,直来直去,不做作,不带面具活着,真实。
  我笑了起来:“哈哈,没想到,我身上还有这么多优点!
  我说“你进去吧!今天你没少喝。
  万心伊扶着房门说:“不进来坐会。我说算了,一会还要送她回家。万心伊捋着长发点了点头说:“也好。
  随后我转身向电梯走去。
  等我回到餐厅房间,房间里只剩下邢睿,一个人趴在桌子上。
  我说:“邢睿,我送你回家。
  邢睿迷迷糊糊瞪着吼:“滚,别碰我!我无奈地摇了摇头:“好,我不碰你。
  邢睿摇晃地站起身,腿一软趴在桌子上,桌子上的菜汤沾的她满身都是。
  我扶她,她挣扎着推开我,自己又站不稳,一个女服务员走了进来说:
  “这是你的房卡,我带你去。
  我说:“谢谢,你帮我把她扶进房间。
  女服务员说:“好!女服务伸手扶邢睿,邢睿一把推开她说:
  “别碰我。
  女服务员有些为难。
  我说:“你带路吧,先把她送房间醒酒!
  我不顾邢睿的反抗,把她扛在肩膀上。
  邢睿挣扎着用手去打我。
  我扛她跟着服务员上电梯。
  我问:“这房间的其他人呢?
  女服务说:“他们好像去洗浴中心了?
  我问:“洗浴中心?
  服务说:“在2楼有个洗浴中心。
  我说:“这还有洗浴中心。
  服务员解释:“2楼洗浴中心,3楼KTV。
  十楼以上是客房,顶层是餐厅。
  我按着邢睿的手,你能不能别动!
  邢睿迷迷糊糊的说:“别碰我!把我放下,我难受!
  随后服务员客房门打开,把房卡插在门口插槽内,退出房间。
  我关上房门,把邢睿放在床上,松了一口擦了擦额头上的汗。
  我把她靴子脱掉,给她盖了床被子。
  我刚走到门口,就听见邢睿干咳。
  我又走了回来,把垃圾桶放在床头,给她倒了一杯水。
  我又总台打了一个电话,要了一些葡萄糖。
  随后一个服务员敲门,把一板葡萄糖递给我。
  我把葡糖糖弄开,倒进水杯里。
  说:“把水喝了就舒服了!
  邢睿迷迷糊糊地望着我说:“我不喝,你滚。
  我哄着说:“这是葡萄糖水,解酒,喝了一会就不难受了!
  邢睿挣扎坐起:“要你管”你怎么不去陪那个狐狸精?
  我说:“我是她父亲的徒弟,不是你想象的那样!
  邢睿鄙视地看着我:“得了吧!都抱上了,我终于知道你今天为什么一直不让我来,你们两个真贱!
  我说:“邢睿,你说谁?,你脑子有病是吧!话从你嘴里说出来,怎么就这么难听?
  邢睿:“说到你的痛处了吧!
  我说:“邢睿,我不想和你纠结这个事,也没有必要和你解释,解释多了就是掩饰,我韩冰做事对的起自己,我和她今天是第二次见面。别把一个人想象的那肮脏。
  邢睿:“是我想的肮脏,还是你做事肮脏?
  我吼:
  “我是你什么人,我和哪个女人做什么,管你什么事?
  邢睿抓起桌子上的杯子,摔上地上。那杯子的水撒了一床,杯子象皮球似的,在地毯上滚动,嘣的好远。
  “邢睿,你过分了。
  邢睿咬着唇盯着我,泪水顺着眼角肆无忌惮的往下流。
  那一刻我的心象杯子里的水,被吸食。
  我转身出门:“不可理喻。
  邢睿喊:“你给我站住?
  她冲过里:“我不可理喻?还是你思想卑劣。
  我目光冰冷地盯着她,径直走向她。
  她有些慌乱胆怯的后退,我把她逼到墙角,她紧张地说:
  “你想干什么?我直直盯盯着她,一只手猛然间抬起,按在墙上,邢睿的脸和我近在咫尺。
  邢睿以为我要侵犯她,她手抓着台灯挥了过来。
  我一直手握台灯的手说:“邢睿,直到现在,我才感觉在你的内心深处,一直把我当成罪犯。
  你对我充满警惕。
  你刚才一直以为,我在水杯里下药,想侵犯你,邢睿,难道我在心里就这么龌龊吗?谢谢你,让我明白了,不管我韩冰做什么,永远不能洗刷我做过牢的曾经。
  在你心里我永远是一个罪犯。永远被你定在耻辱柱上。谢谢你帮助我,从今以后我不会再打扰你。我怒气冲冲得转身出了房间。
  a
  h
  ef=
  起点中文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,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!<
  a><a><
  a>